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二章血腥幻象
    陈青云无意多做纠缠,当即便道:“老先生有所不知,当年我画蝶戏蔷薇图时,画技生涩,毫无意境。”

    “可您这一副蝶戏蔷薇图不仅画技纯熟高超,画境更是深远有神韵,这一幅画虽说不是我画的,可您若是愿意卖的话,我愿出一千五百两。”

    老头子闻言,幽深的视线扫过陈青云的面孔,见他不是说笑,当即道:“你当真觉得,此画值一千五百两?”

    陈青云颔首,认真道:“此画蝶翼翻飞,蔷薇盛开,花瓣层叠分明,花菇生机饱满,其叶更是各不相同,神态逼真,画中山石,若隐若现,给予了此画莫大的神韵之笔。”

    “若真是临摹而来,那临摹之人的画技,只怕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对于虚名奉承,也早已视若无物。”

    “所以此画的价值,更胜于在下的蝶戏蔷薇图!”

    黄桓听闻陈青云诚挚之言,心里闪过一丝微妙的异样!

    像陈青云这样的人,恃才傲物,那很正常!

    可若是骨子里骄傲,却能轻而易举地说出自己的不足,并且毫不在意地认同别人的才华和能力。

    那证明此人,心境不仅开阔,更重要的是,他知道如何补足自己的不足之处!

    是一个非常具有自信和自勉的人!

    这样的人,何愁不能成功?

    想到今日跟张金辰约定的时辰,黄桓当即将画往陈青云的怀里一扔。

    “小子,老朽很喜欢你的坦诚!”

    “这画就送给你了,但愿日后有机会与你切磋其他画技!”

    黄桓说完,当即扭头就走!

    陈青云看着自己手里的画卷,再看着急匆匆要走的老头!

    他临走前说:“但愿日后有机会切磋其他画技?”

    这分明就是意有所指?

    陈青云的眸光微微聚拢,心里一凛,刚想让萧沐追上去查探,只见这时,他留在心慧身边的护卫冲到他的身边!

    周围人多,那护卫只急匆匆地道:“公子,快跟属下走!”

    陈青云捏着画卷的手一紧,心里那股莫名的不暗和危机,顷刻间四散开来!

    陈青云跟着护卫冲上马车的时候,跟在后面的柳成元,谢明坤,张华,下意识对望一眼!

    瞧着那护卫的神情,分明心焦似火!

    他们三人连忙让掌柜的疏散聚拢围观的学子,然后跟了过去。

    到了马车边上,眼看周围的人都被隔开了,护卫立即跪地道:“启禀公子,夫人夫人她被抓走了!”

    “什么?”

    陈青云只感觉眼前一黑,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撕扯着他的魂魄!

    他头痛欲裂,眼睛更是殷红如血!

    他瞪着跪在地上的护卫,当即握紧拳头,狠狠地砸在了马车上!

    那架起的车梁当即裂开,那坚韧的木屑刺入陈青云的手背上!

    鲜红的血液流了出来,很快就染红了一片!

    “在酒楼被抓走的?”

    陈青云强忍着心里那嗜血的气息,眼前的一切,都似乎变了模样!

    他狠戾又绝望的气息,震得地上的护卫抖了又抖!

    那护卫连头都不敢抬,继续小声地回禀道:“是在酒楼,您刚走,便有刺客!”

    “属下赶来的时候,已经有暗卫去追了!”

    陈青云不想再听下去,若是陈挚和陈擎都没有防备,可见当时的情况,有多突然?

    他一跃上了萧沐的骑过来的马,策马狂奔,一路上疾行如鬼魅,再没有一丝仪态可言!

    萧沐和余江,带着所有护卫匆匆追赶。柳成元他们三人来的时候,只见一辆断了车梁的马车,和一地风卷的尘土。

    那车架主梁断裂的地方,竟然还有鲜红的血液!

    谢明坤经过被算计的事,心里暗觉不好!

    “应该是弟妹出事了!”

    “快,元昊快去找明珠郡主!”

    “我去将军府,珍明去老师的府邸!”

    谢明坤说完,连忙奔向自己的马车,柳成元和张华也跑得连命都不要了,不一会,只见三架急行的马车分别前往郡主府,将军府,以及齐府。

    陈青云在马上驰骋的时候,耳边的风像刀子一样刮在他的脸上,呼呼的,夹着无数低咒怨骂的声音!

    他感觉眼前的视线,随着马身的颠簸变得恍惚起来!

    可那些恍惚的视线里,他竟然看到,陈挚和陈擎不停地追赶中,那前面挟持了心慧的黑衣人眼看自己无路可逃,竟然转过正面,拿长剑抹了心慧的脖子!

    喷洒的血液一下子冲进陈青云的眼眸,他受不了这种瞬间失去挚爱的痛苦,“噗”的一声,从嘴里喷洒了鲜红的血!

    一瞬间,他慌乱无措地从马上栽倒,重重地摔在地上!

    视线一片模糊,一片血色,呜咽绝望的痛苦,死死地抓住他的心脏!

    他疼得连气息不稳,整张面孔扭曲着,额头上全是密集的冷汗!

    “公子,公子你怎么样了?”

    余江和萧沐冲上来,一左一右地架起他的胳膊!

    陈青云有种身在地狱的恍惚之感,看到身边的人,也觉得不真实起来!

    明明,他都还没有去到心慧出事的酒楼!

    可是他竟然像魔怔一样,眼前出现了血腥的幻觉?

    陈青云的心极其不安,他再次跃上马背,这一次,他的心境异常敏感,稍微有点幻象,他便会闭上眼睛,强烈压制。

    等到他终于赶到酒楼的时候,只有陈凡在那里,手执染血大刀,将掌柜的和几个伙计都押在店内。

    他扫视一眼,然后冲上楼去!

    空荡荡的二楼上,只有他一个人的脚步声!

    他慌乱无比的心,渐渐沉到了谷底,仿佛有什么难以压制的酸涩和悲凉被冲击出来。

    护卫们接替陈凡,陈凡追着陈青云的步伐上了二楼。

    “我看见对面街角有黑影,就想冲上来喊夫人!”

    “结果就有杀手了来了,夫人在丁香厅出事的,青黛和青鸾她们,已经带着人追去找了!”

    陈青云抬步去了丁香厅,包间很小,四扇的屏风已经被削成几块,桌椅更是面目全非。

    有一根利箭掉在地,陈青云捡了起来,发现跟之前刺杀他的,是一样的!

    唯一的不同,上面没有淬毒!

    也就是说,对方从一开始,就是想抓走心慧!

    暗箭,只不过是转移视线!

    陈青云捏断了手里的利箭,他走到窗边,低头去看!

    这丁香厅在右边靠后的尽头上,外面根本不是临窗的大街,而是一条幽深的小巷,和延伸过来的灰瓦檐角。

    显然,对方早就看准地形了。

    这是蓄谋的,而不是偶然的!

    陈青云转头看着低垂着头,自责到无言以对的陈凡道:“下去,把人先绑了带回陈府!”

    “萧泽回来,让他立即过来见我!”

    陈凡当即颔首离去。

    “陈揫,陈搴,我要你们去帮我抓一个人!”

    陈青云看着眼前深幽的小巷,眼帘的血红色还未散尽,而他的心,冷如冰霜。

    陈揫和陈搴现身,陈青云薄唇轻启,吐出一个他所熟悉,却厌恶的名字。

    他们二人走后,前去打探消息的萧泽回来了!

    他的脸色很不好,恭敬地给陈青云递上一封信!

    说是信,其实不过是一首藏头诗!

    上面表述了,杀萧,救妻。

    陈青云握紧信纸,转头看向萧泽道:“东家跟张金辰有何关系?”

    萧泽闻言,握紧手中的利剑道:“东家姓乔,是礼部侍郎,郭方毅岳父乔家的产业。”

    “可这不过是明面上的,京城许多官员置办产业的时候,都喜欢归置在亲近之人的名下!”

    陈青云猩红的眼眸一片幽深之色,他一直注意张金辰的动向,却忘记了,张金辰身边这个十几年都屹立不倒的红人,郭方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