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一章心慧被掳
    “陈公子,我们公子和谢公子张公子,都不敢肯定,那幅画是不是您画的,特意让小的来请您过去鉴定一下!”

    柳江好不容易找到这里,心急地拱手道!

    陈青云闻言,当即好笑道:“什么画连他们都分辨不出来?”

    “画的是一副蝶戏蔷薇图!”柳江老实道。

    陈青云想了一会,他早期的时候,确实画过一副蝶戏蔷薇图。

    也许没有印章,元昊他们便不敢确认罢了。

    “你且等一会!“

    陈青云说完,转身去二楼找心慧。

    他刚刚跟掌柜的交谈了一下,这个酒楼的生意不错,不过是因为东家涉及分家,所以要盘出去折现。

    东家姓乔,住在东街,他已经让萧泽过去打探了。

    如果确定背景清白,那便可以直接盘下了。

    心慧在二楼的芙蓉厅,这里的包间都是以花为名,听起来倒也还不错。

    不过等到她盘下,会以中药为名,那样更显得药膳堂的高雅。

    陈青云看着心慧看得津津有味,嘴角自然而然上翘,眼眸也一再明亮的时候,就知道她很中意这里。

    他笑着上前,将柳江过来找他的事情说了。

    “你也跟我一起过去吧!”

    “留你一个人在这里,我不放心!”

    心慧从包间的窗户往外探头,街道上很热闹,对面的酒楼还有小二揽客呢。

    “书斋都是男子,而且现在只怕聚集的人更多了!”

    “我在这里看一会,等萧泽回来,如果背景清白,我便先付定金,等你回来再做决定。“

    “如果打探的消息有些腌臜,那我就先回家,反正这里离家也近。”

    不过一条街的距离,确实离家很近。

    青云闻言,当即道:“那我留十个护卫给你,看完就先回家,改天我再陪你出来逛!”

    心慧见青云那不放心的样子,当即轻笑道:“好啦好啦,你不在我不会乱逛的。”

    “更何况,还有青黛和青鸾跟着我呢!”

    还有陈挚和陈擎,这里离家很近,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青云暗暗思附一番,最后点了点头,让陈凡守在酒楼的外面,好好看着,有什么鬼鬼祟祟的人暗中窥探,便立即带着夫人回家。

    陈凡连忙应下,一心一意地守着酒楼。

    陈青云上了马车,余江赶车,另外有萧沐带着十个护卫一路护送离开!

    剩余的十个护卫,把守在酒楼的前后门,不准生人靠近。

    未免冲撞,掌柜跟伙计一直都在大堂里,就等着那位夫人看好以后,好再进一步商量。

    陈凡看着老老实实的掌柜和伙计,对于自己找的这一处地方,倒是挺满意的。

    可是很快,他眼底的笑意,便被深不见底的惊恐给覆盖住了。

    街角的对面,正站着一个身穿黑色劲装,身姿威武挺拔的男人。

    那全身不可忤逆的强大气场,犹如一场厚厚的积雪,瞬间将他裹入其中,冷得他浑身发颤!

    陈凡抬头看了一下二楼的包间,忽然有一种,如坠冰窖的感觉!

    他蹬蹬蹬地快速爬上楼,嘴里的声音有些急切道:“夫人,夫人,夫人”

    心慧在丁香厅里,听闻陈凡那有些尖锐的叫声,当即皱了皱眉头,对着青黛道:“你出去看看!”

    青黛颔首,退出了包间。

    丁香厅是所有包厢里最小的,有点二人小包的的意思。

    心慧进来以后,看着布置得稍显暧昧的包间,嘴角下意识翘了起来!

    话说,古人也懂情侣小包间呢!

    心慧走到窗边,这个包间的窗户也小,外面的朝向不是街道,而是一条巷子和房檐。

    看来之前装修的这位老板,到考虑得满周到的。

    心慧笑了笑,转头时,却有一根暗箭从窗户那里射了进来。

    “夫人小心!”

    青鸾一声厉喝,然后瞬间将心慧推到一边!

    心慧就看到青鸾随手抄了一个花钵将那直射而来的利箭给挡了回去!

    可很快有两个黑衣人破窗而入,青鸾大惊,连忙唤道:“青黛!”

    与此同时,陈凡冲上楼的时候,突然一下子涌出十几个黑衣人。

    他们全都手执利剑,瞬间对着陈凡和青黛砍去。

    陈挚和陈擎听到动静,立即进了丁香厅。

    可惜他们去的时候,只见一个黑衣人缠着青鸾,另外一个,却已经扛着一个麻袋,从窗户那里一跃而出。

    陈挚和陈擎心里一惊,连忙从窗户那里追了出去!

    楼下听到动静的护卫瞬间涌了上去,一番厮杀以后,所有黑衣人快速逃走。

    青黛和青鸾面色骤变,自责愧疚地带着护卫匆匆地出去找。

    有一个护卫去给陈青云报信,陈凡提着一把带血的刀,把掌柜和四个伙计逼在酒楼的角落里。

    陈凡的余光扫过那个街角,刚刚那个魁梧不凡的男人已经不见了。

    所以刚刚是警告,还是宣示,夫人是他带走的?

    陈凡自责愧疚,心乱如麻。

    他看着染血的大刀,心里忽然有一种癫狂的想法!

    如果真的是那个人做的,那他就抹了脖子,把这一条命还给那个人?

    掌柜的和四个伙计心惊胆战地靠在一起,没有想到,竟然在这个酒楼要盘出去的时候,竟然竟然出事了?

    所有人都以为,心慧被抓走的时候,谁也没有想到,那小小的丁香包里,其实另有玄机。

    心慧当时看到青黛跟黑衣人缠斗的时候,下意识就想往那屏风后面去躲一躲!

    可这个时候,有一个黑衣人追了过来,她脚步踉跄地往后退去

    可身体才刚刚碰到那墙壁,心慧便感觉自己还没有反应过来呢,那墙面一转,她便陷入一片漆黑的暗道里。

    有人在她的颈后一敲,她便晕了过去。

    而那个黑衣人扛着的麻袋,其实是从那暗道里扔出来的一个装着假人的袋子而已。

    可陈挚陈擎追出去的时候,不停地有黑衣人拦截!

    因此陈擎和陈擎一直到后面,视线彻底被隔绝,找不到那扛着麻袋的黑衣人影时,心里都一直认为,夫人是被抓走了。

    殊不知,那丁香厅里,有一条暗道,是顺着那墙壁凿出来的。

    暗道从小巷子的底部通过,直接落在心慧刚刚看到的,檐角房子。

    而此时,已经打发郭方毅的张金辰,正等候在那里。

    青云去到无涯书斋的时候,看到很多人都围着两幅画观看!

    那副蝶戏蔷薇图,确实跟早些时候他卖出去的一副很像,不过却不是他画的。

    “这不是我画的。”

    陈青云出声道,当年他的画技还很青涩!

    而这一副蝶戏蔷薇图,明显画技高深莫测,临摹得跟他卖出去那一副很像,可画的意境,却跟他之前的牡丹蝶翼图如出一辙。

    他心里有一丝不好的预感!

    这画仿得太像了,像是故意把他引到这里来的一样!

    “老先生,这画不是”譞雲居士”画的,本店不能寄卖。”

    谢明坤把画收起来,还给它的主人。

    一旁年过半百的老头子急红了脸,怒气冲冲道:“胡说,这分明是老朽花高价买来的!”

    “老朽还请了墨宝当行的掌柜看过,他说是真的,能当一千两银子呢!”

    “老朽可是花了一千二百两买来的!”

    “呵呵,子恒都说不是了,那肯定不是!”

    “老先生,你被别人骗了!”张华看这老头有点恼羞成怒的样子,心里暗暗觉得好笑。

    “哼,他说不是就不是了,老朽不信!”

    “这画上又没有印章,也许是他之前画了,自己记不得了!”

    老头子依然坚持,他争得面红耳赤,一双细长的眼眸闪着执拗的光,好像一定要证实自己的画,是陈青云画的。

    发白的胡须抖动着,枯如树皮的手紧握着画卷不放,看起来倒像一位痴迷名画固执老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