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章打蛇打七寸
    心慧只感觉呼吸一滞,下意识抱紧青云!

    “怎么了?”

    青云感觉到她的紧张,疑惑地抬头看她!

    心慧抓紧青云的肩膀,她定了定神,再次看过去,只见那一片除了层叠的暗影,哪有什么人形和眼睛?

    她眨了眨自己的眼睛,又四处看了看,确实没有人影!

    可是刚刚那一双眼睛,那么深沉晦暗,幽黑如墨。

    明明就那么清晰,那么真实,让她差点惊叫出声,可是现在,却像是她的幻觉,因为周围,都没有形似人形的暗影。

    “没有什么,我刚刚好像看到一个人影,吓到我了!”

    陈青云闻言,狐疑地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

    静谧的园子里,只有积雪抖落的声音!

    他皱了皱眉,随即拥着她道:“也许是雪的光晃眼了。”

    陈青云话语虽然宽慰他,眉头却是微微皱起,心里想着,等会唤来陈挚问一问。

    心慧虽然心有疑虑,不过确实也找不到一丝被窥探的痕迹了。

    有了这个插曲,她跟青云便渡步回了正房。

    她去盥洗室洗漱的时候,陈青云去了外间,召出了陈挚。

    “刚刚,内院是不是有探子来过?”

    陈挚闻言,低垂着头,十分慎重道:“并不能确定,就算是探子,那也绝对是身手在我们之上的探子。”

    “一晃而过的黑影,快得如同鬼魅!”

    陈青云闻言,眉头狠狠蹙起。

    “京城里,有这样身手的,你知道的有谁?”

    “除了暗卫统领,便只有那天救主子的那个!”

    “陈揫说,当时他捏着两个杀手的头,轻掠而去,脚不曾沾地,双手却将那两个杀手的头直接拧下!”

    陈青云闻言,心里一凛!

    他幽深的眼眸里,泛起一丝阴沉沉的杀意。

    大年三十,来陈府后院窥探!

    这样的动机,到是耐人寻味?

    连陈挚他们都不敢肯定,可心慧却看见了!

    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

    陈青云面色冷了几分,心里隐隐有些不安,他挥了挥手,示意陈挚退下。

    他静静地在外面站了一会,黑沉沉的天空,绽放着绚丽的烟火。

    这偌大的京城,权贵云集,高手众多。

    隐匿在暗处的势力一直窥探着,他得时时小心,暗暗警惕。

    今夜之事,便是警醒!

    晚间入睡时,陈青云没有再提此时,不过心里却一直耿耿于怀。

    大年初三的时候,萧家来人接了心慧和青云过府相聚。

    初五的时候,他们去了齐府。

    齐聘婷还有几天就满十四了,齐霄也到了启蒙的年纪。

    姐弟俩凑一起,还会争吃的,跟一对活宝一样。

    晚膳的席面上,齐夫人看着又跟儿子杠上的女儿,揉了揉跳痛的眉心,侧身跟一旁的心慧道:“就是这样一副没有长大的样子,也不知道将来婆家会不会嫌弃她?”

    心慧闻言,心思微动!

    她看着鼓着腮帮子,正洋洋得意晃着手中的三丝卷的聘婷,抿了抿嘴角。

    小小的齐霄鄙视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姐姐,然后将眸光移到自己碗里的肉丸子上。

    “呵呵!”

    心慧觉得齐霄真可爱,小小年纪,表情就已经很丰富了

    齐夫人看着爱子,眼里的笑容也深了几许!

    晚膳过后,心慧陪着齐夫人回房叙话。

    “估计这两日,元昊便会上门拜年了!”

    “我寻思着,要不要先透个口信给他?”

    齐夫人面带愉悦地说着,显然对柳家是很满意的。

    心慧闻言,眉头微微上挑,然后便如实道:“之前元昊来我们府里小聚的时候,我问过他了!”

    “哦,怎么说?”

    心慧摇了摇头,眸光诚恳道:“比起那些从未见过面的闺阁小姐,他自然是愿意娶聘婷的。”

    “不过嘛,他说一直把聘婷当成妹妹,不想早早定下。”

    齐夫人闻言,沉凝了一会。

    元昊若是不愿,到也可以直接拒绝。

    想来确实认为聘婷年纪太小,情窦未开,而他却已经快要行冠礼了,这其间的差异,着实明显。

    齐夫人当即挽了心慧的手道:“元昊暂时不想定下就算了,春闱后,我让聘婷时常去你们那边走动走动,到时候就看看他们二人有没有缘分了!”

    心慧附和着点了点头。

    不点破,若是双方都有意,再定亲便是皆大欢喜。

    若真没有缘分,颜面无失,也不伤情分。

    “师母开明,日后我做了好吃的,便遣人过来接聘婷,也让青云通知元昊。”

    “他们二人都喜欢吃,若有缘分,到也快。”

    “呵呵,这个注意好!”齐夫人闻言,想到那两人抢食的样子,当即掩面笑了起来!

    有了心慧和齐夫人提前说明,元昊上齐府拜年的时候,没有听老师和师母提及别的,心里着实狠狠地松了一口气。

    近几日,他娘知道他房里的丫鬟不规矩,已经打发了。

    不过到是给他挑了一个通房丫鬟,他没有碰,心里正膈应呢。

    过完元宵节的时候,礼部便开始忙碌春闱的琐事。

    三年一度的春闱即将到来,张金辰一直按耐着,虽然没有动陈青云,却是一直暗恨在心。

    郭方毅拿着应届会试名单给张金辰过目的时候,张金辰的眸光停在陈青云的名字上多看了一眼。

    当天夜里,张金辰找上了黄桓。

    “先生不是一直都想见陈青云吗?”

    “眼下,我到是想到一个让你与陈青云结识的机会?”

    “哦?”

    “什么机会?”黄桓捋了捋胡须,微眯的眼眸里,闪过一丝精光。

    他要是没有猜错的话,张金辰是准备对陈青云二次出手了。

    只不过这一次,不知道他在里面扮演什么角色了?

    “我记得先生擅长临摹,而且还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

    张金辰的眼眸一片里堆满了算计,嘴角微翘,似乎想到了什么绝妙的主意一样?

    黄桓心里一凛,大概猜到张金辰要如何出手了!

    不过也好,他也正想瞧一瞧,这陈青云的应变之力?

    正月十八的时候,无涯书斋出了一件奇事。

    有人寄卖“譞雲居士”的一副蝶戏蔷薇图,不过此图并没有“譞雲居士”的印章。

    可对方声称这图乃是“譞雲居士”早期时候所画,故而没有印章,但看画技,却跟殿内的牡丹蝶翼图如出一辙。

    掌柜的不敢贸然接下,前去通知了三位东家。

    不一会,柳成元,谢明坤,张华,接连赶到。

    话说,这三人细细品味了一番,也着实不敢肯定,这画到底是不是陈青云早期流传出去的。

    柳江奉命去请陈青云,彼时,陈青云正巧陪着心慧上街去查看一家临近榆钱胡同的临街酒楼。

    二层的,四方楼梯,酒楼极大,二楼共有包厢三十余个,大厅更是分前后两个,可以说,不仅位置好,而且酒楼的格局也是难得一寻的。

    心慧自然满意,可这么好的酒楼,竟然有人愿意出手?

    “要价三万两白银,贵是贵了点,不过确实很好!”

    心慧认真道,这是陈凡跑了许久才找到的。

    陈赖皮如今已经改名为,陈凡。

    “你先看看,我去询问一番,看看这酒楼可出过什么事情没有?”陈青云慎重道,若是出过人命,再好也是不能要的。

    心慧点了点头,身边有青黛和青鸾陪着,倒也不怕生。

    她上了二楼,慢慢地顺着包间看了过去。

    这酒楼整修的时间应该不长,门帘,窗户,地板,全都还是崭新的。

    她暗暗点头,心里越发满意的时候,殊不知,在酒楼的对面,张金辰与郭方毅,正小酌怡情。

    “打蛇打七寸!”

    “难为你肯将这么好的酒楼让出来,亏了多少,回头让人给你送去!”

    郭方毅闻言,摇了摇头道:“大人说哪里话,明宇已经接到调令了,还想着改日,给大人道个谢?”

    “呵呵,不必了,让他好好办差,日后总还会升的。”

    张金辰不以为意地笑了笑,只不过,阴沉的眼眸里,那笑意从不达眼底。

    郭方毅看着对面陈青云正跟掌柜的交谈,忽然有一个护卫一样的男子找了进来

    忐忑的心狂跳几下,郭方毅看着陈青云蹙起眉头打量四周的样子,心里咯噔一声,忽然有种做贼心虚的胆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