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九章暗处窥探的一双黑眸
    张金辰紧锣密鼓地捣腾后,火烧天牢的凶手,依旧没有线索。

    可忙碌又充实的一年,即将过去。

    爆竹声中一岁除

    春风送暖入屠苏

    千门万户曈曈日

    总把新桃换旧符

    京城的年,热闹而繁华!

    大雪倾覆而来,五城兵马司连夜出动,硬是没有让积雪覆盖街道。

    那些摆满了商品的集市,满目琳琅,热闹非凡。除了皇城外的两条官街,其余的街道,全撤了宵禁。

    这个年,对陈青云和李心慧来说,十分的具有意义。

    青黛她们在院子里堆了雪人,还作怪地给雪人的鼻子上插了一根胡萝卜,两颗蚕豆米!

    粱嬷嬷和韦嬷嬷到了这个年纪了,无儿无女的。

    到了陈府,公子夫人对她们十分尊重,不仅给予了她们绝对的管家权,寻常嘘寒问暖,月钱加倍地发,有什么好的面料,也想着给她们做几身新衣裳。

    她们两个老婆子走出去,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谁家的老夫人呢?

    本就是想寻户殷实又富足的主家养老,谁知道,到了主家以后,得到的体面竟然和她们想的不一样?

    公子前程似锦不说,夫人也仁善和气,这日后好好当差,只怕比那些操心到老的夫人们还舒坦呢!

    就青黛,青鸾,红樱,红菱,那一个不是像小姐一样,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看着讨喜又明媚。

    以前那些官家夫人小姐,最喜欢讲什么派头,就是那三等的小丫鬟都要买几个!

    其实也没有多少活计,一个个好吃懒做,还生那等不干净的心思!

    陈府的主子总共就两个,她们这些下人,更多的都是照顾自己!

    两位主子都不是娇气之人,很多事情能做的,绝不会麻烦她们!

    大年三十,两位主子更是买了许多烟火,特意让青黛她们去闹着玩!

    又发了厚厚的封红,一个个见了面都是笑意盈盈的,大家嘴上不说,心里却是很高兴的!

    前院的假山前最热闹了,又有一处小池子可以敲冰。

    大雪覆盖下的陈府内,红彤彤的灯笼照着,到处都是闪烁的光芒!

    心慧披着狐裘披风,手里握着一个手炉,暖暖呼呼的,正站在花厅的廊檐下看着翩然而落的雪。

    青云微微侧身,紧挨着她,身上也系了披风,捧着暖呼呼的手炉。

    他们这宅院很大,全都聚在前院,后院便显得凋零!

    冬日里,许多树枝上都挂着冰钩,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莹亮莹亮的,格外美丽。

    远远的树梢上,一男子紧握酒壶,仰面而躺。

    不过拇指般的树梢,却承受着他全部的重量。

    微眯的眸光,仰望着天空的飞雪,冰凉的触感落在他的面容上,眼眸中。

    他执酒灌入口中,忽然想起,南山寺下,那小娘子紧紧地搂着她的情郎,那愤然绝望,视死如归的眸光!

    他见过无数女子,心狠手辣的,不知凡几。

    可那些女人,无非就是以己利益为先。

    深明大义,又胸有丘壑的女子,为慧娴皇后是也。

    可惜红颜薄命,早早逝世。

    卓唯往下看去,远远的,那廊檐下的一对璧人相视而笑,那心意相通的神情,如醇香之蜜,给人一种历久弥香之感。

    这几年转眼就过去了,当初看重陈青云的隐忍和狠辣。

    也看重那个维护他的女人果决而凌厉。

    他们也没有让他失望,一步步走来,陈青云掌管暗探营!

    李心慧更是结交了明珠郡主,又让皇上破例册封为乐安县主!

    这其中到是有几分,皇上特意维护之情!

    大年三十,卓唯本想去跟义父吃一顿团圆饭。

    奈何他去的时候,那小巷里的黑色房门,早已紧闭不开。

    每年都是如此,义父的心如同寒冰倾覆下的石头,早已坚不可摧。

    义父向来不喜刻意营造的欢聚,也不喜他无事上门的叨扰。

    手底下那些人,难得年关无事,个个不是青楼就是酒肆,唯独他,竟然转到这个地方来了?

    卓唯掏出怀里的金钗,当初这金钗是他从属下的脖子里拔出来,明明就是杀人的凶器,可莫名的,他每每想要扔掉,都会想起那一双哀哀欲绝,痛苦茫然的眼睛。

    她连祈求都没有,仿佛早就知道,他不会放过他们!

    她甚至于连正眼都没有看过来,只是抱紧怀里的男人,想要先死在他的前面一样。

    那一刻,他仿佛看到了,义父曾经说的,重情重义的女人!

    而义父形容的那个女人,是慧娴皇后!

    卓唯再次往下看,只见陈青云已经带着她去后院了。

    他们那后院里种了一些四季常青的松柏,厚厚的积雪覆盖,像是一处处低矮的房檐。

    府中各处都挂满了灯笼,亮眼的光照耀着整栋府邸的基宅结构。

    高处的卓唯俯览着,仿佛这繁花似锦的京城,这宁静而温馨的院落,这欢聚而愉悦的笑声中,都不曾出现过他的影子。

    他是在血腥与黑暗游走的人,身体里流淌着这世间最肮脏的血,手里更是沾染了无数条人命。

    在他的世界里,没有黑白,只有服从和杀戮。

    一开始的时候,他就知道,他是义父手里的一把刀,义父将他送到张金辰的手里,成为张金辰的刀,张金辰根本不信任任何人,所以月月给他们服毒,一种毒解了,另外一种毒又来了,交替着,直到后来,才知道那所谓的两种剧毒,竟然是相生相克的。

    像是这世间最好笑的笑话,可知道真相的那些下属,张金辰一手培植起来的死士,全都被他杀了。

    从那个时候起,他又回到了义父的身边。

    只不过,依旧是一把锋利的杀人刀罢了。

    与前院的欢聚相比,后院的宁静可想而知。

    青云牵着心慧的手,好似要在这园子里,来一个静谧的二人小温馨。

    脚下薄薄的积雪吱吱作响,树梢上的冰钩熠熠生辉。

    她粉颊如玉,笑靥如花,一双如比星辰还亮的眼眸,不动声色地打量着他的侧颜。

    岁月静好,爱人在侧!

    淅淅沥沥的声音,还有簌簌而落的雪!

    这个年,真的很冷!

    冰天雪地,手炉里的温度渐渐冷却,可是她却丝毫不觉,悄然地踮起脚尖,吻在他的鼻翼之上。

    “过完年,我会跟周亦明好好钻研一些药方!”

    “在这个世道,有三种人,别人是不会轻易得罪的。”

    “一种是掌权者,一种是小人,一种是颇有名望的医者。”

    “周亦明有很好的底子,扶他走上一条神医之路,到时候便可以成为你的左膀右臂了。”

    心慧捧着青云的面容,眼底的宠溺和柔情,比过了这满院雪景。

    枝丫上的冰钩,在灯笼的照耀下像是闪烁的星辰。

    而她,此时此刻,像是散发着五彩霞光的明珠,耀眼得让他不敢直视。

    陈青云定定地回望着她,感觉心窝里,很柔软,却透着一丝丝钝钝地疼。

    他知道,这些日子她都在撰写秘方,早晨梳头时,一缕缕发丝自指尖滑落。

    她说她最爱钻研的,是膳食,她说,她对药理的熟知是因为死记硬背过。她说,她曾经试着改良过所有药性相近的配方。

    可贵的,不是那些秘方,而是她为了他的这份心意。

    他如今需要的,已经不是钱了!

    而她为他做的,也不仅仅是给他一个家!

    他有时候拥着她在怀中,下意识会抱得很紧!

    因为这样填满他心窝的幸福,真实得让他不敢置信!

    “好,我一定好好准备春闱,求皇上为你的药膳房,亲赐牌匾!”

    陈青云认真道,他眼底已经有了湿意,微微牵扯的唇,露出难言的愉悦!

    心慧仰着头看他,冬日里的呼吸,清浅而灼热,她能看到,也能听到,更能感受得到!

    她情不自禁地闭上了眼睛,寻着他的气息送上了红唇,心里感觉涨得满满的,酸酸的,痒痒的,有一个声音在她的耳畔道:“娘子,我爱你!”

    她微微翘了红唇,却被他全部噙住!

    她柔软的心里流淌着脉脉温泉般的滋养,眼眸轻眨着,长长的睫毛下,是一串动人的暗影。

    她总是受不了他的蛊惑,总是会被他吸引,总是情不自禁想要给他更多。

    他的吻格外地轻柔,像是羽毛划过她的心尖。

    她笑了起来,想要睁开眼睛看看他沉醉的模样。

    可是他侧着头,微微躬着身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是远处的树梢上,一个人形的暗影,以及一双直直望进她眼眸里的黑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