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八章草泥马
    张华讨厌柳成元,他一个人都干了两只大螃蟹了!

    第三只还要跟他抢!

    抢过去也就算了,还把蟹腿上的壳剥开,把白白嫩嫩的肉都给身边的小徒弟!

    张华眼眸瞪得大大的,气得嘴角歪了歪道:“柳成元,你确定他只是你的小徒弟吗?”

    “啊?”

    “什么意思?”

    柳成元的手指沾到姜醋汁了,还下意识添了一下!

    他一脸懵懂地盯着张华看,敦和不是他的徒弟,还能是什么?

    张华受够了,他那无辜的样子!

    他们还是挚友呢?

    他们还是兄弟呢?

    他们还是师出同门呢

    可柳成元对他下手抢螃蟹的时候,就没有想着大方地给他捉到碗里来!

    “什么意思?”

    “呵呵,我怎么看着敦和像你亲生的儿子一样?”

    张华气呼呼地道,不过也存在了噎死柳成元的意思!

    结果柳成元懵了一下,那蟹腿上的壳含在嘴里没有吐出来,不小心给咽进去了!

    “咳咳”柳成元被呛得半死!

    明珠郡主的眸光深了几许,握着筷子的手一顿,面色温和如初!

    谢明坤用手指拐了拐张华,面露厉色!

    “瞎说什么呢?”

    “元昊的第一个弟子,怎么也要疼一点的!”

    张华身体一抖,下意识垂下脑袋!

    他貌似,说错话了!

    他就是有一点不爽,不过貌似现在更不爽了!

    高竟白净的小脸一红,连忙站起来给老师拍着后背!

    明珠郡主见场面一度尴尬,笑了笑道:“柳先生对竟儿确实很好!”

    张华的脸更红了,窘迫地道歉道:“对不起,我没有冒犯郡主的意思!”

    明珠郡主闻言,挥了挥手,一脸豁达道:“谁都知道,竟儿是我的义子!”

    “柳先生的年纪要是再大点,说不定真是竟儿的生父呢?”

    柳成元:“咳咳咳咳”卧槽,这,这样也能说?

    众人:“”这句够狠!

    “咳咳,可惜元昊生得晚了点!”心慧憋着笑道,眼睛下意识看向自己碗里的米饭!

    陈青云察觉到明珠郡主有些缓和气氛的意思,当下笑了笑,出声道:“让他贪吃,噎一下当教训!”

    长康和萧凤天低头,两人趁机夹走两只大螃蟹,然后开吃!

    明珠郡主看着柳成元呛得生不如死的样子,嘴角也微微扬了扬,话说,还真是生得晚了点!

    过了一会,柳成元缓和过来,发现大家都在吃吃吃!

    唯独敦和,正一脸担忧地望着他,那力道不重的小手,依旧在他的后背拍了拍!

    柳成元呛得眼泪都出来了,原本想要兴师问罪的心在看到敦和那双又圆又亮的眼眸以后,心里蓦然一软!

    柳成元将敦和报在自己的怀里,炫耀地跟张华道:“瞧你那没有见识的样子!”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我待敦和,自然是跟亲儿子一样的!”

    张华看着柳成元那嘚瑟的样子,抖了抖一身的鸡皮疙瘩!

    原谅他,总感觉元昊抱个孩子画风,跟他脑海里那个玉树临风,风度翩翩的少年相差甚远!

    高竟缩在在柳成元的怀里,眼眸忽闪忽闪的,那小脸都红透了!

    心慧见了暗暗觉得好笑,竟儿温和的性子,跟谁都亲!

    陈青云看着柳成元不以为意的样子,笑了笑,没有言语!

    明珠郡主看在儿子在柳成元的怀里,乖得跟只小猫咪一样,心里一软,却很快目不斜视地开始大吃起来!

    短暂的尴尬过后,接下来的气氛,都很愉悦!

    心慧做的菜肴,向来能够让人忘记那些窘迫和尴尬!

    柳成元很快又开始抢食,并且还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张华见了,无语地摇了摇头,已经不跟他一般见识了!

    散席后,萧凤天,柳成元,谢明坤,张华,陆陆续续地离开陈府!

    明珠郡主带着儿子回了客院,心慧和青云也回了正房歇息!

    换了寝衣以后,青云看着心慧的嘴角还是微微翘起的,看起来很开心,有种偷偷愉悦的小秘密!

    “你在想竟儿跟元昊?”

    青云试探道?

    他玩味的眼眸微微闪烁着,好似已经猜到她的想法了!

    “就是觉得,元昊将来一定会是一位好父亲的!”

    “可惜了,如果他年纪稍长,我或许还会牵牵线呢?”

    心慧坦白道,她心里有一些遗憾!

    宜姐姐明显就是,对男女之情心如止水了!

    再加上有竟儿为伴,根本没有再嫁的心思!

    往常跟元昊他们几个在一起吃饭游玩,也没有什么避讳,心境坦荡,才无所畏惧!

    陈青云想起,方才席间,元昊狼吞虎咽,他们一桌人都习以为常。

    唯独明珠郡主有心提点两句,让元昊注意点举止。

    而后,珍明不爽调侃,气氛一时尴尬,也同样是明珠郡主,大大方方地圆场。

    “姻缘都让他们自己去折腾吧,尤其是元昊!”

    “他是家中独子,柳家家业极大,在江湖中也有一些势力!”

    “他的妻子,就算不是名贵闺秀,也一定是武将之女!”

    陈青云认真道,不论是张家,谢家,还是柳家,其实对嫡长子的婚事都会十分看重的。

    相信春闱以后,就会开始让师母帮忙相看了!

    心慧钻进青云的怀里,搂着他的腰腹道:“有他们几个在,陈府就感觉热热闹闹的,总有说不完的话!”

    “人生难寻挚友,现在还能随时相聚,日后各自成家立业,便不会如现在这般自如地来去!”

    青云闻言,一双漆黑的眼眸闪着异样的光芒!

    他红唇轻勾,一手揽住她的腰身,一手覆上她的小腹道:“何必如此感怀,若是你想,我们府里也可以热热闹闹的啊!”

    心慧见他那手势,下意识就想往后躲!

    青云早就看准了她的羞怯,当即便顺势压倒。

    “呵呵别闹!”

    “乖,配合点,相公给你在城外买了一处温泉庄子!”

    “真的?”

    “真的,所以今晚娘子出点力气吧!”

    某人被扶坐在腰间,当即闹来一个大红脸。

    还在那床幔遮掩下,那雕花架子床内一片绯色之光,倒也看得不是很清楚!

    可后来,连那床幔都荡起了清波,伴随着细碎哽咽之声,叫人血脉喷张,大有狂风暴雨之势

    这一夜,吃饱喝足的柳成元睡得很香!

    熟睡时,嘴角都是微微上翘的,偶尔砸动着嘴巴,好似还在回味!

    柳成元甚少做梦,不过今夜他不仅做了,竟然还有点后续连接的意思!

    上半夜他梦见敦和拽着他的衣袖叫爹,他笑得那个荡漾,逢人就说,这是他儿子!

    在梦里他不觉得有任何问题,可猛然惊醒以后,他却拍了拍自己的脸,觉得是自己喝酒多了,这才胡思乱想!

    向来心大的柳成元不觉得有什么问题,毕竟今天他自己说的,一日为师终生为父!

    可后半夜迷迷糊糊睡过去,却梦见他和明珠郡主已然是夫妻!

    温馨而淡雅的寝房内,他正满面春风地看着明珠郡主,轻挑的手指挑起那美人的下巴,如愿地一亲方泽!

    接下来,纱衣罗裙,自然是全都解开了!

    他把人压在身下,好一番放肆,却见美人贝齿轻咬唇瓣,神色沉溺又迷醉,让他越发如痴如狂

    梦里那种舒爽,自然是飘飘欲仙!

    可天亮后,绸裤里一片狼藉,醒来后的柳成元面色黑入锅底,眼眸闪烁红亮,正羞窘地用贝齿狠狠地咬住了自己的唇瓣!

    可他很快就放过自己的唇瓣了,因为在梦境里,那个娇媚无比的人儿,难耐情潮时,也是这样咬的!

    艹!

    他竟然做春梦了!

    而且,春梦的对象竟然是他最想避讳的女人!

    艹!

    柳成元的心里犹如一万头草泥马飞奔而过,尤其是,当照料他的丫鬟自那日起,时不时在他眼前眉眸含情,欲语还休,假意摔倒之后

    柳成元觉得,他每天的日子,都是草泥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