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六章揭过
    忠义侯眉头微挑,只见三女儿在几步之遥停住,然后恭敬地行了一礼!

    “女儿见过父亲,大哥已逝,父亲节哀!”

    忠义侯感觉早已麻木的心脏剧烈地疼了一下,让他下意识皱起了眉头!

    他终于想起来,自己为什么不待见这个女儿了!

    这个女儿什么都好,就是太冷淡了!

    不论在什么场合,总是唯唯诺诺的靠后站,呆板又木讷,唯一的优点就是针线活好!

    可侯府小姐,成天做针线,像什么样子?

    “坐吧!”

    忠义侯淡漠道,他第一次想跟自己的三女儿谈一谈!

    冷静下来,他才知道,这个女儿那个有意识的举动,避免了忠义侯府跟陈青云交恶,跟萧家生了罅隙!

    失去爱子,让他痛不欲生,好在爱子成亲早,已经有三个儿子,两个女儿!

    这让他多少有点安慰!

    姚玉珊不敢坐,依旧站着道:“父亲想如何惩罚女儿,女儿都愿一律承担!”

    “只求父亲,看在刘嬷嬷是姨娘留给女儿的老仆,还有萍儿是陪着女儿一起长大的丫头,绕过她们吧!”

    忠义侯的眉头皱得更深!

    女儿能为身边的两位奴婢求情,可的事发当日,却能冷静地擦拭她大哥沾染在匕首上的血!

    这让忠义侯耿耿于怀!

    只听他冷声道:“饶过她们也可以,你实话与为父说,当日为何没有叫人,反而去擦匕首上的血迹,替谢明坤遮掩手上的血迹?”

    “你难道没有想过,你大哥有可能真的是他杀的吗?”

    姚玉珊闻言,感觉早已麻木的面容更加僵硬了!

    一双如秋水般的眼眸,覆上了一层薄薄的水雾,也变得迷离起来!

    “当日女儿去了前厅,发现园子通向内院的门锁了以后,这才想要绕从前厅,从垂花门返回内院!”

    “我们到了前厅的时候,就见到大哥的心腹急匆匆地往外跑,女儿当时以为,是大哥招呼他出去办事了,并不觉得奇怪!”

    “看到大哥身上有刀,那个时候大哥的眼里还有一些光的,可我的双腿根本动不了,我不敢置信地看着,喉咙里连声音都发不出来,因为女儿太害怕了。”

    “过了一会,女儿想要叫人的时候,才发现那个谢公子的手里,握着匕首,那匕首还在滴血!”

    “可他们两个人都跟假人一样,根本不会动,我就知道,这可能是别人的阴谋!”

    “我只是不想,大哥死得不明不白,父亲斩杀那两人为大哥报仇以后,才发现中了别人的奸计!”

    “谢明坤跟譞雲居士交往甚密,女儿想,父亲会查清楚是谁害了大哥,可是我不能让父亲错杀了好人以后,不仅不能为大哥报仇,还会让那杀大哥的人,暗暗痛快!”

    “女儿很怕,很怕,手脚都是冰冷的,女儿擦拭那匕首的时候,甚至于还把自己的手也给划伤了!”

    “我没有父亲想的那么镇静,我只是太慌乱了,只有一个想法,不能让坏人得逞,也不想让父亲知道,我如此不知廉耻,去了前厅,我只是,不想被父亲厌弃,不想死而已了!”

    姚玉珊说完,摊开手,那手心有长长的一道疤痕,鲜红夺目。

    伤口因为没有包扎,上面的皮肉翻起,看起来十分狰狞!

    再配上姚玉珊暗楚楚可怜的样子,满脸都是泪水,神情惶恐而惊惧!

    忠义侯的眼睛快速地眨动着,好似要将眼底那点湿意全都隐去!

    “既然害怕被父亲厌弃,你为什么要去前厅?”

    忠义侯继续问道,他隐隐知道,可却想听她说!

    这个女儿,他从未正视过!

    可是她却做了一件,让他刮目相看的事情!

    “女儿也不想去的,女儿来到园子里就后悔了!”

    “可是那一天,园子里的门提前落锁了,女儿不得已才经过前厅!”

    “你不想去吴王府,为什么不跟父亲说?”

    姚玉珊闻言,有些自嘲地笑了笑!

    “女儿得知消息的时候,来找了父亲三次,可父亲却没有一次见女儿!”

    “母亲说了,父亲公务繁忙,让我不要打搅父亲!”

    “女儿日后不痴心妄想了,什么举人公子,女儿通通不想了!”

    “吴王府什么时候来接女儿,女儿便什么时候收拾东西过去!”

    忠义侯觉得自己的女儿很委屈!

    这种委屈,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

    服侍吴王,一个小小的庶女,算不上什么大事!

    可问题是,他已经有一个女儿在吴王的身边了!

    “你想嫁给谢明坤?”

    忠义侯再问!

    姚玉珊哭着摇了摇头,十分心酸难过地道:“女儿只想做正房夫人,并没有想着一定要嫁给谁?”

    “可惜了!”

    忠义侯轻叹!

    如果吴王没有特意说,嫡女比庶女有用!

    或许,他没有想过李代桃僵!

    现在这般,换过来也尴尬了!

    忠义侯从抽屉里,拿了两张银票递给女儿!

    “回去让人去请个大夫来看看,吴王府的事情,父亲会给你推了!”

    “亲事父亲也会帮你斟酌一二,若是有那等风华正茂,学识渊博的举子,父亲也会留意的!”

    “春闱过后,不少新科进士,到时候可以挑挑看!”

    姚玉珊看到那递到面前来的两张银票,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

    父亲这是解了她的禁足?

    “父亲”

    “回去吧,你这性子,有什么委屈都咽下去!”

    “有些苦咽的时间尝了,你便都是你该吃的!”

    “这次以后,长长记性,别人家的正头夫人,都是要管家应酬的,你不学着立起来,别人也看不上你!”

    “呜呜呜呜”

    姚玉珊拿着银票,没有走,而是蹲在地上大哭起来!

    说起来也只不过是十六岁的丫头而已!

    因为吃的苦够多,所以早慧了些,不过骨子里,都还是挺单纯的!

    忠义侯听闻女儿这撕心裂肺的哭声,也知道这么多年,他确实失职了!

    姚琨之死,表面上凶手死了,不过这笔帐,忠义侯却暗暗记下了。

    对于三女儿的所作所为,忠义侯也揭过不提!

    姚玉珊解了禁足,请了大夫,可在后宅的日子依旧不好过!

    她被禁足,府中的人多少知道一些猫腻的!

    世子夫人暗地里责怪她,大夫人表面上不作为,暗地里却尽使阴招!

    好在有忠义侯那两百两,寻常也问候一二,这才不至于过不下去!

    不过此时,谢明坤已经得知,救他的人,是忠义侯府庶出的三小姐,姚玉珊。

    腊月二十三,京城里许多官员都已经封印,准备过年!

    不过张金辰依旧显得很忙碌,时不时就在京城沿街排查!

    青云难得没有在外奔波,还跟心慧说了谢明坤和姚玉珊的事情!

    “如果不是忠义侯和吴王自以为是,这门亲事,玉衡会同意的!”

    “他们把嫡女的身份看得太重,不过那个姚玉琪只怕心很大,就算玉衡同意了,她也会闹腾!”

    心慧闻言,看着青云欣长的身姿,宽肩窄腰,一身墨绿纹的长衫穿得低调深沉,透着一丝成熟男人特有的气度和涵养!

    清隽的轮廓如暖玉生辉,笑起来的时候,深黑清透的眼眸闪耀着异样的光芒!

    外面的土都冻了厚厚一层,房里烧了暖炕,让她的脸莫名起了一层氤氲!

    心慧突然从身后抱着他结实的腰身,温柔面容贴着他的背脊,她的手微微收紧,轻叹道:“缘分是掐不断的!”

    “玉衡把这份恩情记在心里,以后便不会无动于衷!”

    “且等着吧,我相信还有后续!”

    青云的头往后仰,似乎还想要贴近她一些。

    他眯了眯眼,红唇微微勾起,声线透着一丝慵懒道:“我与他说了,若是他日后想娶,我会为他周旋的!”

    “年前我陪你去一趟齐府,也是时候跟老师聊一聊了!”

    心慧点了点头,元昊跟聘婷的事情,她还没有跟师母说呢!

    两个人难得享受这闲散的一刻,只听青黛在外回禀道:“公子,夫人,长康来了!”

    “哦?”

    心慧意外地惊呼出声,她没有想到,长康今日会过来!

    临近年关,宫里不是正忙吗?

    “提前给你这位师傅拜年来了!”

    青云调侃,不过瞳孔敛聚幽光,狭长的眸子里,透出一丝捉摸不透的深意噢噢,明天恢复正常更新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