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五章卓一帆
    陈青云玩味地看着谢明坤,眸光带点打量的深意落在谢明坤的平静的面容上!

    他知道谢明坤的心里,其实也有一点惦念!

    毕竟,那种情况下,临危不惧,并不是所有女子都具备的!

    “那好吧,不过日后你想娶忠义侯的女儿了,我还是可以代为周旋的!”

    谢明坤闻言,凉凉地瞥了一眼陈青云!

    他看起来就非忠义侯的女儿不可了吗?

    “哈哈哈”

    陈青云见谢明坤那幽怨的眸光,当即朗声大笑!

    谢明坤见他那开怀的模样,嘴角而已下意识翘了起来!

    话说,心里信任的那几人虽然不多!

    可却总觉得莫名踏实!

    他刚刚有这个想法时,只听下人来报,柳公子,张公子到访!

    谢明坤闭着眼睛都知道是元昊和珍明来了,当即拍了拍陈青云的肩膀,笑着让人备酒,今日他们必定要好好欢聚的!

    一月之期已经到了,可张金辰却还是没有能够杀了陈青云!

    张金辰再次去见黄桓的时候,话语里,已经寻不到陈青云的存在了!

    “先生可知,纵观天下,有几人敢在天牢纵火!“

    “烧死足足上百位囚犯,却连一丝端倪也没有留下!”

    黄桓闻言,捋了捋自己打理得甚好的小胡须,眼眸下垂,视线敛聚而幽深。

    “老朽只能想到一人!”

    “这一人,早已消失二十年了。”

    “当年先帝在世,他掌管过五城兵马司,统领过禁卫军,还曾经是一品骠骑将军,掌管西山大营十万兵马,有他在时,京城固若金汤!“

    “老朽还记得当年,京城常常会有咏诵的童谣,文有沈太傅,朝堂清明,武有卓将军,天下安邦,大周繁荣昌盛,敌寇不敢来袭”

    “这怎么可能?”张金辰呢喃道!

    桌一帆在先帝去世前就已经致仕云游了!

    所有人都说,是先帝夺了卓一帆的权,只为巩固新帝的皇位!

    就连皇上也是这么认为了,当初才没有挽留卓一帆!

    这么多年,卓一帆了无音讯,他暗中还在猜测,是不是皇上早就把卓一帆给

    张金辰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这么多年了,他终于知道什么叫做害怕!

    沈旭是仁慈的,也是固执的,比起卓一帆,沈旭就像是无害清风,仿佛拂面而过,却不会感觉到有致命的危机!

    然而,卓一帆只要一出现,那必然是鲜血铺地,尸体堆积!

    当年先帝病重,朝中有不少老臣趁机作妖!

    卓一帆在大殿内,直接将人腰斩,拖着两具年过半百的尸体,一路从宫内拖到宫外!

    那一天,退朝后的宫道遍布鲜血,那一天,多少文臣昏厥腿软,也是那一天,先帝宣布传位给皇上!

    卓一帆的狠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传闻他曾经追击叛贼,那叛贼已有一婴儿,不满足月,那叛贼刚刚翻过墙头,便见自己的孩儿摔死在地,血肉模糊

    他统领禁卫军时,后宫曾有嫔妃勾引他。

    他前脚去跟先帝回禀此事,后脚便让禁卫军将那嫔妃奸污致死,皇上却从未苛责过他半句。

    先帝病重,多少人盼着卓一帆造反,他也盼着!

    可卓一帆说放权就放权,丝毫没有拖泥带水!

    那个时候,卓一帆才三十一岁吧,正是鼎盛之年,却早早致仕,云游去了!

    “这世间,除了先帝,没有人可以使唤卓一帆!”

    “不可能是他!”

    张金辰再次肯定道,他不敢相信,卓一帆竟然一直都潜在暗处!

    黄桓闻言,当即皱了皱眉,十分冷嘲地道:“你忘记了!”

    “还有一个人也可以使唤卓一帆!”

    “谁?”张金辰问道,不过眸光闪烁着,心里一片慌乱惊惧!

    “慧娴皇后!”黄桓淡淡道,眯乜的眸光透着一丝寒意!

    张金辰的面色倏然变得惨白,一双惊惧遍布的眸子也越来越深!

    他下意识地摇了摇头!

    不会的,不是这样的!

    如果当年卓一帆没有远走,而是一直都静姝的身边

    那么静姝的死

    不,绝对不可能!

    张金辰的面色变得煞白,眸子里堆满了慌乱和惊惧!

    他不敢置信,这是真的!

    “先生,你一定是骗我的!”

    “卓一帆理应死了二十多年了!”

    张金辰从未有过如此惊悸的时刻,仿佛有什么东西堵在心里,让他连呼吸都困难起来!

    黄桓轻叹一声,站起来,淡淡道:“你问我谁有这么大的本事,可以火烧天牢而让你查不出来一丝端倪的人,这世间上,除了皇上,便只有他了!”

    “你还记得你答应过我什么?”

    “过年之前,我要见一见这个陈青云!”

    张金辰闻言,神色恍惚地往外走!

    他甚至于,没有听清楚黄桓后面说了些什么?

    如果如果卓一帆还活着!

    只要有这种可能,那么他扶植襄王上位,还有机会吗?

    不决不能有那个可能?

    卓一帆如今没有兵权,就算还活着,他也可以把人杀了!

    对,找出来,杀了!

    张金辰的精神绷得很紧,回去以后,晚都会陷入梦魇,当初他初入仕途时,卓一帆冷戾的面孔,他那漆黑幽深的瞳孔,像是不停旋转的尖刀,最后直入他的心脏。

    每一个人,都会遇到一个惧怕的人!

    在张金辰羽翼未丰的时候,权势滔天,心狠手辣的卓一帆便是张金辰的梦魇!

    这些年,他的所作所为,何尝不是向卓一帆靠拢,可卓一帆骨子里那种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气势,他终究只不过是学了画皮之像,无法深得其精髓!

    谢明坤出狱了,柳成元和张华陆续搬走!

    只有明珠郡主嫌府中冷清,跟高竟继续住了下来!

    不过她只带了贴身时候采薇,采荷,龚嬷嬷,以及暗卫!

    其余的,都是陈府的粱嬷嬷安排!

    陈赖皮守门,余江赶车,萧泽萧沐不动声色地养身,陈府的下人虽然不多,却个个都是亲近信任之人。

    要过年了,腊月里光个备年货,上街都要跑十几趟。

    陈青云又去了忠义侯府,送去了一颗价值连城的夜明珠。

    “侯爷,这是明坤的一点心意!”

    “侯府嫡小姐身份高贵,他一个进过大狱的举人,跟要侯府嫡小姐结亲,外面恐会流言四起!”

    “不过这救命之恩,他铭记于心,日后若有用得到他的地方,侯爷尽管吩咐!”

    忠义侯看着那精致绸缎盒子里的夜明珠,拇指大小,说不出的圆润可爱!

    这比当初吴王纳了长女为侧妃,心有愧疚送来的那一颗要大得多了!

    少说也价值五千两白银!

    忠义侯有些眼热,心里更是后悔!

    如果没有用嫡女替换庶女,那么这门亲事,说不定就成了!

    可惜现在却不能再说出来了,不然,忠义侯府的威信何在?

    嫡女的颜面何在?

    他的颜面也挂不住了!

    忠义侯伸手接过夜明珠,轻叹都:“是他们两个人没有缘分,罢了,此事不必再提!”

    陈青云闻言,当即笑了笑道。

    “再不会提了,但愿要姚小姐一切安好!”

    忠义侯闻言,当即颔首,不再多言!

    送走陈青云,忠义侯看了看盒子里的夜明珠,将它收进书房的暗格里。

    他命人唤来三女儿,庶出的姚玉珊。

    姚玉珊来的时候,忠义侯听见脚步声抬头去看!

    三女儿长了个子,抽条了,可穿得实在是很单薄!

    远远走来,好似那寒风一吹便能会倒去!

    小脸也瘦,肤色苍白,一双温婉的杏眼如潺潺的流水,虽然平静,却有着特有的倔强!

    黑发间寥寥无几的首饰,脚上的鞋子更是单薄的绣花鞋,瞧那针线很不错,绣的杜鹃花细密又饱满,很是可爱!

    他记得,他有几件衣服,也是这样精致的绣样晚上还有更新!

    谢谢金主们的支持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