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三章正主
    事实上,谢明坤的感觉是对的!

    当晚,确实有人从他的手中把匕首拿出来,还给他擦干净了血迹!

    不过那个人,不是忠义侯嫡出的二小姐,姚玉琪,而是侯府的三小姐,姚玉珊。

    被软禁的姚玉珊,在事发的当日,确实去了前厅。

    腊月里的天暗得很快,不过酉时,天就已经灰麻一片。

    照着以往,很快就有人送些饭菜来了!

    今日亦是如此,萍儿和老嬷嬷都被打了二十大板,躺在床上起不来!

    姚玉珊亲自去端饭菜的时候,那送饭的下人,眸光鄙夷,神情不屑!

    “三小姐,用晚膳了!”

    下人把那饭菜往她面前一推,当即便转身走了,好像她患了什么瘟病一样!

    “嘭”的一声,那房门被人用力关上!

    姚玉珊感觉一阵冷风来袭,她早已僵硬的手一抖,差点把饭菜都摔在地上!

    “小姐,您先吃吧!”

    “别管我们,我们不饿!”

    老嬷嬷扬声道,可那声音却粗哑又虚弱,透着一股强撑的无力感!

    “小姐,奴婢皮厚,养几天就好了!”

    “您别担心了,好好吃饭吧!”

    萍儿的声音也很暗哑,配合着那不合时宜的“咕咕”声,仿佛说再多,都显得苍白无力!

    气氛一时沉静下来,主仆三人,谁也没有说话!

    院子里的炭都被收走了,没有热水,连饭菜都是冷冰冰的!

    姚玉珊恍惚当中,又想到大哥死的那个傍晚!

    那个时候,她还暗暗奇怪,为什么,她连眼泪都没有。

    可是现在她知道了,因为在这个家里,没有人把她当真正的小姐,她那些姐妹们,仁慈友善挂在嘴边,却没有一个人来看她。

    她那些兄弟如今卯足了劲争世子之位,大夫人无心管家,各房争相露脸。

    冷冷的寒风,萧瑟的枯叶,她就像是这个家族摒弃在外的孤女,无依无靠,却连累将她看得最重的亲信都被打得重伤卧床!

    如果知道后果是这样,那么那一天,她一定不会去的!

    事实上,她确实也没有去!

    姚玉珊僵着脚往回走的时候,思绪不知不觉,陷入到了回忆当中

    腊月十六的傍晚,人们往各房送晚膳,穿行的人很杂,廊檐下的灯又暗,来来回回的,也没有人注意,那通往前厅的地方,正有两个丫鬟端着茶水一路前行。

    夜幕下的长廊带着一股寒风冷冽的气息,姚玉珊和萍儿把托盘放在抄手游廊里面的长凳上。

    “小姐,别怕,我们就守在客厅外的花圃里。”

    “现在天色很暗,远处的人是看不到。”

    姚玉珊第一次做这种事情,很慌乱,私心里,她不想做!

    这种事情,有点水鬼找替身的意思!

    她后悔了!

    冷冷寒风刮着她的脸,她觉得自己像是一个不要脸的女人,像极那些往父亲身上堆的小丫鬟一样。

    她突然有些反胃,想要呕吐!

    她捂住自己的嘴,被察觉端倪的萍儿往那花圃下的矮树丛里钻去!

    “小姐,您怎么了?”

    萍儿担心地问道,眸露惊慌!

    这种事情,如果被发现了,死的第一个是她!

    姚玉珊用力握住了萍儿的手,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胸口那股恶心的感觉压了下去!

    她压低声音,在萍儿的耳边道:“萍儿,我不想做了!”

    “我不想把自己变成一个,我十分厌恶的女人!”

    “如果这是我的命,我认了!”

    “我们走吧,这件事如果被发现了,大夫人为了给我点教训,你和嬷嬷都会出事的!”

    “萍儿,刚刚我们想的太简单了!”

    姚玉珊冷静下来,越发觉得自己现在像一个疯子一样!

    不说她能不能见到那两位公子!

    当着世子的面,她也做不出有损女儿家闺誉的事情!

    萍儿愣了一下,可她转瞬就明白了小姐的担忧!

    大夫人向来最喜欢杀鸡儆猴!

    如果小姐成了,夫人确实不能把小姐怎么样?

    可是她和嬷嬷都会

    萍儿当即打了个冷颤,她撑大的眼里,闪过一丝惊慌和恐惧!

    姚玉珊转而紧紧地握住她的手,坚定地准备带她离开,回到自己原本就该待的地方!

    她们还未进入前厅,只不过是前厅和后院相通的小园里。

    远远的,她们能够看到守在前厅外的世子心腹!

    可她们身影刚刚一动,却发现园子通向内院的房门竟然被人锁住了!

    姚玉珊捂住了萍儿的嘴,也捂住了自己的,她瞪大的眼眸里,全是一片惊骇!

    这怎么可能呢?

    平时要戌时才会落锁的,可是今日才酉时啊!

    晃动的锁发出清脆的声响,姚玉珊和萍儿面面相觑!

    如今她们只能往前厅走,然后从前厅的垂花门绕一圈,再回内院!

    可那个世子的心腹却朝着她们的方向看了过来!

    姚玉珊僵住的身体往后藏了藏,带着萍儿隐匿在花丛中,好半响连动都不敢动!

    可是过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世子心腹去了前厅,然后好久都没有出来,姚玉珊和萍儿以为,他是去跟前侍奉了!

    她和萍儿快速地往前走,企图穿过前厅,然后去垂花门那里!

    一路上都很安静!

    安静到,耳边都是风声,她却以为是自己幻听了!

    出了拱门的时候,她们看到世子的心腹步伐踉跄地往外跑,那速度很快,像有鬼在追!

    她们狐疑地往前走了几步,厅堂外没有人守着,很容易就穿过去了!

    当时她明明可以低着头走过的,可是她却鬼使神差般的往那饭厅的方向看了一眼。

    只是一眼而已,她却被眼前的这一幕惊得说不出话来!

    只见她的大哥,忠义侯的世子,姚琨竟然胸前插着一把利剑,瞪着眼睛,好像还没有咽气!

    有两位公子的身体正对大哥,可全都面带笑容,眸光呆滞。

    其中一个,手中竟然握着一把匕首。

    这是谋害

    姚玉珊连大气都不敢出,她踉跄地往后退去,结果就踩到同样被眼前景象惊呆的萍儿。

    “小姐这个人杀杀了世子爷了?”

    “别说话!”

    “我们快走,很快就会有人来了!”

    “我们什么也没有看见!”

    姚玉珊颤抖道,她撑大的瞳孔剧烈的地收缩着,整张脸煞白煞白的,她控制不住地想要尖叫!

    可像是有人掐住她的喉咙一样,她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看着大哥胸前的血汩汩地流着,胸前一片血红

    她紧紧地握住萍儿的手,恨不得自己从来没有出现到这里!

    可是很快她的步伐就顿住了!

    大哥的心腹跑了,半天都没有声音传来!

    那两位公子神情呆滞,手中握着的匕首僵硬无比,很明显就是一场栽赃!

    父亲来了,见到此等情景,不用说就会先将那位公子给

    到时候忠义侯就中了别人的奸计了,她要怎么做?

    也许事情败露后,父亲迁怒,说不定第一个杀的人就是她?

    姚玉珊的眼泪接连而落,她全身颤抖着,手脚发软,身体更像是被冰雹砸得不知所措!

    可是她看到那把染血的刀以后,眼眸里涣散的光芒逐渐聚拢!

    大哥已经救不回来了,长这么大,她还是如此仔细地端详着她这位大哥的面容!

    可此时,她才觉得如此陌生!

    他死了,她竟然除了害怕被牵连,竟然再也生不出别的,悲凉又痛苦的那种情绪!

    姚玉珊自嘲地笑了笑,快速地将匕首从男子的手中抽了出来,然后用手绢去擦了擦!

    可是因为太心慌了,她擦拭匕首的时候,那匕首划伤了她的手!

    “嘶”

    姚玉珊疼得倒吸一口凉气!

    这个时候,萍儿心急声道:“小姐,别擦了,有人来了!”

    姚玉珊皱着眉头,把匕首擦拭干净以后,当即便扔在了桌边。

    她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年轻的公子,他很俊朗,白皙的面容上还浮现些许愉悦的笑意。

    可那掌心处的赤红,却显眼极了。

    姚玉珊快速地朝着他那掌心泼了些茶水和酒液,将他的手上血迹都搓洗干净了!

    然后一把拉着萍儿的手就往回跑!

    耳边呼啸的风声像是追逐她的狼嚎,她那么害怕,深色的瞳孔里全是惊惧!

    可她又是那么地踏实,仿佛每一步脚,都落到了实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