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二章婉拒
    “王爷言之有理,临安公主体弱,又因为贺世子大病一场!”

    “萧大哥若真尚了公主,只怕他们二人的子嗣,极为艰难!”

    陈青云说者有心,吴王听者有意,当即眼眸一亮!

    萧庭江跟父皇关系最好,总不能看着萧凤天子嗣艰难。

    若是他能证明临安的身体不利于子嗣,那岂不是

    吴王心头一跳,以为陈青云给他下套了!

    可他看向陈青云的面孔时,却见陈青云一脸遗憾的样子道:“其实,如果临安公主身体再好一点,我到是希望萧大哥结这一门亲事!”

    “萧大哥当初被困白虎城,义母怀有身孕,亦然前往,连义父都不能阻止!”

    “后来义母就隐隐提过萧大哥跟张小姐的婚事只怕成不了,如果能尚公主的话,她也是能接受的!”

    “我想义母也正是看重萧大哥跟临安公主成亲以后,不用再上战场了!”

    吴王掩藏在衣袖中的手用力地握了握,眸色一片阴冷!

    临安想嫁给萧凤天,做梦!

    就算能够孕育子嗣,那也绝对不行!

    吴王面上并无异样,心里却开始细细算计起来!

    陈青云点到为止,话题一转,又绕回谢明坤的事情上来:“丁沛然认罪,王爷和侯爷可能高抬贵手,放了谢明坤?”

    “据我所知,丁沛然找谢明坤之前,礼部侍郎郭方毅的女婿,谢明宇连着三日,登了谢明坤家的大门!”

    “早在定南府,谢家五房早已分家,谢明坤在京城三年了,也不见这位堂兄登门拜访,怎么前几日接二连三地登门拜访?”

    “难不成这事情就如此巧合?”

    忠义侯闻言,心里原本只有六分肯定的事情,如今也有九分了!

    诚如陈青云所说,根本不会这么简单!

    显然是谢明宇故意放出风声,再引儿子上当!

    再然后杀了儿子,让谢明坤陪葬,也让陈青云跟他们起了罅隙!

    可那一日,看着那白亮的匕首,上面没有染血,儿子还瞪大的眼眸更是死不瞑目!

    他便知道,这是一场局!

    他是费了多大的力气,才把要将谢明坤和丁沛然当场处死的想法给压了下去!

    没有人知道,看到儿子身亡的那一刻,谢明坤和丁沛然的人头,差点就在他的刀下滚落!

    “陈公子可否细说谢明坤跟谢明宇的关系如何?”

    忠义侯慎重地问道,这个问题,与他而言,很重要!

    陈青云闻言,当即好笑道:“当日内人身陷囹圄前与明珠郡主比邻而居,感情深厚,后来我上京城告御状,谢老太婆抓了我的岳父,冲入陈府,准备逼迫于明珠郡主,篡改谢家大管家的证词。”

    “扬言在京城给她写信,让她伙同马振海做局下套的人乃是谢明坤!”

    “可是后来她冒犯明珠郡主被掌握,言语不清,那封信也没有找到,这才不了了之!”

    “谢明宇的娘曾经试图陷害内人,让齐家与谢家交恶,从而让谢明坤被逐出师门,这一桩桩,一件件,定南府的百姓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侯爷若有疑虑,派人去定南府一趟就可以得知了!”

    “正是因为他们关系早已交恶,所以谢明宇贸然上门,接连三天,谢明坤都没有见!”

    “可谁知道,后来丁沛然就找上了他,带他出去喝酒,还遇到了世子!”

    “据我所查,丁沛然捉襟见肘,很少会与人请客!”

    吴王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是他让姚琨去请谢明坤的!

    丁沛然是姚琨自己找的,也就是说,他上了别人的套了!

    这一套,直接把他的大表兄给弄死了!

    忠义侯握着椅子的手僵了僵,冷肃的面容也透着几分厉色!

    他没有想到,儿子竟然上了别人的套!

    而那个人,就是张金辰!

    杀了儿子,还能给吴王一个警告!

    如今之前只是怀疑,现在却已经肯定了!

    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那么巧合的事情,而且还接二连三地发生!

    忠义侯突然握起拳头,眸光变得冷凉而幽深!

    他当即看向陈青云,认真道:“多谢陈公子告知我这些,实不相瞒,杀我儿子的凶手,其实我早就抓到了!”

    “他是我儿子的心腹,跟在我儿子的身边足足有十五年!”

    “事情败露后,当晚他就咬舌自尽了!”

    “而他的亲人,以为已经逃出府去,可今日府尹贴出告示,城外找到十一具面目全非的尸体,其中还有六岁小儿!”

    “呵呵那孩子脖子上挂的长命锁,还是我儿子亲自送的!”

    忠义侯说到此处,一双聚拢寒光的眼眸,也忍不住蕴含热泪!

    陈青云微微低了低头,张金辰的狠辣,他早已领会!

    不过他越是如此,后面叛变的人就越多!

    有些人,面目全非,可是要想查明身份,多的是端倪!

    吴王见忠义侯和盘托出,当即便道:“青云,这件事还牵扯到侯府中小姐的闺誉,所以才会对你诸多隐瞒!”

    陈青云眉头一挑,当即想起明坤所说的,有一道女子的声音!

    “若跟明坤有关,定当一律承担!”

    吴王闻言,眸光一喜!

    忠义侯也面色缓和下来!

    “当日小女玉琪,来前厅找她哥哥不想却撞见了她哥哥被害的事!”

    “她慌乱之中,把那匕首从谢明坤的手中抽了出来,又洒了酒和茶渍遮掩,等本侯到时,这才没有因为过激的愤怒,而当场杀了谢明坤!”

    “可小女的手也因此触碰到了谢明坤的手涉及女儿家的闺誉,自然不便细说!”

    忠义侯说完,陈青云挑了挑眉,认真道:“可是府中嫡出的小姐,姚玉琪!”

    忠义侯和吴王见状,点了点头,垂下眼眸!

    陈青云闻言,沉凝了一会道:“这若是庶出的小姐,明坤或许能够高攀!”

    “可这嫡出的小姐,既然侯爷已经瞒下此事,谢明坤也毫不知情,那青云也只当没有听到!”

    “他日姚小姐出阁,那青云便奉上三千两白银为她添妆,让她开开心心的当一位新嫁娘,这件事也从不存在过!”

    忠义侯和吴王闻言,面色微变!

    他们对视一眼,都有点搬石头砸脚的意味!

    本以为这嫡出的小姐陈青云会更加看重,谢明坤日后也能跟忠义侯府更加亲近,从而竭尽所能地拉拢陈青云。

    再则,那个谢明坤的学识很深,中个二甲进士不是问题。

    到时候点个庶吉士在翰林院待两年,有人提拔也就上去。

    陈青云肯为谢明坤奔波周旋,日后也一定会提携谢明坤,这明摆着的事情!

    可是现在陈青云竟然说,庶小姐可以结亲,嫡小姐反倒不行!

    谢明坤家私产颇丰,光是摆在明面上的产业,都已经数以万计。

    谢明坤又是嫡长子,日后是要掌管家业的!

    忠义侯也是存了要让嫡次女日后过富足的官太太可这

    三千两银子,陈青云随口即来,不论这银子是陈青云出,还是谢明坤出,都证明了,陈谢两家,都是富足的。

    那无涯书斋,位置极好,占地又宽,两层各具特色。

    据说每日的盈利都在百两以上。

    忠义侯府这些年一直暗中给吴王府送银子,又暗中豢养了不少护卫死士,公中一直吃紧,虽然不至于到挪用女眷嫁妆的地步,可看到银子自然眼馋。

    高家娶了陆家女,陪嫁银子都是十万两,日后还不都是高家子孙的?

    “可事后府中追查,知道的人不少,只怕会走露风声!”

    忠义侯继续道,颇有暗示之意!

    陈青云闻言,眉头皱了起来,忠义侯府明显想让明坤娶嫡女!

    他记得前世明坤能娶到庶女都费了一番周折,还有几分苦中作乐的心思,怎么如今

    “这件事,可否等青云见了谢明坤以后再做打算,若真的影响姚小姐的闺誉,青云也一定会请义母做主,为姚小姐亲自保媒。”

    “毕竟姚小姐身份实在是太高了,谢明坤如今只是举人出身,这高攀得太明显了!”

    “外人若是不知,只怕还会以为,姚小姐与明坤,有些私情!”

    陈青云说得婉转,但也凌厉!

    吴王和忠义侯心里一凛,这都昏头了,怎么就想到把这婚事推给嫡女?

    若是婚事不成岂不是作茧自缚?

    吴王和忠义侯的脸色都很难看,陈青云没有定下来,接下来说的话,便有些敷衍的意味了。

    陈青云无意多待,再周旋几句,得了丁沛然也能出狱的准话,便告辞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