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一章拦路
    巳时的时候,萧凤天过来了!

    他眼底全是乌青色,瞳孔里也遍布血丝,显然一夜未眠!

    他给陈青云带来了二十个从军中挑出来的护卫,都是皇上暗中培养的人,个个身手不凡!

    陈青云心知肚明地收下了,萧凤天要清理萧家亲卫里的叛徒,没有多待。

    陈青云出门的时候,襄王在半道上拦住了他!

    陈青云有时候会想,襄王从小一直便被当成帝王调教,虽然阴狠手辣,不过还是比吴王有容人之量。

    上了襄王的马车,陈青云看着面前的青年男子!

    轮廓深邃,目光犀利,那唇角总是带着三分笑意,不过眼眸太凉,给人的感觉似笑非笑,便有几分阴晴不定的感觉!

    襄王算不上是美男子,不过面容还算周正,看上去给人一种精致又讲究的感觉!

    如果景王是贵而不凡,那襄王就有点,贵而平凡的意思!

    “王爷相邀,在下受宠若惊!”陈青云拱手行礼!

    襄王也在暗暗打量陈青云的面孔,清隽儒雅,温润如玉,身姿欣长,举止优雅!

    浑身上下,透着一股矜贵不凡的气质,仿佛不应该是一股小小的举人,而应当是王侯公子!

    襄王的眼眸微闪,当即便含笑道:“陈公子谦虚了!”

    “本王今日找你,其实是想告诉你,不要上了别人的当!”

    “谢明坤这个案子,那个丁沛然早就认罪了!”

    “吴王故弄玄虚,还说要封锁消息,找寻真凶!”

    “他有没有找到真凶,那只有他和忠义侯知道,不过谢明坤是冤枉的,这个本王却可以周旋一二!”

    陈青云闻言,突倪地笑了笑!

    “呵呵!”

    “王爷可知,我与张尚书有些罅隙?”

    “昨日旁人只当我是替平西将军挡灾,可谁知道,那些杀手就是对准我来的!”

    “王爷一定不知,早在三年前,平西将军也遇到如此强劲的追杀,而当时,正牵扯西北贪污案的和已逝的成王!”

    “而后,成王在狱中自杀!”

    陈青云说完,襄王的面色变了变!

    张金辰暗中向他靠拢,他才知道,原来张金辰当初铲除成王,只不过是为他铺路而已!

    当然,这种惊骇的事情,他决不能表露一二。

    如今父皇只有三个儿子,他居长,朝中不少大臣都是站在他这一边的。

    可吴王也有不少势力,还有景王!

    三足鼎立,一方倾塌,另外两方自然摇摇欲坠!

    “陈公子是决定要像吴王靠拢了?”

    襄王玩味道,他微眯着眼眸,里面寒光点点!

    他知道难以拉拢陈青云!

    不过把陈青云送到吴王的手中,他也不甘心!

    “王爷若是能帮我救出谢明坤,在下必然心存感激!”

    “就算在下靠拢吴王,对王爷而言,也没有什么影响!”

    “呵呵”

    襄王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嘴角!

    区区一个陈青云他自然不放在眼里,可父皇明摆着要提拔陈青云,再加上齐瀚那个老狐狸有好多门生都外放为官,虽然不在京城,可地方势力也不容小觑!

    景王正是因为跟萧家走近,所以他和吴王才不敢轻举妄动!

    陈青云没有妄自菲薄,只不过是推脱之词而已!

    “陈公子可知,我父皇有意要将临安许配给萧凤天将军,日后我们说不定,还是亲戚呢?”

    陈青云的眼眸微闪,再次看向襄王!

    襄王正一脸笑意地望过来,不过眼眸中的冷意却一再加深!

    “如果真有那一天,那么襄王更无需为了在下投靠吴王而忧心!”

    “襄王若得萧家支持,其他两位王爷,都不能与你相提并论!”

    襄王的脸色僵了一下,眸光也暗沉下来!

    他到是没有想道,陈青云竟然如此肯定说出这样的话!

    他正是知道萧家不会支持他,所以才想从陈青云这里入手!

    萧家是直臣,这也是父皇格外眷顾和宽容的原因!

    如果萧家都能随便战队了,那他们这几位王爷,还争个什么争啊,直接讨好萧家就可以了!

    襄王劝不了陈青云,下一个路口,便放了陈青云下去!

    襄王的身边向来布满眼线,很快便有人将襄王当街拦下陈青云密谈的事情汇报到了吴王那里!

    毕竟大街上发生的事情,本也瞒不住!

    陈青云去了忠义侯府的时候,忠义侯比昨天还有热忱一点,这也许是天一亮,萧家就给陈青云送护卫的事情,传开了!

    萧家把陈青云当自己人看待,那才能证明陈青云有利用的价值!

    不仅仅是忠义侯,连吴王对待陈青云都比昨天更加热忱几分!

    他并未问陈青云被吴王拦路的事情,而是转而问陈青云去沈府的事情!

    “老太傅避世多年,除了萧家的人,连张金辰都不能见一面!”

    “没有想到,青云昨天竟然能上门拜访!”

    “这可真是让本王意外至极!”

    陈青云闻言,端着茶盅,饮下一口茶水!

    他淡然地笑了笑,当即道:“外祖父他老人家身体还很健朗,这些年没有朝堂的事情劳神,他的精神也比从前好些!”

    吴王的眼眸微动,当即试探道:“老太傅可提了他跟张金辰的关系?”

    陈青云闻言,眸光暗了暗!

    吴王一直他,自然将他的异样尽收眼中!

    只见他笑了笑,好似稀松平常的谈论!

    “张家和跟萧家的婚约解了,外祖父都不曾过问一句!”

    “这种问题,王爷心里有数!”

    “呵呵是本王多话了!”吴王不以为意地笑了笑,陈青云虽然没有正面回应他的话,不过他还是说了不少有用的消息!

    陈青云没有功夫跟吴王闲扯,当即便直入主题道:“今日襄王找过我了,说是那个丁沛然已经认罪了,是王爷说要找什么真凶,故意扣着谢明坤不放的!”

    “他还跟我说,那柄匕首谢明坤根本没有握在手中,而且也没有染血!”

    陈青云半真半假地说道,他知道吴王根本不可能去找襄王求证!

    也绝对想不到,他已经见过玉衡了!

    果不其然,吴王的脸色当即就变了,他冷然地盯着忠义侯看!

    忠义侯自然明白吴王的意思!

    襄王没有说谎,那说谎的人就是吴王了!

    那么圆谎的人,自然也就是他自己!

    “陈公子有所不知,当日那种情况下,不论真凶是不是谢明坤和丁沛然,本侯都是宁可错杀,绝不会放过!”

    “丁沛然虽然承认是他杀人,可他的手上根本毫无血迹!”

    “反倒是那个谢明坤,手上有酒液茶渍,分明就有掩饰的嫌疑,而且他的袖子上还有暗红色的血污!”

    “所以王爷并未骗你,襄王这样说,挑拨离间的意图太过明显!”

    忠义侯说的,跟玉衡说的,大致相同!

    忠义侯没有继续骗他,那证明,吴王确实有心交好!

    陈青云附和着点了点头,当即道:“我既然有心投靠王爷,襄王与我说过什么,那我便与王爷说些什么?”

    “襄王还说,皇上要将临安公主嫁给我的萧大哥,让我离王爷远一些,日后我与他,恐会成为亲戚!”

    “他真是与你这么说的?”吴王低声问道,眸光逐渐变得冷凉!

    陈青云郑重地点了点头,直视着吴王的眼眸道:“一字不差!”

    “哼,父皇心疼临安,想给她找一个好婆家,提及临安嫁给萧凤天不是一天两天了!”

    “可这件事到现在都还没有影呢,谁都知道,驸马不能参政,想握兵权那更是不可能!”

    “纵观京城,现在能接西北边关二十万兵权的,唯独只有胡志昌,可胡志昌还挂着阳城总兵的头衔,谁去接?”

    “兵权乃皇权大忌,若非是亲信,这兵权岂是一般人可以接掌的?”

    吴王嗤之以鼻,就阳城总兵三万的兵马,都够人眼馋的!

    更何况边关二十万兵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