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章地狱空荡荡
    有道如同鬼魅的声音突然在他的耳边说:“你又死了?”

    “呵呵,死了就永远地留在这里吧!”

    “不要!”

    他大声地吼道,心里无端端地慌乱着,无措又惶恐!

    “可你已经死了,你入不了轮回道,只能留在这里!”

    “这里多好啊,永生不灭,不过是另外一个空荡荡的地狱而已!”

    “不过我会陪着你的,永远!”

    那声音带着邪恶的张狂,每一句话,都像是在嚼他的肉!

    陈青云拼命地摇着头,他不要被留在地狱,他不要被阴冷的寒气覆盖!

    他更不要,跟这个恶鬼为伴!

    “你滚开,我还没有死,没有!”

    他叫嚣着,恨不得撕开这片不见天日的地方!

    “呵呵”

    “愚蠢东西,你若不死,我又是怎么出来的?”

    那声音带着无边的冷漠和讥讽,像是冰河中的凝聚寒气漩涡,将他卷入进去,肆意揉搓!

    透入身体的寒气冻得他说不出一句话来,只是不停地挣扎着,那种惶恐,惊惧,无助,痛苦,瞬间来袭。

    就像是被恶鬼锁住的感觉,似乎连身体都跟着被撕碎了!

    鼻息之间,全是冰冷的死亡气息,陈青云惊惧交加,嘶喊道:“你到底是谁?”

    “呵呵!”

    “你忘记我了,我曾经也伴你在这个地方,渡过漫漫无望的岁月!”

    “哦,你不是忘记我了,你是丢弃我了!”

    “你把我丢了,哈哈哈哈,现在你问我是谁?”

    “怎么?你连你自己都不认识了?”

    “我?”

    “你怎么可能是我?”他惊惧不安地嘶喊道,周围的黑暗像是无边无际的网,将他套入其中!

    他不要感受那种绝望的窒息,像是死亡不停地轮回,可是却连生的希望都没有!

    比死更恐怖的是,是无望的囚禁!

    他不要再重蹈覆辙,不要!

    “你不是我,你是恶鬼!”

    陈青云嘶喊着,他恨不得将自己的身体都震碎了,他不要陷入到,绝境的梦魇当中!

    可那阴冷至极的声音在他的头顶盘旋道:“你睁开眼睛,看一看,我到底是谁?”

    “我是不是你摒弃的,你厌恶的,你不敢面对的,那个嗜血又残忍的陈青云!”

    “不不是的!”

    “我不看恶鬼,你休想骗我!”

    他闭着眼睛,疯狂地摇头,好似可以摒除那些扰乱他心神的声音!

    可寒冷的气息沁入他的骨髓,他除了痛,便是麻木,好似这种感觉,与生俱来!

    心里隐隐有一道声音在跟他说,那个恶鬼就是他,就是他所厌弃的自己!

    可他不能承认,拼命地抗拒着,没有抬头!

    他头顶的声音似乎不耐烦了,阴测测地嘲讽道:“蠢货,软弱是你的本能,这样的你怎么能保护好她?”

    “你看看这一片阴暗潮湿,寒冷又孤寂的天地,你是不是还想回来,还想尝一尝这无望又痛苦的折磨!?”

    “看着我,睁开你的眼睛看着我!”

    “你连自己都害怕,你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吗?”

    “愚蠢的东西就该灰飞烟灭!”

    “你去死吧!”

    突倪的声音忽然变得冷戾阴森,陈青云感觉自己的脖子被掐住了,狠狠的,他连气都喘不过来!

    死亡的惊惧像是驱不散的阴霾包裹着他,他慌乱地抓着什么,狠狠的,非常用力,希望能够抓到一丝生的希望!

    可是他又显得那么徒劳,当眼珠瞪得大大的,当整个面部已经肿涨得青紫,他那因为窒息而上挑的视线,忽然看到一个诡异的面孔覆了下来!

    熟悉的眉眼斜插入鬓,一双犀利冷寒的凤眸嗜血猩红,那红唇微微张开,露出讥讽而诡异的笑容,他正张开嘴巴,好似要一口将他吞下

    “不要!”

    陈青云嘶喊一声,这一声仿佛拼尽了他全身的力气!

    陈青云猛然坐起来的时候,连他身边的心慧都推到了床角的位置!

    “咚”的一声,心慧撞击在床架上,那清脆的声响与梦境里的歇斯底里形成鲜明的对比!

    “哎呦!”

    心慧紧接着哀嚎,她有点懵。

    青云很少会做噩梦的,尤其是,她叫不醒的噩梦!

    就在她双眼冒金星,尚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只听青云惊惧不安地唤了一声:“娘子!”

    接着,她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给紧箍在怀中!

    “青云!”

    心慧在青云的耳边轻唤,她感受到了,他的不安和惶恐!

    他惊惧不安的时候,就会将她抱得紧紧的,不留一丝缝隙!

    那种恨不得将她镶入体内的力道,每一次都会让她觉得有一种不容失去的在乎感!

    陈青云知道,自己失态了!

    他惊惧醒来的时候,感觉自己像是刚从湖里捞出来的一样!

    全身都湿透了,是汗水,可是他却莫名感觉到一股寒气从头顶直入心脏!

    那不容忽视的恐惧感,再一次侵袭而来!

    很久都没有做这种真实到让人窒息的梦境了,太真实,好似真的有那么一个人,会捻灭他的存在!

    那种强大嗜血的力量,那种阴暗嘲讽的眸光,那深深寒气倾覆包裹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他彻底懵了!

    他感觉自己又回到了黑暗中,被侵蚀,被遗忘,乃至于,被一点一点地磨去引以为傲的意志。

    他需要一种温暖,炙热的温暖来舒缓他那仿佛差点被取代的恐惧和慌乱!

    “娘子,你是我的!”

    “是我一个人的!”

    “谁也不能取代我在你心中的地位!”

    陈青云魔怔一般地喃喃自语,他甚至于来不及听到她的回应!

    他慌乱无措的吻从她的额头滑到她的耳畔,两个人成亲的日子不久,却也足够让他捕捉到她最难以抗拒的温柔!

    “青云你唔”

    陈青云堵住了她的唇瓣,他不想听到,她有可能会拒绝的声音!

    他显得很急切,不顾一起的急切,他身上的衣服甚至于还没有来得及脱,可是她的,却已经寥寥无几!

    心慧只感觉身体一凉,他紧接着便倾覆而下!

    她的手指顺着他的腰窝滑动,感觉湿哒哒的,都是汗渍!

    可是他的动作却显得那么有力,仿佛怎么也使不完一样!

    她迷迷糊糊靠在他怀中睡过去的时候,仿佛还闻到了血腥的气味!

    可是很快,又被另外一股羞人的气味所取代了,她皱了皱眉头,在他带动的激情中起起伏伏,最终随着那浪潮拍打着海岸的澎湃和激烈,又如退潮时的沉淀,神智一点一点地淬灭了

    一个时辰以后,心慧裹住了被子,一个人往里面沉沉睡去!

    陈青云的手腕还搭在她的被子上,连同被子和她,一起纳入怀中!

    身上的衣衫早就湿透了,有汗液,自然也有伤口崩开的血!

    为了不让她起疑,后面的那一次,他也存了让她受累的心思!

    想到自己那惶恐的梦境,陈青云的眼眸暗了又暗!

    难以掌控的梦境,犹如难以琢磨的局势,如今他如今已经不是下棋的人了!

    而是棋盘上的棋子,一颗棋子想赢,走到最后才是最重要的!

    可昨天,他犯了致命的错误,那就是隐匿自己真正的实力!

    暗探没有暴露,可是他差点死了!

    一个死人,要怎么去保护自己的挚爱,要怎么给她幸福?

    隐匿自己真正的实力,让别人疯狂地对他出击!

    他就像是一个蠢货如同梦境里的那道声音,愚蠢的东西!

    那么讥讽又轻蔑的声音,仿佛看他,就像是看一个让人恶心的东西!

    陈青云说不出心里的那种感觉,很复杂,但同时也很警醒!

    不论是保护好自己,还是保护好自己最爱的人,他首先要做的,便是不断壮大自己的势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