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九章认罪
    “那酒里面,有让人产生幻觉的药!”

    “几杯酒下肚以后,我就感觉我们谈得很畅快,席间像是说了很多很多的话,把一个人都了解透了!”

    “姚琨什么时候被杀的,杀手是谁,我们都不知道!”

    “可是在我迷迷糊糊,半醉半醒的时候,我听见有人在我耳边说:“小姐,别擦了,有人来了!””

    “等我和丁沛然彻底惊醒时,只见所有人将我们围住,姚琨死不瞑目地睁大眼睛,那胸前的血都还在流!”

    “桌上放着一柄锋利的匕首,可奇怪的是,那匕首上根本没有血迹!”

    “我当时心里咯噔一声,知道被算计了,我下意识看向我的手,上面有些熏人的酒液和茶渍,像是有人故意泼上去一样,可我袖口上还沾了几滴暗红色的血!”

    “我怀疑我根本没有做梦,那柄匕首应当是握在我的手上,只不过被人取下,还企图帮我遮掩!”

    陈青云闻言,想到吴王所说,眸色一片阴冷!

    吴王到是想栽赃到玉衡的身上!

    “丁沛然怎么说?”

    陈青云询问道,他跟丁沛然不熟!

    “他发现出事以后,就跟忠义侯承认,说姚琨是他杀的!”

    “忠义侯将他打得半死,他也没有改口!”

    “有人站出来顶罪,可最后你还是被牵连!”

    “忠义侯都不信的事情,吴王又怎么会信?”

    “你且先待几天,我会把你们救出来的!”

    谢明坤汗颜地低下头去,逐一将之前丁沛然跟他说的话全都告诉陈青云!

    陈青云闻言,皱着眉头道:“元昊和珍明,哪一个跟我关系不好?”

    “为何偏偏挑上了你,在那之前,可有什么人找上你?”

    谢明坤闻言,心里一凛!

    只见他眸光忽而变得幽深,犀利冷寒道:“谢明宇!”

    “出事之前,他连续登门三日,可我都推脱不见!”

    陈青云闻言,点了点头道:“谢明宇是张金辰的人,有了这个线索,我也好跟忠义侯继续交涉!”

    “子恒,这件事牵连到你了!”谢明坤自责道!

    陈青云拍了拍他的肩膀,不以为意道:“应该是我牵连到你了!”

    “不过这个丁沛然竟然会想着顶罪,这到是出乎意料之外,怪不得这个案子保密性这么好,原来是有人已经认罪了!”

    “是啊,我也没有想到!”

    “他的双腿当时都被打断了,也没有改口!”

    “倘若他成为了废人,我此生都不得安心!”

    谢明坤皱着眉头道,这件事虽然是因为丁沛然而起的,可丁沛然一律承担以后,他忽然觉得他和丁沛然是一种人!

    他们都没有什么势力,污蔑那两个字,压在头顶就有千斤重!

    撑不起来,就只能被活活压死!

    可他比丁沛然幸运,因为他还有子恒和元昊他们几个奔走!

    然而丁沛然,就只不过是那些人算计的棋子而已!

    死了就死了,无关痛痒!

    “你放心,如果他真的跟此事无关,又对你一片赤诚,我自然不会袖手旁观的!”

    “不出三天,我一定把你们都救出去!”

    陈青云保证道,这个案子拖不了多久!

    谢明坤闻言,重重地点了点头!

    一番折腾下来,陈青云返回沈府已经是亥时了。

    他只对老太傅说了一句话:“张金辰引以为傲的布棋,只怕已经被人替换了!”

    老太傅似有所悟,不过也没有多说些什么?

    萧凤天履行他白天所说的话,把陈青云平安地送回陈府!

    受了伤的人,一整天的颠簸,除了那略微苍白的脸色,其余的都看不出异样!

    萧凤天不放心地叮嘱道:“实在瞒不过就说!”

    “箭头伤了骨头,不过伤口位置细小,过两天结痂以后,不用再缠纱布,应当是能瞒过的!”

    萧凤天的眼眸顿时一暗,他拍了拍了陈青云的肩膀,直到他进了陈府,这才返回萧家!

    夜色漆黑,通向正房的小园林一片静谧!

    偶尔有树叶被踩碎的吱吱声,萧泽萧沐各自回房休息,陈揫陈搴早已隐匿!

    好似这一条道,只有他一个人走!

    陈青云看着正房廊檐挂着灯笼,寒风萧瑟,那灯便在寒风中翩翩起舞!

    想到有一个人,一直等着他的归来,满身奔波的霜雪气息,顷刻间烟消云散!

    正房里,心慧早已换了寝衣躺下!

    她拿了一本打发时间的话本子,里面之乎者也,寻常看得她眼皮打架!

    可青云不在,她看几眼就觉得烦闷了。

    烦闷又睡不着,想做点什么又心不在焉,最后索性看着帐顶发呆了。

    青云回来的时候,隔得远,静悄悄的院子里忽然有了脚步声,心慧便翻身从床铺上起来!

    青云一推开正门的时候,心慧就迎了上去!

    一阵寒风袭来,她下意识就往他的怀里拱!

    可他比夜风更加冰冷,那手指和脸颊,都冻木了!

    “快回床上去,我洗洗就来!”

    陈青云急声催促她道,想伸手去摸摸她的脸,又怕手冰得厉害!

    看到他平安无事地回来了,心慧自然欢喜!

    她把他拥簇到了寝房内,红樱和红菱听见动静,又连忙披着衣服起来,打了热水送过来!

    陈青云洗漱过后,换了寝衣,这才从盥洗室里面出来!

    心慧早就把床捂暖和了,她缩在被子里,只露出一个脑袋!

    那黑溜溜的眼睛转啊转,带着雀跃的欢喜和兴奋!

    陈青云看得心头一软,上前挨着她睡下,伸手把她揽入怀中!

    “现在整个京城都传遍了,那火烧天牢,跟刺杀忠义侯世子的,是一伙人!”

    “你坐在萧大哥的马车上,那些人原本要刺杀萧大哥的,谁知道你那么倒霉,偏偏坐上去了!”

    陈青云闻言,笑得含蓄道:“谁会想刺杀我一个小小的举人,说是刺杀萧大哥,我做了倒霉蛋别人更容易相信一点!”

    心慧闻言,想到粱嬷嬷打听回来的消息!

    那些人死状其惨无比!

    “你今天没事吧?”

    心慧抱着青云的腰身,有些担心地问道!

    陈青云目光微微一顿,转而摇了摇头,当即道:“有人暗中保护我的,没有事,不过你还记得当初在南山寺下面,那个企图对我们赶尽杀绝的杀手头领吗?”

    “连明德大师都不知道,鬼面毒跟花斑蛇毒相克,可是你知道!”

    “那些杀手后来在阳城全部被灭口,我怀疑,就是那个首领做的!”

    “这两种毒应该是张金辰惯用的,花斑蛇毒剧毒无比,死状狰狞惨烈!”

    “鬼面毒发作虽然缓慢,却可以扭曲面容,形同恶鬼,连亲人都不敢相认!”

    “火烧天牢的人,不是张金辰的人,我怀疑,当初那些杀手被灭口,不是任务失败,而是知道两种毒的解法!”

    心慧闻言,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

    她看着青云,后怕地搂紧他的腰身道:“要真是如此,那这个人是想对付张金辰,还是也想将你也”

    陈青云知道心慧在担心什么,他当即摇了摇头道:“这件事知道的人,还有明德大师他们,应当不是!”

    “不管他的目的是什么,跟张金辰作对是肯定的!”

    心慧闻言,心里还是惊疑不定!

    她怔怔地望着他,眸色中涌动着一波一波不安的情绪!

    陈青云知道她心里担心,可他又不想明说,当即在心里轻叹一声,将她搂得更紧一些!

    他隐瞒了他中毒被喂解药的事情,所以心慧才会想偏了!

    不过当时那种情况,死亡的感觉那么强烈,他确实也被惊吓到了!

    这一夜,青云许久都不能入眠!

    心慧在他怀中睡着以后,他便睁着眼睛,一直到后半夜的时候

    陈青云迷迷糊糊睡过去的时候,发现他置身在一个阴暗又湿冷的地方,像是冰窖一样,他抱着自己的双臂颤抖着,眼睁睁看着无尽的黑暗向他袭来!

    有道如同鬼魅的声音突然在他的耳边说:“你又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