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八章端倪
    皇上的内心,终于震动得说不出话来!

    当初他责怪老太傅,心里恨不得把老太傅手上的权利一一剔除!

    这才有了张金辰的崛起,在他的潜意识里,张金辰也同样是受害者!

    可老太傅愤而致仕,告诫他小心张金辰时,他还嗤之以鼻!

    想不到老太傅竟然一直都在私下调查张金辰

    皇上感觉心里一片空荡荡的,他没有想到过,最后竟然一直暗暗帮他稳固大周朝堂的,还是老太傅!

    想起这些年的种种,他只怕把老太傅的心都伤透了!

    皇上顿时有些惶恐起来,不是因为惧怕张金辰,他是怕他死后,无颜去面对他心爱的女人!

    “张金辰之外,还有一股势力不小!”

    “这股势力,你可有眉目?”

    皇上询问道,他的声音带着颤栗的抖音,眸光也从幽深,变得空洞而冷凉!

    陈青云摇了摇头,他确实不知道,那股势力的掌控者是谁?

    “皇上,天牢纵火案,以及皇城下明目张胆的刺杀案,都归咎到一伙人的身上!”

    “不管这伙人是谁,都让张金辰去查!”

    “姚琨之死,萧家亲卫叛变,老谋深算的一场惊天之局,我们只能徐徐图之,万万不可打草惊蛇!”

    “微臣私下搜集证据,皇上表面维持君臣和睦,以免狗急跳墙,大周有能之士,将会损失过半!”

    陈青云说的,皇上何尝不明白?

    连萧家亲卫都有人叛变,更别提其他世家!

    倘若一朝之内,大周接二连三损失朝廷大员,就算张金辰最后成不了事,大周也将会人心惶惶!

    “张金辰这件事,你有多少成把握?”

    皇上询问道,这件事事关重大,不能有一丁点的马虎!

    “九成把握,另外一成,微臣需要最直接的证据!”

    “这件事,你尽管放手去查。”

    “不论是谁想拉拢你,你都可以应承,无须向朕回禀!”

    皇上毅然决然道!

    陈青云眸光狐疑地盯着皇上看,之前皇上对他并不能完全信任,试探居多!

    可是如今

    皇上看着陈青云那有点呆愣的样子,嘴角下意识动了动!

    只听他道:“老太傅选择把前朝卷宗交给你,那这件事,便交由你一手去办!”

    “当初朕若是肯相信老太傅的话,今时今日的张金辰,不过一只手就能捏死了!”

    可惜这世上,从来就没有后悔药!

    张金辰嵚入朝堂二十多年,党羽覆盖下的皇城,真正是直臣的,能有几个?

    这也是他为什么如此信任萧庭江的原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张金辰今日主动请缨,不过是怕被别人当了箭靶!”

    “皇上不必忧虑,索性发生的这一切还早,聪明人都知道警醒了!”

    确实还早,前世张金辰叛变时,京城一夜之间,许多世家都被屠了满门!

    这一世,张金辰本以为,威慑到那些不为他所用的世家!

    可天牢被烧,又让他惊惧不安!

    说到底,偷鸡不成蚀把米,如今只怕会小心谨慎一阵子了!

    皇上闻言,认真地看着陈青云清隽的轮廓!

    他半开玩笑地道:“萧大将军之前整天跟朕说,你们夫妻二人,都是萧家的福星。”

    “可朕仔细想一想,如果不是当初你想要铲除寇家,如果不是你决心要告御状,或许朕只知道张金辰有不臣之心,但绝不可能想到,他乃是前朝余孽。”

    “甚至于到了今天,若不是天牢纵火与你遇刺前后发生,估计京城中,都会受到张金辰势力庞大的震惊!”

    “可现在,竟然有隐匿的势力救你,而且又给张金辰添乱,朕还从未想过,在这京城中,有如此潜藏至深的势力,时至今日,就连张金辰都开始小心谨慎!”

    皇上这么一说,陈青云的脑袋就越发清明!

    上一世张金辰叛变,那么容易就被镇压了!

    现在想想,到处都是疑点!

    可那个背后之人,从头到尾都没有露面过,张金辰死后,皇上驾崩,那股势力就消声匿迹了。

    至于今日那个人为什么要救他,他也正摸不着头绪呢!

    也许他看起来像一把利剑,正对准张金辰而去!

    对方正是看出了他的意图,所以才想要助他一臂之力!

    不管如何,他中箭后没有死,再加上当初在阳城被灭口的那些杀手,他不信张金辰查无所觉!

    “他们既然露了一手,后面自然还会一一展露!”

    陈青云淡淡道,他想通了为什么?

    因为上一世,那个救他的人,一直都潜伏在张金辰的身边!

    所以,张金辰最后叛变失败,最直接的原因,应该就是那个他自以为最得力的属下,叛变了!

    那个人为什么会提前离开张金辰,只能说明,张金辰是用毒药控制他们办事的!

    当那个人知道,鬼面毒有解以后,自然选择灭口同伴。

    张金辰就算现在察觉到端倪,只怕他的属下当中,已经有不少人叛变了!

    想到这里,陈青云的眸光倏尔一亮,嘴角也下意识勾起!

    他仿佛看到了,张金辰图谋多年的算计,正在被一点一点地瓦解掉!

    这么长的时间,张金辰的内部,只怕已经腐朽得不成样子了!

    那股势力最终没有与皇室作对,那就证明,跟张金辰只是私人恩怨而已!

    陈青云的眉头挑动了几下,觉得真相就在老太傅的心里!

    就在君臣各自思附的时候,秦公公进来回禀道:“皇上,谢明坤已经传唤至偏殿了!”

    皇上看向陈青云,陈青云微微颔首。

    “跟忠义侯商议一番,把人先捞出去!”

    陈青云作揖,当即诚恳道:“微臣谢过皇上!”

    皇上摆了摆手,当即道:“你忠心为朕办差,为了不暴露暗探,你身边连十个护卫都没有!”

    “今日你这一箭,朕迟早会为你讨回来的!”

    “明日朕会借大将军之手,给你二十个身手绝佳的护卫,日后出门在外,小心行事!”

    陈青云不想暴露暗探,何尝不是想隐匿自己实力的意思!

    可皇上这么一说,陈青云到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君上仁德,他自然会竭尽全力效忠!

    “微臣定当不会让皇上失望!”

    陈青云保证道,他的声音铿锵有力,皇上听了,满意地点了点头,打发他去偏殿。

    谢明坤浑身是伤,都是内侍拖过来的!

    他半撑着身体,额头上全是密密麻麻的冷汗,筋骨的疼痛让他的面容微微扭曲着,整个人再不复从前的英俊风姿!

    陈青云过来的时候,只见他匍匐在地,狼狈不已。

    眸色里闪过一丝复杂,陈青云连忙上前扶起他!

    “子子恒?”

    谢明坤瞪大眼眸,不敢置信地看着陈青云!

    他慌乱的视线扫过四周,害怕又是一场局!

    “别怕,是让我想办法来见你的!”

    陈青云宽慰他道,见他浑身是伤,疼得五官扭曲的样子,心里免不了有些愤慨!

    “忠义侯府的人弄的?”

    陈青云问道,他看着谢明坤的两只胳膊都是脱臼的!

    “吴王!”

    谢明坤轻颤道,他这身体,微微一动就会很疼!

    “时间紧迫,你先跟我说说事发经过?”

    陈青云将他扶到躺椅上,然后摸了摸他脱臼的胳膊!

    谢明坤疼得脸色发白,只听“咔嚓”一声,一只胳膊接好了!

    在谢明坤疼到痉挛,还未喘口气时,“咔嚓”一声,另外一只也接好了!

    哀嚎到连声音都发不出来,整整过了半刻,脸色煞白,额头遍布汗水的谢明坤才慢慢缓和过来!

    他的手还在轻颤,可是动的时候,已经不像之前那样使不上力气,而且剧痛无比!

    “想不到,你竟然还会这一手?”

    谢明坤虚弱地笑了笑,唇瓣上被咬出的血痕越发醒目!

    陈青云见了,轻叹一声,眸色一片暗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