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六章救他的人是谁?
    “噗”的一声,陈青云感觉自己的这个肩骨被冷箭射中!

    剧痛来袭,他一个踉跄,便栽倒在地!

    一柄长剑从他的额头上直直地斩了下来,他握着长剑的手,却瞬间使不上力气,整个人像被定在地上一样!

    他的眸光从冷戾到殷红,他一直看着那个想杀他的人!

    那人被他冷戾的眸光横扫,那斩下来势头忽然偏离了半寸!

    陈青云身子往后一滚,当即口吐黑血,他看着自己握剑的手,红斑遍布,麻木又僵硬!

    他中毒了!

    陈青云刚有这个想法,胸口又是一阵血气上涌,他忍不住又吐了一口黑血!

    “公子!”

    “公子!”

    潇泽和萧沐眼睁睁看着,却不能及时赶过来!

    陈揫和陈搴面色骤变,心里冷然一颤,知晓主子只怕是救不回来了!

    他们跟这些杀手打过交道,他们当初的人,中了他们的毒以后,还未等到大夫的到来,便全身迅速长满红褐色的斑点,然后吐血而亡!

    死时,浑身僵硬,面目狰狞!

    陈青云半撑着身体,陈揫和陈搴两人以最快的速度移形换影来到他的身边,可此时,也不过是护着不要让他再次收到伤害!

    然而,那毒还是入体了!

    陈青云感觉视线开始模糊,脑袋闷痛沉重,明明受伤的肩胛骨的位置,可是他却感觉他的头痛得难以忍受!

    就在他再次吐血,奄奄一息地轻靠自己早已麻痹的手臂上时!

    忽然一个犹如雄鹰般的身影,快速地朝着他的方向掠来!

    陈揫和陈搴面色惊变,可他们还未反应过来,只见那高大威猛的身影,犹如一阵黑沙风暴,将地上的主子一把掠起,然后飞快地往他的嘴里塞了一颗药丸。

    “陈青云,记住了,你欠我一条命!”

    来人说完,瞬间掠去。

    可他那远去的身影,像是翱翔的巨鹰一样,双手都各自掐住了杀手的脖子,将两个杀手活生生地把头给拧下来了!

    如此强悍的功夫,如此鬼魅的轻功,又不知是敌是友,陈揫和陈搴眼中满是骇然,可这时,只听萧泽喊了一声:“公子你的脸!”

    陈青云看不到自己的脸,不过他知道,手臂的红斑已经迅速褪去!

    刚刚那个轻掠而来男人,在他迷糊之中喂他吃下的药丸是解药?

    那个黑影,像巨大的雄鹰一样,可那犀利冷寒的双眼,又像地狱的勾魂使者!

    陈青云感觉后背火辣辣地疼,脑袋的闷痛和沉重也逐渐减轻!

    就走在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手中的软剑也都能够握紧时,只见吴王的人得信赶来!

    杀手见有人来了,当即下手更加狠辣!

    陈青云的心性像狼,遇强则强,到也不显弱势!

    吴王和忠义侯带着大批护卫赶来的时候,看着眼前残酷的战局,一时间犹豫着,根本不敢加入进去!

    可就在他们犹豫的瞬间,又一批冷箭朝着陈青云射了过去!

    看着身手好的护卫全都当了箭靶子,栽倒在地,不一会就口吐黑血,僵硬而狰狞地躺在地上,脸上和手上迅速布满红褐色的斑点,不一会,就没了声息!

    吴王和忠义侯下意识靠拢,瞬间召唤出身手不凡的暗卫!

    有了吴王和忠义侯的暗卫加入,陈青云他们便稍微能松一口气了!

    哒哒的马蹄声由远而近,岔路口的厮杀也即将结束!

    尚未身死的杀手听闻动静,那撤退的速度犹如潮水一般,转眼便各自消失在那低矮的小巷当中!

    陈青云的软剑上还滴着血,萧泽和萧沐收了长剑,一手按在自己的伤口上,企图止血!

    而这时,陈揫而已掏出随身所带的金疮药,将药粉洒在了萧泽和萧沐的肩膀和手上!

    那被削去皮肉的地方,血淋淋的,看着十分瘆人!

    陈搴给陈青云拔了断箭,然后洒上药粉。

    陈青云想到自己刚刚就如同脚下的尸体,一个个死像狰狞,当即撇开眸光,心里微微一震!

    这时,吴王和忠义侯走了过来,二人的面色都有些冷肃!

    现在这种庞大的刺杀事件,已经许久都没有在京城出现了!

    “你还得罪了谁?”

    吴王问道,这件事,也震慑到他!

    如果刚刚刺杀陈青云的人对付他,以他的身手,他不一定能够避过!

    更何况,那些人的兵器都是淬了毒的!

    “听说,天牢着火了!”

    “在下也想知道,在京城里,到底谁有这么大的本事,入府杀人,天牢纵火,当街刺杀!”

    吴王闻言,面色惊惧!

    他瞪大的眼眸下意识看先天牢的方向,只见那个方向确实浓烟滚滚!

    他当即招呼自己的手下,一跃上马,快速奔去!

    忠义侯面色一白,眼眸里多了许多惊惧惶恐的光芒!

    萧凤天策马而来的时候,陈青云已经上了忠义侯给他准备的马车了!

    可一地尸体,却也表明了这里发生了一场大的厮杀!

    “快,回府!”

    陈青云吩咐道,似乎有些事情不对劲!

    前世,他隐隐察觉有一股势力在不动声色地蚕食张金辰的势力!

    而那个时候,皇上受不了打击,病入膏肓,再加上张金辰死了,所以他便没有细查!

    还以为跟张金辰相抗衡的势力是皇上私下里组建的势力!

    如今看来,并非如此!

    今日救他的那个人,莫名让他有些熟悉!

    此人到底是谁

    陈青云用力握了握拳,眸色里,多了些惊骇!

    一地的血腥惊吓到了萧凤天,他不敢置信地跃上陈青云的马车,只见陈青云面色惨白,而且还有血腥味!

    “伤哪里了?”

    “我去到半路的时候,见那浓烟越来越便知晓去了也是没用的!”

    “折回来的时候,我身边的亲卫竟然对我出手!”

    “我想你可能出事了,没有想到,我还是来晚一步!”

    陈青云斜靠在马车里,他闭上眼睛,想了一会,倏尔睁开!

    只听他道:“有些逆贼,第一代是小心谨慎,第二代惶恐不安,第三代小心翼翼,第四代只怕就跟常人无二了!”

    “萧家亲卫,包括这些世家当中现在的亲仆,只怕有不少是被人安插的!”

    “一年你防,十年呢?二十年呢?”

    “姚琨之死就是警醒,还有今日叛变的两个亲卫,他们在萧家的时间也许已经超过十年了!”

    如果之前他还不敢肯定张金辰的身份,那么现在,他只需要证据就行了!

    张金辰,就是前朝余孽!

    他还得要去见老太傅一面!

    还有皇上,他们不能打草惊蛇,如果张金辰暗探已经遍布各府,那么京城很有可能一夜之间,血流成河,而死的,都极有可能是身在高位的臣子!

    这件事太重大了!

    陈青云的手握得紧紧的,眸光深幽可怕,脸色一边冷然!

    萧凤天撑大的眼眸中,满是风暴席卷而来的惊涛骇浪!

    萧家的亲卫,都是收养孤儿培养的居多,还有一些是战场的遗孤,以及依附萧家生存的将士!

    如果在萧家严防下,都已经有人混入了亲卫队,那只能说明!

    背后之人,布局已经不下十年了!

    还有今日,这些杀青云的人,就跟当初追杀他的人是一样的凶残!

    “你受了伤,我看地上那些人死相扭曲,像是中毒了!”

    萧凤天询问道,他端详着陈青云的面容,害怕他也中毒了!

    陈青云之前还在想,那个让他熟悉的身影是谁?

    可是现在,看着萧凤天担忧的面孔,他突然寻到记忆当中的一些端倪!

    “当初追杀你的人,全都在阳城被人灭口了!”

    “当初你中的毒,跟我今日中的毒,是相生相克的!”

    “而且,能够知道那个毒有解的,除了明德大师他们,只有当初的那些杀手”

    陈青云的话落,萧凤天的身体顿时僵住,他那幽深的眼底,是一片翻腾的黑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