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五章调虎离山之计
    陈青云和萧凤天出了忠义侯府的时候,正值午时。

    冷厉的寒风对着刚刚出门的二人来说,像是冰箭一样对着面孔直袭而来!

    陈青云的眉头微微蹙起,他想进宫,只有亲眼见到玉衡,知晓事情的始末,他才能探知,对方陷害玉衡的时候,有没有留了后手?

    吴王这么多年,不过是张金辰竖起来遮掩襄王锋芒的靶子而已!

    指望吴王,他还不如指望自己!

    不过顺着吴王的套,站个立场而已!

    萧凤天见陈青云蹙着眉头,上了马车以后,便道:“吴王是想乘机拉拢你!”

    “不过,这件事还真是忠义侯府的人说了算了!”

    “我查过,根本没有高手潜入的迹象,杀姚琨的人,就是侯府的人!”

    “能够潜伏在侯府,获得姚琨父子信任的,没有十年是办不到的!”

    “现在最主要的是,当时谢明坤和丁沛然到底看见了什么没有?”

    萧凤天说着,自己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谢明坤和丁沛然如果看到杀人凶手,就不会被冤入狱了!

    这件事蹊跷就蹊跷在,他们两人在姚琨被杀的时候,竟然都没有出声!

    “忠义侯府是先审了才送进天牢的,就算有什么痕迹,也早就被抹平了!”

    “对方就是拿捏住了吴王想要拉拢我的想法,所以除非我向吴王投诚,否则玉衡绝不可能出来!”

    “可这样把你推到吴王的身边有什么好处呢?”

    “这不像是襄王和张金辰会做的事情?”

    萧凤天觉得这一场局,莫名奇妙!

    陈青云不以为意地笑了笑道:“活人自然是不希望吴王收拢,可如果是死人呢?”

    萧凤天忽然为之一震,可就在他准备告诉陈青云,回去以后不要再出门的时候,只听车外的亲卫急急来报道:“将军,不好了,天牢着火了!”

    “陈府也着火了!”

    “什么?”

    “什么?”

    萧凤天和陈青云对视一眼,不敢置信地连忙掀开了车帘!

    天牢在皇城之下,那里靠近五城兵马司!

    是城防营地的地盘,把守最严密的地方!

    陈青云当即推了萧凤天一把道:“我回家去看看,萧大哥去天牢看一眼!”

    “千万不要让玉衡出事了!”

    萧凤天面色骤然一变,身体却迟迟未动!

    陈青云知道他在担心心慧,当即便低声道:“你快走,我给心慧留了皇上给的暗卫!”

    萧凤天闻言,认真地看着陈青云的眼眸!

    见他深幽的眼眸肯定地回望过来,这才下了马车,骑着亲卫的马飞快地朝着天牢奔去!

    陈青云往后靠着,感觉眉心跳痛!

    这样大的阵仗,根本不像是韬光养晦的张金辰所做!

    张金辰还未到暗中调遣兵马的地步,怎么可能会火烧天牢?

    还有,明珠郡主还在家里,就算想要拿捏他的软肋,也犯不着弄得人尽皆知!

    陈青云靠坐在马车里,想着滚滚浓烟的两个方向,心里烦闷无比!

    “快点!”

    陈青云急切地吩咐道,他还是不放心,得亲自过去看一眼!

    车子临时调转方向,那些一直在暗中潜伏的人当即出手!

    “咻咻”的短箭从各个方向直射而来,萧泽,萧沐瞬间抽出利剑抵挡!

    陈揫和陈搴也立即现身!

    可赶车的萧家亲卫,却在陈青云掀开车帘的时候,突然拔出佩剑狠狠地往后一扫!

    陈青云冷不防差点就被刺伤,千钧一发之际,突然有什么东西击中在那亲卫的利剑之上!

    “嘭的一声,那利剑承受不住力道,当即断成两节!

    陈青云看着那闪着寒光的利剑,剩下的半截好朝着他狠狠地刺了过来,那上面闪着淡蓝色幽光,分明是淬了剧毒!

    陈青云倒吸一口凉气,摸不准暗中护着他的人是不是萧凤天留下的?

    可明显萧凤天的离开正是一场调虎离山之计!

    他一个翻身跃下了马车,陈揫和陈搴当即将他围在中间!

    陈青云看着被萧泽一脚踢出去好远的萧家亲卫,心里狠狠地颤动一番!!

    他到是没有想到,连萧家亲卫都有张金辰的人!

    到处都是都是直射而来的短箭,那马被射中,翻滚在地,那马车到是为他们竖起一道屏障!

    这也让他们看清楚了,那短箭上有毒,沾到必会毙命!

    这等狠辣至极的暗杀,连向来表情麻木的陈揫和陈搴都眸色惊颤!

    陈青云没有带佩剑的习惯,还是萧泽抽了一柄软剑给他!

    短箭强攻过后,对方见他们得了那马车做屏障,三十几个杀手当即便围拢而来!

    黑压压一片,正值最冷的冬天,街上行人稀少,很多老百姓见了,瞬间跑得不见踪影!

    而天牢大火,更是吸引了许多文武百官的眼线!

    在那分道的岔路口,一场血腥的厮杀,就这样肆无忌惮地开始了!

    陈青云握紧手中的软剑,眸色一片森冷!

    他们一共只有五人,可五人身手都是绝佳的,尤其是陈揫和陈搴,陈青云的轻功和剑术早就不可同日而语,至少跟萧泽萧沐并肩,还不需要他们特意照拂!

    如此,可是当战局一触即发的时候!

    竟然还有暗箭“咻咻”地直射而来!

    若不是那身影随着打斗变换,只怕他们五人早就中招了!

    陈揫和陈搴的面色赫然一变,当即便道:“你们两个带着主子先走!”

    陈揫和陈搴一前一后地为他们挡去暗箭和杀手的围攻,希望他们能够冲出重围!

    可是杀手的人数太多了!

    萧泽因为分心,手臂突然被划了一剑!

    他只感觉痛了一下,手臂立即就僵硬了!

    陈搴眼疾手快地帮他随后削去了大块血肉,鲜血飞溅,有几滴落在陈青云的脸颊上!

    还是热的,他看着萧泽往后退了几步,手臂上的血还在流着,可是却顾不上,手中的长剑依旧直指杀手,与之拼命。

    生与死的较量,一场残酷的刺杀,已经存了必须要取他的性命!

    陈青云手中的软剑如龙蛇飞舞,又快又狠!

    他的眼眸看着有一根冷箭对着萧沐的后背射去,当即用软剑去挡!

    可那软剑偏了半寸,那冷箭还是从萧沐的后背擦过,带出了鲜红的血珠!

    他深幽的瞳孔剧缩着,感觉心底蓦然一冷,软剑就在萧沐的肩上削下一块血肉来!

    萧沐吃痛,有些踉跄地往前,差点就被杀手一剑抹了喉咙!

    陈青云一跃而起,挡在萧沐的面前,他们五人再次围拢,这鲜血的气息萦绕在鼻尖,血液里面,狂兽的气息渲染着,陈青云看着还在流血的萧泽和萧沐,眸色冷然一变!

    “你们的命,也是命!”

    “如若再为我分心,今天只怕我们都会死在这里!”

    陈青云说完,萧泽和萧沐当即神情一禀,尽显杀招!

    陈青云确实算不上弱,他一直都在勤修明德大师给他的内功心法,而且陈揫和陈搴一直都在指导他!

    再加上他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勤学苦练,收效甚好!

    眼前这些人,要杀他!

    这个地方不远,吴王如果真的想收用他,要不了多久就会有人来救他!

    而且,除了杀他的人,这里明显还有人不想他死!

    陈青云的剑术越来越快,下手越越来越狠,那些杀手,几乎一剑封喉。

    远远的,有人正观赏着这场战局!

    “没有想到,陈青云竟然学武了?”

    “天资如此之高,着实少见!”

    男人嘀咕完以后,越发看得有趣!

    陈青云奋力厮杀,鲜血飞溅到他的脸颊之上,他浑然不觉,明明就是一个书生,发起狠来,却像是地狱修罗,大开杀戒!

    可杀手在陈青云的残忍的弑杀中吃了几个闷亏以后,便暗暗调整围攻的阵形!

    突然,男子的眼眸倏尔变得冷戾,只见对方的人竟然分开缠住了那四个护着陈青云的人,然后再直射暗箭对准陈青云的方向!

    张金辰果然要对陈青云赶尽杀绝!

    男子眼眸瞬间聚敛寒光,如雄鹰般的身影也轻掠而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