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四章联手
    吴王进来的时候,书房里的三人都站了起来!

    陈青云平静的眸光缓缓地注视过去,现在的吴王还很年轻,意气风发,尊贵不凡!

    吴王的样貌有些阴柔,眼睛细长,肤色白皙,五官精致,薄唇殷红。

    穿着一身乌青色的锦衣,外面的狐裘衬得他的脸色更加白皙,眼眸也异常幽暗深邃!

    陈青云前世跟吴王打过交道,吴王此人,猜忌心重,而且重女色,极度自负和骄傲!

    容不得别人说他半句不好,凡是对他颇有微词的官员,他都会暗中收拾!

    四人寒暄后,再一次坐下!

    吴王出现以后,忠义侯便不怎么开口了,就像是一个陪衬一样!

    萧凤天对这种试探拉拢的话题没有兴趣,他想去姚琨出事的地方看看,忠义侯也知道萧凤天虽为将军,但心思极为敏锐,当即便带着他去了儿子待客的前厅!

    忠义侯和萧凤天走了以后,吴王看着继续稳如泰山的陈青云,心里免不了想起了齐瀚!

    齐瀚与父皇相交甚密,都这么多年了,父皇去一趟定南府,齐瀚便稳稳地掌控了国子监!

    要知道,国子监祭酒的那个位置,不是一般人能够坐得上去的。

    受人敬仰不说,还鞥能培植自己的势力,最主要的是不受派系牵扯!

    “本王知道,这件事太过蹊跷!”

    “可证据呢?”

    “陈公子可知,这案子襄王咬得最紧?”

    “谁都知道,现在襄王跟张金辰是摆在明面上的关系,而陈公子更是因为马振海与张金辰有些罅隙!”

    陈青云听着吴王意有所指的话,眼眸依旧毫无波动!

    “王爷可想为姚世子找寻真凶?”

    吴王的脸色有些许的尴尬,他当然想为姚琨找寻真凶!

    不过如果姚琨的死能为他换取陈青云为他所用的话,那姚琨死得也不冤枉!

    “自然,本王与表兄自幼一起长大,感情亲厚无比!”

    “不知道陈公子有何见解,不放直言!”

    陈青云的眸光淡淡地扫在菱花窗格上,支起的窗户透着寒凉的冷风,大冷的天,可这书房内门帘不挂,窗户不掩,不正是防有人窥探和偷听?

    这样谨慎小心的侯府之内,能够穿梭杀人,自如来去!

    那必然是侯府中的亲信,甚至于,是姚琨的亲信!

    陈青云的眉头微微上挑,转过视线,直视着吴王微眯的眼眸道:“既然王爷想为姚世子找寻真凶,那明坤迟早都会出来的!”

    “张尚书势力庞大,在下不敢与之正面交锋,所以,这件案子还是由几位王爷侦查个水落石出的好!”

    吴王的眼皮动了动,他知道这是陈青云是推脱之词!

    不过他不急,既然陈青云已经上门了,就像鱼钩勾住了大鱼,他慢慢收线便是!

    “昨夜前厅内,姚世子宴请谢明坤,丁沛然二人!”

    “酒过三巡,大约在戌时,突然一声惊叫,下人冲进来,便只见姚世子胸口汩汩冒血,双目瞪大,尚有气息!”

    “而谢明坤手握匕首,那匕首之上,还有滚滚而落的血珠!”

    “这人证,物证具在的凶杀案,只怕不会如你所想那般容易翻案!”

    陈青云不知道吴王的话有几分真假,他心里也并不是很急切!

    在没有见到玉衡之前,谁说的话,他都不会相信!

    “在下人微言轻,就算相信谢明坤是清白的,可搜集证据的事情也轮不到在下!”

    “这一切,都要仰仗王爷明断谢明坤是否冤屈?”

    吴王见陈青云转到正题上,心里自然微微得意!

    姚琨死了,这是有人在挑衅他的威严,对他的一个警告!

    这个人,除了一直跟他相斗得厉害的襄王,他想不到别人!

    襄王也许是得知他有意拉拢陈青云和萧家,所以才会杀了姚琨,让他跟陈青云心生嫌隙,今日严禁他单独提审谢明坤和丁沛然就能看得出了!

    可那两个人,他之前已经审过了,今日他不过是试探襄王而已!

    正因为他怀疑襄王的打算,才没有对陈青云强压威逼!

    “本王自然会查明真相,不过谢明坤和丁沛然在房内却没有出事,就算不是他们亲自动的手,也难保他们不是杀手的同伙。”

    “他们二人要想脱罪,实在是很难!”

    “除非忠义侯出面呈上新的证据,能够证明谢明坤和丁沛然并非是帮凶!”

    陈青云的眸色有了一丝的变化,他听得出,吴王的口中,似乎还有别的证据!

    而这个证据,还在忠义侯的手中!

    至于要不要上呈,当然是看他的诚意了!

    陈青云的嘴角微微上翘,深幽的眸色里,很快地闪过一丝犀利的嘲讽!

    “王爷有所不知的,谢明坤跟在下师出同门,感情犹如王爷跟姚世子一般亲厚!”

    “既然王爷要为姚世子追查真凶,但凡用得到青云的,经管吩咐就是了!”

    吴王意外地挑了挑眉,眼里闪过一丝喜意!

    他到是没有想到,这个陈青云如此识时务!

    可未免陈青云哄他救出谢明坤而翻脸,吴王当即道:“陈公子跟镇国将军府如此亲厚,据说当初还曾领萧家三千亲卫兵前往西北,剿灭沙漠腹地中的沙匪?”

    吴王当初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着实震惊了一下!

    他甚至于还以为,陈青云是萧庭江的私生子!

    萧家是私兵,竟然给了陈青云调动的权利!

    要知道,当时如果陈青云有意加害萧家,那萧凤天也回不来了!

    陈青云知道吴王想知道什么,他当即点了点头道:“确实如此,西北战事平了,胡大哥在西北继续编制新兵,也是因为在沙匪的宝库中,寻到了大量的财宝!”

    “萧大哥亲自写了密折上呈给皇上,这件事,想必王爷也是知道的!”

    “呵呵”

    吴王含蓄地笑了笑,其实心里一片惊骇!

    那些暗暗流传在京中的消息,竟然是真的!

    萧凤天给父皇进献了一批财宝,剩余的都用在了西北军中补充军用物资!

    可父皇对他却从未透露过此事!

    如今西北虽然经历了一场大的战事,可依旧兵强马壮。

    萧庭江当初带着二十万兵马回来,他就应该想到的。

    吴王的眼眸微微闪烁着,心里更加肯定了要拉拢陈青云的想法。

    如果有了萧家的支持,那么十个襄王他都不惧!

    “难怪父皇对你都要高看一眼,还收了你的妻子做义女,有萧家站在你的后面,在这京中,你便有横着走的本事了!”

    陈青云知道,吴王在探他的底!

    他不介意,先站在吴王的身边,借吴王的势头跟襄王相撞!

    “王爷有所不知的,当初在瑶县通向白虎城的驿站中,义父就已经想要将我收为义子,让他跟随他一起上战场!”

    “可青云十年寒窗,实在不想走武将之路,这才委婉拒绝!”

    “义父当时就将这个送给了我!”

    陈青云说完,掏出那个最初由皇上赐下的白玉扳指!

    吴王看着陈青云手中把玩的白玉扳指,眸光顿时陇聚起来,微微吃惊地瞪视着!

    这玉扳指就跟免死金牌一样,没有想到萧庭江竟然将它送给了陈青云?

    吴王的手微微握起了拳头,很快收敛了神色,不过心里免不了有些惊骇!

    陈青云手上的筹码,比他相信的要多!

    这样的人,他若是不趁机收为己用,只怕日后他难以收服!

    吴王的眼眸微闪,当即便道:“看来镇国将军是真的将陈公子视如己出了。”

    “如此这般,陈公子将来的前程更是不可限量!”

    陈青云懒懒地笑了笑,不以为意道:“以后的事情谁能清楚呢?”

    “谢明坤若是不出事,也是颇有前途的举子!”

    “可他却偏偏出事了!”

    吴王正想怎么把陈青云拉回这个话题来,谁知道陈青云似乎比他更急一定!

    这样就最好了!

    吴王牵扯着嘴角笑了笑道:“也许是有人想要一石二鸟也不一定呢?”

    “毕竟本王得罪的人着实不少,陈公子若是有心要救谢明坤,不如与本王联手如何?”

    陈青云闻言,当即认真道:“青云愿听从王爷差遣,只求王爷能为谢明坤洗刷冤屈!”

    吴王看着陈青云低垂的眉眼,他那玉扳指带在了拇指上,淡淡地散发着温润莹亮的光芒!

    他当即勾起了嘴角,满意地亮了亮眼眸大家晚安了,怎么也写了三更!

    呜呜呜

    别拍我,三爷怕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