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三章说还是不说
    “元昊和珍明,最近不要出府了!”

    陈青云叮嘱道,总不能救出来一个,再搭进去两个!

    柳成元和张华的脸微微红了红,他们当即点头应下!

    “我搬过来住几天吧!”

    “你们两个也留下,刚好我带竟儿过来,你们两个还能替换着给他上上课!”

    明珠郡主瞥了一眼柳成元和张华,淡淡地吩咐!

    她身边那些人的身手都还是不错的,而且她在这里,多少有点坐镇的意思!

    陈青云和萧凤天见状,心里都安稳一些!

    “元昊,珍明,让下人回去收拾东西,你们就先住下!”

    “腊月二十三就要封印了,这个案子不会拖太久!”

    青云都出声了,柳成元和张华自然应允!

    青云出去办事,他们帮他守着家也是正理!

    那两人虽然知道明珠郡主是想保护他们,可大男人的脸热,眸光微闪,就是说不出一句丢面子的话!

    青云要出门了,便回正房换衣裳!

    心慧陪着他换,帮他把立领的夹袄穿上!

    寝房内没有别人,只有他们!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有清浅的呼吸声,一起一伏,气息温热,莫名让人觉得心安!

    “别怕,我寿元很长!”

    青云认真道,刀锋箭雨,他从未惧过!

    心慧帮他把衣服的纽扣都扣好以后,又给他系上披风!

    她抱着他的腰身,然后道:“与人周旋,拒绝别人不算本事!”

    “能够应承,却不履行,偏偏别人还拿你无法,那才是境界!”

    “我最喜欢一种人,仗义却不呆板,圆滑却不失仁心,我愿你身黑无从洗,心热如火烧,表面让别人恨得牙齿打颤,内里却让别人敬重有加!”

    “虚名和实权,当然选实权!”

    “软弱可欺和心狠手辣,当然选择心狠手辣!”

    “忠节伟烈和阴险狡诈,当然选择阴险狡诈!”

    “胜者为王,败着为寇,虚名假义,别人说的都不算,你自己清楚就可以了!”

    “上了风云场,不管你这一生是黑是白,于我来说,都不重要!”

    “是非功过,后人评说,你只管放手去做,若能周旋于三王之间,这也算是你的本事!”

    心慧认真地叮嘱道,从前她还挺敬佩那些死谏的文臣烈士,那些被奸臣陷害却甘愿赴死的忠侯良将等等!

    他们为的不过是警醒帝王,让帝王看清他们的忠心,也看清楚奸佞的面孔!

    可古往今来,昏庸的就是昏庸,亡国的最终还是亡国!

    有些人顶了一辈子奸臣大帽,把持朝政数十年,被天下万民骂尽了污言秽语!

    可翻过那篇,当奸臣成为历史的时候,掌权者表面无不痛恨,那是因为他们害怕大臣接连效仿,皇权不稳。

    可实际上,那真的是奸臣吗?

    若那奸臣不撑那几十年,只怕那朝政上下,不知道要腐朽成什么样子?

    可惜有些话,在皇权统治的背景下,是不能说出口的!

    青云的眼中,从清明到晦暗,从晦暗到深黑!

    他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当代大儒不多,可他总算是走上了惊才绝艳的这条道路!

    他不会给别人机会,如何评说他的是非!

    她就站在他的身边,与他并肩而立!

    他怎么舍得,让她受那等无稽之谈的言论中伤?

    青云圈着她的身体,然后温柔道:“他还不敢暴露他真正的实力,这对我而言,就是最大的空子!”

    “别担心,我有把握,更何况,我身边还有萧大哥!”

    心慧闻言,微微点了点头!

    说不担心,那不可能!

    可她总要学着相信他!

    就像那些将士的妻子一样,也要相信自己的丈夫会平安回来!

    陈青云坐着萧凤天的马车出来,暗中在陈府周围窥探的探子,当即各方报信!

    萧凤天和陈青云以慰问者的身份,去了忠义侯府!

    一夜之间,忠义侯府挂满了白绫

    许多马车都停在了忠义侯府的外面,官员来往,一个个肃穆以待!

    灵堂内都是哭声,女人的,孩子的,还有老者暗暗抹泪。

    忠义侯老了一大截,他在书房招待与他深交的同僚!

    忽然有小厮来报:“侯爷,平西将军萧凤天携妹夫陈青云来给世子爷上香了!”

    书房里顿时静了一下,忠义侯的眼眸深了继续,僵着面容道:“去请平西将军和陈公子过来歇息片刻!”

    小厮闻言,当即退下了!

    书房里的那些老狐狸一个个当即请辞,给忠义侯腾会客之地!

    忠义侯也无心挽留,吩咐下人送客!

    萧凤天和陈青云过来的时候,忠义侯已经让人重新沏了一壶热茶!

    他静静地仁立在窗边,眸光有些空洞

    姚琨是他从小培养的接班人,跟吴王的关系也很亲厚,待人接物不说精明能干,可至少挑不出错!

    可是就在昨晚,他这些年来所有的心血,全都付之一炬!

    “侯爷,节哀!”

    萧凤天出声道,他早已见惯生死,声音平静无波!

    “侯爷,节哀!”

    青云出声道,他知道对于掌权者来说,也许上去一个家族继承人比失去儿子更为重要!

    可已经失去了,那说什么都显得毫无意义!

    忠义侯颔首,请他们坐下!

    “这件事太突然了,两位能在这个时候登门,姚某敬佩!”

    “尤其是陈公子,换了旁人,避嫌都来不及!”

    陈青云闻言,眼眸微微一闪!

    他当即道:“侯爷,府上发生这种惨痛之事,青云分外感伤!”

    “事情还未查明之前,青云说什么都显得很不合适!”

    “侯爷若是有什么想问青云的,青云到是可以知无不言!”

    忠义侯闻言,心里微微一凛!

    他认真地看向陈青云,却见对方眸光坦然地看过来,一脸平静!

    吴王传信,如果陈青云登门,务必先留下!

    更何况,现在还有萧凤天陪着!

    谁都知道,镇国大将军萧庭江手上拥有二十万的兵权,虽然大军驻扎在城外,可西山大营和高家的城防营都得避其锋芒!

    更别提,萧凤天的手中,也有调动边关二十万的兵权!

    可以说,萧家拥有了大周一半的兵权!

    吴王很早就想拉拢萧家,可根本不得其法!

    更何况景王跟萧凤天关系亲近,吴王便觉得萧家就像是一根刺,若是这根刺到了景王的手中,那必然会刺向他的喉咙!

    所以,这些年吴王跟萧家井水不犯河水,也有点忌惮的意思!

    “陈公子希望本侯问什么?”忠义侯沉凝道,他的眼眸犀利又冷然,薄唇轻撇,流出些许讥讽!

    陈青云见他有几分憋屈和冷硬,便知道,忠义侯是有怨气的!

    自己的儿子死了,可吴王还要用儿子的死在做文章!

    换谁没有怨气?

    可谁让他们的利益捆绑在一起,一个继承人没有了,可以培养下一个!

    他们不可能为了复仇,把家族庞大的利益置之不顾!

    “谢明坤来京城已有三年之久,据我所知,他从未来过侯府,跟世子也无深交,可昨日为什么会来?”

    “侯爷,谢明坤并未跟朝中任何派系走得亲近,这点,我可以跟您保证!”

    “除非他亲口说,有人威逼她杀害世子,或者他自己说,他与世子起了争执,从而行凶,否则,青云想不出他为何要加害世子的缘由!”

    陈青云中肯地道,一味地替谢明坤开脱,只会让忠义侯反感!

    他要做的,首先便是摆明态度!

    显然,忠义侯对于他这个态度,打从心里并不排斥!

    他挑了挑眉,深邃的眼眸盯着陈青云道:“依你看,谢明坤是不是受到牵连的?”

    陈青云闻言,当即抬眸,嘴角半含讥讽道:“若是受到牵连,这牵连未免太巧合了点!”

    “昨夜之事,侯爷可否明说?”

    忠义侯闻言,心里微微一震,他收缩的瞳孔里,漆黑一片!

    他没有想到,陈青云,竟然如此直白地想要从他的嘴里知道事情的经过!

    可说还是不说呢?

    正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只听守门的小厮道:“参见王爷!”

    忠义侯的眸光从窗户那里瞥了出去,只见披着狐裘,拿着暖炉的吴王正大步走来我还记得自己小的时候,在南京溧水县晶桥镇杭村云鹤小学念书,第一次学骑自行车,然后每天都是自己去上学。

    可那个时候路上的车真的不多,现在出门,骑自行车除非有自行车道,否则我都不敢骑了。

    今早我们这边一个上初三的小姑娘过马路上学时,被车撞死了,三爷忽生感慨,又因三色幼儿园事件,烦闷无比。

    希望,大家都平平安安出门,快快乐乐回家!

    过马路时,一定要警惕前后车辆,务必小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