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二章选择
    这一夜,青云和心慧都没有睡着!

    两个人抱在一起,寒冷的冬夜,依偎取暖!

    腊月十七的早朝,皇上暴怒呵斥后,气氛森冷,百官面面相觑!

    许多言官的嘴都下意识闭起来,不想在这个时候,触发众怒!

    当年成王死得不明不白,皇上直接来了一场大清理!

    如今,忠义侯府的世子爷竟然在府邸中被杀,这种骇人听闻的事件,就像是有一只手,在暗中操控着朝堂!

    有些胆小的官员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开始回想着,可有在朝堂得罪过什么人?

    襄王,吴王,景王,因为姚世子之死,恳请下旨彻查!

    当时与姚世子一起的谢明坤和丁沛然收押大牢!

    姚世子的死到底跟他们二人有没有关系,目前尚不清楚,不够据仵作验尸体,以及大理寺官员勘察现场,发现姚世子死时,双眸圆睁,十分震惊的样子,推测是熟人作案!

    而且现场没有打斗的痕迹,房间内当时只有他们三人,所以谢明坤和丁沛然的嫌疑最大!

    站在大殿中的官员,谁不是人精?

    不管人是不是谢明坤和丁沛然杀的,那两人都脱不了干系!

    更何况,就算是他们杀的,总得有一个理由吧,如果没有理由,那可有背后之人?

    案件扑朔迷离,众人纷纷猜测!

    皇上命大理寺彻查此案,襄王,吴王,景王,监查!

    萧凤天原本想去先见一见谢明坤,弄清楚事情的始末!

    可这个案子太严了,贤王世子的人,襄王,景王,吴王的人都一起将人犯看押!

    察觉有些古怪的萧凤天下朝以后,便直直地来了陈府!

    与此同时,沈府的宅子后面的冷巷里,有一处低矮的小院中,一位老者正在跟一位青年男子说话!

    老者身穿布衣,不惧严寒正站在院中,眺望着沈府的方向!

    满庭院的朝颜花,也不知道怎么种的,在腊月寒潮时,都还鲜活艳丽!

    比那枝头的红梅,都要耀眼几分!

    青年男子地低垂着头,虔诚而恭敬道:“义父,张金辰对陈青云出手了!”

    “这个人就是当初在定南府,我准备暗中培植的人!”

    “可惜他比我想象的要聪明得多,现在又暗中掌握的皇上的暗探,此人只怕收服不了!”

    老者闻言,深邃冷聚的眸光并无多大波动!

    半响后,只听他嗓音沙哑,略显粗粝道:“既然你一开始就觉得收服不了,又何必要想着收服?”

    “张金辰若想杀他,你便救他,有些刀虽然不在自己的手上,不过越是让对手忌惮的刀,你不妨磨锋利些!”

    “张金辰若是对他身边的人下手,这人不仅不能救,还要推波助澜,让他恨极了张金辰,这把锋利的刀,才能插在张金辰的胸口上!”

    青年男子闻言,似有所悟!

    义父住在这冷清的小巷子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望着沈府!

    可那府中的,早已只剩下垂垂老矣的沈旭。

    “你下去吧,若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就不要过来了!”

    老者的声音透着一股苍凉!

    好似活下去,只不过是为了心里无法放下的执念和恨意!

    青年男子的眸光暗了暗,高大威武的身躯瞬间像是矮了一节!

    他点了点头,然后退了下去!

    这条小巷子四周都被买下了,可住的人极少!

    青年男子的脚步如踏雪无痕,连声音都没有!

    静悄悄的小巷里,唯独那院外的围墙上,爬出了几朵,嫩生生的朝颜花。

    陈府,大清早就聚集了萧凤天,柳成元,张华,甚至于连明珠郡主都来了!

    明珠郡主是来传话的,谢明坤和张华被忠义侯府的人言行逼供才送入大狱的,所以受了伤,但不致命。

    现在襄王和吴王僵持,贤王世子和景王中和,事情比他们想象的要恶劣一点!

    不管是不是谢明坤和丁沛然动的手,襄王和吴王都选择宁可错杀,绝不放过的狠辣!

    不过有贤王世子和景王中立,目前那两人是安全的,只不过如果案子查不出新的线索,那两个人也一定出不来!

    书房里,气氛一时沉静!

    “有什么办法让我见一见玉衡没有?”

    青云出声道,只有见到了玉衡,得到的消息才是最有用的!

    萧凤天的眉头蹙起,然后摇了摇头!

    “今天我去了,不行!”

    陈青云闻言,眸色一冷!如果光明正大不行的话,那就只能使点手段了!

    “现在除了皇伯伯,估计没有人可以单独提审谢明坤和张华!”

    “就算是看护,也是我大哥他们四个人的亲信一起!”

    明珠郡主直言道,她担忧的目光落在青云冷肃的面孔上,然后又看了看,坐在一旁,从头到尾都不发一言的心慧,心里闷闷地道:“这件事青云是管不了的!”

    “不要出去涉险,我会从我大哥那里把消息带过来的!”

    这样的感觉太憋屈了!

    明知道人是冤枉的,却不能救?

    柳成元气得脸色发白,一双清亮的眼眸也满是阴霾!

    他重重地握了握拳,心里百般不甘!

    张华也甚是气愤,他当即挽起袖子,十分暴躁地道:“如果他们真的要冤枉玉衡的话,大不了我去告御状!”

    陈青云闻言,凉凉地瞥了一眼张华!

    张华有些底气不足地闪了闪眼,他也知道告御状的后果!

    可他就是气不过!

    “让青云去吧!”

    “我想,不论是襄王和吴王,都在等着青云上门!”

    “事情已经发生了,明摆着忠义侯府的世子死得蹊跷,可谁让他们当时就在忠义侯世子的身边呢?”

    “周宁大哥和景王保持中立,襄王和吴王不论是谁,稍微一边倒,局势就明朗了,毕竟他们只是监查审理!”

    心慧想了一晚上,她知道青云在担心她!

    他不想让她担心,所以为难!

    可若是眼睁睁看着玉衡冤死在狱中,他们谁也办不到!

    对方正是拿捏住了这点,所以才如此肆无忌惮!

    青云看着心慧,一夜未眠,她的脸色有些苍白!

    可有些面容的消沉,并不代表她会选择沉默!

    她的眸光异常坚定,此时正仰着头,灼灼地望着他!

    这种选择,她比他更难过难以接受!

    可她选了,这结果意料之中,可他却觉得心里微微发酸,有些难捱的愁绪锁住他的心房!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他想给予她那种美好的幸福,无忧无虑,像是一句空话一样!

    “去吧,先想办法安抚玉衡的父母!”

    “他们估计已经被控制了!”

    心慧出声道,玉衡是谢家五房的顶梁柱,她可以想象,谢家五房现在一定犹如五雷轰顶,猝不及防地惊惧惶恐!

    “我们来的时候,老师已经去了!”

    “那些人不好拦他,不过玉衡一天没有出来,他们都不会好过!”

    张华颔首道,不知道为何,他总觉得,子恒如果能出面周旋,自己心里就要踏实许多!

    他们四个一路走来,他最佩服的,便是子恒!

    什么事情到了子恒那里,他便可以闭上眼睛,睡上一个踏实的懒觉!

    明珠郡主想说点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

    柳成元有些难堪的低下了头,寻常他们三个吊儿郎当的,出了事情就只能找子恒!

    亏他也还在京城混了三年了!

    柳成元握了握拳,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

    他们几个还是涉世未深,轻易就着了别人的道了!

    “子恒”

    柳成元开口,却发现说不下去了!

    萧凤天见状,面容冷肃,眉头微微皱起!

    他当即表态道:“你如果要出去的话,我陪着你!”

    陈青云闻言,笑了笑,收下他的好意道:“行,那我们一会就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