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一章出事
    姚玉珊过了很多年以后,都还在想,如果那一天她没有临时反悔,这一切会不会都不一样?

    如果不是那一天,后院到前厅的小院子提前落锁了,那她其实也不过是白走一遭的胆小鬼而已!

    可是想到后来发生的一切,她便微微翘起了嘴角,因为当时,她很勇敢。

    疾风之夜,寒气如冰箭嗖嗖地撞击着门缝窗隙。

    院子里的落叶随风起起落落,有些甚至于分支解体,碎成腐朽的尘埃。

    青云和心慧向来无人守夜,空旷的正房外,唯独守着四位犹如鬼魅般悄无声息的暗卫。

    突然,只见一道黑影翻墙而入,直直对着正房而来!

    可惜那黑影刚入正房的院内,便被团团围住!

    闪着寒光的利剑在黑漆漆的夜里尤为醒目,廖升神情一禀,连忙出声道:“是我!”

    “出事了!”

    廖升接着又说了一声,院子里,瞬间又恢复了安宁,而刚刚那围拢而来,杀气逼人的暗影,仿佛不曾存在过一样!

    暗探和暗卫,相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廖升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心里焦急如焚,面色更是惊恐!

    “统领,出事了!”

    廖升靠近正房,声音不大不小地喊了一句!

    早有所觉的陈青云忽然睁开眼眸,他那深不见底的瞳孔里,闪过一丝犀利的寒光!

    心慧也听到声音了,她忽然一把抓住青云的手,然后翻身坐了起来!

    被子里那么暖和,突然起开,她感觉身上一冷,声音也有几分发颤道:“出什么事情了?”

    “还不清楚,你别急,我先出去看一眼!”

    他听得出,是廖升的声音!

    这深更半夜的,如果不是很重要的事情,廖升不会过来!

    陈青云下床点灯,他刚刚披上一件披风,只见心慧已经尾随他起来了!

    “别急,先把衣服穿好!”

    他转头,帮她系上盘扣!

    心慧推了他一把,心急道:“我自己来,你先去看看!”

    “夜里冷得厉害,别让人等太久了!”

    青云闻言,眼眸微闪!

    他当即点了点头,然后拢着披风,往外走!

    廖升等在外面,廊檐下的灯早就熄了,陈青云也只能看到一个身形轮廓而已!

    “怎么回事?”

    廖升低垂着头,身上全是寒冷的气息,可让陈青云察觉更冷的,是他接下来的话!

    “忠义侯府的世子,姚琨死了!”

    “大约在三个时辰前,死在自己府中,现在忠义侯府极力封锁消息!”

    “您的挚友,谢明坤和一位叫丁沛然的举子牵涉其中,现在已经被忠义侯府的人抓起来,这件事也是忠义侯连夜去了吴王府,吴王连夜进宫才捅出来的。”

    “皇上让您别轻举妄动,这件事他会交给贤王世子周宁去查,如果谢明坤没有杀人,一定会将他救出来的!”

    陈青云的眉头深深蹙起,尚未表态时,心慧推开门走了出来!

    微弱的灯光随着她的身影透了出来,有些暗,却不难让人感觉到温热的气息!

    青云转头去握住她的手,对着低垂着头的廖升道:“你先下去吧,天亮再过来!”

    廖升颔首,当即退下!

    青云将心慧带回房间,然后把门关起来,拥着她往内室走去!

    大半夜被惊醒过来,心慧的脸色很不好,昏暗的灯光下,她的眉头一直都是紧皱着!

    “我听到了,是玉衡出事了?”

    心慧的声音很沉闷,她想起前世她家药厂出事的时候,别人一开始从她父母那里入手,不行以后,就从公司高管入手!

    这世间上,要对付一个人的办法有很多!

    她就曾经见到过,一个女人想要跟家暴的丈夫离婚,结果好几次都自己回去了!

    因为她那个丈夫,去骚扰她的家人,她没有办法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亲人受到牵连,所以只能回去继续受苦!

    那种人是变态的,眼眸里的凶光比狼还要让人觉得恶心和惊惧!

    潜伏在她和青云身边的这条恶狼,正如同那早已变态,恶意行凶,只图一时之快的恶人一样!

    “先等消息吧,天亮以后,就能知道事情的大概了!”

    “玉衡不可能杀人!”

    “这件事明眼人就知道很蹊跷!”

    陈青云宽慰心慧,不过他心里有些不安,但愿是他想多了!

    心慧没有这么乐观,她知道青云是想让她放心!

    越是蹊跷,越是明目张胆,越是恶意陷害,就越不会让你轻而易举就把人给救出来!

    “先睡吧,现在出去也没有用!”

    青云将心慧的夹袄脱去,这件事,各方都还在观望当中!

    心慧坐在床上,然后怔怔地看着青云的动作!

    她的眸光深邃而晦暗,神情也有些冷凝和阴翳!

    突然,她一把抓住青云的双手,然后出声道:“前世,这些事情是不是没有发生过?”

    青云的眼眸顿时一暗,然后缓缓地点了点头!

    那个时候他们还很懵懂吧,一心都在春闱上!

    确实没有过早地,接触这些让人作呕的阴谋!

    “青云,我有点害怕!”

    心慧搂着青云的腰,将头贴近他的腰腹!

    她坐着,他站着,紧贴的身体透着惶恐和不安!

    玉衡出事了,她心里清楚,是针对青云而来的!

    出了这陈府,满大街都是陌生人人,她好害怕会有人忽然冲出来行凶!

    她好怕在他的身上看着晕开的血色!

    青云感觉心里酸涨柔软,他抚摸着她的发丝,轻嗅着那萦绕在鼻尖的温润香气!

    从前没有人担心他的时候,他便像是夜路上的孤狼,妖魔鬼怪,都不足以让他畏惧!

    因为他知道,自己其实和它们并无区别!

    可是现在,娇软的人儿就在自己的怀里,她担心他,害怕他会出事!

    这让他不得不打起精神,小心翼翼地应对未来可能发生的一切危险!

    所有的一切,都已经不一样!

    像是一盘死棋,突然被人推倒,然后重来!

    他唯一值得庆幸的,他不仅有了筹码,还有了挚爱!

    “别担心,他们根本不知道,皇上的暗探现在掌握在我的手中!”

    “他们没有直接杀上门来,多少还是有点顾忌的!”

    “更何况,我在找张金辰的死穴,这个死穴可比什么贪污受贿,草菅人命要重得多了!”

    心慧闻言,当即仰着头,一脸慎重地问道:“什么死穴?”

    青云俯身,在她的耳边轻轻地道:“谋逆!”

    “啊?”

    心慧震惊地轻呼出声,张金辰竟然“谋逆”?

    “为什么啊?”

    心慧不解地瞪视着青云,张金辰没有兵权,要想谋逆,谈何容易?

    更何况皇上正值盛年,三位王爷都已各有势力!

    要说张金辰暗中支持谁上位,那她还不至于这么吃惊?

    “因为张金辰极有可能是前朝皇室遗留的血脉!”

    “你还记得我前几天跟萧大哥去见老太傅吗?”

    “他老人家送了我两匡前朝的皇室卷宗!”

    “我怀疑老太傅表面上致仕,实际上一直都在暗中调查张金辰,未免走露风声,连萧大哥和皇上都不知情!”

    青云的语气十分凝重,眸光也晦暗如海!

    心慧只感觉心被高高提起,悬空那种致命危机,一波一波来袭!

    “我明白了!”

    “这一场博弈,不是张金辰跟你,也不是张金辰跟老太傅,更别提几位王爷?”

    “而是皇上和张金辰!”

    “只不过,皇上察觉端倪,所以你现在是皇上手中的探路石!”

    心慧突然觉得身体冰凉,一个暗地里筹谋推翻皇权的人,如果还是前朝皇上血脉,那证明他手中还极有可能握着前朝的旧势力。

    心慧的手把青云的手握得紧紧的,她很害怕!

    青云见她被吓到了,心里轻叹一声!

    他之前不想告诉她,就是害怕她会担心,现在果然如此!

    他将她拥在怀里,下颚抵在她的额头,然后温柔道:“别怕,上一世张金辰杀进皇宫,最后的下场是凌迟。”

    “这一世,我会让他连兵变的机会都没有!”

    心慧闻言,心里慌得厉害!

    她紧箍着青云的腰身,恨不得将他藏起来,远离一切危机!

    可是她知道自己办不到,所以更加惶恐!

    张金辰死得再惨,那是前世,不是现在!

    可是现在,他们提前惹怒了张金辰,所以张金辰也提前报复了!

    这一切,都是不一样了很抱歉,今天到现在才更新!

    估计是接连天天写文,有点累了!

    状态不是很好,所以偷懒了!

    希望明天可以正常更新,对不起金主们了,谢谢秋练打赏的文房四宝,可惜今天三爷精力实在是不太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