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章世家庶女的悲哀
    忠义侯府传承也有百年之久,确实有不少孤本书籍。

    丁沛然和谢明坤见到姚琨给他们整整找来了两匣子的孤本之后,那隐匿在眼眸中的疏离渐渐便被一种油然而生的喜悦所替代了。

    姚琨见他们二人都真心愉悦,心里越发觉得收用谢明坤应该不难!

    当即便命人准备酒菜,留他们二人在府中用膳。

    与此同时,后院那些有心打听谢明坤和丁沛然身份的人,很快就知道,他们两人只不过是举人而已!

    连世家的庶出公子都不是!

    这上门的公子身份不高,后院一片安静祥和,好似刚刚那暗中打探的举动,不曾出现过一样!

    可是偏僻的一栋小院里,一位老嬷嬷正满含眼泪地道:“小姐,您这可怎么办啊?”

    “大小姐又不是生不出孩子,怎么就想要把你送上门去?”

    “那吴王府的后院,王妃,侧妃,姬妾成群,那一个是省油的灯?”

    “二小姐开开心心地挑夫君,不是这个世子就是那个公子,怎么到了小姐这里,连个穷举人都没得选?”

    临窗的小塌上,一位沉静不语,眉眸冷然的女子正怔怔地望着窗外的寒霜出神。

    她面容娇美,神态温柔娴静,肌肤莹白如玉,星眸熠熠生辉,穿着一身绿色的夹袄褙子,像是雪从中刚刚冒出头的一抹翠绿,让人忍不住心生爱怜。

    嫡庶,嫡庶,嫡出是主,庶出是奴。

    哪有奴婢跟主子是一个待遇的?

    大姐嫁给吴王当侧妃,三年了,没有子嗣,她那位姑母有心提携娘家,自然想要一个忠义侯府之女所出的孙子。

    呵呵

    二姐的婚事议了又议,稍有不满意,便推了重选。

    可她算什么?

    罢了罢了,横竖好歹要过了年才送她去,且先过几天的安生日子吧!

    “嬷嬷,别哭了!”

    “四妹,五妹好歹还有姨娘求求父亲,我一个连姨娘都没有的庶女,能活下来就已经很不错了!”

    “夫人让我去,那是抬举我呢!”

    老嬷嬷闻言,更是哭得伤心!

    “呜呜小姐咱们再想想办法吧!”

    “去了吴王府,就算能生下孩子,您也不能养在身边的!”

    姚玉珊闻言,冰凉的眸色微微动了动!

    她自幼失恃,受尽委屈,她的孩子也要像她一样吗?

    吴王的孩子应当是受到重视的吧?

    不过也不一定,当今圣上初登大位的时候,也有嫔妃接连诞下皇嗣的,可活着长大的,除去已经过世的成王,便只有三位王爷,一位公主。

    可不同意又有什么办法呢?

    家中其他庶妹心思太重,好高骛远。

    祖母看不上,父亲更是暗暗蹙眉!

    唯独她,稍显稳重,又素来不喜出风头,所以入了他们的眼,想要送去与大姐作伴,生下吴王的孩子!

    姚玉珊感觉胸口闷得慌,连口气都差点喘不过来!

    认命,认命,认命!

    她一直都这样跟自己说!

    时至今日,亦是如此!

    姚玉珊闭了闭眼,觉得自己就像是荒地中的稻穗,秋收了,饱满的,一簇簇挨着惹人怜爱,讨人欢喜的,都被收走了!

    唯独留下角落里的她,孤零零的,寒风强摧,雨水侵蚀,霜冻肆凌,无尽的黑夜袭来,那些潜伏在四周的恶心毒虫怪物,都想要一口将她含住,然后嚼碎咽下!

    她也怕啊!

    可是怕有什么用呢?

    亲人若是真的可怜她,也不会这般对她?

    哪怕是寒门子弟,她也是愿意的!

    可是那终究不过是,一场萧索的秋梦,醒来时,身体和心都是凉的!

    “小姐,小姐!”

    一个小丫头掀开帘子,一脸兴奋地冲进来!

    “没规矩的丫头,站稳了!”

    老嬷嬷不高兴地吼了一句,拉长着脸!

    小丫头对着姚玉珊吐了吐舌,十分娇俏的样子!

    她当即规规矩矩地站直身体,微微低垂着头,嘴角微翘道:“昨儿大夫人不是说要给小姐做几身新衣裳嘛,刚刚奴婢送了花样子过去,谁知道来的路上就听说世子爷今日请了两位年轻俊朗的公子上门做客!”

    “二小姐,四小姐,五小姐她们都派丫鬟去打听呢,奴婢就寻思着,也跟着过去凑凑热闹!”

    “世子爷身边的人嘴紧得很,二小姐,四小姐,五小姐她们的小丫鬟就打听了是两位举人公子就走了!”

    “可奴婢不是想看看,年轻的举人老爷是什么样子吗?”

    “结果您猜怎么着?”

    看着小丫鬟兴奋的眼眸,姚玉珊顿时也勾了勾嘴角,出声道:“怎么着?”

    “嘿嘿,您一定想不到,那两个守门在拱门外的小厮当即就谈论起来!”

    “原来那其中一位举人公子竟然是新任国子监祭酒,齐大人的入室弟子,谢举人,听说尚未弱冠,不过才十九岁!”

    “这谢举人跟“譞雲居士”是师出同门,据说世子爷有意拉拢“譞雲居士”所以才抬举这个谢举人,连同他一起来的公子,都要留在侯府用晚膳呢?”

    “世子爷招待其他的世家公子,也不过如此了,小姐”

    小丫鬟的话还没有说完,房间里便一片静谧!

    世家小姐都饱读诗书,怎么可能连“譞雲居士”是谁都不知道?

    年纪轻轻的谢举人,跟“譞雲居士”又是师出同门,品德学问自然不差!

    可这般的人春闱过后,一跃龙门,那可就不是寒门举子了,而是新科之贵!

    姚玉珊的眼眸亮了,不过瞬间又暗了下去!

    这样有前途的举子,说不定早就定亲了,而且就算没有定亲,她又能做什么呢?

    图惹别人不快和厌恶罢了!

    “小姐,别人老奴不知,可世子爷如此殷勤,就证明今日这二人对他有用!”

    “吴王府您去不了,有的是那等没有眼见的争着要去!”

    “若是您给世子爷绑住一个能为他所用的人,那么这门亲事,绝对可以成!”

    老嬷嬷认真道,原本哀哀悲戚,觉得前路渺茫。

    可此番这两人在这个时候上门,到像是冥冥之中,天注定的缘分一样!

    “小姐,您争一争吧!”

    “横竖最坏的结果,不过就是认命去吴王府,萍儿还指望您做当家主母呢?”

    小丫鬟萍儿泪眼汪汪地道!

    去了吴王府,她们主仆三人,只怕是凶多吉少!

    大小姐出嫁时,还特意请御医诊治过,说是身体康建,并无隐疾!

    可嫁去吴王府三年,却没有动静,下人们私下里都在传,大小姐只怕是被下药了!

    可大小姐好歹还有淑妃娘娘护着呢?

    她们小姐谁会护着啊?

    萍儿想着小姐大冬天熬夜做针线,大热天连块冰都没有,眼泪更是掉得厉害!

    老嬷嬷抹了抹眼泪,只觉得心里实在是难受得很!

    “小姐,您若是肯争一争,指不定嫁出去以后,就能当家做主了!”

    “齐大人早些年在京城,算得上是最好的夫君了,齐夫人嫁给他头几年连个孩子都没有,齐大人都没有纳妾,他那小儿子还是长女都十一岁了才生的。”

    “您想想,有这样品行的恩师,他的入室弟子不说学问如何,品行也该是温厚高洁之辈。”

    “不管是吴王府还是嫁到别家去,老奴都会陪着小姐的,可老奴不想小姐将来后悔了,那吴王府的后宅跟比这侯府还深,老奴怕小姐连外出敬柱香的机会都没有了!”

    姚玉珊的眼眸有些空洞,身体更是僵硬麻木!

    许多人羡慕世家女,从小要什么有什么?

    她也羡慕过,可羡慕的是真正的世家千金,而不是她们这种连请安都要跪上半天的小庶女。

    罢了罢了,也不一定去了就能做什么?

    不是还有另外一个公子吗?

    寒门举子,她顶着一个世家庶女下嫁,也不算辱没吧?

    姚玉珊看着自幼照顾她的贴身丫鬟和老嬷嬷,心里微微叹了叹!

    就算不为她自己,就为这二人对她的一片赤诚之心,她也应该去试一试的晚安了,宝贝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