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八章暗中布局
    贺家下聘,婚期订在了腊月二十二。

    张府好一通热闹以后,便开始忙碌备嫁事宜。

    距离跟黄桓约定的一月之期就要到了,张金辰面上不显,心里却知道,是时候把陈青云引出陈府了。

    郭方毅例行来见张金辰的时候,茶过半盏,张金辰便道:“你那女婿在翰林院待了两年了,也是时候挪动挪动了!”

    “都察院缺一位巡城御史,虽说同样是六品,可手上的实权却是不一样了!”

    郭方毅闻言,面露喜色,心里却咯噔一声!

    凡有诱,必有陷!

    他跟在张金辰身边这么多年,从来就没有见过,张金辰不算计一个人却施舍好处的!

    “若能得大人提拔,那也是小婿的福分!”

    “大人若有吩咐,小婿也是定当竭尽全力办妥的!”

    张金辰对于郭方毅的识时务还是颇为满意的,这些年陪着他的老臣是越来越少了!

    郭方毅虽然做事不够狠辣,不过温吞也有温吞的好处,拿捏起来,十分容易!

    “谢家五房那个谢明坤,拜在齐瀚门下,是你女婿的堂弟!”

    “此人若是不除,只怕将来必成你女婿的拦路石。”

    郭方毅只觉心里一惊,眼眸微动,忽然就想起前些日子,陈青云在街道上被暗算的事情!

    如此说来,张金辰是想借谢明坤这条命,把陈青云逼出来了!

    “大人,小婿跟这个谢明坤久无深交,只怕难以下手!”

    郭方毅沉凝道,他到不是推脱!

    一个谢明坤死了,多少他还摆得平!

    可如何入手,这还得细细思量!

    “那个忠义侯府的世子,姚琨不是还在替吴王拉拢春闱应届的举子吗?”

    “谢明坤在京城也算得上是有名的举子了,让谢明宇为他这个堂弟奔波一二,为姚琨引荐如何?”

    “到时候”

    张金辰的眼眸阴戾了一下,转而又变得平淡无波!

    他看着郭方毅一直沉凝的面孔,嘴角浮上几丝狡猾的讥讽道:“你放心,这件事,还牵扯不到你女婿的身上!”

    郭方毅闻言,心里虽然惊颤,但却也只得点了点头。

    当初成王的死都查不出端倪,更何况一个侯府世子。

    只不过这件事也太大了些,他还得去跟女婿商议一番。

    郭方毅从张府出来的时候,迎面而来的冷风让他忍不住浑身一抖,脚步踉跄,差点栽倒在地!

    等他上了轿子,那呜咽的风声在便一直在轿顶盘旋!

    郭方毅为不引人瞩目,并未立即去见谢明宇!

    而是回府后,吩咐小厮送了一些庄子上送来的年货!

    谢明宇那等精明之人,当即便带着郭氏,也备下了一车年货往郭府去了。

    郭氏去了后院,谢明宇自然去拜见岳父!

    翁婿俩在书房叙话,郭方毅将张金辰的意思带到以后,轻叹道:“张金辰虽然说此事不会牵扯到你,可为父总是觉得不会这么简单?”

    谢明宇看着岳父沉思担忧的面容,眼眸里的光芒越发晦暗!

    他轻皱着眉头,脑袋里把事情过了一遍以后,当即便道:“也并非要小婿亲自出面!”

    “这件事,小婿完全可以假手于人!”

    “我与谢明坤再不合,那也还是亲堂兄弟,我请人多多,提携我这位亲堂兄弟,外人是不会有什么微词的?”

    “岳父放心,这件事,小婿有十足的把握!”

    张金辰的目的,不过是陈青云而已!

    不管张金辰最终的目的能不能达到,顺便弄死谢明坤对他来说,也算得上初步的报复!

    他乐意应承这件事!

    他在京城是时间比谢明坤长,而且势力也比谢明坤广,要想办成一件不引人瞩目,为自己亲堂弟牵线搭桥,结识权贵的事情来说,还是很容易的!

    就算事后,有人追究,他也是站在家族大义这边,谁还能深究不成?

    郭方毅知道这件事,张金辰交代了,必然没有转圜的余地!

    见女婿又信心十足地应承,心里这才稍稍放心些!

    腊月初十,十一,十二,接连三天,谢明宇接连去了谢家五房。

    可惜接待他的,都是他的五叔,谢明坤更是从头到尾不曾露面过。

    谢明宇面色微冷,言语间不免有些微词!

    甚至于,还将这些微词带进了翰林院!

    谢明宇进入翰林院两年,同僚之中敬他的有,背地里嘲讽他,盼着他早日跟着张金辰一派倒台的也有。

    可谢明宇向来谨小慎微,办的差事没有差池不说,还挺出彩的。

    久而久之,众多在翰林院的官员到是与他表面融洽,至少不曾暗中使些什么手脚。

    话说最近这几日,眼瞅着即将封印过年了,翰林院上下都有几分闲散之意。

    谢明宇偶尔闲谈之间,话语也比往常多了不少,可全是不给他脸面,有门路又心高气傲的堂弟!

    他这堂弟乃是国子监祭酒,齐瀚的入室弟子,谢明坤!

    跟今年阳城秋闱陈解元关系十分融洽,而陈青云又跟镇国将军府有了亲眷关系,得皇上,贤王世子,以及萧凤天等人另眼相待。

    这不,他这堂弟察觉跟陈青云走近,比他这堂哥走近的关系要强以后,连他登门都避而不见了!

    当初马振海的事情,众人心里略知一二!

    谢明宇虽然远在京城,不过当初有没有授意自己祖母伙同马振海陷害陈青云的岳家,那可真是耐人寻味了。

    陈青云跟谢明宇表面上不熟悉,可实际上,只怕积怨已深。

    谢明坤搭上堂哥,自然要跟陈青云疏远,可陈青云如今的声名如日中天,多少学子全都以他为首,堪称应届春闱举子里面的翘楚。

    傻子才想要选谢明宇,放着跟镇国将军府,贤王府,甚至于皇上这层关系不依附,反而去靠拢老谋深算,经常被弄死却还活不明白的张金辰一派?

    这说的人有心,听的人有意!

    很快吴王便得知了谢明坤的存在,谢明坤他没有多大兴趣,不过能够顺便把陈青云拉过来,自然要先把这谢明坤好好招呼一番。

    这件事,吴王当即交代给自己的表兄,忠义侯世子姚琨去办。

    姚琨早前奉吴王之命,招揽寒门子弟,世家出类拔萃的庶子等等,在京城国子监也有不大不小的势力。

    其中有一个刚刚收用的举子丁沛然,刚好跟这个谢明坤有些交情。

    姚琨二话不说,当即让丁沛然把谢明坤约出来,准备来一个偶遇后,慢慢诱交。

    腊月十六的时候,谢明坤一大早起来就去了无涯书斋,恰好见到在书斋里面抄录《辞赋》的丁沛然。

    丁沛然是都匀人,天资不高,不过贵在勤学苦读。

    谢明坤曾在冬日里见他身着薄衣,挺直背脊在屋外,又见他一日只啃一个馒头,只配咸菜。

    一年四季的衣衫,只有两身替换,还都显得不合身!

    丁沛然家境不好,他的父亲在他年幼时经商,一去未归,不知生死。

    他家中还有一位老母,一位呆傻的幼弟。

    可丁沛然够刻苦,够坚毅,因此谢明坤由衷有几分敬佩之意,不顾别人奚落之声,与丁沛然有了些许深交。

    无涯书斋开业后,谢明坤便让丁沛然在书斋里面临摹字画,抄写书籍,一方面巩固他的学识,一方面也是为了丁沛然能多有些银钱的收入。

    “玉衡,你来了?”丁沛然打了声招呼!

    谢明坤颔首,走到他的身边调侃道:“你日日都这般刻苦,到显得我们闲散玩乐了!”

    丁沛然闻言,当即好笑道:“你现在可是我的东家,在你的面前,还还敢偷懒不成?”

    “哈哈,说的到也是!”谢明坤大笑,发现丁沛然这半年的气色好了不少!

    身上穿的直裰和褙子,虽然还是棉布的,可至少比以前厚实得多了。

    丁沛然放下手中的毛笔,眼眸微动,当即便道:“托东家的福,如今小人已经身有余钱,想请东家一入酒肆如何?”

    谢明坤见他神色不像作假,当即回笑道:“你家中用钱的地方多,何须跟我如此客气?”

    “再说了,你刻苦完以后,拉着我鬼混,是想让我春闱名落孙山吗?”

    丁沛然闻言,当即伸手捶了谢明坤一拳,正色道:“我有事情与你说,你去了就知道了!”

    谢明坤看着丁沛然突然严肃的眸光,心里微微诧异,暗中猜测着,是不是近日又有什么风声了?

    他当即点了点头,随着丁沛然一起出了无涯书斋三爷,只喜欢谈情说爱!

    这等弱得掉渣的权谋,你们就只当笑话看吧!

    话虽如此,月票还是要的,推荐票也是要要的!

    哈哈哈三爷秉承厚颜无耻的品格,继续吆喝!

    月票喽,月票喽,月票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