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七章打算
    体位垫高这等助孕姿势,不是求孕的两人,硬是得了另外一种体验!

    这种体验让青云有些失控了,结果便是,心慧的嗓子哑了!

    第二天,她气得把青云腰间的软肉拧了一圈,直到某人配合着嗷嗷直叫,她这才气消了些!

    早膳的时候,萧凤天和柳成元等人听闻她嗓子沙哑,还以为她风寒了,特意关怀了几句!

    连青云都有几分责怪上了!

    可谢明坤看着青云含笑应付的样子,玩味的眼眸转了转,暗暗觉得好笑!

    风寒的人,脸色煞白,神情萎靡!

    可弟妹的脸蛋,分明白里透红,眼角更是含羞带媚!

    只怕是青云新婚燕尔,故而折腾得狠了!

    谢明坤虽然猜到,却是没有明说的!

    几人用过早膳以后,便各自回府了!

    青云在房间书房研读卷宗,心慧在房间搜刮记忆,接着写《孕事秘方大全》。

    因为遇袭事件,青云和心慧都没有出门的想法,可这腊月初八的时候,贺家到张家下聘,外面到是热闹不少!

    谢明宇自从在陈青云的手里吃了闷亏以后,便暗暗怀恨在心!

    他想要伺机报复,更想要抓住张金辰的把柄,加以利用!

    他听闻风声,当年寇家出事,有一本贿赂张金辰的账本在寇家大小姐寇月华的手中!

    这寇月华当时被人买走,如今不知道怎么来了京城,被张金辰知晓了,所以命人暗中寻找!

    谢明宇是张金辰的人,而且还是暗中在底层,专门做见不得光,也攀扯不到张金辰身上的事情!

    寻找寇月华的过程不是很顺利,不过结果很满意就是了!

    那寇月华根本不知道,自己这位表叔根本没有救她的打算,还是想要找到她以后,乘机弄死她!

    谢明宇让人找了一具跟寇月华身体相似的女尸,然后重新跟寇月华弄了一个身份,叫叶蔻。

    谢明宇先让人暗中把叶蔻审了一通,确实没有账本的线索以后,他又假装路过,然后救下了叶蔻。

    这叶蔻经历家变,亲人全都死绝,心里早已满是恨意!

    她得知谢明宇的身份时,便想要像一条毒蛇一样,就潜伏在谢明宇的身边!

    谢明宇既然是张金辰的人,那她迟早也有见到张金辰的机会!

    张金辰的狠辣她早已领教,自然没有打算攀亲,然后得到张金辰的怜悯!

    她只不过是想要抓到张金辰的把柄,然后再一步步地报仇而已!

    可叶蔻接近谢明宇以后,谢明宇也心存利用她的意思,两人眉来眼去,没过多久,叶蔻便以救命之恩,以身相许的借口爬上了谢明宇的床。

    谢明宇之妻郭氏成亲一直未曾有孕,所以气闷却也没有阻止,回侍郎府发了几通闷气以后,见自家相公而已没有多沉迷那个叶蔻,到也慢慢接受了!

    叶蔻成了谢明宇的侍妾,谢明宇遇到烦心的事情时,也会与她诉说一二。

    腊月初八,贺家下聘,聘礼单子用箱子抬进了张家,更别提那些给张家撑足面子的奇珍异宝!

    谢明宇下晚回来时,喝得昏昏欲睡!

    他进了叶蔻的院子,满身酒气地道:“今日张金辰算是出够风头了,贺家送来了那么多的珍宝,别人就算心里瞧不上张莹莹婚前**,却也不敢明目张胆地议论了!”

    “人家夫家都不在意,还如此看重,这还不是因为张金辰有权!”

    “可有权又如何?想想当初的寇家,不就是仗着张金辰有权吗?”

    “呵呵谁知道张金辰也有栽跟斗的时候,那个陈青云当初还是一个小秀才呢,照样把寇家弄到满门抄斩的地步?”

    叶蔻看着那个躺在罗汉床上喋喋不休的男人,突然感觉浑身冰凉!

    在京城这段时间,说得最多的,便是这个陈青云!

    满腹才华,惊才绝艳的“譞雲居士”,娶的妻子是镇国将军的义女,也曾是自己的嫂嫂!

    府中偶尔也会有下人议论,谢老夫人,因为帮助马振海陷害陈青云的岳父岳母和妻子,最后落得名声发臭,败落谢家的下场。

    跟镇国将军府有关,又年少出彩,惊才绝艳,一副画价值千金的!

    她记忆中,那冷眸倨傲的女子,以及她挽着的,眸光阴冷的少年!

    是他们吗?

    是他们将寇家一手摧毁的?

    张金辰在陈青云的手中吃了大亏,没有保下寇家,所以寇家就这样彻底被铲除了?

    叶蔻简直不敢相信,她双眸赤红,神色冷戾如冰!

    她看着罗汉床上的谢明宇,恨不得摇醒他,弄清楚所有事情的真相!

    可是她知道,她不能!

    她要忍,想要知道真相的办法有很多!

    陈青云既然来了京城,要打听他的府邸不难!

    三年前她见过的人,她也绝不会忘记!

    叶蔻僵硬地转身,准备好好想一想事情的前因后果。

    她冷硬地吩咐丫鬟熬醒酒汤的时候,丝毫没有看见,她以为醉酒的那个人,眼里,清明又阴沉,嘴角更是勾起一抹玩味又讥讽的笑容。

    同一时间,栖云宫内。

    临安公主回宫后,大病一场!

    寂寥的宫内,再没有人陪着她说那些关于凤天的事情了!

    她一个人透过窗户,看着殿外下的昏暗的灯光,忽然想起,今日是贺家去张家下聘的日子。

    做的时候,只想着做成就好了!

    可做成以后,又会想,如果没有做会是怎么样的?

    四哥察觉端倪,将她身边的佩兰处置了!

    母亲降为贵人,整日幽闭在宫中,连她也不见!

    临安公主突然感觉到,自己就如同这冬天里,被霜雪冻过的枯枝一样!

    冷冷的,没有生机,轻轻一折就断了!

    贴身侍候的雪雯端着汤盅进了内殿,手指冻得通红,嘴角却下意识翘起道:“公主,这是长御厨新炖好的乳鸽汤,你快来尝一尝吧!”

    临安公主闻言,恍惚的视线慢慢有了焦距!

    长御厨就是那个乐安县主的徒弟了!

    手艺确实很好,因为病中她没有什么胃口,这才让长御厨连她的膳食一并做了!

    这个长御厨到是尽职,夜晚都睡在御膳房,就怕她和父皇半夜时传膳!

    “盛一碗吧!”

    临安公主懒懒道,她收回眸光,坐到软塌上去!

    雪雯给她盛了一碗,然后侯在一旁!

    今日是贺家去张家下聘的日子,整个栖云宫内,没有一个人敢多说一句话!

    临安公主用了一碗乳鸽汤以后,放下汤碗道:“贺贵人送什么去给张小姐添妆了?”

    雪雯闻言,面色僵了僵!

    贺贵人送的东西不多,可有一匣子,听说全是银票!

    临安公主看到雪雯的脸色,心里便清楚地知道,贺贵人送了不少贵重之物!

    母亲的分位降了,她连一声母妃都不能喊出来了!

    贺贵人?

    可贺贵人却不想理会她呢?

    变向地在跟张家示好!

    因为她的好四哥,需要张家的支持!

    临安公主的嘴角勾起但淡漠的嘲讽!

    父皇在乎的,是国事!

    贺贵人在乎的,是四哥能否登山皇位!

    四哥在乎的,是自己能否坐拥天下!

    可谁在乎她呢?

    父皇怜惜她,也不过是因为她这娇弱的身体!

    贺家和张家的亲事板上钉钉了!

    不知道,父皇什么时候会下旨,让她嫁给凤天?

    临安公主轻叹着,心里很是烦闷!

    自从知道凤天喜欢的人,是乐安县主以后!

    她就没有那么深的把握,凤天在跟张莹莹解除婚事以后,会来娶她!

    她心里担心,害怕,惶恐,可是她谁也不能说!

    咽在肚子里,一夜一夜地想,然后怎么也睡不着!

    身体反反复复的,像是生了一场大病一样!

    可是只有她知道,她不能心安,整日提心吊胆而已!

    临安公主的视线起起落落,最终落在了汤碗之上!

    长御厨乐安县主的徒弟?

    也许,她可以先试着接近乐安县主!

    凤天既然那么在乎乐安县主,那么她跟乐安县主交好以后,凤天是不是也能将视线停留在她的身上了?

    临安公主想着,眼眸微微有了些许异样的光芒一章一章地来,天冷了,你们也别忘记要多多锻炼!

    不然长个十几斤肉,那可真是棉衣都不用穿了!

    哈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