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四章高竟的小心思
    张金辰登视着高鸿,十分不满道:“斩草不除根,后患无穷!”

    “现在你知道怕了,永宁侯府子嗣单薄,当年若是狠心下手,又何至于今日这般狼狈?”

    “陆氏已经有一个嫡子了,她死了,她的嫁妆自然是要留给她儿子的。”

    “到时候你出面掌管,谁敢质疑!”

    “陆家那些人还指望跟你帮他们升官,陆家的女儿死了,钱财自然还会奉上,说不定还会以你儿子的名义,让你续娶陆家女!”

    高鸿听闻张金辰这般冷血至极的话,内心一凛,多余的话却是说不出来了!

    陆氏的嫁妆被挪用得差不多了,陆氏如今在英国公府站稳脚跟了,也想打理中馈,而且想要接管自己的嫁妆!

    在事情暴露之前了,陆氏就要死,谁知道这个时候,陆氏又再次有孕了!

    嫡子才刚刚学会走路,步伐不稳地成天叫娘。

    陆氏满心满意都在嫡子身上,更何况肚子里还有一个!

    陆氏每晚小意温柔地侍奉他,待他的其他侍妾都温厚宽和,在加上像极了他的嫡子,陆氏肚子里的孩子,他根本下不去手!

    今日在马车里到时候,他听到陈青云护卫大喊之声,下意识紧紧地抓着陆氏的手腕!

    陆氏吃痛,惊惧交加地扑倒在他的怀中!

    他当时就在想,也不一定要弄死陆氏,看在两个孩子的份上,他让陆氏假死,然后再偷偷养在庄子上!

    等到大局已定,再把陆氏接回来,以陆氏温柔的心性,必然能够理解他的所作所为!

    可是陈青云竟然斩断了马蹄,让他根本无法栽赃,也无法给陆氏突然小产暴毙的事由!

    “我回去以后,会尽快安排陆氏小产而亡!”

    张金辰闻言,当即点了点头道:“死在英国公府,未免也太惹人怀疑了!”

    “你那媳妇不是喜欢上香敬佛吗?”

    “去护国寺敬香,突遇强盗匪徒,一尸两命,你还能趁机对京兆尹发难,替换上我们的人!”

    高鸿只觉得心里一寒,张金辰连他妻儿的性命,都要算计进去!

    可他却不敢有丝毫的异样,当即点了点头道:“我会安排好的!”

    张金辰对他没有算计到陈青云的事情很不高兴,挥了挥手,不愿多说!

    高鸿握了握拳,面色冷凝地往回走,这一次,他感觉迎面而来的冷风,一下子像是带刺的藤蔓,将他箍得紧紧的。

    他觉得很疼,却挣扎不开,整个人像是泥潭中水蛭,厌恶着周围的一切,却不得不依附着那肮脏不堪的泥潭得以生存!

    柳成元来到京城以后,为了跟明珠郡主避嫌,每日都是明珠郡主送高竟去柳府,然后下午时再过来接。

    教完高竟的课业以后,柳成元便送高竟出门!

    明珠郡主的车架早已等候在柳府的门口,柳成元站在台阶上没有动!

    高竟行了礼以后,便高高兴兴地冲向明珠郡主的身边!

    明珠郡主接到儿子,眼眸顿时温柔如水!

    可她摸了摸儿子的额头,看到柳成元转身要进柳府以后,她便出声唤道:“等等!”

    柳成元的脚步顿时,有些奇怪地回头道:“郡主有事?”

    明珠郡主点了点头,随即对着柳成元招了招手!

    柳成元的眼眸微闪,虽然知道明珠郡主找他有事,但他还是觉得别扭!

    上一次在水中湿身,差点被她瞧个彻底!

    还有在定南府的时候,他光着大半个身子从她府内的客房里面冲出来,也是被她瞧了个正着!

    明珠郡主儿子都有了,自然见怪不怪!

    可他自己心里却觉得很憋屈!

    她那魔性的笑声,他有时候睡着都会一下子惊醒,好像她看了他的**一样!

    柳成元磨磨蹭蹭地,耳根有些微红发烫,他飘忽的眸光落在地上的垫脚凳上,声音敷衍道:“郡主有什么吩咐?”

    明珠郡主瞧他那恨不得离她十丈远的样子,眼眸微暗,心里也憋了一股火气!

    她斜倪地瞪视着他那张俊逸非凡的侧脸,冷声道:“今日在榆钱胡同外的大街上,有人当街对着青云放暗箭,企图暗杀他!”

    “你们最近,没事不要约青云外出了!”

    明珠郡主叮嘱道,因为身份的关系,有些消息,总是比还是举人的柳成元要提前知晓!

    柳成元没有想到,明珠郡主竟然是跟他说这个?

    他当即瞪大眼眸,不敢置信地张了张嘴,失态地来到明珠郡主的面前,几乎与明珠郡主毫无罅隙地贴在一起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青云伤到了没有?”

    “你怎么现在才告诉我!”

    明珠郡主见他场合也不顾了,身份也不顾了,当即嘴角微微抽搐着,身体往后移了移道:“就是中午的时候,人没有受伤,不过那些人射了毒镖在马的身上,死了三匹马!”

    “艹,谁他娘的这么大胆?”

    “我要去看看子恒!”

    柳成元爆粗,他可是昨天才约了子恒为无涯书斋忙了一整天呢?

    而且昨天书斋的人那么多,他们根本一点防备都没有!

    如果当时有人趁机作乱,那他岂不是一辈子都对不起子恒?

    想到这里,柳成元面色骤变,连忙掉头往府里跑,一边跑一边吩咐人道:“备车,备车,我要出门!”

    明珠郡主看他那咋咋呼呼的样子,眼皮抽了抽,转身上了马车!

    她回京以后,基本上都没有出门!

    高鸿也许有了新的妻儿,到是真的跟她一点交集都没有了!

    儿子的事情,虽说对外宣称是义子,但她也是怕高鸿破罐子破摔,跟她死犟到底!

    明珠上了马车以后,还是习惯把儿子圈在怀里,温柔地抱了抱!

    高竟虽然年幼,但却极其敏感!

    他知道他娘在担心什么?

    “我还记得,在曾外祖父家中的时候,我吃什么吐什么?”

    “那个时候,虚弱得躺在床上,想死却死不掉,很痛苦!”

    “娘你别怕,连我自己都不相信我活过来,他也不可能相信的!”

    明珠郡主闻言,泪眼婆娑地望着儿子,她的软肋,就是自己的儿子!

    高鸿她不惧,可到底觉得亏欠了儿子!

    “可他是你爹,你会不会怪娘,让你这一辈子都不认他?”

    高竟闻言,摇了摇头!

    他依偎在娘亲的怀里,像是从前身体很软很软,连站都没有力气的时候!

    “我只有娘,从我懂事起,一夜一夜陪着我熬的人,就只有娘!”

    “我还记得,有一次半夜,我把床铺吐脏了,你就抱着我在床下一直走,后来我把你也吐脏了,你就找了一块干净的毯子抱着我,等到下人们换好的时候,你都舍不得放开我,一点也不嫌我脏!”

    “我睡觉经常惊醒,你更是一夜不眠地守着我,有一个晚上,你抱着我走来走去的,可是你太困了,自己走去撞到柜子也不知道。”

    “我看到你那眼睛睁了一会,立即又昏昏沉沉地闭上,过了一会又撞到了梳妆台,可是你的手都没有放开我!”

    “那个时候我就暗暗发誓,只要我死不了,将来一定会好好孝敬你的!”

    明珠郡主听着儿子小大人般的叙述,眼眸当即红得厉害!

    心里烫呼呼的,感觉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她紧紧地搂住儿子,眸光无比爱怜道:“娘这一辈子有你,就什么都不求了!”

    高竟的眼睛也红了,小嘴巴自然而然地往上翘!

    他听到舅母和外祖母商量,要给娘找一位可靠又老实的夫君!

    高竟心里有点小委屈,他不想娘嫁人!

    他以后会好好孝敬娘的,他想以后都跟娘这么亲!

    可是外祖母说,他已经慢慢长大了!

    以后还会娶妻生子,到时候娘一个人会很孤单的!

    那么远的事情,做梦都梦不到!

    可是他感觉心里有些难过,就像是从前一样,闷闷的,却说不出口的那种难过!

    这几日,老师都发觉他学习心不在焉,带着他动手做了许多小玩具,也没有苛责过他!

    高竟觉得有点对比起老师,对不起娘,可此番听到娘说有他就够了,他却是知道,不够的!

    干娘和干爹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那么开心,他看到娘眸光很羡慕!

    还有舅母和舅舅在一起的时候,娘也会有些低落!

    高竟乌黑明亮的小眼珠转了转,心里暗暗下了决定,要给娘找一位像干爹那样的好夫君!

    当然,前提是,这位后爹得疼他艾玛。

    三爷好窝火,我有两张月票,然而我不能投给我自己!

    呜呜呜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