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三章文武双全
    “你就不怕我夫人真的出事?”高鸿冷声质问道!

    这条街道是陈府外出后必经街道!

    他刚好在这附近有个别苑,陈府套了马车,他便得信过来!

    没有想到,陈青云似乎有所察觉,根部不惧!

    “我看尊夫人应该是一位以夫为天的女子,可惜这样的女子,却不知道枕边人在算计些什么?”

    “听说当年永宁侯的所有家产,悉数都进了高家的手中!”

    “不知道高家都用了陈家那几十万两的家产填了什么无底洞了?”

    陈青云擦拭完了自己脸上的血迹,接着用帕子擦拭着剑上的血迹!

    那剑面反光,上面鲜血淋漓,再配上陈青云那似笑非笑,阴霾重重的眸光,高鸿的心下意识一震,眸露惊慌。

    陈青云竟然知道!

    当初他父亲都一头雾水的事情,他竟然知道?

    高鸿忽然想起笼罩在高家头上的诅咒,面色忽然变得煞白!

    他盯着陈青云的眸光从深幽到惊恐,脚步不自觉地往后退了退!

    “这些都是谁跟你说的?”

    高鸿问道,心里一片骇然!

    陈青云把长剑擦拭干净,没有血迹,那剑迎着光闪耀着,像是随时都会取人性命一样!

    高鸿又往后退了退,手指下意识握紧!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永宁侯府的家传玉佩据说一直不见踪影呢?不知道英国公可曾找到了?”

    “尊夫人若是没事,在下可就先行离开了!”

    “秋后算账,可不是只有英国公府会做!”

    陈青云手中的长剑一扫,便从高鸿的胸前划过,然后往后一收,落在余江的手上!

    可高鸿却以为陈青云要对他下手,连忙往后退了几步,身边的暗卫更是一拥而出!

    陈青云看着一片面色不虞,神色冷寒如冰的暗卫,讥讽道:“难为英国公带了这么多的人出门,却连一架失控的马车都拦不住!”

    高鸿的面容徒然一冷,知道陈青云刚刚是故意的!

    故意让他失态,然后在他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又故意做出要杀他的样子,将他的暗卫都召了出来!

    高鸿用力地握紧拳头,面色一片阴戾冷厉!

    只见他阴冷道:“本国公的夫人没有大碍,陈解元走好!”

    陈青云闻言,当即转身,连多看他一眼都觉得厌恶!

    高鸿气得发抖,心里却接连受到震动!

    陈青云似乎知道的,比他想象的还要多!

    连永宁侯府的家传玉佩都知道,看来此人不除,即将会成为他的心腹大患!

    高鸿走了以后,隐匿在人群中探子也顺势散了!

    可闹市惊马,还有暗箭,这件事本就蹊跷!

    陈青云虽然返回陈府,但看在镇国将军府的面上,京兆尹还是派人来收集证据,立案侦查了。

    心慧没有想到,青云一出门就遇到如此不顾场合的暗杀,心里就像是平静的湖面投入了石子,惊得涟漪阵阵!

    好在陈青云平安无事。

    可这一下子死了三匹马,也足以看出,这背后之人的阴险狠辣。

    正房里,心慧帮青云换下染血的衣衫,眸子里的光一下亮,一下暗,心里百味陈杂,十分难受!

    青云见她面色不虞,神色优思,当即便道:“他们估计没有料到我会功夫,这一次不成,他们就没有下一次的机会了!”

    “我会多调一些暗探过来,就潜伏在榆钱胡同的四周,若有异动,我会小心的!”

    心慧知道,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显得多疑!

    那些人不该惹的,也惹了!

    她只有尽量不出门,不要让青云为她提心吊胆的!

    “你练武有些晚了,不过好在你足够勤奋,而且又不曾落下!”

    “可名枪易躲,暗箭难防,日后小心一点!”

    陈青云闻言,握住了她的手,额头抵靠在她的额头上道:“我很惜命的!”

    “我还想要跟你,幸幸福福地过一辈子!”

    “看着我们的孩儿长大,成亲,生子,然后我们都老了,鬓发霜白,背脊弓起,步伐缓慢!”

    “然后我还是可以牵着你的手,一起等着他们小辈给我们磕头,你只管高高兴兴地发封红!”

    这话说的,到是有那么一点,家族繁荣后,老来享儿孙绕膝的清福一样!

    心慧笑着,眼眸微微一眨,那长长的睫毛就轻轻地触碰在他的眉宇之间!

    他只觉心里一软,那红唇擦过她的鼻尖,然后落在她的红唇之上!

    她微微仰着头,迎接他这动情一吻!

    不一会,门外的韦嬷嬷回禀道:“公子,夫人,少将军过来了!”

    心慧想要离开,冷不防被青云强势搂住不放!

    直到他吻够了,这才喘着粗哑的气息道:“为了你,我也会很惜命的!”

    心慧此时已经说不出话来了,正伏在他的肩膀上喘息着!

    她红亮的眼眸一闪一闪的,里面羞恼赧然,那抱在他腰间的手用力拧了拧他的小肉肉。

    “呵呵!”青云闷笑,满意地啄了啄她的唇瓣,这才出去会见萧凤天!

    遭遇这种事件,不是小事!

    萧凤天收到消息就赶过来了,可当看到陈青云满面春风,穿着一身墨绿色锦袍,正闲适地渡步而来时,他一直紧皱的眉头才慢慢松开!

    “你有什么头绪没有?”萧凤天问道!

    陈青云闻言,当即道:“比起当初追杀你的那些狠戾杀手,现在他的人貌似越来越不中用了!”

    萧凤天闻言,嘴角微微抽搐着!

    陈青云这意思,是嫌不够激烈?

    当初那一批杀手,在阳城就被全部灭口了!

    “要不要我送些护卫过来!”

    萧凤天道,不打仗了,将军府闲着的人也比较多!

    陈青云闻言,当即摇了摇头道:“不用了,我这边还有能用的人!”

    “千万不可大意,若是需要,必须提前就说!”

    陈青云颔首,他现在依附着皇上,他要是猜得不错,晚上皇上就会给他增派点人手!

    皇上的人,不要白不要!

    “嗯,我会的!”

    “你可知外祖父昨晚给我的卷宗是什么?”

    陈青云看向萧凤天的面孔,只见萧凤天诧异地回视过来,奇怪道:“是什么?”

    “你不知道就算了,这件事,等我查出点眉目再说!”

    陈青云沉凝道!

    萧凤天闻言,狐疑地看着他,眼眸微微一闪!

    可陈青云不说,他就一头雾水,问题就这样搁置下来!

    张金辰接到暗杀失败的消息,面色一片阴戾!

    “看清楚了,陈青云会功夫?”

    张金辰冷声问道,这个陈青云,竟然文武双全!

    到是他小看他了!

    暗探低垂着头,一身的粗布衣衫,面容平凡无奇,只听他肯定地点看点头道:“属下隐匿在人群中,看他从那马车中一跃而出,直接夺了护卫手中的长剑,顷刻间就斩下了那疯马的两只前蹄!”

    “此人不仅会武,只怕也练了不下三年!”

    张金辰闻言,眼眸里一片阴沉。

    “继续守着,有什么消息让人传来即可!”

    “是,属下遵命!”那探子当即回禀,然后往外走!

    待了那探子走了以后,不一会,高鸿便来了!

    他的面容很紧绷,神情很阴翳,整个人像是绷在弦上,十分僵硬!

    张金辰瞥了他一眼,当即皱着眉头道:“这个时候你过来干什么?”

    “难不成是舍不得陆氏?”

    高鸿闻言,摇了摇头!

    他当即道:“陆氏的事情,栽赃不到陈青云的头上!”

    “当时他就暗指我意图夺取陆氏的嫁妆,想让陆氏胎死腹中,或者流产来陷害他!”

    “而且在街上,他那长剑故意从我的胸前横少,逼出了我待在身边的暗卫!”

    “我怀疑当年周宜嫁给我的时候,知晓高家的一些隐秘之事,今日陈青云竟然跟我说,永宁侯的家传玉佩高家尚未找到?”

    “这件事,我都是从我父亲的口中得知,陈青云又是如何得知的?”

    张金辰闻言,阴沉沉地瞪视着高鸿,面露狠戾来了来了,不解释,浪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