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二章街头惊马
    咯吱咯吱的声音和晃动床幔叫心慧脸红地闭上了眼睛,丝毫不敢去看,此时正兴奋异常,专注又奋力前进的男人!

    屋外的风声在院子里回荡着,她只觉得这人的精力实在是太好!

    这番动静下,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饿了许久?

    殊不知,她基本上天天都在喂啊!

    果真叫人羞愤欲死!

    半个时辰以后,心慧躺进青云的怀里,一个人卷缩着身体,睡得那个叫昏天暗地,估计惊雷都炸不醒!

    青云揽住她的腰身,轻嗅着她的发香,然后闭上眼,享受着这冬日里最惹人沉醉的温暖之夜。

    一夜无梦,第二天天亮时,心慧还未醒来,青云却已经练了半个时辰的剑术了!

    巳时,心慧姗姗起床!

    而陈青云却在整理老太傅送给他的卷宗,他猛然发现,这些都是前朝皇室的卷宗!

    若给他的人不是老太傅,估计他这会已经烧了!

    心里的震惊无以复加,陈青云当即把卷宗整理起来,开始细细品读。

    卷宗上面还有些笔迹,老太傅肯定细细地研读过!

    陈青云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再加上老太傅作的笔迹,很快便寻到一些蛛丝马迹!

    前朝的皇帝虽然昏聩,然而子嗣繁多。

    各地藩王的子嗣也不少,卷宗里面记载了,前朝皇室传至最末一代,一共有一百零六人。

    如此之多的皇室子孙,后来死的死,逃的逃,几乎没有活下来的!

    这些卷宗记载了前朝皇室子孙的排序,以及封地,封号,还有娶的妻室和育有的儿女。

    就像是族谱,其中有一位叫排行第六的皇子,生年写了,可后面却是一片空白

    而老太傅,在上面画了一个圈。

    陈青云的眸光瞬间聚焦在那个圈上!

    一个下落不明,死因不明的皇子,在后来的皇城破后,是否殉国?

    还有那些并未记载卷宗上的姬妾,当时可有怀孕未生的?

    陈青云微眯着眼眸,顿时觉得,老太傅给他这两匡卷宗,大有深意!

    太祖皇帝当年血腥屠杀,前朝皇室血脉无一存活!

    难不成,史记被人篡改过?

    陈青云揉了揉眉心,他隐隐听老师提过,老太傅如今在编修大周《史记》!

    老太傅必然是发现些什么了?

    高家,魏家,都是太祖建朝时崛起的!

    张金辰凭什么能够掌控这两大家族?

    前世张金辰不曾吐露一二,只当是造反被血腥镇压了,现在想来,疑点颇多!

    那股暗中的势力,一直隐匿延续,肯定耗费巨大的财力,物力,甚至于还要藏得密不透风!

    除了一个皇室所遗留下来的势力,几乎是没有人可以做到的!

    前朝的卷宗能够找到,对照大周史记,也许就能发觉端倪了!

    陈青云将所有卷宗都封存起来,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这些东西都是不能见光的!

    用午膳的时候,心慧就发现青云心不在焉的!

    他的筷子在夹香菇片的时候,没有夹中,可是他还是把筷子放进嘴里去了!

    心慧当即给他夹了清汤肉丸,豆豉小鱼,麻辣鸭血,脆爽菜心,他一一吃了,眸光时而聚焦明亮,时而晦暗无光!

    想到他一大早就闷在书房里,心慧便知道肯定是他在琢磨着什么事情!

    “你在想些什么?”

    心慧问道!

    青云闻言,抬着头,眼眸动了动道:“我想出去找一些书!”

    “无涯书院?”

    心慧问道?

    青云闻言,点了点头!

    “那你把萧泽萧沐都带上,如果晚些回来,就让他们给我报个信!”

    青云闻言,点了点头,吃完饭后,便迫不及待地带着萧泽萧沐,以及赶车的余江出门了!

    正值中午,街头上来往有些马车,软轿,以及三三两两的游子行人等等!

    萧泽和萧沐骑马并行,突然,他们感觉暗中有什么暗器打在马的身上,两匹马顿时嘶鸣着,疯狂地向前冲去。

    萧泽和萧沐捏紧缰绳,根本不敢放手,就害怕马蹄把路边的行人踩死了!

    陈青云发现不对劲就立即掀开车帘,这时,迎面就有一根冷箭直射过来!

    余江抽出自己的长剑挡了,当即眸色惊变道:“公子不要出来!”

    余江的话才刚刚落下,马匹顿时一声吃痛的嘶鸣,当即疯狂地跑了起来!

    余江又要顾着路,又要顾着暗处的利箭,迎接不暇!

    就在他的后背即将被短箭射中的时候,陈挚突然现身,站在了余江的身边道:“马中了毒镖,注意别踩死人!”

    陈挚的话一落,余江看着疯狂的马对着前面的一辆马车冲了过去!

    “闪开!”

    “快闪开!”

    余江大喊道,这马如此之快,冲过去绝对会撞翻前面的马车!

    可惜前面那辆马车依旧没有让道的架势,余江瞳孔剧缩,正想着如何避开这一撞的时候,千钧一发,陈青云从那车里一跃而出!

    他一把夺过余江的长剑,翻身从那马车上跳下!

    他动作迅猛,当机立断从马头下面,瞬间斩断了那马匹的两只前脚!

    鲜血飞溅在他的脸上,温热刺鼻,腥味极重!

    马儿一声长鸣,“嘭”的一声,连带着马车侧翻在地!

    余江从那侧翻的马车上滚落下来,只见地上已经溢出了一大滩的血迹,两只马的前蹄已经被斩断了,被马车压在低下,那马重重地喘息着,不一会就口吐白沫,死在了地上!

    陈青云提着长剑,就矗立在死马的面前!

    他面容染血,眸光赤红,整个人混身上下散发着一股肃杀之意!

    周围的行人指指点点,像是没有预料到,这当街上竟然有人放暗箭!

    而惊马以后,这马车的主人,竟然如此杀伐果决,当场就将马蹄斩断在地,避免了一场相撞的祸事发生!

    陈挚轻掠到陈青云的身边,低声道:“公子,他们已经走了!”

    陈青云眼眸微动,只见不远处萧泽和萧沐浑身是血地回来!

    步伐稳健快速,没有受伤的迹象,显然发现马不受控制以后,他们直接把马杀了,折回来!

    陈青云看着原本要撞到马车靠边停了下来,他往前扫了过去,只见英国公高鸿从马车上一跃而下!

    他的面色不虞,神色阴沉地瞪视着陈青云,嘴角勾起一抹讥讽道:“就算陈解元跟明珠郡主有些牵扯,也莫要当街报复!”

    “你可知道我夫人已经有孕在身,刚刚若是你的马车冲撞过来,我夫人只怕是凶多吉少!”

    陈青云看着高家的车窗探出一位妇人担忧的面孔来!

    那妇人面色煞白,神情惊悸不安,正对着他的方向怒眸而视!

    确实是英国公夫人陆氏!

    余江递了帕子过来,萧泽萧沐收拾局面!

    陈青云擦拭着脸上的鲜血,然后似笑非笑地盯着高鸿道:“就当是为明珠郡主出口恶气吧!”

    “谁让明珠郡主告诉在下,高家已经入不敷出,甚至于还曾想动用她的嫁妆!”

    “不知道尊夫人的嫁妆还剩多少,十万两白银的压箱底,可还剩下一两万?”

    高鸿闻言,眸光冷然一眯,神色冷肃地盯着陈青云看!

    他阴翳的眼眸里,寒光一闪,杀意遍布!

    “明珠郡主当真是如此说的?”

    陈青云看着高鸿像是一只突然防备着天敌的刺猬,当即冷然一笑:“今日出门不吉,在下要先告辞了!”

    “尊夫人若是受惊了,英国公不如明示一番,在下回去后让内人备下厚礼,带上大夫专门去英国公府致歉诊治,也好让尊夫人放心,以免她受惊过度,小产或者胎死腹中后,您再上门追究!”

    “到时候在下就算是有十张嘴,只怕也说不清楚了!”

    高鸿的脸色十分难看,他满眸阴戾地瞪视着陈青云,心里却十分震惊!

    陈青云像是从一开始就看清楚了他的打算,可陈青云言语之中,又透出了让他心惊胆颤的深意?

    莫不是周宜在高家的时候,发现了什么?

    高鸿的心七上八下的,原本兴师问罪的神态也不知不觉变得谨慎小心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