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一章干大事
    萧凤天眼眸微微暗了些,他伸手去拿外祖父怀里汤婆子,却发现,早就冰冷了。

    “下人是怎么照顾您的,这么冷的天,很容易就风寒了!”

    沈旭搁下笔,转头看着脸色不虞的外孙,当即好笑道:“你们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往常我已经睡下了,今夜怪不着他们!”

    沈旭说完,站起身来!

    他看向灯光下的陈青云,背着光影,清隽的轮廓显得有些深邃,俊朗的眉眼彰显着秀逸的风姿,微微颔首时,那内敛的气息温润如玉!

    确实很不错,与凤天站在一起,气场一点也不弱!

    “陈青云,字子恒,号譞雲居士。”

    “老朽研究过你的字画,那恒远居士也是你,笔锋都是一样的!”

    陈青云并不觉得意外,以老太傅专研书画的资历,能在两种不同画风当中找到相似之处,他心服口服!

    不过这件事也提醒了他,老太傅都能察觉到蛛丝马迹,那代表别人也可以!

    在这个世上,从来就不缺有能之士。

    “青云见过老太傅!”

    青云认真地作揖,弯着腰身,尊敬有加!

    沈旭摆了摆手,当即道:“叫外祖父吧!”

    “改日带着你媳妇过来,外祖父的见面礼都已经准备好了!”

    陈青云眸露笑意,当即点了点头,应承下来!

    “春闱若你能继续连中两元,凑成三元大喜,那外祖父到时候必定送你一份大礼!”

    陈青云闻言,当即便含笑道:“青云尽力而为!”

    沈旭见他进退有度,不骄不躁,心里暗暗点头!

    他指了指角落里的两箩筐卷宗,当即便道:“你且先带回去看吧!”

    “已经夜深,外祖父便不留你们了!”

    萧凤天和陈青云一人搬起一箩筐的卷宗,慢慢往门外走去!

    听见响动的老管家起来送他们出去,老管家披着厚袄子,打着灯笼,微微低着头给他们照路!

    陈青云的眸光被箩筐挡住了,丝毫没有看见,那老管家看他的眸光,充满了缅怀和疼惜!

    待到他们都出了沈府,那老管家站在门口,一直看着他们上了马车,这才慢慢转身折回去!

    伙房值夜的人端了热水过来,沈旭正准备泡脚以后歇息!

    看到老管家进来以后,当即便抬眸道:“你可看清楚了?”

    “回禀老爷,老奴看清楚了!”

    “比他的祖父俊朗,不过眉宇之间,还是有他祖父的影子!”

    “更何况,老奴立下血誓的,除非陈家子孙能够矗立朝堂,否则这秘密死也不能说出来!”

    “就算能认祖归宗,陈家的产业也早已悉数殆尽!”

    沈旭闻言,眼眸里全是暗色。

    当年得知陈家绝嗣,谁也没有怀疑过,其实是有人暗中做了手脚!

    后来再想要查,无疑是以卵击石,螳臂当车!

    现如今,高家又盯上了陆家,企图用陆家早年间贩卖私盐的银子来填补巨大的军需窟窿!

    京城中蛰伏的这条阴毒的巨蟒已经膨胀得藏不住身了!

    这些年他一直都在查张金辰的具体身份,也总算是查出一点眉目了!

    但愿,陈青云那个孩子能够懂得那些卷宗的意义!

    “下去休息吧,他兴许还会再来的!”

    老管家闻言,点了点头,然后提着油灯慢慢退下!

    萧凤天将陈青云送回陈府的时候,已经是亥时了!

    他没有多留,当即就回了将军府!

    心慧从天黑就等到现在,早已心焦如焚!

    好不容易看到青云回来了,提着的心虽然放回肚子里去,可眼眸之中多少带了点怨气!

    正房外的灯笼都还没有熄,心慧远远地便看到青云大步而来的身影!

    他身后跟着的余江似乎抱了些东西拐进了书房。

    心慧瞥了一眼以后,眸光落在青云冻得有些苍白的脸颊上!

    冷飕飕的寒风在他的衣袍之中轻蹿,她有些嗔怒迎了他进来正房,帮他解下披风!

    红菱和红樱见到公子回来了,连忙备下了热水!

    心慧陪着他进了盥洗室,又给他准备了柔软的寝衣,这才不高兴地道:“下一次可不要再这么晚了,我等得都有些害怕!”

    青云将手浸入水中,暖和以后,这才去牵她的手道:“今日是我思虑不周,下一次再也不会这么晚回来了!”

    心慧见他眼底生了愧疚之意,心里那怨气才稍稍消散!

    她站在浴桶边上,伸手给他按摩着颈椎和头部,软了语气道:“下一次出门,多带两个人!”

    “实在是回不来,就让人回来给我报个信!”

    青云享受地眯着眼睛,嘴里“嗯”了一声!

    心慧给他按了按头,转而又捏了捏他有些发红的耳朵!

    陈青云眼眸倏尔睁开,里面幽幽暗暗地透出一丝**的光芒!

    他那耳朵烫了烫,脸颊也不自觉地飘上了两朵红云!

    “嗯”

    他再嗯了一声,不过这声线有些绵长!

    心慧似有所觉,低头去看,只见他那耳朵红得不行,她再伸手去摸一次,还烫手!

    “呵呵!”她闷笑出声!

    “我以为是冻红的,还想给你揉一揉!”

    “原来不是啊”

    心慧的话拖长了尾音,明显有了狭促的捉弄之意!

    青云一天没有好好与她缠绵,心里自然想念!

    他贴着浴桶的背脊微微动了动,转头看着她,眸光灼灼!

    “进来!”

    他道,言语有些渴望!

    心慧的娇俏的脸颊一红,嗔怒地瞪视着他道:“你也不看看现在什么时辰了,我能陪着你洗澡就不错了!”

    “明天可以晚起!”

    某人坚持,伸手拉她的力道也加重了许多!

    “不行,我早就洗好了!”

    心慧往后退了两步,房间里暖和,她穿的本就不多!

    慌乱之间,只见那晃动的衣衫里,那玲珑有致的曲线诱人无比!青云的眼眸暗了暗,然后放开了她的手!

    他坐回浴桶里,嗓音暗哑道:“擦背!”

    心慧见他克制住了**,说出的话却跟大爷似的!

    嘴角微微抽了抽,她上前道:“今夜确实太晚了!”

    青云感觉到她温柔的手轻轻地给他擦拭着肩膀和背脊,而她的言语之中,透着一丝担忧!

    青云握住她的手带至胸前,然后保证道:“下一次不会了!”

    “原本书斋的事情完了以后,天黑了就要回来的!”

    “谁知道景王和萧大哥一直等在那里,叙话以后,萧大哥又带我去见了老太傅!”

    心慧给他擦背的手一顿,意外道:“萧大哥这是要带着你干大事啊?”

    “噗!”

    陈青云听到她话语中的震惊,好似他要去造反一样!

    还干大事?

    他顿时失笑!

    “应该是老太傅想要见我,他很和蔼,希望下一次我带着你一起去!”

    “不过我们去了,也是要叫外祖父的,我瞧他老人家也没有把我当外人!”

    陈青云想起自己抬回来的卷宗,虽然还没有来得及翻看,但也知道,一定是非常难寻的卷宗!

    还得看看,主要是说什么的!

    “老太傅闭门谢客很多年了,能见你,确实没有将你当做是外人!”

    “那我抽空给他老人家做两身衣裳,在准备一份老年人养身食谱,到时候我们一起去探望他老人家!”

    青云点了点头,他靠在浴桶里面,温热的气息熏在他的脸上,很舒服!

    “你真的不陪我洗?”

    青云出声询问道,眼眸一闪一闪的,很逗趣!

    心慧娇嗔地瞪视着他,伸手拧了拧他的肩头道:“快点洗完,去给我暖床!”

    陈青云原本也不想折腾她了,太晚了是其次,主要是,天气冷了,她不想她突然湿透了然后着凉!

    可是暖床啊,这样让人觉得兴奋的词语,像是一瞬间给他找到了一个光明正大犯案的借口!

    等到两个人上了床榻,青云当即倾覆而上!

    心慧抵死不从,恼羞成怒道:“陈青云,你给我克制点!”

    某色狼噙住她的唇瓣,禁锢着她的腰身,双手驱除一切阻碍,还强词夺理道:“为夫正在帮娘子暖床!”

    “放屁!”心慧不爽地反驳!

    “暖床之前,为夫只是想帮娘子暖身而已!”

    “身体热了,床就暖了!”

    某狼施展浑身解数,开始了暖身暖床的燎原之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