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章景王拉拢
    众学子亲眼得见陈青云出神入化的画技,心中自然敬佩有加!

    那挤上前的,好一通攀谈,从四书五经到各地域风情名著等等,陈青云全都了解颇深,一时间让诸位学子好一通赞扬,不一会就交友无数。

    继续深谈后,诸位学子发现陈青云学富五车,心胸广阔,为人谦逊,当即打心眼里佩服陈青云,一个个唯陈青云马首是瞻!

    这等热热闹闹的场合,一直到天都黑尽了,诸位学子这才依依不舍地离去!

    而此时,无涯书斋已经准备关门了!

    陈青云看着累得口干舌燥,连腰身都直不起来的柳成元三人,站起身来,准备回去!

    可这时,二楼的脚步声传来,陈青云下意识抬首,只见萧凤天站在那里相邀道:“上来坐坐再走!”

    陈青云微微蹙起眉头,他若是猜得不错,景王应该就在上面!

    他的眸光落在柳成元的三人身上,那三人看到萧凤天以后,当即坐直了身体,眸色惊异!

    陈青云见他们三人也是一脸发懵,并且十分意外的样子,这才跟着萧凤天上了二楼的包厢!

    书斋的掌柜见陈青云上了二楼,慢吞吞地磨蹭过来道:“三位东家,萧将军和王爷来的时候,吩咐小的不能暴露他们的身份!”

    柳成元看着自家拨调过来的掌柜,一副受气的小媳妇样,当即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叮嘱道:“你都能知道,东家却不能知道,这是大忌讳!”

    掌柜闻言,连忙点了点头道:“东家说得对,今日来的学子实在是太多了,一来是小的抽不开空,二来是人多眼杂,小的也是怕走露了风声!”

    柳成元知道这件事情不能怪掌柜的,当即便点了点头,示意掌柜的下去!

    “关门吧,等会从后门走!”

    谢明坤淡淡地吩咐道,以子恒的聪颖,也不用他们三个去过多的解释了!

    忙碌了一天,总算是开业大吉,彻底将无涯书斋的名声给打出去了!

    柳成元和张华顺势站起来,捶了捶腰!

    不过那眸光,却时不时瞥向二楼!

    谢明坤见状,当即道:“也不知道子恒他们什么时候才会谈好,不如我们上二楼兰花厅小憩一会!”

    “也好,掌柜的,送一壶毛尖茶和几碟点心上来!”

    柳成元点了点头,他腰酸背痛的,确实想歇一会!

    三人顺着楼梯往上,掌柜的连忙让伙计泡了热茶,端了点心送去!

    最里面的青竹厅里,陈青云对着景王行了一礼以后,三人便坐下叙话!

    包厢里的点了三盏油灯,因此到也明亮!

    支开的窗户透进了丝丝缕缕的寒风,可三人浑然不觉,依旧谈笑风生!

    景王看着陈青云清隽的轮廓,他说话时,眼眸里的光泽半遮半掩,笑时可见光芒微闪,敛时可见暗光流动!

    他那唇瓣一启一合,说的话语恰到好处,既不会让你觉得唐突,也不会让你觉得无趣!

    分寸拿捏得刚好,周身淡然矜贵的气息仿若浑然天成!

    哪怕是在他的面前,也丝毫不见谨小慎微的局促,相反,光明磊落,不以为惧!

    话语热络起来的时候,景王便出声询问道:“当日青云借徐大人之口告诉本王,贺贵人是张金辰的人,这个消息,青云是怎么知道的?”

    陈青云闻言,抬首看向景王。

    景王的眉峰是舒展的,眼眸却是犀利的,那红唇抿着,看似一条弧度,可却显得有些刻意!

    “王爷可有问鼎皇位之心?”

    “若是王爷有,那便不必细问,只需暗中防备!”

    “青云只能与你明说的,那便是,张金辰不会放过我,而我亦不会让他善终!”

    景王闻言,微微一震!

    他原本也没有打算,能够真的问出来!

    毕竟陈青云能将此事告诉他,就相当于给他竖起一道屏障!

    萧凤天也觉得奇怪,不过陈青云不说,他也不会追问!

    “若本王有问鼎皇位之心,青云可愿助本王一臂之力?”

    景王试探道,陈青云是不可多得的人才,现在若是能够收揽,日后便会受益无穷!

    可他却无十足把握!

    陈青云闻言,微微磕下眼眸,狭长的视线里,昏昏暗暗一片!

    他沉思着,偶尔眉头轻皱,神情冷然而肃穆。

    气氛微微凝滞,萧凤天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景王的心微微被提起,好似已经想到了被拒绝时,该如何圆场的笑话!

    陈青云其实早就做了决定,可是他得让景王看到他的挣扎。

    景王是后来问鼎皇位的真龙天子,更得到了萧家的拥护!

    上位是必然的,他没有必要去跟一个会成为新皇的人拿乔!

    “青云现在是皇上的人,景王可敢用?”

    陈青云坦白道,一个帝王需要胆识和魄力!

    更重要的,是需要博大的胸怀和掌控天下的气度!

    景王先是一愣,复而大笑!

    “哈哈哈”

    “敢,怎么不敢,本王从未有造反之意,可身在这个位置,若不想,不念,不争,那是绝无可能的!”

    “本王只不过想筹谋一番,尽力一试,若不成,也无愧于心,无愧于列祖列宗,无愧于天下百姓!”

    陈青云闻言,当即眼眸一亮,嘴角下意识勾起!

    只听他道:“既然王爷敢用,那青云不妨与您直言,别专注于今时今日的朝堂,张金辰一日不倒,他的势力一日无法除尽。”

    “与其打草惊蛇,不如先娶王妃,延绵子嗣。”

    “襄王和吴王势均力敌,您现在即便是插进去,那也不过是折损羽翼,提早暴露自己的势力!”

    景王闻言,心里微微涌动一些异样!

    陈青云的意思是,让他不要去跟两位哥哥对上!

    现在张金辰一日不倒,那就是说,张金辰会倒!

    而有可能搬到张金辰的,就是父皇!

    景王的眉眼微微抬高,心里一凛,当即便道:“多谢青云提醒,本王记下了!”

    半个时辰以后,陈青云萧凤天目送景王乘车离去!

    乌黑的廊檐下,似乎还能听到呼啸的寒风!

    萧凤天的面容隐匿在暗影中,眸色也越渐越黑!

    只听他道:“皇上那里,你要如何交代?”

    “我心中有数,就像是你,就算不会为了景王起兵,可在别人的眼中,你就是景王的人!”

    “既然摘不清楚,又何必冷硬对待。”

    萧凤天闻言,轻叹一声,敛去眸子里的幽冷之意!

    “走吧,今夜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陈青云看着暗夜下的京城,那些落在冷风里的浅唱低咛,好似在寒风中的枯叶,遥遥欲坠,却怎么也不肯认命一样!

    他大抵知道,萧凤天要带他去见谁!

    这一生,他知晓的先机,都已经不算是先机了!

    因为所有事情,都偏离了原有的轨道!

    沈府,前院里的灯早早就熄灭了!

    萧凤天来的时候,带着陈青云直接翻墙进去的!

    两个人刚刚落地,瞬间十几个暗影将他们团团围住!

    陈青云嘴角抽搐着,下意识撇开头!

    “是我!”

    萧凤天出声道,暗影瞬间退去,冷冷的寒风迎面刮过,陈青云看着正房里亮着的微弱灯光,眼眸里闪过一抹深思!

    这里住着的,便是致仕以后,太傅之位一直悬空,无人可以顶替的老太傅,沈旭!

    萧凤天上前敲门,咚咚的声音在暗夜里尤为清晰!

    “进来吧!”

    一道略微苍老的声音传来,清清冷冷的,却透着沙哑的垂暮之感!

    萧凤天带着陈青云推门进去,入眼便是一个小小的待客堂,然后是几排书架,书架后的老者正伏身抒写着什么?

    他的背脊很消瘦,头发也是乱糟糟的,大冷的天,披着的厚袄子早就落在一旁!

    可他却浑然不觉,单薄的衣衫下,他那弓起骨架清晰可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