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九章画技出彩
    魏国公府宴会过去的第三天,皇上亲自为张家和贺家赐婚,算是全了两家的颜面。

    除了宫中临安公主病重的消息以外,京城里慢慢有些风向变了!

    往襄王府走动的人多了起来,吴王有些坐不住了,纳了户部郑郎中之女为侧妃,在府中好一番热闹。

    景王难得找到一个可以跟陈青云叙话而又不引人瞩目的地方,那便是柳成元,张华,谢明坤联合开办的“无涯书斋”。

    作为挚友,陈青云被邀请在书斋的当天一展画技,送给书斋当镇店之宝!

    因为的文人墨客聚集之地,心慧便没有跟青云一起去。

    无涯书斋在国子监外的东街上,这一片的书斋很多,可无涯书斋还未开张之前,便已经贴出告示,会在开张的当天,邀请譞雲居士当场作画,而且画卷还会挂在书斋里面,可供诸位学子观赏临摹!

    陈青云也知道几位好友提前来了京城,早已经混了不大不小的圈子!

    若是不给他们颜面,那怎么也说不过去!

    大清早的,柳成元,谢明坤,张华便来到了陈府,三人穿的那个叫衣冠楚楚!

    大冷的天,一个个长袄不穿,夹袄不穿,单薄的两件里衣外面,各自罩了华丽的直裰。

    然后又装逼地围着白色的狐裘披风,远远看去,三人到是有模有样,风度翩翩!

    奈何一走近,一个个当即搓了搓手,冻得唇色发紫!

    陈青云穿了舒适的里衣,轻便的夹袄,御寒的长裤,以及厚实的褙子,外面再围上厚厚的宝蓝色披风,端的是风姿不凡,暖暖和和。

    那三人各自坐了马车来的,可最后都挤进了陈青云的马车里面!

    那马车里面,有热乎乎的汤婆子,还有毛茸茸的软垫子!

    那三人几乎是以叠的方式挤在一起,然后看着屁股都移到车帘边的青云,眸色皆闪了闪,却没有人愿意起来!

    陈青云懒得与他们三人一般见识,当即道:“可想好了,让我画什么?”

    “什么都行啊,子恒喜欢画什么就画什么?”柳成元当即表态!

    反正只要是子恒画的,再盖上“譞雲居士”的印章,那就是他们的活招牌!

    “山水人物,反正随您高兴,今日我们三就是你的小厮加护卫!”

    谢明坤拿出折扇,一副看我看你表现的架势!

    张华无所谓地摆了摆手,然后认真道:“画什么都不要紧,要是能再题首诗词,那样最好了!”

    陈青云见那三人也没有多大的要求,当即颔首,表示心里有数了。

    无涯书斋很大,分上下两层!

    二楼一般招待贵客,有清幽雅致的包间,里面供应茶水,点心,还有软塌小憩!

    一楼以书画笔墨纸砚为主,还有可以抄书,看书,品画等雅座,有茶水,无点心!

    这类的书斋在国子监东大街不少,可这么大的,却没有几家!

    柳成元,谢明坤,张华三人如今私房银子够了,这才想要开这样一家大的书斋,日后他们几人集聚在一起,也有一个说话不被人打扰的地方!

    陈青云表面虽然不说,心里却也赞成。

    等到了书斋,那里早已等候上百位学子。

    一个个翘首以盼,有些直接从二楼的包间探出头来,看那黑压压一片,连包厢里都挤满了学子!

    赶车的余江抬眸一扫,下意识皱起了眉头!

    “譞雲居士来了,快快,让开让开!”

    有学子激动地出声道,十分兴奋地主动开道!

    陈青云因为被挤在外面,所以是第一个下来的!

    他本就是清隽秀逸,再加上才名远播,因此一出现的时候,众人看得眼眸发直!

    俊朗不凡的五官,深邃耐看的轮廓,薄而殷红的唇瓣,黑而清亮的眼眸,再加上那似有若无的矜贵疏离,让人感觉此人可远观而不可亵玩,心里顿时起了一层由衷的敬意!

    二楼最靠边的包厢里,此时正坐着查阅兵书的萧凤天,以及以及走到窗边,视线下移的景王!

    “你说,若是本王能求得陈青云这个谋士,这些瞻仰他的学子们,是不是就能成为本王的人了?”

    萧凤天闻言,头也不抬道:“我若是陈青云,这个时候只会选皇上!”

    “这群兴冲冲瞻仰别人的学子,日后能熬出头的,不过一二三位!”

    “我若是王爷,自己培养的都不止这么多!”

    景王闻言,嘴角抽搐着!

    他无语地回瞪着萧凤天,懒懒道:“你还不知道吗?”

    “我那个好六哥又纳侧妃了,他动作迅速地拉拢权臣,难道本王不应该做点什么?”

    萧凤天闻言,将眸光从兵书上移下来,然后道:“幸亏我没有妹妹!”

    萧凤天说完,转而又像是想到什么,眸色暗了暗!

    他低下头,可是耳边全是叽叽喳喳的声音,再也看不进去了!

    景王眉头一挑,有些琢磨不透凤天的想法!

    不过他的面色闪过淡淡自嘲之意!

    联姻或许是拉拢权臣最好的办法吧!

    可父皇正值盛年,四哥和六哥就如此迅猛地培植势力,难不成就不怕被有心之人加以利用?

    想到大哥的下场,景王的眸色更深。

    他转头,看着萧凤天许久未曾翻动的兵书,轻笑道:“既然都答应跟我出来了,又何必如此苦闷?”

    “你这妹夫果真不错,多余的话都不肯说,已经在开始作画了!”

    “没有趁机拉拢人才,他若不是自傲,便是这些人入不得他的眼,你猜猜是哪一种?”

    萧凤天合上兵书,然后走到景王的身边!

    他探头去看,只见青云确实已经站在摆好的案桌前,正提着画笔,准备开始作画!

    “你莫要小看他,青云聪慧异常,更为难得的是心性坚不可摧,一般人在他的眼中,他还真看不上!”

    “不过他看不上,也不会让你察觉,这就是他的本事!”

    “你觉得他清高,他却没有恃才傲物,你看看周围的这些学子,那一个不是专注地盯着他的画笔在看,所有人的眼中,都是崇敬和灼热的探究!”

    景王环视一圈,果真如此!

    他大半个头都伸出去了,可周围的学子,竟然没有人多他一眼!

    他低头看着沉浸在画境中的陈青云,嘴角微微抽搐着!

    陈青云画的是一副盛开的牡丹图。

    枝繁叶茂的一簇花丛中,分明开着一朵极其艳丽的牡丹,一朵刚刚绽开花瓣的牡丹,以及一朵含苞待放的牡丹!

    花瓣层层相覆,颜色不一,勾勒的线条时而柔美,时而凌厉,时而连绵起伏!

    其间最为出彩的,当属于那花蕊当中,湛蓝色的翩翩蝴蝶!

    那翅膀薄如蝉翼,那斑点清晰可见,就像是画龙点睛,那牡丹真实却并不可贵!

    可贵的是,那蝴蝶像真的一样在花蕊间翩翩而立,瞬间就让整个牡丹图的层次提高到以假乱真的地步!

    诸位学子红唇微张,眸露惊叹!

    众所周知,譞雲居士以千佛图闻名于世,可千佛图画了整整月余,再加上上色,装裱等等,前后耗时两月,那还是明德大师在一旁亲自指导!

    可是这一副牡丹蝶翼图,却不过半个时辰不到!

    那花就跟开在他们的面前一样,一点一点地将那花瓣层层递放,而那蝴蝶,仿佛由那花蕊而生,美得不可方物,周身更是敛聚灵气,仿若即将展翅而飞!

    在场之人,也不知道是谁先鼓起了掌,顷刻间,整个无涯书斋内外,皆是震耳欲聋的掌声!

    在这一片掌声当中,陈青云提起笔,在上面写了一首诗词!

    国色天香

    庭前三叶梅无香

    池上睡莲洁少韵

    唯有牡丹真国色

    花开时节动京城

    青云写完以后,当即拿出印章,当场印下“譞雲居士”的私印。

    柳成元,谢明坤,张华三人已经笑得合不拢嘴,自那案桌上取了画卷,当即便拥簇着青云进了无涯书斋此诗出自唐代刘禹锡的《赏牡丹》稍微改动,莫要见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