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七章痛苦不堪
    张莹莹醒来的时候,看着自己床榻上的烟纱帐子,自己盖着的美人软被,以及自己身体传来的灼痛感,眼前的视线顿时昏暗一片,大有再昏一次的迹象!

    她还记得,自己在鸾鸣院里小憩,感觉身体有些潮热的感觉!

    她想喝口水,唤汁湘的时候,没有人理她!

    她自己爬起来倒水喝,这个时候,贺炯辉进来了!

    她当时惊得往后退了退,只见贺炯辉一脸疼惜地道:“萧凤天惹你生气了?”

    “他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人,他只会辜负你!”

    “莹莹,嫁给我吧,魏国公府的当家夫人不比一个二品将军夫人差!”

    她当然知道不差,她厌恶地瞪视着他,掷地有声道:“可我只喜欢凤天,只会嫁给凤天!”

    “你明知道公主喜欢你,我与公主情同姐妹,我又怎么可能会嫁给你?”

    贺炯辉的眼眸阴鸷地盯着她,冷声道:“萧凤天根本不可能娶你,你都等成老姑娘了,难不成还不明白?”

    这句话戳伤了她的自尊心,她当即歇斯底里地反驳道:“凤天他会娶我的,他一定会来娶我的!”

    “就算凤天一辈子不娶我,我也不可能会嫁给你!”

    然后贺炯辉忽然就目露凶光地跑过来,恶狠狠地禁锢着她的肩膀摇晃,还说什么他不喜欢公主,也不稀罕公主喜欢!

    他就是喜欢她,还骂她贱,明知道萧凤天不喜欢她也要贴上去!

    她当时又慌又急,喊人以后,只听他狂笑道:“这是在贺家,谁会来救你?”

    “你的丫鬟我都已经让人打发去前院帮忙去了,莹莹,你就从了我吧!”

    “你放心,我一定会上门提亲,把你八抬大轿娶回来的!”

    她挣扎着,心里越来越害怕

    可是真的没有人来救她,她越是叫得厉害,贺炯辉就跟疯了一样扯她的衣服!

    直到贺炯辉终于得逞了,他疯狂地折腾她,她明明那么厌恶和恨不得杀了他

    可是她的身体却一次又一次地迎合着贺炯辉,恨不得与他一直缠在一起!

    贺炯辉难听的话语仿佛还在她的耳边回荡,她当时恨不得咬舌自尽,可是她却只会呻吟和**,想到那些让她厌恶无比的样子,她恨不得呕出来,将贺炯辉千刀万剐!

    “小姐您醒了?”

    丫鬟连翘上前小心翼翼地问道,那眼底一片乌青,神色更是万分谨慎。

    张莹莹慢慢靠坐起来,眸光空洞,神色漠然道:“汁湘呢?”

    连翘闻言,眸子颤动着,整个人浑身一抖!

    她低垂着头,小声地回禀道:“汁湘她照顾小姐不周被老爷打死了!”

    张莹莹的眸子微微动了动,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冷笑!

    打死了?

    多简单的一句话啊!

    可是她还能嫁给凤天吗?

    “你出去吧,我想静一静!”

    张莹莹闭上眼,面上无悲无喜,平静得可怕!

    连翘不敢真的退下去,只得在隔间外候着。

    被发现的那一刻,张莹莹恨不得撞死当场!

    可是没有人真的会放任她去死,直到父亲过来,给了她狠狠地一个巴掌,当着众人的面道:“你若是喜欢贺世子,爹就算是豁出去这张老脸,也要成全你的心意!”

    “你又何苦作践自己?”

    作践自己?

    她记得自己讥讽地扯了扯嘴角,终于体会到什么叫万念俱灰!

    耳边全是魏国公夫人追着贺炯辉大骂的声音,可那雷声大雨点小的动静,彻底将她和贺炯辉所发生的这一切闹得人尽皆知。

    她便怀疑,这一切都是贺家做的局!

    父亲的意思是叫她认命,贺炯辉也口口声声说会负责!

    可负责得起吗?

    她的姻缘,她的名声,她的人生!

    谁负责得起?

    张莹莹用力闭了闭眼,温热的泪水顺着眼角滑落,她不甘心地抓紧被子,整个人缩在被子里面嘤嘤地哭泣着!

    她恨贺炯辉,恨自己,更恨萧凤天!

    如果如果他们早一点成亲,她根本不会被贺炯辉觊觎!

    也不会一夜之间,清白没有了,名声没有了,引以为傲的婚约也没有了!

    张莹莹哭得不能自己,泪水把被子和枕头都打湿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声清冷的声音便在响彻在床帘外!

    “莹莹,你若是哭好了,为父便与你谈一谈!”

    张金辰早就来了,可发生这种事情,他知道女儿需要一定的时间平复!

    张莹莹听到她父亲的声音,当即更是委屈得厉害!

    她在被子里哭得全身颤抖,狠狠地发泄一通以后,这才掀开被子,伤心欲绝道:“呜呜父亲,现在女儿该怎么办?”

    张金辰给女儿擦拭着滚滚落下的泪珠,眸色一片晦暗!

    “高高兴兴地备嫁吧,贺家不敢亏待你!”

    “呜呜呜我不要,我不要,是他强迫我的!”

    “父亲,是他强迫我的,我不愿意!”

    “我想嫁的人是凤天!”

    张金辰听完女儿歇斯底里的叫喊,蹙起的眉头皱得更深!

    “够了!”

    “就算没有这件事,萧凤天也不可能娶你!”

    “事到如今,父亲便与你实话说了吧!”

    “当初萧家应下这门婚约,是为父胁迫的。”

    “萧家拖延婚事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你难道看不明白,萧凤天根本没有娶你之意!”

    “而且你与贺炯辉这件事根本不是意外,就是萧凤天算计你的!”

    张莹莹懵了一下,眼眸瞪得大大的。

    她不敢置信地望自己的父亲,企图看到一丝欺骗的痕迹!

    可是她没有看到,相反,她只看到了深沉而坚定的眸光!

    “这怎么可能?”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凤天不会这么对我的!”

    “他不会!”

    张莹莹使劲摇了摇头,这对她来说,就像是凌迟!

    明明已经痛到极致,却还是死不掉!

    她痉挛地卷缩着身体,感觉眼前一片灰蒙蒙的,耳朵也开始幻听!

    她不相信凤天会做这种事情,可是她又知道自己的父亲不会骗她!

    所以,她到底该怎么办?

    “莹莹,你是父亲的掌上明珠!”

    “皇上明日会为你请求皇上赐婚,你只要安安心心地当你的新娘就可以了!”

    “萧凤天,从来都不是你的良人!”

    张莹莹使劲地晃了晃脑袋,她不要听,她不要接受这个结果!

    “父亲,不是的,这一切都是你骗我的!”

    “我出事是因为贺炯辉那个混蛋,不是因为凤天!”

    “父亲,你告诉我,不是因为凤天!”

    张金辰闻言,用极其冷漠地目光看着女儿生不如死的样子,冰冷道:“你可知魏国公夫人和秦公公为什么会去鸾鸣院?”

    “那是因为,陈青云点明要让你出现!”

    “陈青云跟萧家的关系,你不会不清楚,他还没有能力设下这个局,不过,萧凤天有!”

    “这件事,萧家从头到尾,都在冷眼旁观!”

    “你若是清醒,便高高兴兴地嫁到贺家去!”

    “你若是还沉醉在自己的梦中,那你便继续生不如死!”

    张金辰说完,便离开了女儿的闺房!

    张莹莹哭得肝肠寸断,又恨又痛,心脏宛如被人活生生地挖出来,然后丢弃在地上!

    从她记事起,她便是萧凤天的未婚妻!

    她不知道憧憬过多少次,他们大婚的场景!

    他一次次打了胜仗,她一次次去庙里烧香还愿!

    她知道自己的夫婿是顶天立地的大好儿郎,她便刻苦努力,学习琴棋书画,甚至于还苦读兵法,就等着有一天,能够跟他说上几句他感兴趣的话!

    十六岁的时候,她满心欢喜地等着他来娶!

    十七岁的时候,她也含羞带媚地等着他来娶!

    十八岁的时候,她告诉自己,他志在建功立业!

    十九岁的时候,她已经隐隐感觉,他在拖延婚期,可是她不敢明说,连提都不敢提了!

    因为,她真的怕他会上门悔婚!

    二十岁的时候,边关的战事平了!

    他也回来了!

    可是他依旧没有过府议亲,她早就该知道的,他心里没有她,也从来没有将她当成是未婚妻!

    是她一厢情愿,是她自己太傻,看清楚了也当不清楚!

    只想着,一直等,一直等,他总是会上门的!

    可谁知道,她等来的,竟然是他的算计!

    张莹莹恨啊!

    恨不得冲上门去质问萧凤天!

    恨不得提把刀去跟萧凤天同归于尽!

    恨不得将贺炯辉千刀万剐,挫骨扬灰!

    恨意深深,痛苦不堪!

    就在这样无穷无尽的恨意当中,张莹莹挺过来了,没有寻死,没有大闹,而是像一个木偶人一样听随安排,只不过她那一双原本温婉的杏眼,逐渐被一片死气沉沉的阴戾所取代了早睡的,晚安了!

    嘻嘻,明天恢复正常更新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