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六章帝王疑心
    暮色渐合,寒风肆意。

    陈府内摇曳的树影低矮稀疏,清晰可见。

    正房内灯火通明,似有人影在平坦的院内走动着,端盆倒水。

    温暖的正房内,心慧洗漱后换了一身宽松舒适的寝衣,外面罩了一件厚实的对襟褙子!

    她看着没有换衣洗漱的青云,眉头微微抬高,出声道:“你等会要出去?”

    青云点了点头,磕下眼睑,拿过干净的帕子给她擦拭着头发!

    她的头发又黑又密,淡淡的清香充斥在他的鼻息之间!

    他轻嗅着,深色的眸子里,遍布温柔。

    “我会早点回来的,累了一天了,等会早点休息吧!”

    心慧微微颔首,大约猜到他为什么要出去!

    可是她想了想,还是问出声道:“临安公主喜欢萧大哥对不对?”

    青云的手一顿,没有想到,她竟然如此敏感!

    临安公主,可是连皇上和贺贵人都骗过去了!

    “嗯!”

    “这些事情你不用去管,你只要知道,她嫁不成萧大哥就行了!”

    心慧想起了林妙音,心情顿时微妙起来!

    她转头,眯乜着眼睛!

    青云的轮廓很耐看,五官也很出彩,尤其是那一双眼眸!

    亮时如星,暗时如海,清透时宛如浊世里的谦谦君子,晦暗时犹如官场沉浮之中的权臣谋士。

    她相信他的能力,更何况他掌握先机!

    可是想到那么多闺阁中的妙龄女子,都心悦于他,拜倒在他的才华之下,她便有些酸酸的感觉,像是自己的珍宝被他人觊觎一样,很不舒坦!

    “幸得众人不知,“譞雲居士与恒远居士”是同一个人,不然只怕京中一半的闺阁之女,都要视我为眼中钉,肉中刺了!”

    “呵呵,你在吃醋!”

    青云闷笑出声,胸膛震了震,眼眸亮得发光,嘴角也下意识勾起!

    心慧气闷地瞪了他一眼,双手却搂住他的腰,宣示主权道:“你是我的!”

    他的身体紧贴过去,心里蓦然一软,宠溺地附和道:“我当然是你的!”

    “我可不介意,你跟林小姐说,你就是恒远居士!”

    “漫画本就是你教我的,那些跳脱的短语也是你写的,你若是说了,她不会怀疑的!”

    青云含笑道,知晓她在吃林妙音的醋!

    “哼!”

    “我才没有那么无耻呢,冒用“恒远居士”之名与她交好!

    “再说男子和女子的画风相差甚远,细致入微地观察,赝品和真画是能够区分的!”

    她娇嗔着,眼眸里却只有依恋的光芒!

    “好好好,那你直接与她说,我是恒远居士不就行了!”

    “我与她从未见过,她只不过是欣赏我的画技而已,若是得知我的画技是你亲手所授,我想她就算有什么心思,也会绝了!”

    话虽如此,可现在他们与林妙音又不相熟,还未到坦诚之地。

    心慧在心里轻叹一声,知道是自己醋了!

    她站起身来,去衣柜里给他拿了一件厚实的披风!

    “出门在外,小心一些!”

    她帮他把披风围拢,温柔的手指在他的颈间系着带子,好似带着缱绻的情思!

    他心有所感,握上她的手,展颜一笑道:“别担心,不会有事的!”

    心慧看着他那深邃而明亮的眼眸,看着他胸有成竹的气场,缓缓地点了点头!

    过了一会,天色黑尽,便有宫里的暗卫前来接走青云。

    心慧在正房里没有睡下,让粱嬷嬷把京城各大世家的关系图给她画出来,一一讲解。

    戌时一刻,宫内。

    皇上看着被暗卫带来的陈青云,神色阴戾,面色冷肃!

    他瞥了一眼,挺直背脊跪着的陈青云,眉宇之间的暗色越来越深!

    “你到底是谁的人?”

    陈青云闻言,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嘲讽!

    他似笑非笑地挑眉,直视着皇上打量的眸光道:“自然是皇上的人!”

    “是吗?”

    皇上冷笑,五指慢慢捏成拳头,然后再一根一根地松开!

    “朕的暗探遍布整个京城,却也无法提前得知,张莹莹被人算计了!”

    “可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微臣并不知道张莹莹跟贺炯辉被人算计了,自三日前,内人接到魏国公府的帖子以后,微臣就觉得很奇怪!”

    “勋贵世家,六十寿宴,邀请一个他们自认为上不得台面的县主,这不是很奇怪吗?”

    “微臣猜测贺家跟张金辰私下有深交,故而才请皇上亲自一探。”

    皇上闻言,眸光微动!

    贺家跟张金辰他不是没有怀疑过,可是根本找不到证据!

    皇上的眉头蹙起,心里越发烦躁!

    “你有事情瞒着朕!”

    皇上直言道,他能够察觉得到,今日所发生的一切,都在陈青云的预料之中!

    陈青云磕下眼眸,深沉的眸色里,闪过些许暗影!

    只听他当即出声道:“皇上早就知道,因为寇家,微臣与张金辰表面素不相识,可实际上却积怨颇深。”

    “三年前老师就与微臣说过,张金辰在朝堂之上根基身后,并且早已跟老太傅生了嫌隙,表面上却还能让老太傅亲口定下张,萧两家的婚事。”

    “微臣当时就在想,张金辰要做出跟老太傅依旧师徒和煦的样子,必定有所图谋!”

    “当年老太傅刚刚致仕,门下学生多为三四品,甚至于二品朝廷大员。”

    “张金辰独木难支,必然要仰仗和接掌老太傅遗留下来的势力,可后来我查阅近二十年来的官员调动,发现当初与老太傅亲厚的官员,却一个个不是已经致仕,回乡养老,就是已经客死他乡,发配穷山僻壤。”

    “一个,两个,都曾经是老太傅的得意门生,也是老太傅曾经的左膀右臂,而现观如今的朝堂,大半羽翼都是张金辰亲手扶植起来的。”

    “他乃寒门出身,仰仗老太傅才能在朝堂站稳脚跟,可是他却用了二十年的时间,替换了老太傅所提拔的有能之士,皇上时至今日,才想提防此人,未免有些晚了!”

    “一根手指,可斩,一只手臂,可断,可若是半身已经不遂,如何敢下手腰斩?”

    “这些年皇上当真一无所觉,还是有心放任其势力逐渐扩展?”

    皇上闻言,面色骤然一变,眼眸里的寒光四起,杀意遍布!

    他转头瞪视着陈青云,只感觉一股凉气从脚底直蹿背脊,身体僵硬得像是柱子,整个人不敢置信地吼道:“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到底是谁告诉你的?”

    “是萧庭江?”

    陈青云直视着皇上的眼眸,不偏不倚,镇静道:“没有人告诉微臣那些被皇上掩埋的内情!”

    “微臣只不过是深入调查张金辰以后,发现他铲除老太傅遗留的朝堂势力,是皇上默许的!”

    “而他扶植自己的势力,也是皇上默许的!”

    “可三年前因为寇家,张金辰被贬,皇上不久就复用了他,也许也就是那个时候,皇上发现此人已经势力庞大,根基深厚,虽不在朝堂,依旧可以影响朝堂!”

    “所以皇上想要收回那些默许的特权,这才发现,张金辰此人已经不由皇上所掌控了!”

    皇上的眼眸暗了又暗,面色冷凝如霜!

    可他的心头巨震,不得不承认,陈青云说的很对!

    一开始,是他默许张金辰清除老太傅遗留的朝堂势力!

    也是他默许张金辰扩展自己的势力,可那是因为,他一直以为,张金辰是他的人!

    西北军饷被贪污,成王被清查,最后莫名其妙死在狱中!

    敢动成王的人,京中寥寥无几!

    当他发现张金辰已经树大根深时,才猛然发觉,这么多年,张金辰打着忠君报国的旗子,到处都在安插官员。

    而其实,张金辰早已不是忠君之臣!

    当怀疑的种子种下,生根发芽,快速成长!

    纵观这二十来年,自他登基以后,好似一直都被张金辰牵着鼻子走!

    可惜当他幡然醒悟的时候,这一切,都已经成为了君臣暗中博弈的界面!

    良久以后,只听皇上疲倦道:“朕要如何信你?”

    “张金辰想要微臣死,可微臣想要活着!”

    “皇上,当局者迷!”

    陈青云言语之中,透着一丝淡淡的从容和坚定!

    皇上的眼眸忽而犀利地闪烁着寒光,复而又变得清明起来!

    是啊,当局者迷,如果当初他肯听老太傅劝告,跳出儿女私情看天下国事,也许张金辰根本不足为惧!

    可张金辰正是因为拿捏住了他的性子,所以才一而再,再而三地试探他的底线!

    直到现在,君臣虽然表面和睦,内里却在各自算计!

    皇上轻叹一声,抬手让陈青云起来!

    这一夜,君臣畅谈天明!

    这一夜,京中长夜不眠的人家,比比皆是!

    这一夜,心慧将京城各大世家的细枝末节,都了解得清清楚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