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五章谁是背后黑手
    张金辰的紧绷面容一片黑沉沉的,他露出阴冷寒厉的笑容,嘴角轻启道:“是臣管教不严,跟镇国将军结不成亲家了!”

    “但愿,平西将军早日觅得贤妻!”

    萧凤天的眉峰陇聚,深邃幽暗的眼眸直视着张金辰的双眼道:“承张大人的吉言,他日凤天若是成亲,必会给张大人送上一张喜帖!”

    张金辰无意跟萧凤天拌嘴,这门亲事最初的意义,不过是掩人耳目而已!

    可如今有人胆敢算计他的女儿,那就另当别论了!

    好在是跟贺炯辉,这也就是说,背后动手之人,根本不知道他跟贺珉的关系!

    张金辰眸色晦暗,面色阴沉地去了后院。

    贺贵人手忙脚乱地让人把临安公主抬上软轿子,匆匆而去。

    皇上面色不虞,眸光深邃幽深,整个客堂里,只有衣袖轻微的摩擦声,连呼吸声都清浅许多。

    宴席吃过,也是时候散了!

    皇上挥了挥了,秦公公在一旁用拂尘对着门口的方向一扫,众人当即明白过来。

    这等是非之地,当然是越早离开越好。

    所有夫人小姐们下意识拥簇着身边亲近之人,连声音都不敢发出的,一个挨着一个地快速出了客堂。

    整个魏国公府的主子全都懵了,可客人陆陆续续离开,他们也只能强撑着送客。

    青云一直握着心慧的手,等到客人都散得差不多了,这才跟随萧夫人他们一起出了魏国公府!

    客堂里,很快只剩下贺珉和皇上!

    桌椅板凳凌乱不堪,厅堂里摆放的花卉也蔫头耷脑的,人潮拥挤过后,满室的静谧让人心生慌乱。

    皇上屏退左右,看着临安公主吐在地上的血迹道:“爱卿是不是应该给朕一个解释?”

    贺珉闻言,当即诚惶诚恐地跪下!

    他是襄王的舅舅,理应是站在襄王这一边!

    皇上怀疑是他做局陷害张莹莹并不奇怪,但是他本就是张金辰的人,根本没有必要多此一举!

    他拿不准皇上到底是试探他,还是想要苛责他,一时间手脚发软,心慌忐忑!

    “皇上明鉴,后院发生之事,臣当真是一无所知!”

    “皇上也知道臣的性子向来只求安稳,贺家是武将出身,如今却无一人可带兵打仗,微臣谨遵祖训,忠君为国,绝无二心啊!”

    皇上一开始以为,青云说的大礼,就是张莹莹跟凤天婚约之事!

    可细想又不尽然!

    他总觉得自己忽略了一件重要的事情,可一时间又想不到,只觉得心口有些发闷!

    “今日之事,限你明日之内,给朕一个满意的答复!”

    “如若不然,朕便摘了你这魏国公府的爵位!”

    皇上说完,甩袖离开!

    魏国公贺珉跪在地上,满头虚汗道:“臣恭送皇上!”

    京城的街道宽敞,并驾的马车汇入市集以后,很快便各自分岔。

    心慧并没有跟青云上了一辆马车,而是跟义母一起。

    晃动的车帘绣着精致的牵藤花纹,心慧只觉得眼帘下的暗影也跟着一闪一闪的,心里显得有些担心和不适。

    萧夫人见她有些坐立不安,当即便握了握她的手。

    “今日可是吓到了?”

    “这贺贵人第一次见你,竟然如此发难?”

    “其间,处处透着古怪!”

    萧夫人轻皱着眉头,一时间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再加上与张家的婚约就此解除了,她的心里反而不踏实起来!

    光明正大解除的还好,可是现在这般,只怕张金辰那个卑鄙阴险的小人只会认为是他们做的!

    “义母,这世间从来就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怨,贺贵人若是背后有人,那这件事也就不奇怪了!”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跟青云初入京城,若说得罪过的人,便只有张家!”

    心慧猜测到,从青云针对张莹莹开始,她便有所察觉!

    更何况,张莹莹跟临安公主要好,跟贺贵人也必然是熟悉的!

    萧夫人闻言,心头巨震!

    贺贵人若是跟张金辰有关,那岂不是贺家跟张金辰私下里有某种隐秘的联系?

    萧夫人眸色一变,似乎一下子想起一些事情!

    “心慧,你提醒了我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这么多年来,很多事情我都想不通!”

    “可是如果贺家跟张金辰早就结盟的话,那我便知道,当初张金辰为什么会背叛我父亲了!”

    萧夫人说着,眸色晦暗不明。

    当年的事情,如今回过神来,如醍醐灌顶,瞬间眼眸一清!

    心慧安静地呆在一旁,她知晓义母在想事情!

    这件事大底跟慧娴皇后有关,她和青云都得知前世的记忆,可是青云倾轧朝堂,知道的必然比她更多!

    心慧微微低垂着眼睑,准备晚上回去的时候,好好问问青云。

    另外一边的马车里,陈青云慵懒地靠在软垫上,闭着眼睛,闲适得很!

    萧凤天的面容有些紧绷,眼眸更是积暗幽深。

    他紧抿着红唇,神色认真道:“你早就知道今日张莹莹会出事?”

    陈青云闻言,摇了摇头!

    “不知道!”

    “那你在宴席上,为何要祸水东引,揭露张莹莹跟贺炯辉之事?”

    萧凤天觉得最奇怪的,便是青云的态度!

    他似乎早就知道,会发生的一切!

    岂料他如此问出了,青云便瞬间睁开眼眸,那深邃的眸光里,暗含深意道:“你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假的不知道?”

    “什么?”萧凤天皱着眉头,面色不悦!

    “临安公主喜欢你!”

    “一个喜欢你的女人,却对外宣称喜欢旁人的女人,而且还跟你的未婚妻成为挚友?”

    “张莹莹是在贺家出事的,而且是在临安公主小憩的院子,又是临安公主撇下她的!”

    “皇上曾有意让你做驸马,你想一想,这件事情的背后,谁最得利?”

    陈青云说完,再次闭上眼睛小憩!

    他若是猜得不错,很快景王的人会来找他,皇上也会暗中召见他!

    他还想抱着媳妇暖被窝呢!

    世人眼迷心也迷,这件事,并不是谁在背后设的局,而是临安公主想解除张,萧两家的婚约,从而能够嫁给萧凤天而已。

    可是贺家和张家,却从暗地里的联系摆在了明面上,两家自然心慌!

    张金辰根本想不到,自己的女儿会是被临安公主算计的。

    这件事不是很有意思吗?

    等到张金辰冷静下来一查,贺家如果要为临安公主遮掩,必定会跟张金辰心生嫌隙!

    贺家如果不为临安公主遮掩,那么襄王必定会跟张金辰心生嫌隙!

    不论是朝那个方向发展,至少张家和贺家以及襄王,都已经是一条绳上,但却不是一条心的蚂蚱!

    “你是说,张莹莹跟贺炯辉的事情是临安公主设计的?”

    萧凤天惊讶道,这个可能,从未在他的脑子里出现过!

    “这件事且先放下,今日你也看出了,贺贵人和魏国公夫人有意针对心慧!”

    “你不觉得很奇怪吗?我跟心慧初入京城,按理说连魏国公府的大门朝那个方向开都不清楚,怎么谈到有怨?”

    “自那一日,心慧接到帖子以后,我就怀疑魏家跟张金辰私下里有些来往!”

    “今日也确实证实了我的想法,你回去以后,不放顺着这个方向查一查,如果张家真的跟贺家有私交,那这私交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张金辰和贺珉又为什么要掩人耳目?”

    “贺贵人发难表面上看起来跟张金辰毫无关系,可正因为表面上看不出来,所以私下里必定交情越深,甚至于,密切!”

    陈青云说完,微微侧身,已经不想再开口了!

    以萧凤天的能力,要想查出点猫腻,很容易!

    可是今日过后,未来的日子,他就必须得处处小心了!

    张金辰最擅长的,不是权谋,而是杀之而后快的狠辣!

    萧凤天确实震惊,他虽然有诸多怀疑,可是青云的话让他如梦初醒!

    一张宴会的帖子,贺贵人,魏国公夫人串联起来,到有点连环倾覆的意思!

    临安公主在宴会上的慌乱做不得假,当时她极力为心慧说话,整件事看起来都与她无关!

    萧凤天的眉头皱成了川,他从未想过,临安公主喜欢他!

    如果临安公主为了要嫁给他而设计张莹莹,做出被气得呕血的,博取所有人的同情,那么这个女人的心思,也未免太深了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