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四章祸水东引
    临安公主顿了片刻后,慢慢转了正面过来!

    只见她煞白的脸色还挂着泪珠,眼眸红肿,疲倦而虚弱的神色看起来十分不好,大有即将晕倒之势!

    她的余光不敢置信地看向陈青云,一双如墨般深黑清透的眼眸中,闪过晦暗不明的冷光。

    皇上的眉头微微蹙起,这已经是青云第二次提起张莹莹了!

    莫不是这张莹莹有什么不妥?

    张金辰也下意识看向陈青云,似乎想要在他的脸上看出点什么来!

    可是陈青云的眼眸犹如寒潭,波澜不惊,深邃幽黑。

    那面容更是沉静如水,丝毫看不出异样。

    “张小姐何在?”

    皇上问道,客堂里静了片刻!

    片刻后,临安公主小声道:“莹莹身体不适,在儿臣小住的鸾鸣院休息!”

    “父皇,莹莹自幼跟儿臣交好,对儿臣的玉佩也十分熟悉!”

    “若真是她捡到了,儿臣回去问一声就是了!”

    “不必如此兴师动众,伤了儿臣与莹莹的情分!”

    临安公主为张莹莹说话,在场之人都并不奇怪!

    而且张莹莹是张金辰的女儿,身份尊贵自不必说,还与临安公主交好,不可能暗中偷拿!

    说是捡到,那还有可能!

    毕竟张莹莹不在宴席上,这里发生的事情,她也不知道!

    可这时,陈青云却微微勾起了嘴角,似笑非笑道:“刚刚贺贵人已经派人去过鸾鸣院了,说是没有找到!”

    “可张小姐就在鸾鸣院,当时得知公主玉佩遗失,难得不应该过来问候一声,陪着公主一起寻找?”

    临安公主有些慌了,她没有想到,这个陈青云竟然如此咄咄逼人!

    她眸含威仪,有些不耐道:“本宫刚刚已经说过了,莹莹身体不适!”

    “张小姐既然身体不适,理应回家养病,或者派人去请大夫才是!”

    “今日是魏国公府老太君的六十寿宴,在魏国公府的后宅养病,难不成张小姐就一点忌讳都没有?”

    “还是说,张小姐只是轻微的不适,所以在后院小憩而已?”

    陈青云据理力争,他漆黑的眸光打量着临安公主,里面流露出的深意让临安公主内心一震,一种被陈青云看穿的惶恐浮上心头!

    可她要对付张莹莹这件事,除了心腹,连她母妃都不知道!

    陈青云一个刚刚入京的小举人,又怎么会知道呢?

    也许是看张莹莹不在,所以想祸水东引!

    对,一定是这样!

    临安公主强迫自己镇静下来,设计张莹莹的这件事,她本就做好了人尽皆知的准备!

    所以,由陈青云的手捅出来,比她自己捅出来,要好得多了!

    皇上见陈青云对这个张莹莹有些咬住不放的架势,当即眉头轻皱,转头看向自己的女儿道:“临安,张小姐的身体到底如何?”

    临安公主闻言,当即柔声道:“回禀父皇,莹莹她只是身体微微不适,想要小憩而已!”

    “那便恳请皇上,差人前去鸾鸣院唤张小姐过来问询一番!”

    “若是张小姐的身体实在是不好,那便请萧夫人和魏国公夫人去一趟,问个清楚!”

    陈青云步步紧逼,眸光直视着皇上的眼眸!

    皇上心有所感,青云之前所透露的大礼,就在张莹莹的身上!

    “秦忠,你亲自带人去请张小姐!”

    皇上转头吩咐秦公公,面露厉色。

    秦公公会意,当即便带着几个小太监往内院走去。

    魏国公夫人在客堂内待得心慌,当即说是跟着去带路,也出去了!

    客堂里安静下来,唯独临安公主依旧默默垂泪,好似因为母妃被贬而自责不已!

    张金辰皱着眉头,下意识握紧手指!

    他抬眸轻扫在临安公主的身上,却意外瞥见临安公主抓住裙摆的手很是用力,连手背上是青筋都暴露出来了!

    面色哭得凄凄惨惨,像是柔弱到一阵风吹来就会倒去!

    可手上的力道,却大得瘆人,像是在极力掩饰着什么?

    还有,陈青云为什么要提莹莹?

    祸水东引如此明显,分明不怀好意!

    莹莹自幼与临安公主交好,又怎么不知道临安公主玉佩的贵重?

    任凭张金辰绞尽脑汁,也猜不到自己的宝贝女儿,被临安公主给算计了!

    于是当后院发出一声惊叫时,众人心里咯噔一声!

    直觉是:出事了!

    心慧听到尖叫声的时候,下意识看向青云!

    她知晓此事不可能与青云有关,可是青云提议去找张莹莹的,她怕有心之人会怀疑青云!

    青云安抚地拍了拍她的手,深色的眸光像是潺潺的流水,闪着一些细碎的光,似乎早有预料!

    心慧满肚子的疑问,却也知道,现在只能沉默!

    张金辰的脸色赫然一变,眸光阴狠地瞥向了临安公主!

    贺贵人也第一时间看向女儿!

    可是,这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后院,该发生的,已经发生了!

    秦公公很快就回来了,魏国公的夫人没有回来,他后面的跟着的几个小太监个个垂头不语。

    秦公公看了一眼张金辰,这才抬眸与皇上道:“回禀皇上张小姐来不了!”

    “这是何故?”

    皇上问道,心里却暗暗打鼓!

    “张小姐与贺世子情投意合,支开了下人,在房间里”

    秦公公的话还没有说完,整个客堂里的顿时诡异地禁声了!

    张金辰的面色唰地变得青紫,他不敢置信地瞪视着秦公公,厉声道:“秦公公慎言,小女早有婚约!”

    秦公公挑了挑眉,淡淡地回道:“杂家和魏国公夫人亲眼所见,那红鸾帐内,二人交叠的背影还起起伏伏!”

    “表哥表哥他跟莹莹”

    “不,这不是真的!”

    “噗”

    秦公公的话刚刚落地,那边的临安公主便喃喃出声,面色顷刻间变得惨白。

    她踉跄地往后退去,当即控制不住地仰头吐了一口鲜血,面色煞白地昏了过去!

    贺贵人面色惊变,哪里管什么张莹莹,贺珉!

    她记得女儿就是喜欢贺珉,还暗中给贺珉送了不少好东西!

    “临安!”

    贺贵人冲过去抱着临安公主的身体,眼中全是恐惧的惊慌!

    所有人都反应过来了,贺珉跟张莹莹苟且!

    可所有人的眼底全是震惊之色!

    临安公主喜欢贺珉,这在京城算不上什么隐秘之事!

    张莹莹喜欢萧凤天,也是众所周知!

    可是现在,贺珉竟然跟张莹莹

    所有夫人和闺阁小姐们的脸色都变了,没有人真正清楚内情,但是这一刻,所有人都知道,张莹莹跟萧凤天的婚约彻底废了!

    而公主也嫁不成自己的表哥贺珉了!

    张金辰控制不住地往后踉跄,眼底一片涂败之色!

    他握紧拳头,暴戾的眸光扫视着这客堂里的所有人。

    皇上,萧凤天,陈青云还有谁跟他作对?

    到底是谁在算计莹莹?

    陈青云初入京城,魏国公府的后院府宅都不清楚,他有本事算计吗?

    不,他没有本事,陈青云的手还伸不到魏国公府的后宅!

    皇上最有可能?

    难不成是皇上发现他跟魏家的关系,所以以示警告?

    不,如果是皇上发现了,必定徐徐而图之,最后一举铲除!

    不是皇上,那只能是萧家了!

    萧家跟陈青云走得最近,所以陈青云有所察觉,这才祸水东引,披露此事!

    对,一定就是这样!

    张金辰满眸凶狠地瞪视着萧凤天,好似要将他那冷凝的面孔给拔下来!

    萧凤天回视过去,眼底幽深一片,神情朗然无畏!

    “张莹莹已经心有所属,那与凤天的亲事就此作废吧!”

    “张爱卿这家教,委实欠妥。”

    皇上轻描淡写,便将张家和萧家的亲事给解除了!

    皇上虽然面上没有什么表情,可心里却委实震惊得厉害!

    张莹莹到底是谁下的手?青云又是怎么知道的?张金辰怀疑萧家会不会有所动作?

    皇上的思绪百转千回,眉头也狠狠皱起,再加上临安公主晕了,场面一度混乱!

    在场之人,无不背脊发寒!

    今日这场宴会,事件频发,可谁知道最后场面竟然如此逆转,堪称让人猝不及防!

    可是如此一来,张家就跟贺家绑在一起了!

    襄王的筹码,也一下子重了许多!

    张金辰一直引以为傲的置身事外,也全都崩塌殆尽,彻底坠下了皇权争夺的泥潭当中!

    可这一切,真的只是巧合吗?

    所有人下意识屏息凝神,暗暗攒测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