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三章感动
    贺贵人眸光雾蒙蒙的,好似陷入重重阴霾,无法挣脱一样!

    身体有些冷,像是有人忽然从她的头顶浇了一盆冰水下来,将她的身体里里外外都沁入了深深的寒气。

    她冷得轻颤,下意识看像皇上的腰间,哪怕她早就注意皇上随身携带的玉佩不见了,她也从未想过,皇上给了那个乡下来的乐安县主!

    一个不知羞耻的寡妇,勾引了自己的小叔,名正言顺成亲以后,竟然得到了皇上亲赐的龙形玉佩!

    这世间还有比这更可笑的事情吗?

    没有了,没有了,已经彻底没有了!

    什么玉佩代表皇室的身份?什么拿了玉佩可以冒充皇家子嗣?什么皇上亲赐,珍贵无比?

    贺贵人扯了扯嘴角,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她的双眸带着愤恨和不甘,锥心的痛意看向皇上,嘴里喃喃自语道:“皇上果真是世上最长情之人!”

    皇上的眉眼微微动了一下,不曾回应!

    到是一直跪着的张金辰身形一僵,眼眸晦暗如海,面色尤为难看!

    魏国公的身体偏向一边,有些支撑不住地轻颤着,知晓皇上心意已决,心里悔之晚矣!

    从头到尾,镇静自若,不惊不喜的,唯独知道真相的那寥寥几人,以及陈青云夫妇!

    皇上看向那一直静候的心慧和青云,温和道:“乐安,朕赐予你的玉佩呢?”

    心慧闻言,当即上前回禀道:“回禀皇上,乐安深知那玉佩太过贵重,故而收放起来了!”

    皇上闻言,眼眸一暗!

    他看着心慧袖口若隐若现的佛珠,当即出声道:“朕赐予你的,日后便带在身上吧!”

    “以免有那等不知尊卑之人,再来寻你的麻烦!”

    客堂里再次静了下来!

    心慧能够清晰地听到,那些不敢置信,倒吸凉气的声音!

    那些惊颤,因为控制不住后仰而带来的轻靠摩擦和踩脚之声!

    皇上那句话,分明大大地抬高了她的身份!

    日后只怕再也没有人说她出身卑微,是个厨娘或者村妇了!

    因为,是皇上亲自抬高了她的身份!

    心慧的心里同样震惊,也同样觉得不可思议!

    可就在她不知道该如何回话时,青云从后面握住了她的手!

    青云将随身所带着的玉佩挂到心慧的腰间,那玉佩光泽莹亮,龙形倨傲张扬,龙眼栩栩如生,正是皇上赐下的那一块!

    “咦,我不是收起来了!”心慧道,她没有想到青云竟然将玉佩带进来了!

    青云闻言,替她整理了裙摆,温和道:“相公身份低微,护不了你,又怕你会被别人欺负,所以悄悄带在身上!”

    心慧:“”心里有点酸,不过堆满了幸福和愉悦是肿么回事?

    呜呜呜,感动!感动!感动!

    皇上:“”死小子,装的到是挺像的,朕的暗探营都喂狗了!

    冷静!冷静!冷静!不能被刺激了!

    众位闺阁小姐:“”史上最好的夫君,没有之一!

    呜呜呜,羡慕!羡慕!羡慕

    “相公真好,以后我乖乖在家,不出门赴宴了。”

    “没事,鸿门宴甚少,偶尔撞见一回,丢的也不是咱们的脸!”

    心慧感动得泪眼汪汪,心软成水,恨不得就将青云淹没了。

    他们的身份融入京城的权贵圈子,根基薄弱,又无实权,自然会被人低看一眼!

    可有青云无微不至的保护,有义母一家竭尽所有的维护,有明珠郡主和贤王世子的关怀,心慧觉得心里酸酸甜甜的,很温暖!

    在这里,他们并不是独木,相反,他们拥有真心的朋友和亲人!

    这就足够了!

    心慧的眼中有了泪光,她那双眼睛本就很大,明媚张扬,熠熠生辉。可此番沾了泪,更是散发着珠玉般的莹亮之光,忽闪忽闪的,好似那泪要落进人的心头,让人感觉到心里一热,便有些怜爱疼惜之意。

    她那朱红的薄唇微微扬起,笑得腼腆而温柔,仿佛像是吹风将薄薄的白云吹开,让人的心情也跟着晴朗起来。

    萧凤天见了,下意识低下头去!

    京城的贵圈就是这样,一不注意就会中招,这也是他为什么会选择跟着来的原因!

    这些年,他见的阴私之事,实在是太多了!

    可是心慧是不一样的,她那么善良,有什么好的都会想到身边的人!

    她又那么爽朗,就算受了委屈也绝不轻易吐露!

    含泪不落的时候,他的心就像是被绞在一起,疼得他的身躯紧绷着,恨不得将那个招惹她的人捏得粉碎!

    娘说,凡事都有青云在!

    可青云到底还未入仕,空有才名,别人未必会高看一眼。

    萧凤天的食指掐在拇指上,眼眸慢慢聚敛了晦暗不明的冷光。

    青云看见心慧眼中灼灼的情意,温柔,依恋,信任,仿佛像是他心尖上最柔软的存在,轻微的摩擦都会让他遏制不住地轻哼!

    因为他疼!

    他从来都想,将她温柔地捧在掌心里!

    不想让她经受一丝一毫的委屈和贬低,可她就像是一颗明珠,一次次磨砺过后,只会更加耀眼,更加珍贵!

    他看到她的泪光里,所有人都成了虚无,唯独他的影子,那么清晰醒目!

    他的心蓦然一软,像是有温热的暖流冲至身体的四肢百骸!

    那让他痉挛的感情来得那么汹涌,让他差点控制不住地拥她入怀!

    周围的人看着他们夫妻二人两两相望,皆是缠绵悱恻的关心爱护之意!

    夫妻情淡的夫人们艳羡,闺阁小姐们心悦神往,眼底皆是藏不住的黯然,此等好夫婿,却注定跟她们无缘了。

    可也有人不屑,甚至于流露出厌恶的神色。

    临安公主看着颜面尽失,已经被父皇所厌弃的母妃,心里万分自责。

    可她哀哀欲泣,悲伤难过的时候,却发现凤天竟然看着恩爱的陈青云夫妇黯然神伤!

    那一刻,临安公主顿悟了,露出了惨然而痛苦的笑容!

    枉她机关算尽,却从未想过,凤天这样优秀的男子,竟然也有求而不得的时候?

    临安公主摇摇欲坠的泪水接连而落,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无法诉说,无法表露!

    皇上皱了皱眉,以为自己的女儿是因为她母妃被贬,却不知道,临安公主只是看清楚了萧凤天的心意,故而十分难过!

    陈青云看着贺贵人那阴冷猩红的眼眸,再看看临安公主哀哀欲绝的面容,以及张金辰僵直而思附是背影,当即道:“青云谢过皇上的庇护之恩!”

    “只不过贺贵人想查内人,如今已经查了,可玉佩却始终没有下落!”

    “青云觉得,有一个人,更应该查!”

    “谁?”

    皇上看向陈青云,知晓他不会无缘无故说这样一个人!

    “众所周知,公主与张小姐交好!”

    “那玉佩也许被张小姐拿去把玩,或者张小姐跟公主玩乐时捡到,尚未还给公主也未可知!”

    “不如请张小姐前来问一问,也许会比我们在场之人,更加清楚公主玉佩的下落!”

    陈青云说完,客堂里的夫人小姐们暗暗点头!

    这张莹莹跟临安公主向来形影不离,可是今天,临安公主在的地方,张莹莹却不见踪影!

    而且,在京城的贵女圈子里,张莹莹对萧凤天的感情向来深厚!

    难得萧凤天在后院客堂的席面上,张莹莹怎么可能不出现呢?

    这其中到底有什么缘故?

    诸位夫人和小姐都开始猜测着,有些疑惑探究的目光自然而然地落在了临安公主的身上!

    临安公主僵直着身体,低垂的眼眸闪过一抹惊慌,不长的指甲却在掌心里,带出了一道道鲜红的痕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