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二章震惊
    魏国公夫人扑了上去,有些慌乱地在心慧的腰间,袖口,甚至于裤腿上都摸了一遍!

    没有,没有,没有,统统没有!

    只有那手腕上带着佛珠和一个白玉手镯,其余的,根本没有别的饰品。

    萧夫人见她那疯了的样子,冷不防从后面将她一把扯开,甩在一边道:“够了!”

    “那玉佩难不成是魏国公夫人放的,非要在心慧的身上找出来!”

    “此事我一定回禀皇上!”

    萧夫人厉声道,连眸光都带着威慑的冷意!

    魏国公夫人心神一抖,有些慌乱地站在一边,只感觉从头到脚,都凉透了!

    “嗤”

    明珠郡主环抱着手,嗤笑着!

    只见她眉头一挑,似笑非笑地看着魏国公夫人道:“夫人连搜身都要亲自动手,怎么不来搜本郡主的身呢?”

    “还是魏国公夫人一早就认定了,那玉佩就在乐安县主的身上!”

    明珠郡主质问道,深邃的眸光里,遍布寒意!

    魏国公府夫人知晓,今天已经得罪了明珠郡主!

    她手脚发软地站在一边,连挪动脚步的力气都没有了!

    明明放进去的,她亲眼看见的!

    可是现在,不翼而飞了!

    乐安县主一直都在客堂里,而且只接触过明珠县主,萧夫人,还有她后来的夫婿!

    萧夫人?

    对一定在萧夫人的身上!

    她一定是要包庇她的义女!

    魏国公夫人的眸光有点暗了,她看着萧夫人,眼眸里的打量十分古怪!

    萧夫人皱起眉头,没有理会她疯癫的样子!

    “帮郡主和县主穿好衣服以后,都跟我出去!”

    萧夫人冷声道,现在要是看不出来猫腻,那她真的就是傻子了!

    萧夫人回头,狠狠地瞪了一眼魏国公夫人!

    她那一眼,颇有兴师问罪,暗恨在心的厉色!

    魏国公夫人心神一抖,越发肯定了,那玉佩被萧夫人拿去了!

    萧夫人知晓是他们故意栽赃给乐安县主的,所以,才会帮乐安县主把玉佩藏起来,才会兴师问罪地瞪视着她!

    一定是这样!

    可是魏国公夫人根本不敢说出来!

    贤妃和贤嫔,只是地位的差距!

    可是如果再接着闹下去,只怕牵扯出了魏国公府,到时候

    魏国公夫人身形一抖,连忙站直身体,低眉顺眼地侯在一旁!

    过了一会,萧夫人带着她们出去复命!

    她面露厉色,眼眸里全是不可挑衅的威严,走起路来,身边的人都感觉到刮过一阵厉风!

    只见她来到皇上的身边,当即跪下道:“回禀皇上,明珠郡主与乐安县主的身上都未搜出玉佩!”

    “怎么会?”

    贤妃不敢置信道,转头看向唯唯诺诺的魏国公夫人!

    这个时候,只听萧夫人冷笑道:“呵呵,怎么会?”

    “刚刚魏国公夫人看见乐安县主的身上没有搜出玉佩时,也是这么意外的!”

    “魏国公夫人更是亲自上前去再搜了一次!”

    “臣妇就奇怪了,贤妃娘娘和魏国公夫人是亲手将玉佩放到乐安县主的身上的?”

    “搜不出来时,竟然还很意外,甚至于是不甘!”

    “皇上明鉴,此时蹊跷古怪,还望皇上明察!”

    萧夫人火气足啊,眼眸里都是犀利的冷光!

    而这时,萧凤天也出声道:“皇上也知,臣的义妹危难之时,都变卖家产救助孤苦百姓,怎么可能会偷拿明珠郡主的玉佩,魏国公夫人与贤妃娘娘如此咄咄逼人,分明就有陷害的嫌疑,还望皇上明察!”

    萧凤天掀袍而跪,背脊僵直,眉峰犀利,眼眸如刀,亮铮铮地闪耀着寒光!

    在场之人,包括临安公主都忍不住颤抖一下!

    “皇伯伯,此时连明珠都牵扯进去,可见背后之人用心险恶!”

    “还请皇伯伯明察!”

    周宁也附和出声道,接着又是一片质疑之声!

    心慧和青云看到为他们说话,甚至于是放低姿态下跪的萧夫人和萧凤天,眼眸里皆是闪过温热的动容!

    贤妃的脸色很难看,甚至于可以说是扭曲!

    她恶狠狠地瞪视着魏国公夫人,以为是她办事不利!

    魏国公夫人受不住那毒蝎似的眸光,下意识抬首,朝着萧夫人的身上看了几眼!

    贤妃当即心领神会,只见她嘴角讥讽地上翘,眼眸阴寒冷戾地盯着萧夫人道:“玉佩失窃从刚刚到现在已经过去将近半个时辰了。”

    “若是有那等拿了玉佩,却已经转交给别人保管!”

    “而这个人,皇上不可能查呢?”

    皇上顺着贤妃的视线看向了萧夫人!

    他顿时气急反笑,深邃的眼眸里,那汹涌的暗潮一下子就倾泻而出。

    “秦忠拟旨,贤妃不明事理,恶意攒测,心思不正,不配为妃,即日起,降为贺贵人,移出华阳宫,搬至紫竹斋!”

    “皇上,废妃滋事体大,还望皇上三思!”张金辰垂首,眉头狠狠皱起,眼底闪过一丝惊异!

    “皇上,贤妃娘娘心急如焚,故而口不择言,还望皇上见谅啊!”

    魏国公贺珉面色惊变,满眸慌张。

    就连一向沉稳的高鸿也忍不住变了脸色,皇上的后宫不顾区区四位妃子,此番废去一个,整个京城还不一下子哗然了!

    “皇上”高鸿正要开口,冷不防就被皇上给打断了!

    “够了,都给朕闭嘴!”皇上冷声呵斥道!

    他看着满眸荒凉,不敢置信的贺贵人,眼里满是厌恶!

    “贺贵人想知道为什么朕这么笃定,临安的玉佩不是乐安偷的?”

    皇上此言一出,所有人下意识屏息凝神,想知道皇上为何从一开始就如此断定,此事跟乐安县主无关!

    贺贵人自然也想,她的手紧握成拳,手背上青筋凸起,眼底一片猩红的狠戾!

    “还望皇上赐教!”

    贺贵人的声音轻颤着,并非惊惧,而是恨意!

    滔天的恨意!

    皇上一直都维护萧夫人,不过是因为萧夫人是那个贱人的妹妹而已!

    今天,她不过是有所猜测!

    皇上竟然如此惩戒她,从宫妃到贵人?

    呵!

    贺贵人满心都是恨意,怒火,悲愤,心里更有无法遮掩和无法压制的报复之感!

    可就在这时,皇上却轻温和地道:“你们都先起来吧!”

    “既然贺贵人意有所指,萧夫人不妨以见证人的身份,告知她朕信任乐安县主的缘由!”

    萧夫人闻言,当即站起来,冷冷地瞥了一眼贺贵人,上前一步道:“臣妇谨遵圣旨!”

    “贺贵人是想着乐安县主出身低微,故而不知凤形玉佩之可贵,从而可能据为己有!”

    “呵呵,可这些都是贺贵人自己臆想的!”

    “早在定南府,本夫人与大将军将乐安县主收为义女时,皇上便亲自将随身所带的龙形玉佩赐给了乐安县主!”

    “那块龙形玉佩,可是太祖皇帝传下来的,皇上随身随身所携带的,不知道比临安公主的凤形玉佩珍贵多少!”

    “珍珠与夜明珠的区别,只有傻子才分辨不出来!”

    萧夫人说的话,很不客气,而且带着讥讽和鄙夷!

    然而,这些都不是众人所关心的!

    众人关心的是,乐安县主竟然也有一块皇家玉佩!

    而且还是太祖皇帝传下来的那一块,还是皇上随身携带的那一块,而且还是早在定南府的时候皇上就赐下了!

    天哪!

    这简直太让人震惊了!

    甚至于,由震惊到质疑!

    众人不敢置信地倒吸凉气,仿佛感觉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这怎么可能是真的呢?

    可是皇上的态度,萧夫人的笃定,以及乐安县主的沉默!

    都在证实在这件事的真实度!

    这件事太让震惊了,比临安公主玉佩遗失,贤妃被贬,以及皇上发怒都还要让人震惊,还要让人不敢置信!

    所有人都怔住了,不知道该如何描述内心的震动和哑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