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一章没有
    皇上阴翳的眸光扫视着他臣子,以及担心惶恐的夫人和闺秀们,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嘲讽!

    他的面容冷肃,眼眸犹如刀锋,寒冰冷戾。

    只听他厉声道:“那玉佩上可有公主的私印?”

    “不过是一块刻下凤形的玉佩而已,就算是龙形的又如何?”

    “这些年皇家赏赐出去的龙凤呈祥的饰物还少吗?”

    “朕到是不知,拥有一块凤形玉佩就能冒充皇嗣,那拥有一块龙形印章是不是就能造反了?”

    谁也不敢答皇上的话,空气中仿佛有肆意蔓延的怒气噼啪炸响!

    皇上的口气如此冷戾,明显已经在暴怒的边缘!

    一块玉佩确实做不了什么威胁皇室的事情!

    顶多是拿到这块玉佩的人,被人高看一眼!

    可是这搜查的事情,不过是皇上的一句话!

    然而,现在皇上宁愿以龙威震慑,却始终没有说出那句话!

    张金辰低垂的眼眸里,闪过一丝诧异!

    皇上不肯动这个乐安县主,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一个乡下来的女人,到底凭什么让皇上刮目相看?

    张金辰寻思着,越发觉得,皇上的行为有些古怪!

    贤妃跪在地上,脸色十分难看!

    她想不出皇上维护乐安县主的缘由!

    她更加担心,皇上不继续追查,那玉佩就这样被乐安县主给带出去了!

    事情如此棘手,意外到她根本没有招架的准备!

    可就在众人以为,玉佩事件就此落下帷幕的时候,心慧微微扬起头道:“皇上明鉴,乐安承蒙皇上厚爱,册封为乐安县主!”

    “可乐安的确出身乡野,以乐安的出身和见识而言,贤妃娘娘怀疑是乐安拿了临安公主的玉佩并不奇怪!”

    “为了自证清白,乐安愿意请魏国公夫人与义母萧夫人一起为乐安搜身!”

    “还望皇上准许!”

    青云的手下意识握住心慧的手,虽然知道她会没事,可他的心却忽然被提起来了!

    心慧慢慢抽出自己的手,轻轻地拍了拍青云的手背,以示安抚!

    皇上将他们夫妻二人的动作尽纳眼中,心里莫名觉得欣慰!

    他看着周围这些颇有最根究底之意的权臣,嘴角上翘,露出一丝阴霾般的厉色!

    张金辰,高鸿,贺珉,很好,从来都不见他们三人如此齐心,在他的面前上演这一出为了皇室的默契之意!

    这时,明珠郡主也出声道:“皇伯伯明鉴,刚刚临安公主也坐在明珠的身边,也让魏国公夫人和萧夫人一起,为明珠搜身吧!”

    “以免在心慧的身上搜不出来时,再次将怀疑的眸光落在明珠的身上!”

    明珠郡主言辞恳请,眸光坦诚而明亮!

    众人心里暗暗打鼓,似乎从一开始,贤妃和魏国公夫人就对乐安县主抱有偏见!

    此番搜身,确实可以证明她们的清白!

    可她们若是清白的,贤妃的怀疑的对象,岂不是更大?

    那她们

    众人暗暗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心里直把疏忽大意的临安公主絮叨几遍!

    “贤妃,明珠和乐安不可能拿了临安的玉佩!”

    “你若是坚持要搜她们的身,搜不出来,那就算是你冤枉了她们!”

    “到时朕将你降为嫔,你可服气?”

    贤妃闻言,心里忍不住一冷,一慌,一痛!

    她本就是皇上明媒正娶的妻子,当不成皇后也就罢了!

    现在皇上竟然想要将她降为嫔!

    呵呵!

    贤妃在心里冷笑,她撑大着眼眸,里面带着一丝蔓延的猩红恨意。

    这种心灰意冷,因爱生恨的眸光,在当年得知被封为贤妃的时候,她就流露过。

    后来因为临安那个孩子,被他禁足在宫,她也流露过。

    今日,是第三次。

    贤妃不想哭了,她忍下眼中的泪意,心狠冷戾道:“既然皇上心中早有决断,那便搜吧!”

    “可若是搜出来,皇上又当如何?”

    “贤妃希望如何?”皇上问道,他看着贤妃,眼里已经起了一丝厌恶!

    贤妃视而不见,继续冷声道:“盗取皇家玉佩,理应当斩!”

    这是要让心慧死了!

    皇上的眉头蹙起,仿佛从未看清楚自己身边的这个女人!

    她的面具,可真多!

    现在又多了一面心狠手辣!

    皇上沉凝着,没有说话!

    贤妃的嘴角勾起淡淡的讥讽,眼里满是冷意!

    皇上竟然犹豫了!

    为了一个乡下来的女人,又不是国色天香,可皇上可竟然犹豫了!

    贤妃的眸光聚焦在心慧的身上,心慧端正着面孔,没有低头故意遮掩。

    贤妃徐徐地看过去,因为是跪着的,她只能看着心慧眉眼和鼻子!

    那一双眼睛,很漂亮。清透之中带着妩媚,是一双引人入目的桃花眼!

    鼻子圆润小巧,还有那柔顺的眉头,漆黑而浓密,隐隐的,又透着一丝凌厉!

    贤妃见她虽然跪着,却不卑不亢,神色镇静,面色冷然!

    她浑身透出的风采,像极了那个临危不惧,永远都是雍容高贵的女人

    贤妃的心头一恸,深邃的眸光里,堆满了不敢置信和惊骇!

    她竟然像一个傻子一样,到现在才想起来皇上的异样!

    叔叔嫂嫂相似!

    哈哈哈哈哈竟然是这样,皇上竟然是因为这样才频频做出让人无法琢磨的事情!

    贤妃在心里悲腔地笑,她应该要笑的,这么多年了。

    皇上只字不提,她以为,那已经成为皇上不光彩的过去,不被提起!

    可谁知道,皇上竟然从未放下?

    “怎么?”

    “皇上不是相信乐安县主吗?”

    “为何迟迟不肯出声?”

    贤妃仰着头,咄咄逼人道!

    她的眼底,多了一层复杂的恨意!

    她收敛的菱角,她周身隐藏的冷戾,她压制不住的怒火,一一在她的眼中涌现!

    皇上看着她那一双充满深意和讥讽的眸光,心里微微一震!

    贤妃的眸光,了然而讥讽,愤恨而强势!

    似乎存了要让心慧必死的决心!

    “你当真要如此?”

    皇上再问,眼眸里已经只剩下层层倾覆的寒意!

    贤妃是他两个孩子的母亲,他没有贬低自己儿女母亲的习惯!

    贤妃闻言,低下头去,嘴角轻勾,狠绝道:“是!”

    “既是如此,那高国公府夫人与萧夫人一起去边厅吧!”

    “明珠和乐安也去,不用害怕,朕在这里,还没有人能够在朕的眼皮底下栽赃!”

    皇上此言一处,厅堂里的众人忽然就有一种背脊发凉的感觉!

    如果,真不是意外!

    那么贤妃的手想要对准谁,不言而喻!

    心慧和明珠郡主站起来,跟着萧夫人和魏国公夫人去了偏厅!

    心慧和明珠郡主穿的都不多,脱去外面的褙子以后,魏国公府的下人就上前仔细地搜起来!

    另外有两个,拿着心慧和明珠郡主的褙子也细细地摸索起来!

    魏国公府夫人亲眼见到,那个丫鬟把玉佩放在心慧的宽袖里面!

    可是她看到那丫鬟在那褙子上来来回回摸了三遍,却找不到的时候,心慌了!

    与此同时,那个给明珠郡主搜身的丫鬟碰到明珠郡主腰间有一块玉佩!

    不过她不敢说是临安公主的,因为明珠郡主也是皇家的人!

    而且,明珠郡主不可能拿了临安公主的玉佩,她若是说了,必定要被斥责一顿!

    那丫鬟的手在那玉佩上顿了顿以后,便移开了!

    片刻后,两个小丫鬟低垂着头,包括专门搜褙子的两个小丫鬟一起,跪在地上,摇了摇头。

    魏国公夫人面色骤变,眼眸似要瞪出火焰来!

    只见她不敢置信地打量着连夹袄都脱去的心慧,惊声道:“怎么可能?”

    “搜仔细了没有?”

    四个小丫鬟的头垂得更低,再一次摇了摇头!

    魏国公夫人只觉心里一冷,浑身都开始打颤!

    如果真的搜不到,那么贤妃娘娘就要被降为贤嫔娘娘了!

    甚至于,整个魏国公府都会受到牵连!

    那怎么可以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