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章僵持
    青云慢慢渡步过来的时候,就看到心慧跟明珠郡主轻靠在一起,两个人正玩味地看向贤妃和魏国公夫人!

    深色的眼眸里闪过一丝飘忽的流光,青云站到心慧的身后道:“吃得还好吗?”

    心慧下意识转头看向青云,他喝了酒,浑身散发着淡淡的酒香!

    眼眸里的光有些灼热,看得她招架不住地红了脸!

    她眸光忽闪着,靠近他道:“还行,就是有些菜上桌就已经凉了!”

    那就是吃得不好了!青云的眉头微微蹙起!

    他执起她的手,温柔道:“回去以后,我给你顿鱼汤!”

    相公亲自炖鱼汤,那自然是备受宠爱啊!

    看着众人注视过来的光芒,心慧赧然地点了点头,一脸都是幸福的笑意!

    贤妃的余光扫了那黏糊的两人,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恰逢这时,陈青云抬首扫视过去!

    他直视着贤妃的面孔,虽无官身,然而气势却傲然冷戾。

    “听说魏国公府的园林很美,不知道青云可否携带内人出去走走?”

    贤妃闻言,面色一僵!

    陈青云竟然想公然把人带出去!

    那怎么能行?

    “陈公子这席,未免散得太早!”

    “即是如此,再坐一会如何?”

    贤妃僵持道,她不可能让陈青云把人带走!

    她看得出,皇上想将陈青云收为己用!

    正是因为如此,乐安县主,必须身败名裂!

    连带着陈青云,也将在京城抬不起头来,最好灰溜溜地滚回定南府去!

    陈青云微眯着眼睛,微微上翘的薄唇勾勒出轻易察觉的讥讽!

    周围的许多深闺小姐不自觉地低下头去,心里“砰砰”直跳!

    她们想不到,大名鼎鼎,几乎是所有学子和闺阁之女所崇拜的“譞雲居士”竟然是如此地护妻!

    竟连贤妃娘娘的威仪都不放在眼中。

    她们在心里惊叹着,羡慕地看着乐安县主。

    得夫如此,还有何求?

    “算了,等等吧!”

    “清者自清!”心慧扯了扯青云的衣袖,还假装委屈一下!

    青云见她眨了眨眼睛,里面俏皮之意尽显,差点就忍不住弯了嘴角!

    可他还是绷住了,转头继续对着贤妃道:“娘娘若是怀疑内人,不妨直说!”

    “临安公主的玉佩虽然重要,可我相信我的妻子绝不会做出拾遗不还,偷盗掩藏之事!”

    贤妃闻言,冷冷地看着陈青云,然后再看着他护着的乐安县主。

    情深意切,说话铿锵有力!

    外人见了,也少不得要信三分!

    “你一个小小的解元在本宫面前说这些,已经僭越了!”

    “本宫并非针对乐安县主,临安公主的玉佩不见了,身边所有亲近的人,率先清查。”

    “在玉佩并未找回之前,乐安县主还是留在客堂的好,以免出去以后,再也摘不清了。”

    陈青云意外地挑眉,贤妃如此笃定,显然有把握在心慧的身上搜出玉佩!

    如此迫不及待地对心慧下手,想来张金辰对他的恨意,确实深入其心!

    “娘娘说到底,就是想搜身而已!”

    陈青云冷冷一笑,他孤高冷傲地站着,目光斜长而深邃,周身气势张狂而冷厉!

    贤妃只觉得心头一跳,好似她在想什么,陈青云都能一览而尽!

    她慌张地握了握拳,恼羞成怒道:“放肆!”

    “你一介尚未入仕的举人而已,竟敢如此跟本宫说话!”

    “谁给你的胆子?”

    贤妃呵斥道,她的脸色气得通红,因为怒气匆匆,彰显那精致的脸蛋也有几分扭曲起来!

    “朕给的胆子!”

    皇上自那屏风后面绕了出来,他冷凝着贤妃,似笑非笑道:“朕竟然不知道,善解人意,宽厚温和的贤妃竟然也有如此暴怒的时候!”

    贤妃闻言,脸色刷地变得雪白!

    她瞪视着陈青云,总感觉是他故意刺她失态的。

    可是现在她说什么都显得多余,她满心火气已经无法压制了。

    “皇上,临安的玉佩是您在她满月的时候赐下的,您就只有她这么一个女儿!”

    “皇上难到也不疼临安了吗?”

    “那玉佩就这样不找回来了?”

    贤妃说着,双眸含泪,却倔强地看着皇上!

    那蓄满的泪水轻易就顺着脸颊落了下来,贤妃哭时,也不抽泣,只是这样定定地看着皇上,好似要将那份心里的委屈发挥到淋漓尽致。

    皇上移开眸光,声音不知不觉温和下来!

    “那贤妃想要如何?”

    “难不成真如青云所说,搜身?”

    “你可知,乐安绝不会拿临安的玉佩!”

    皇上笃定道,他看向一旁羸弱的女儿,脸色煞白,神情慌乱无措!

    他这个女儿,并不像她母妃那般,时常将眼泪当做是软化他的武器!

    临安公主见父皇看向她了,心里又是委屈又是害怕!

    她算计很深,心里早已考量许久!

    此时,她根本无意为难乐安县主!

    她红了眼眶,强忍着滚落的泪水,柔声道:“父皇说的对,乐安县主不可能拿了玉佩!”

    “刚刚儿臣跟乐安县主坐在一起时,乐安县主怕挤着儿臣,身体是靠向萧夫人的!”

    “儿臣可以保证,玉佩丢失跟乐安县主无关!”

    临安公主的声音,带着哀婉的恳求,让皇上的心蓦然一软!

    他的女儿,至少是好的!

    “贤妃,你还想说什么?”

    皇上拍了拍临安公主的肩膀,然后冷硬地问道!

    贤妃还挂着泪珠的脸僵硬着,十分难看!

    她那凤眼想事情的时候,就显得特别地深黑,可那眼眸里的光晦暗不明,又显得她特别地呆板,生硬,甚至于隐隐透着一丝阴狠的戾气。

    “皇上都这般说了,臣妾还能如何说?”

    “那这玉佩找还是不找,全凭皇上做主吧!”

    皇上闻言,皱起了眉头!

    女儿的神态确实不假,可贤妃的话又耐人寻味?

    皇上的眉头蹙起,下意识看向陈青云!

    陈青云眼观鼻,鼻观心,纹丝不动!

    皇上的嘴角微抽着,当即对着临安公主道:“若真的不见了,也找不回来了,朕命人再给你雕刻一块。”

    临安公主乖巧地点了点头,她知道玉佩应该被母妃放在乐安县主的身上了。

    贤妃见女儿这般不想深究的样子,皱着的眉头闪过一丝疑虑。

    可她还是不甘心地道:“皇上,若是有人拿着玉佩在外冒充龙嗣,轻则糊弄官员,重则给皇室抹黑,此事还望皇上三思。”

    心慧的嘴角微翘,也不知道是讥讽还是鄙夷!

    拿个玉佩就是龙嗣,那她岂不是也是皇上的女儿了!

    这个贤妃抓住这个问题不放,想来不知道,皇上将随身所带的玉佩赠予她了!

    心慧看向皇上,只见他的眉峰陇聚,面色阴沉,隐隐有了不耐烦的架势。

    可这时,张金辰却进言道:“皇上,贤妃娘娘所言不无道理!”

    “许多偏远昏聩的官员,一心想要攀附,尤其是边防州府,更是重中之重!”

    “临安公主的玉佩务必要找到才是!”

    “皇上,此时关系重大,临安公主的玉佩为皇室所有,轻易不可丢失,臣看还是找回的好!”

    英国公高鸿也出声附和道,虽然知晓此事古怪!

    不过,皇上想要揭过此事,又显得有些牵强!

    魏国公见张金辰和英国公都说话了,当即也道:“皇上,临安公主的玉佩在府中丢失,玉佩若是不找回来,英国公府难辞其咎,还望皇上下旨彻查!”

    “嘭!”的一声,皇上的手狠狠地拍击在圆木桌面上!

    “皇上息怒!”

    众人异口同声,在那余音回震的空隙间,客堂里黑压压地跪了一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