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九章步步紧逼
    “张尚书有空担心内人,不如担心自己的千金!”

    “我看张小姐根本没有入席,也不知道上哪儿小坐去了!”

    陈青云说完,饮下杯中酒,那狭长的眼眸里,透着一丝彻骨的玩味!

    张金辰眉头一挑,面色不变,心里却闪过一丝不安。

    女儿一向跟着临安公主,可现在公主在这里,女儿却不见踪影?

    这是为何?

    张金辰再一瞧身边的萧凤天,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的女儿他自然知道,自小有萧凤天的地方,能去的,都会跟去!

    可是现在她没有在!

    皇上看着稳坐不动的青云,再看看有些异样的张金辰,心思微动!

    莫不是那张莹莹有何不妥?

    皇上想起青云递给他的话,今日送一份大礼?

    这大礼难不成跟张家有关?

    皇上沉思着,面上却与青云调侃道:“行了,担心就过去看看!”

    “乐安第一次参加这种宴会,人来人往的,挤到她就不好了。”

    陈青云顺势起来道:“让皇上见笑了,青云先离席了!”

    陈青云说完,拱手一笑,当即往女眷那边走去。

    周宁也站起来道:“这酒席也吃了,寿礼也送了,那侄儿也先离席了!”

    皇上挥了挥手,满面含笑,不以为意。

    萧凤天也顺势站起来,刚要开口,只见皇上瞪视着他道:“他们两个是去找媳妇,你去干什么?”

    “坐下!”

    萧凤天的眉峰皱起,微动的眸光里闪过一丝郁闷。

    刚刚青云意有所指,他心神一凛,知道张莹莹可能被算计了。

    可青云是怎么知道的?

    萧凤天一肚子的疑问呢,更何况,他隐隐感觉倒临安公主所谓的玉佩丢失事件,其实就是针对心慧来的。

    他很不放心,当然,也存了给心慧撑腰的意思。

    “皇上,臣想出恭!”

    萧凤天一本正经地道!

    “噗!”

    景王不小心喷了!

    “咳咳”一直心不在焉的英国公高鸿被呛住了!

    而作为透明陪客的魏国公面容抽搐着,看着萧凤天那冷肃无畏的面容,感觉心里哽了一口老血!

    最没有防备的人是皇上,他以为自己幻听了!

    愕然地瞪大眼眸,这个时候,只听萧凤天再补充一句道:“皇上,臣喝多了,想出恭!”

    皇上的手指握了握拳,然后又瞬间松开,嫌弃地挥了挥道:“滚!”

    萧凤天如愿离席了,景王看了看自己的父皇,在看了看心不在焉的三个陪客,心里隐隐有一种,风雨欲来之感。

    “父皇,要不儿臣去看看临安!”

    皇上闻言,幽幽地瞪视着自己也想走的儿子!

    那屏风后就如此吸引人?

    让他们一个个的,都想跑?

    “今日可有相中的王妃人选?”

    皇上转移话题,今日魏国公府肯定有事!

    只不过,不论是什么事事情?

    到目前为止,都还不足以让他这皇帝出面,主持大局!

    那些下人在客堂里穿来穿去地寻找。

    所到之处,跪爬掀桌,十分慎重。

    心慧的余光扫像冷面寒霜的贤妃,知道这件事,她想闹大。

    贤妃拿准了,她是乡下来的,不知晓临安公主玉佩的重要性,故而可以诱导众人。

    这其实很好栽赃!

    可惜她注定要失败了!

    终于,到处都找了以后,魏国公的夫人面色难看道:“娘娘,都找过了,没有!”

    “会不会是临安公主,落在宫里了?”

    “不会,本宫入席之前,都还见临安佩戴在身上!”贤妃冷凝道,她的目光打量着客堂里的这些夫人小姐们,仿佛在寻找可疑的人!

    “可刚刚临安公主进了客堂以后,就是坐在乐安县主的身边啊!”

    魏国公夫人皱着眉头道,那声音突倪地提高,好像已经找得不耐烦了!

    心慧站在不远处,微微翘着红唇,眼眸一片幽深!

    终于来了!

    转了一圈,事情如她所料,落在了她的身上。

    因为大张旗鼓地寻找以后,更容易锁住众人的视线!

    至少比一开始就怀疑她,更家容易让人相信,很有可能是她不知晓玉佩的贵重,捡了,或者偷了,在知道事情严重性以后,便不敢拿出来了。

    这逻辑思维还是可以的,严谨,周密!

    比冒冒失失的栽赃要好得多!

    至少如果在她的身上搜出玉佩,那她可真是百口莫辨了!

    所有人看过来的时候,心慧站直身体,面容带笑,神情轻松道:“我是挨着临安公主坐的,可这桌脚椅子都被翻遍了,也没有见你们找到啊!”

    “怎么?怀疑是我拿的?”

    心慧抿着唇笑,只不过那笑意不达眼底!

    魏国公夫人闻言,眼眸闪过一丝冷意!

    只见她僵着面色,阴阳怪气道:“我可没有这么说?”

    “只不过公主的玉佩那可是皇家身份的代表,丢不得,县主若是见了,说出来便是!”

    李心慧闻言,当即玩味道:“哦,如此贵重的玉佩,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

    魏国公夫人见她感兴趣,当即眼眸一转,顺着她的话道:“上等白玉,上面雕了一只展翅翱翔的凤凰,十分精致华美。”

    “哦这样的啊!”心慧故意拖长尾音,待众人的视线都聚焦在她的面容上时,她便眨了眨眼睛,悠哉地继续道:“没看见呢!”

    “噗!”

    明珠郡主喷笑,她挽住心慧的手腕,低声道:“你好坏!”

    “不及某人!”

    “哈哈哈”明珠郡主见她意有所指,心里更是爽快!

    是啊,她们两个就是狼狈为奸,想要收拾这些兴风作浪的人!

    所以,她们是一样的坏!

    齐夫人和萧夫人也察觉到了,这一场故意引诱众人误解,暗中意指心慧拿了玉佩的局,是魏国公夫人连同贤妃在内,布下的。

    也许还有,看起来弱不禁风,在一旁站着十分自责难过的临安公主!

    “公主的玉佩什么时候掉的?”萧夫人冷声问道,她的眸光犀利冷硬,让临安公主羞愧难挡!

    她摇了摇头,此番也知道是母妃拿她的玉佩去做局陷害了!

    “什么时候掉的,掉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那让人如何去找?”

    “满客堂都是有身份的夫人和深闺的小姐,这是不是意外还未可知,难不成都要让诸位夫人小姐们也都背上盗窃的罪名不成?”

    萧夫人冷声质问,她阴鸷的眸光瞪视着贤妃和魏国公夫人!

    那两人身体一颤,心里都有些惧意!

    “许是临安放在什么地方忘记了,诸位夫人小姐们去园子里游玩吧,不必再找了!”

    临安公主的身体摇摇欲坠,她生来体弱是事实,而且此时心里实在是慌得很。

    她不想把事情闹大,她也不想让萧夫人觉得,是她陷害了乐安县主!

    萧夫人见临安公主额头上全是冷汗,面色痛苦地强撑着,心里闪过一丝狐疑!

    莫不是,真是个意外!

    可她刚刚有这个想法的时候,只听贤妃厉声道:“临安,糊涂!”

    “那玉佩乃是你父皇亲自赐予你的,是你公主身份的象征,怎么能如此儿戏!”

    “若是真的就此遗失,你如何向你父皇交代?”

    贤妃训斥临安公主,诸位夫人和小姐也看出点名堂来了!

    今日这玉佩找不到,只怕她们都会受到牵连!

    “贤妃娘娘明鉴,臣妇与小女一直都在客堂后面,未曾靠近过临安公主!”

    “贤妃娘娘明察,臣妇与小女也一直都在角落,未曾靠近过临安公主!”

    “贤妃娘娘,臣妇也未曾靠经过临安公主啊!”

    “贤妃娘娘,臣女也没有啊!”

    贤妃被吵得头疼!

    “够了!”她厉声呵斥,当即道:“没有靠近过临安公主的,不用查了!”

    此言一出,无数人欢喜异常,少数人面色青紫!

    明珠郡主和心慧对视一眼,两个人皆是眸含冷意!

    对方步步紧逼,那么就别怪她们不客气地打脸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