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八章临安公主的玉佩掉了
    席面上的气氛算不上很好!

    尤其是,明珠郡主的对面,正坐着如今的英国公夫人,陆氏。

    陆氏出生在杭州府,自小家境优越,算是娇宠着长大的。

    如果她嫁的人不是英国公高鸿,也许她会有很强的优越感!

    如果英国公的前一位夫人不是明珠郡主,也许她会抬高下巴,装作高高在上的样子!

    可是现在她只想快点开席,然后散席!

    也不知道魏国公夫人怎么想的,竟然将她安排在这个位置上!

    陆氏十分尴尬,局促,不安!

    她时不时往相公那边看去,结果发现相公竟然在看明珠郡主,她只感觉满脸难堪,心里又酸又痛!

    明珠郡主才懒得管陆氏那点小女人的心思,她只觉临安公主横在她和心慧的中间,十分古怪!

    宴席很快就开始了,有照看她们这一桌的两个小丫鬟过来下菜!

    一个站在心慧的后面,一个站在陆氏的后面。

    心慧只想着,吃了宴席以后,便早点回去休息。

    之前吃了不少点心,心慧并不是很饿!

    象征性地动了动筷子,然后懒懒地坐在位置上!

    上面点寿桃的时候,那个丫鬟手滑,掉了一个寿桃在心慧的裙子上!

    “奴婢手滑了,还请乐安县主见谅!”

    小丫鬟低垂着头,连忙蹲下身去捡那个寿桃!

    心慧见状,没有说些什么,微微侧身人让她去捡!

    可她感觉自己的袖带里,似乎滑入了什么东西!

    她并不喜欢穿宽袍大袖,因此她那袖子是荷叶袖,看似宽大,其实里面做了收口的里衬。

    可惜那放入玉佩的丫鬟并不知道,还以为那玉佩顺着深袖,滑到里面去了!

    心慧的眉头微微皱起,她装作不经意地环视着四周,见魏国公夫人正朝着这边看了一眼,不过很快就收回视线了!

    心慧心里更是觉得古怪!

    不过她没有动,小丫鬟捡了寿桃以后,便急匆匆地走出去了,瞧那背影,像是落荒而逃!

    心慧执起筷子,继续吃了些热菜!

    临安公主没有什么胃口,略微吃了一些以后,老太君那边开始送礼了!

    都是自家的孙女,外孙女等等,送了礼还发个封红!

    临安公主顺势站起来,含笑道:“几位夫人,姐姐,你们慢用,本宫去跟外祖母讨份封红!”

    众人知晓她要去送礼,当即便笑了笑,请她慢走!

    心慧和明珠郡主总算没有被隔开了,两个人微微松了一口气!

    心慧蹭到明珠郡主的身边,然后伸手摸了摸袖带里的东西!

    是块玉佩!

    摸上去,很温润,很滑腻,还有繁复的纹理,暖暖的,是上等的好玉!

    想到自己手上这一块,心慧当即明白过来!

    她将那玉佩攥紧在手中,只听旁边那一桌,贤妃焦急的声音出声道:“临安,你的玉佩呢?”

    心慧将那玉佩送至明珠郡主的手中,附耳道:“刚刚上菜的那个小丫鬟真好看!”

    明珠郡主听闻贤妃一声惊叫,再听心慧这意味深长的话,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她当即不动声色地将那玉佩收进自己的怀中,附和轻笑道:“确实好看!”

    两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刚刚还在的,也许是落在鸾鸣院了!”

    临安公主微微皱起眉头,心里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

    她看着面色骤变,神情紧张的母妃,红唇下意识抿起!

    但愿是她想多了,如果母妃想用玉佩栽赃给乐安县主,那么不管这件事她知不知情,凤天都会认为,跟她有关!

    她才刚刚解决了一个心腹大患,现在她不想将火引到乐安县主的身上!

    “那可是皇家的玉佩,谁知道会不会有人觊觎!”

    “来人,快去鸾鸣院找!”

    贤妃出声道,可这个时候,临安公主面色骤变,瞬间雪白一片!

    她当即道:“母妃说的是,皇家的玉佩,他人觊觎,拿出去也是死罪!”

    “肯定是儿臣不小心放在鸾鸣院了,儿臣这就去找!”

    临安公主转身,心里慌乱无比,想要先将母妃糊弄过去!

    可是贤妃却拉着她的手道:“得了,你还没有给你外祖母送礼呢!”

    “本宫让宫人去一趟就行!”

    “就像你说的,拿出去也是死罪,就怕有那不知道深浅的!”

    贤妃意有所指,临安公主就越慌!

    她眼睁睁看着母妃派人出去,可这本就是一场局,那出去的人,还未到鸾鸣院,便着急地跑回来道:“回禀贤妃娘娘,鸾鸣院没有临安公主的玉佩!”

    “什么?”

    “那就是被人偷了!”

    贤妃惊愕道,仿佛不敢置信的样子!

    临安公主感觉身心瞬间都凉透了,母妃的人根本没有去到鸾鸣院!

    此时的她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她感觉心头巨震,浑身都在发抖,像是好不容易把东墙补好了,转过头,却发现西墙的窟窿是最大的,正对着她,刮来一阵阵冰冷刺骨的寒风!

    就在她不知道该如何表态时,她的舅母魏国公夫人开口了!

    “娘娘莫慌,横竖公主也就只有待在鸾鸣远和客堂!”

    “现在找,还来得及!”

    “那还不赶快派人去找,这可是皇家玉佩,丢不得!”

    贤妃一副焦心如焚的样子。

    心慧和明珠郡主顺势站起来,然后看着那做戏的姑嫂二人,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嘲讽。

    屏风后,皇上的眉头狠狠皱起!

    他转头看向秦公公,冷声道:“怎么回事?”

    秦公公看了看桌上几位微妙的面容,回禀道:“回禀皇上,临安公主的那块凤形的玉佩不见了,贤妃娘娘着急,让人到处找!”

    皇上闻言,当即冷笑道:“在场之人,谁不知道临安玉佩的珍贵!”

    “让贤妃不要兴师动众的,定是不小心落在什么地方了!”

    秦公公闻言,颔首后退下!

    他走到贤妃的身边,行了一礼后道:“皇上让奴才给贤妃娘娘带句话,在场之人都知道临安公主的玉佩很是珍贵,那玉佩也许落在什么地方了,请娘娘不要兴师动众!”

    贤妃闻言,脸色顿时一变。

    她没有想到,皇上竟然让她大事化小。

    呵!

    贤妃的用力握了握手,当即强颜欢笑道:“秦公公去伺候皇上吧,本宫私下再找找。”

    秦公公看着贤妃那些有些僵硬的面容,磕下的眼底闪过一丝冷嘲。

    “公主去过的地方,都仔细找找!”

    “若是有哪位夫人小姐捡到了,那便拿出来吧,这玉佩带出去也是死罪!”

    贤妃冷声道,她长袖一甩,坐在老太君的身边。

    老太君真的以为临安公主的玉佩掉了,心慌慌地道:“快,都快去找!”

    “那玉佩可是皇上亲赐,代表公主尊贵的身份,赶紧去找!”

    贤妃烦躁地扯着手绢,阴冷的眸光时不时落在乐安县主的身上。

    魏国公夫人带着人转了一圈,面色焦急地道:“都找了,没有!”

    “那可怎么办呦!”老太君面色赫然一变,当即便哀嚎起来!

    席面上的人都下意识站起来,黑压压一片,几百人拥挤的客堂里,只看得见人潮涌动,心思各异,面色不安!

    陈青云与周宁还在斗酒,两人喝到兴头上,连眼眸里的光都沾着酒意,异常耀眼。

    张金辰的手指在桌下敲了敲自己的膝盖,眼眸微微一眯,知晓这是贤妃的手段。

    他当即看向陈青云,带着和煦的笑意道:“似乎出了点事情,陈公子不去陪着娇妻吗?”

    陈青云闻言,抬首,似笑非笑地打量着张金辰道:“哦尚书大人可知出了什么事情?”

    “好似临安公主的玉佩掉了?”

    “临安公主的玉佩掉了,跟内人何干?”

    陈青云继续反问,他喝了酒,眼眸看起来迷离深邃,透着一丝危险的冷戾!

    张金辰到没有想到,这个陈青云连虚伪周旋都懒得!

    直接表露对自己的不满!

    他当即朗声笑道:“哈哈,自然跟县主无关。只是下人来往穿行,怕冲撞了县主而已。”

    陈青云多少还是佩服张金辰的应变能力!

    他的确有手腕,有谋略,有耐心。

    这么多年,没有人知道,他跟魏国公,英国公,有所牵扯。

    就凭这一点,陈青云还是高看一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