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七章各自算计
    贤妃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女儿跟张莹莹温柔叙话的样子!

    女儿的手,还握着张莹莹的手,那般亲密,就像是闺阁当中的亲姐妹一样!

    临安公主听见脚步声的时候,下意识抬头看向门口!

    只见母妃竟然过来了!

    “母妃?”临安公主诧异道,漆黑的眼眸里,闪过一丝慌乱!

    不过当看到母妃那慈爱的眉眼时,她便镇静下来!

    “莹莹给贤妃娘娘请安!”

    张莹莹连忙收敛伤感的愁容,当即便微微福身行礼!

    贤妃摆了摆手道:“宴席就要开始了,本宫问问你们可要去宴席上!”

    临安公主闻言,当即道:“儿臣自然是要去给外祖母送礼的,莹莹她不太想去!”

    “就让她在鸾鸣院休息吧,儿臣在宴席上不能久坐,一会就回来陪她!”

    贤妃看着女儿苍白的脸色,心里顿时一软!

    她拍了拍女儿的手,当即对着张莹莹道:“那莹莹就先休息片刻,本宫让下人给你单独送些精致的吃食来!”

    张莹莹心里想去又不想去的,觉得自己的话,都被临安公主说了!

    不过她知道临安公主也是为了她好,当即便道:“莹莹谢过贤妃娘娘!”

    贤妃颔首,拉着女儿的手慢慢往外走!

    门外守着的宫人立即跟上,贤妃帮临安公主整理了裙摆,不动声色地将她的玉佩给收了起来!

    临安公主心里有事,也没有注意看。

    母女俩当即慢慢地朝着客堂走去,等到了客堂的入口,魏国公夫人当即迎了上去道:“老太君还在念叨,说是要跟娘娘和公主坐一桌呢!”

    “娘娘和公主快快请进!”

    贤妃闻言,扯着嘴角笑了笑,伸手去握住魏国公夫人的手道:“今日辛苦嫂嫂了!”

    魏国公夫人感觉手心滑入一块温润细腻的玉佩,心神一凛,当即用手帕掩住道:“娘娘说哪里话,这都是臣妇应该做的!”

    贤妃颔首,当即带着临安公主进了客堂。

    最上方的位置,坐了皇上,紧挨着是景王,贤王世子,萧凤天,陈青云,然后是临时过来陪客的魏国公,英国公,张金辰。

    贤妃的视线扫过张金辰的身上,微微顿了顿,随即又若无其事地往老太君那一桌走去。

    她看到在邻桌位置上,坐了萧夫人,齐夫人,明珠郡主,贤王世子妃,乐安县主,以及几位面熟的正二品阁老夫人。

    再看那上面,为她和女儿预留出来的位置,贤妃眼眸微闪,对着临安公主道:“临安去挨着明珠坐吧,你们姐妹许久不见,理应问候一声。”

    “再则,你外祖母那一桌的人都是老夫人,你也说不上什么话!”

    临安公主闻言,有些愕然地看着自己的母妃!

    她跟明珠郡主虽然是堂姐妹,可因为她年纪比明珠郡主小,而且又体弱多病,其实并不亲热!

    可是她看着父皇那一桌,凤天的视线时不时移过来时,当即颔首,乖巧地点了点头!

    贤妃见状,当即唤来身边的贴身嬷嬷,在明珠郡主和陈李氏的中间,给临安公主加了一个位置!

    还在门口迎客的魏国公夫人见了,当即找了一个借口,避到下人烧水煮茶的耳房去了。

    一直暗暗观察魏国公夫人的萧凤天皱起了眉头,压低声音对着青云道:“像是有所动作了!”

    周围人声鼎沸,热热闹闹的,看着人来人往的身影,像是在演皮影戏一样!

    青云看着那一头,跟魏国公喝上的张金辰,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讥讽!

    “无碍,等着吧!”

    “今天保证送你一个惊喜!”

    陈青云说着,神情似笑非笑地盯着萧凤天!

    萧凤天微微皱起了眉头,心里有些愕然!

    惊喜?

    他的?

    他能有什么惊喜,除非是

    萧凤天眼底一片惊色,他不敢置信地看着陈青云,想说什么,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只不过视线环视一周,下意识去找张莹莹的影子!

    他们本就是男客,待在后院已经不妥,那竖起的四扇屏风虽然遮挡不住什么,可男女之防,众人心知肚明。

    许多闺阁小姐和夫人都在陆陆续续地入座,可是他们这一桌的酒水宴席,却已经开始上了!

    张金辰第一次认真地打量着陈青云,近距离地注视着他,

    冷峻的眉眼,犀利的眉峰,嘴角自然而然地上翘,勾勒出圆滑而幽深的笑容!

    像是一个混迹在狼群中的狐狸,轻易不会让你抓到把柄!

    张金辰端起酒杯,眼眸微眯着,聚敛出一丝散漫的精光!

    只见他含笑道:“陈公子果真是人中龙凤,才高八斗,连皇上都高看一眼,少年英姿,很是不凡啊!”

    陈青云抬眸,看着张金辰那斜长的眼眸眯了眯,笑得格外和煦的样子!

    可那聚拢的眸光,冷戾幽深,分明不怀好意!

    张金辰正值盛年,所谋之事徐徐渐进,自然心情舒畅!

    此番的他还未到山穷水尽之时,脸颊还未消瘦,颧骨还未突出!

    他依旧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张金辰,面容怡然,唇瓣轻勾,担得起谦谦和煦,温润儒雅的形容!

    “张尚书廖赞了,青云资质平平,能如皇上的龙眼,无外乎“忠心”二字!”

    张金辰的嘴角微微僵硬了一下,这个陈青云的话外音是说他对皇上不忠心?

    到没有想到,一开口就跟刺头一样,难为他高看了!

    张金辰在心里冷笑一声,当即道:“那是自然,我们做臣子的,都是给皇上尽忠!”

    “陈公子是今年阳城的解元,想来来年二甲进士不在话下!”

    “希望春闱后,陈公子高中状元,也好早日为皇上分忧!”

    张金辰说着场面话,场面其乐融融,好似君臣同乐。

    而另外一边,明珠郡主和心慧被隔开以后,心慧便转头跟义母说话!

    明珠郡主不想搭理临安公主,场面一度尴尬。

    “我做了些小衣服,连体的,解开带子就可以给孩子换片了!”

    “睿轩穿起来,冬天的时候换片也简便一点!”

    “呵呵,你有心了!”

    “才来京城多久啊,连睿轩的小衣服都做好了!”

    “那臭小子将来长大不好好孝敬他的姐姐,看我不打断他的腿!”

    萧夫人开怀道,心慧有这份心意,她这个当义母的自然开心!

    心慧喜欢小孩子,软软的,可爱极了!

    抱在怀里,怎么也舍不得放下来!

    她不知道跟临安公主说什么,所以只能跟义母说一些义母感兴趣的话题了!

    “心慧照顾小孩子很周到的,比我们这些当娘的还周到!”

    “当初霄儿穿的衣服,基本上都是照着心慧做的样式做的,霄儿就穿得很舒服!”

    “后来霄儿吃积食了,也是心慧帮忙推拿,霄儿三岁以前,连药都没有吃一口!”

    “定南府柳家的余大夫医术高明,可在心慧的面前,开张药方都要斟酌一二!”

    齐夫人也附和道,她最喜欢心慧,那是因为心慧善良,贤惠,处事周全!

    不像现在冒冒失失的大姑娘小媳妇,总是丢三落四,哭哭啼啼的!

    萧夫人见齐夫人如此说,心里更是高兴!

    之前睿轩就是吃积食了,哭了大半晚,后来还是找了宫中擅长小儿科的御医,这才没有受罪!

    小婴儿不了话,就知道哭,哭得当娘的人心烦意乱,心疼难熬!

    “呵呵,我哪有师母说得这么好?”

    “这没有当娘的女人,总觉得自己处处都是满意的!”

    “当了娘亲以后,就会发现自己到处都是缺点了!”

    “我就见过一位针线很好的姑娘,嫁人生子以后,竟然害怕自己的针脚太细,显得那接口之处的布料太硬,会咯到孩子。”

    “可见女人当了娘亲以后,对自己的要求都是严苛的!”

    萧夫人:“呵呵,对的对的,我当初就是这样的!”

    齐夫人:“呵呵,可不是吗,我那个时候,恨不得那布料直接变成衣服,不用针线去缝了!”

    明珠郡主:“”隔着一个人,插不进去话啊!

    临安公主:“”听起来,这个陈李氏满心满意都是孩子,跟凤天没有纠葛才是!

    众夫人:够了,她们已经透明很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