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六章下药
    心慧和明珠郡主出来,准备去净房方便的时候,明珠郡主出声道:“平常看你也不是热心交友的人啊?”

    “今天是怎么回事?”

    心慧闻言,顿时失笑!

    “火眼金睛啊!”

    “不过两个小姑娘都还蛮好的!”

    “这么跟你说吧,青云不是还有几个未婚的挚友吗,我这就是嗯嗯你懂的!”

    明珠郡主闻言,不知道怎么就想到了,连挺翘的屁股都差点露出来的柳成元。

    她当即轻笑道:“我到是没有看出来,你做媒婆的潜质可真高!”

    “嘿嘿,女人看女人,看得准点!”

    “我这不是怕他们以后过得吵吵闹闹的,来找青云喝闷酒吗?”

    “呵,你想的到是长远!”明珠郡主冷哼一声,话题就此打住!

    偏厅的厢房里,贤妃坐在软塌上,对着下首的魏国公夫人道:“嫂嫂也不要怪我没有给贺家出气!”

    “这皇上在的地方,嫔妃就是个摆设!”

    “不过嘛明的不行,咱们就来暗的!”

    贤妃意味深长道,看向魏国公夫人的眸光,也从慵懒变成冷戾!

    魏国公夫人眉头一挑,心里顿时狂跳!

    这暗的可不就是陷害?

    “娘娘,这如何下手,可不能把国公府搭进去啊!”

    贤妃闻言,眉头皱起,心里满是厌恶!

    她的儿子还指望魏国公府的势力,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女人把魏国公府搭进去?

    “一个盗窃的罪名而已,而盗窃的东西,若是皇家之物,与魏国公府何干?”

    “找一个面生的丫鬟,家生子,拖家带口那种!”

    “到时候我会把东西给你,怎么做,你自己清楚!”

    魏国公夫人闻言,当即眼眸一亮!

    皇家之物在魏国公府失窃,自然要好一番查找!

    如果在那个陈李氏的身上找到,那岂不是由皇上亲自定罪!

    “一切谨遵娘娘吩咐!”

    魏国公夫人低头,掩下嘴角一闪而逝的冷笑!

    临安公主体弱,回鸾鸣院歇息了。

    张莹莹自然也跟随她一起去。

    等进了厢房,张莹莹好一通大哭!

    “现在公主知道了吧,凤天根本没有将我放在眼里!”

    “我不过就刺了那个陈李氏两句,他立即就冷戾地瞪视着我,眸含警告之意!”

    “而且那个陈李氏根本不是省油的灯,你看看她对您的表妹就敢当面呵斥,连皇上都有几分维护她!”

    “还有她那夫君,一个劲地助长她的气焰,喧宾夺主,好似整个厅堂里,就是他们夫妻俩的私宅一样!”

    张莹莹从未感觉如此气愤和无力。

    未婚夫帮着自己的义妹欺负她。

    这门亲事让京城多少人看尽了笑话,就因为萧家久不上门商议亲事!

    就连她那未来的婆母,见了她也当透明人一样!

    难不成就因为父亲在朝堂上跟萧家意见不合吗?

    即使如此,当初又怎么同意了这门亲事?

    临安公主懒懒地靠在软塌上,微眯着眼睛,看起来像是精神不济!

    整个京城都知道,萧家有意退亲,一拖再拖!

    她不信张莹莹不知道,只不过装傻而已!

    很早很早之前,她就听到父皇对着凤天戏谑道:“你给朕当女婿如何?”

    可凤天却说:“臣有婚约在身,皇上另择贤婿!”

    既然做不成夫妻的,为何要挡她的道?

    临安公主微微眯了眯眼睛,对着身边的佩兰使了个眼色!

    佩兰身体一颤,眼眸里闪过一丝惊慌。

    临安公主微微皱了皱眉,凌厉一瞪。

    佩兰心神一凛,当即悄声退下。

    “等会宴席你若是不想去,那便不去了!”

    “就在这里休息好了,你瞧瞧你那双眼睛,红彤彤的,跟兔子一样!”

    “出去也是图惹别人笑话!”

    临安公主似有若无地轻叹,轻柔的帕子擦着在张莹莹的眼角,一片真心为她考虑的样子。

    张莹莹原本还想洗把脸再出去的,可临安公主这样说,她到是踌躇起来!

    “公主也不去吗?”

    临安公主闻言,当即轻笑道:“本宫哪里坐得住那么久,等到开席,给外祖母送了寿礼就回来!”

    “少将军他们来内院本就不妥,说不定此时已经回前院去了。”

    “你心里如此不甘,不如等改日他进宫以后,本宫让内侍将他留住,再唤你来相见如何?”

    “到时候没有旁人,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这般委屈的话,本宫听了有什么用,得让少将军听一听,你可是他的未婚妻,日后要过一辈子的人,怎么就被旁人比下去了?”

    张莹莹闻言,眼眸又红了起来!

    是啊,他们是未婚夫妻,日后要过一辈子的人!

    从她出生就定下来的婚约,足足二十年了,除了他,她不会嫁给别人!

    张莹莹想到这里,越发觉得临安公主说的对!

    就算有委屈,她也应当是说给凤天听,就算是要落泪,也是要让凤天知道,她因何落泪。

    她等了他那么久,如今边关战事已经平了!

    难不成,他还不想娶她么?

    “公主,茶来了!”

    佩兰端着一壶热茶进了厢房,脸色有些发白,双手也轻颤着,很是不安!

    临安公主慢慢从软塌上下来,拍了拍佩兰的肩膀道:“下去吧,别人让知道张小姐在这里哭!”

    佩兰闻言,知道这是公主跟她打的哑谜!

    意思是,让她通知贺世子,张小姐在这里哭!

    佩兰经常代表临安公主往魏国公府送礼物,自然有相熟的丫鬟婆子!

    更何况,那贺世子时常会让贴身小厮找她打探张小姐的喜好等等。

    药都已经下了,佩兰出了鸾鸣院的时候,风一吹,感觉额头上都是冷汗!

    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公主和贤妃的手段,她不想死!

    如果被查出来,公主最多被斥责几句,可是她一定会死的!

    佩兰一边惶恐地往前厅去,一边苦思冥想,能够逃避追究的办法!

    突然,她想起客厅里林妙音画漫画的一幕。

    她当即眼眸一亮,折身去了鸾鸣院的小厨房,找了黑炭,然后在宣纸上胡乱地写了:“鸾鸣院,张小姐伤心难过,世子速来。”

    佩兰写了以后,又换了一身魏国公府小丫鬟的衣服,随意挽了一个双丫髻以后,便匆匆地对着前厅跑去!

    恰逢这时,贤妃过来找临安公主!

    贤妃恍惚看到一个魏国公府的小丫鬟往前厅跑,面容跟女儿身边的大宫女佩兰有些相似!

    可那人影,一闪而逝,再加上贤妃心里也有自己的算盘,故而没有太过上心。

    不过很快,贤妃就为自己这疏忽的一幕,后悔不已。

    厢房里,临安公主亲自给张莹莹倒了一杯茶以后,轻声道:“别上心了,快润润嗓子!”

    “宴席马上就要开了,本宫也要先出去一趟!”

    “鸾鸣院是本宫小住的院子,不会有外人过来打搅的!”

    “你小憩一番,今夜就别走了,跟本宫作伴!”

    “正巧,本宫有些话,想跟你说!”

    临安公主说着,露出小女儿家的羞态来!

    她本就生得美,这番眉目含情的样子,更是让人移不开视线!

    张莹莹的心里闷了一口气,眼眸忽闪,根本不知道应该怎么跟临安公主说,那个贺炯辉根本就不喜欢她!

    可张莹莹转身又想到自己,凤天对她也冷淡得好,不知道是不是也不喜欢她!

    如果她说出来,公主知道贺炯辉喜欢的人是她以后,只怕公主也不会如现在这般跟她亲密友好了!

    想到这里,张莹莹越发不想说了!

    她接过临安公主递给她的茶,一饮而尽,只想驱散心里的郁结和烦闷!

    临安公主见她仰头饮下茶水的时候,聚敛的眉峰一点一点地散开!

    她其实已经给过她机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