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五章还击
    当年陈家家贫,陈青云以抄书为生。

    长年累月,“譞雲字体”由此而来。

    可谁知道,却有那么一个人,心疼他,故而做了这么一支金竹笔赠予!

    皇上看着陈青云手中那只金竹笔,心里很不是滋味!

    隐隐的,他也想要一支!

    “她不过就是一个厨娘而已,你不必为她镀金。”

    “就算会写字又如何,她还不是一样不知羞耻,嫁给了自己的小叔!”

    贺文香冷笑着,说出泄愤的话语!

    她一双带泪的眼眸,直直地望着陈青云,手指深深地掐着自己的掌心,那种愤恨和求而不得的痛苦,还被他肆意践踏的自尊,都像一把火一样,燃烧在她的身上!

    可她扭曲的面容和难听的话语,都展露在众人眼前的时候,陈青云眼眸一眯,瞬间寒意四射!

    众人下意识缩了缩脖子,以为陈青云会动手的时候,只见李心慧站起来,嗤笑道:“不知羞耻的人是贺小姐吧!”

    “你如此苦苦纠缠,非要说我如何如何?”

    “贬低我而抬高你自己,为的是让景王看到你如何优秀,还是让我夫君看看你如何痴情?”

    “你可知,自己本末倒置,已经沦为笑柄?”

    心慧说完,环视一圈!

    贺文香也心虚不安地环视一圈,发现很多人都在对她指指点点!

    她羞愤地红了眼睛,厉声道:“你”

    心慧闻言,当即冷笑着回击道:“我如何?”

    “我是厨娘,可我教出来的徒弟,当的是御厨!”

    “你不是会琴棋书画吗?”

    “呵呵,刚好,谁让我也会呢?”

    “你想跟我比,可为什么想要跟我比?按道理我们初次见面,不过是点头颔首疏离客气!”

    “你心里想什么,你自己清楚,不要像傻瓜一样跳出来,好似别人都不知道,你那点隐晦的心思已经显露出来了!”

    “你呜呜呜呜娘”

    众人看着哭得连话都接不上的贺文香,默了片刻!

    显然,乐安县主并不是好惹的主!

    魏国公的夫人刚刚要站出来,只听皇上不咸不淡道:“贺家的女儿,需要好好教养!”

    “青云跟乐安的婚事,是朕一手促成的!”

    “难不成在你们贺家的眼中,朕是昏庸了不成?”

    “皇上,都是老身的错,老身没有教导好这个孙女!”老太君颤颤巍巍地跪下,面色扭成一团,甚似惶恐。

    魏国公夫人面色骤变,再次拉着贺文香跪下道:“皇上恕罪,都是臣妇教导不严,日后必定好好管教!”

    贺文香的脸色一白,眼里挂着的泪水摇摇欲坠!

    她们一家跪着,可是那夫妻二人,却是又缓缓地坐了下去!

    仿佛从头到尾,她就跟一只臭苍蝇一样,只等着案板拍下来的那一刻!

    贺文香的手心被自己掐出了血,她咬住唇瓣,面色苍白得很!

    她的美梦,终于醒了!

    “皇上,臣女错了,请皇上恕罪!”

    贺文香知道,现在她不得不低头!

    “父皇,表妹还年幼,今日的教训,足够她反省了!”

    临安公主出声求情!

    “乐安县主,本宫的表妹年幼无知,还请县主不要见怪!”

    “今日过后,本宫相信表妹一定会认真反省的!”

    临安公主转头,又对着心慧说着软话。

    这种场合,李心慧也不想跟一个脑残的小姑娘计较,当即便对着皇上道:“皇上,此事虽然是贺小姐挑头,可乐安也还击了,此事就算了吧,但愿日后贺小姐好自为之!”

    皇上闻言,手指在宣纸上敲击着,出声道:“乐安啊,你这字迹细小清晰,很是新颖,朕拿回去钻研一番!”

    “可那笔”

    陈青云闻言,下意识将金竹笔收回怀中!

    厅堂内,有人倒吸凉气的声音!

    皇上的嘴角微微抽搐着,心里暗骂:臭小子,闻弦而知意,动作到挺快的!

    “乐安今日回去以后,也给皇上做一支!”

    “那就好,贺文香退下吧!”

    “看来今日的闺秀们对景王妃不太热衷,既是如此,改日在宫中举办一场宴会,有心的闺秀再报名参选吧!”

    皇上得了心里想要的准话,当即大手一挥,不给景王选王妃了!

    还未上场的闺秀把贺文香恨得要死,盯着人家一个有妇之夫,还当众失礼!

    害得皇上以为她们都

    厅堂里面,当即就有了微词了!

    皇上充耳不闻,丫鬟上前撤了软垫,摆上了桌子,很快就要开席了。

    老太君的脸色说不出的差,神态也不好,而贤妃呢,从头到尾,都没有为贺家说过一句话!

    皇上的位置没有变,贤妃去了净房,临安公主和张莹莹也跟着走出去透口气。

    景王捶了陈青云的胸口一下,戏谑道:“这确定是我选妃?”

    “白让你们夫妻二人联合,秀了一场珠联璧合的恩爱!”

    陈青云闻言,当即道:“那等女子,若真做了王爷的王妃,只怕会折损王爷的气运!”

    景王闻言,眸光微微上挑,心里不免深思起来。

    陈青云,明显话里有话!

    萧凤天看了青云一眼,提醒道:“贺家吃了这么大的亏,现在还在他们府上,等会小心一些!”

    陈青云颔首,看着门口似乎有着探头的小丫鬟,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她们不出手还好,出手以后,必要让她们付出代价!”

    “好戏还没有开场呢,你们两个,且等着!”

    萧凤天和景王对视一眼,心里顿时一凛。

    想说点什么,只见周宁也来了后院了。

    周围人多,他们不好细说,都待到皇上的跟前去。

    皇上:“青云,你那支笔给朕看一看!”

    青云:“人太多,等会被谁浑水摸鱼拿去就不好了!”

    皇上:“”

    萧凤天也想要,不过此时不好意思说出来!

    景王也想要,不过陈青云这么宝贝,也知道并不轻易做得出来!

    他想着,父皇得到以后,借来一观,然后再找工匠做!

    心慧因为学厨雕花,因此对于雕刻金竹的齿轮才掌控极佳。

    不过因为他们两个人一人一支,故而觉得珍贵,便没有多做。

    此番两人成亲了,皇上又要在了前面,心慧便准备交给工匠去做,到时候相熟的,一人送一支。

    此时的心慧正跟林妙音在谈论“恒远居士”的漫画。

    她还把韦静给叫过来,认真地称赞道:“你的琴声真的很好听,日后若是有空,便到榆钱胡同的陈府来找我。”

    “我那里有些琴谱,我虽然不热衷弹琴,却是略知一二的。”

    “一般说略知一二的,都是大师,韦静你得空还是去跟她作伴吧,说不定还能找到知音!”

    明珠郡主调侃道,笑容浅淡而真诚!

    韦静微微红了脸,她都没有什么朋友!

    因为是武将的女儿,所以她学琴棋书画,旁人都会说她假把式!

    渐渐的,她便不怎么跟那些闺阁小姐探诗论画了。

    到是一个人苦闷的时候就弹琴,所以她的琴技算得上最拿手的。

    “都来啊,这里总归说话不方便。”

    “你们若是不嫌弃我这个乡下来的小妇人,回去以后,我就给你们下帖子!”

    “妙音啊,漫画还有很多很多的画法,画风,画意等等!”

    “到时候上门,我再慢慢跟你说!”

    林妙音也红了脸,不好意思地抿着红唇笑了起来!

    她点了点头,当即道:“到时候一定上门拜访!”

    “呵呵,那小静呢?”

    心慧笑眯眯的,又期待地看向韦静,这两个丫头,怎么也要先拐进榆钱胡同的宅子里。

    至于其他的,她再慢慢想办法。

    韦静和林妙音喜欢眼前这位乐安县主,她的笑意十分真诚,说话也十分悦耳。

    她们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心慧见她们有意相交以后,这才在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