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四章针对
    ““譞雲居士”的字体,文香足足练了三年之久,如今方见成效!”

    “乐安县主作为“譞雲居士”的妻子,应当比文香更加熟练才是!”

    “不如请县主写上一副,让文香也好瞻仰一番!”

    贺文香出声道,她站在那软垫中间,那副飘逸濪绝的字体然人眼前一亮,很难会有人相信,还有比这更加出彩的字迹。

    心慧皱了皱眉,这个贺文香在针对她!

    刚刚那咳嗽也许是个引子,然而,真正让她不满的,应当是她嫁给了青云!

    贺文香钻研青云的字体已经到了几乎以假乱真的地步,若说她心里没有念想,那可真是笑话!

    心慧看向青云,心有不满!

    他这桃花,开得遍地都是!

    “贺小姐若真想要看,私下我写了让人送来如何?”

    “现在,就不要耽误下一位小姐展示才艺的时间了!”

    心慧淡漠道,她的字迹,早就比三年前不知道强了多少!

    她又不是真的不识字,一开始,只不过是毛笔字写得差一点而言!

    可是如今,熟练运用,她的字不说很好看,可也比一般人的字体,要清隽飘逸,行云流水!

    贺文香闻言,当即道:“谁都知道,“譞雲居士”的绘画和字帖乃为天下一绝,县主既是“譞雲居士”的妻子,理应随手即来,耽误不了多长时间!”

    这样坚持,有点咄咄逼人的意思!

    贤妃当即打着圆场道:“要不县主就给贺小姐写一副字吧,简简单单地写一首诗便可以了!”

    心慧的嘴角勾上翘,知道这些人就想看她出丑!

    心慧刚想出声,只听青云慢慢站起来道:“不知道贺小姐觉得“譞雲居士”的字画价值几何?”

    贺文香冷不防自己心目中最牵挂的人竟然会跟她说话,当即脸颊一红,眸光专注而迷恋道:“自然是,价值千金!”

    “哦?”

    “可我妻子的字画在我眼中,万金都不足以聘美!”

    “以你的描绘我的字体来说,冷硬,生涩,呆板,灵气全无,这样的字体要想跟我妻子的想比较,差之千里!”

    贺文香的脸色刷地变得雪白!

    她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个言之凿凿的男人,他的轮廓那么完美,他的眼眸那么深邃,他的眉宇那么矜傲,可是他说出的话,却又如此地伤人!

    “你骗人她不会写对不对?”

    “她怎么可能会有你说的如此完美?”

    “她不就是一个挟恩图报的女人?”

    贺文香控诉道,她眼泪稀里哗啦地掉,哭得不能自己!

    “不,你错了!”

    “我的妻子,比我说的,更加完美!”

    陈青云直视着她的眼眸,一字一句,说得无比骄傲!

    转头看向心慧时,却又一脸宠溺!

    心慧见他这拽拽的样子都要迷死了,心里忍不住兴奋了一把!

    “呜呜我不信!”

    “那是你的事情,我信就可以了!”

    陈青云冷声道,连看贺文香一眼都觉得厌恶!

    周围的世家小姐都忍不住想要鼓掌了!

    瞧瞧这护妻的模样,妥妥的绝世好男人啊!

    再看看那抿着唇,笑得一脸幸福的乐安县主!

    那些仰慕“譞雲居士”的小姑娘们,一个个都只差以袖遮面,暗暗垂泪了!

    “咳咳青云,坐下吧!”

    皇上干咳一声,对于宠妻狂魔陈青云来说,这口头上教训,算是最轻的了!

    “朕看这贺小姐对王妃之位并不热衷,既是如此,退下吧!”

    皇上挥了挥手,魏国公夫人见状,心肠早已揉成一团,又痛又悔!

    她这个女儿向来任性,谁知道,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

    竟然对一个有妇之夫心存妄想?

    还跟人家一个村妇去比什么字体?

    哎呦,她这心肝是要疼死了!

    “皇上恕罪,文香她只是钻研“譞雲居士”的字体由来已久,所以这才一时想要得到“譞雲居士“的认可,并非有意跟县主起争执的。”

    魏国公夫人连忙拉扯着女儿跪下,襄王已经有王妃了!

    女儿就算不能做景王的王妃,但也不能在这场宴会上,把名声给丢了!

    “皇上,既然贺小姐的执念这么强,我就写一首词满足她一较高低的心愿吧!”

    心慧说完,慢慢站起身来!

    皇上一直都知道,心慧并不是大字不识的女子!

    此番也有几分窥探她字迹的心思!

    “好,秦公公给县主准备纸笔!”

    “乐安就坐在位置上写吧!”

    皇上出声道,眼眸满是和蔼,早已敛去了帝王之威!

    众人见状,心里暗暗打鼓,总有一种,皇上跟这乐安县主很熟悉的感觉!

    青云慢慢渡步到心慧的身边,将自己随身带着的金竹笔掏了出来,递给她道:“用这个!”

    “你怎么把笔带在身边?”心慧愕然,意外地抬首打量青云!

    青云宠溺地笑笑道:“这是你送给我的生辰礼物,我一直都随身带着!”

    明珠郡主以手捂脸,暗暗警告道:“你们两个,够了!”

    众人:“”

    确实够了,他们已经感受到那缠绵的情意了!

    心慧笑了笑,用金竹笔在宣纸上快速地写下了一首伟人所做之词。

    咏梅

    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

    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

    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

    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心慧很快就写完了,然后递给秦公公。

    秦公公拿在手里微微一阵,下意识揉了揉眼眶!

    字体竟然如此之小?

    他有些震惊地看着心慧,然后将宣纸递给皇上道:“皇上快瞧瞧,老奴这眼睛是不是花了?”

    “这么小的字,比那印出来的还细呢!”

    皇上闻言,当即伸手接了过去!

    他定睛一看,那字体竟然细小隽秀,一笔一划,行云流水又连贯通常,比刚刚那贺文香一板一眼,按照青云字体写出来的要出彩多了。

    “隽秀细小,笔锋端正,连绵而起,势不可挡,这等字迹,比“譞雲字体”不差分毫。”

    “青云,你那笔有何玄机?”

    皇上问道,他看着那笔似乎才有小指大,可却没有沾墨!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因为隔得远,并不是所有人都看到那字迹了!

    可是皇上都如此说了,那必定是比贺文香的要好!

    贺文香面色一片灰白,身体摇摇欲坠,她咬了咬唇,手指掐入掌心,心里一片凄然愤慨!

    陈青云闻言,将那金竹笔拿在手中,视若珍宝道:“众所周知,我陈家当年很是贫困。”

    “我去书斋给人抄书时,心道把字体抄小一点,给掌柜的剩些宣纸,他也好长期雇我。”

    “久而久之,“譞雲字体”便是这么来的。”

    “可我的妻子怜我那般抄书实在是辛苦,便自己费尽心思,为我做了这样一支金竹笔!”

    “用鹤羽为芯,以金竹为壳,沁入墨以后,再将金竹相连之地慢慢雕刻出齿轮,以便衔接!”

    “也亏了她那一双巧手,自此以后,我抒写文章时,便轻便得多。”

    “刚刚贺小姐说我的妻子不会写字,你可知她的字迹隽秀自如,笔锋行云流水,比我写的还要好看!”

    “而她,从不会临摹我的字帖,因为,她的学识,远比我还要深厚”

    “你只知道我为“譞雲居士”却不知她也有明德大师亲自送出的印章,号“譞青居士”,你更不知,她熟知佛经,苦读医书,钻研厨艺,样样都是个中翘楚,而你根本不配与她相提并论!”

    陈青云的一席话,抑扬顿挫,字字凌厉。在场之人,无不被他那一身戾气和骄傲所渲染!

    气氛一时沉静下来,空气中,似乎有人暗暗欢喜雀跃,恨不得与之鼓掌!

    大声说“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