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三章生怨
    过了一会,心慧的心思刚刚回转时,只听内侍唤道:“忠义侯之女,姚玉琪,赋诗一首。”

    心慧沉寂的眼眸顿时一亮,然后看向青云。

    青云见状,微微摇了摇头。

    他记得玉衡的妻子叫姚玉珊。

    心慧见状,顿时失去兴趣,连那姚玉琪写了什么都没有注意看。

    高位上的贤妃见她兴致缺缺的样子,心道刚刚品画到是说得头头是道,现在却假装看不见。

    只怕是大字不识几个,怕出丑罢了。

    贤妃的眼眸微闪,看到姚玉琪写完了以后,便对着皇上道:“臣妾刚刚见乐安县主十分专注地看,不如让她品鉴一番,如何?”

    心慧闻言,眉头上挑,脸上大大地一个“囧”字!

    她什么时候专注了?

    明珠郡主转头,撑腰似地看着心慧道:“怎么也是陈解元的夫人,你还怕品不出味来吗?”

    心慧闻言,知晓明珠郡主是在帮她故意刺贤妃的!

    不过,一个不相干的侯府小姐,她还真不知道她会写什么诗?

    她也没有那个兴趣,去品别人诗中的意境!

    “乐安,你想看看?”

    皇上拿着那伤春悲秋的诗,嘴角微微抽搐着!

    心慧见状,摇了摇头道:“还是给王爷看吧,乐安越俎代庖也说不出什么所以然来?”

    皇上颔首,将诗篇递给秦公公,秦公公接过去,便给了景王!

    贤妃见皇上公然拂了她面子,脸上一直挂着的笑容,顿时龟裂!

    可她擅长掩饰,微微低头后,再次抬眼,便又是那个高高在上,温柔贤淑的贤妃!

    景王看了一眼,忍住吐槽之意,淡淡道:“还好!”

    姚玉琪的脸僵了一下,退了下去。

    “下一位,宣武将军之女,韦静,才艺,抚琴!”

    心慧的眼眸又亮了,看向青云。

    青云微不可微地点了点头,然后专注喝茶!

    心慧把撑着的手放下,认真地听着韦静的琴声!

    琴声很好听,悠扬悦耳,婉转连绵,莫名让她想到了琴瑟和鸣。

    韦静弹琴的时候,很专注,仿佛周遭的人都没有了!

    她的面容很沉静,眸光很寂寥,神情有些落寞!

    像是一片秋叶,慢慢地随风飘舞,找不到自己的方向,也没有自己的坚守!

    压抑而无望,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呢?

    心慧暗暗思附,感觉韦静不像是有恋人,而像是无所谓自己的坚持!

    高位上的贤妃看着沉浸在琴声里的陈李氏,嘴角缓缓上翘,勾起一抹淡淡的鄙夷!

    装得到是挺像的,可琴音并不是谁都能听得懂的!

    皇上如此耽误时间,她要如何行事?

    这陈李氏,身败名裂,怎么也要有不光彩的事情挂在身上!

    贤妃的美眸微微闪动,想着之前安排的,此刻只怕是行不通了!

    粗鄙,好像只能图惹别人一笑!

    下贱,好像无从下手!

    那么偷盗呢?

    贤妃看着前面娇弱的女儿,她那腰间挂着的玉佩,温润透亮,凤凰展翅,精致华美,若是掉了,这等皇家尊贵饰物,只怕少不得要清查一番!

    宴会的时间还长,她有的是时间!

    贤妃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心里却已经想着,如何栽赃陷害!

    一曲完了以后,韦静福身,退至一旁。

    皇上点了点头,看向景王道:“如何?”

    “琴声很好听!”景王如实回答。

    接着便又是下一位!

    “魏国公之女,贺文香,才艺,书法!”

    心慧正在喝茶,冷不防听见“贺文香”这样的名字,差点喷了出来!

    可她把茶水喝进肚子里去,却突然呛住,当即咳嗽起来!

    “咳咳”

    明珠郡主见她咳得厉害,连忙拍了拍她的后背!

    心慧憋笑又憋咳,脸色涨红,眼眸水润,那泪光点点地闪烁,像是漫天星辰一般!

    青云的眉头微微皱起,正想起身去看看,便听张莹莹道:“乐安县主可是对贺小姐有什么不满?”

    心慧闻言,蹙起眉头,喉咙里痒得厉害,她又咳嗽了几声!

    “咳咳咳咳”

    贺文香站在那软垫中间,看着内侍铺展开来的文房四宝,眼里里闪过一抹恼怒。

    “张小姐说笑了,乐安第一次见贺小姐,哪有不满之说?”

    “只是这茶水微凉,乐安喝下去以后,喉咙发痒,故而咳嗽而已!”

    心慧淡淡道,这个张莹莹,在针对她!

    说话都是带刺的!

    “秦公公,给乐安县主换壶热茶!”

    皇上吩咐道,余光瞥了一眼张莹莹!

    张莹莹放在桌下的手一紧,面色也微微僵硬了一下!

    这时,萧凤天也看了过来,带着一丝不悦的警告!

    张莹莹的脸霎时雪白,不敢置信地回视过去!

    可萧凤天却已经移开眸光!

    张莹莹只感觉心里灌入无数冷风,凉飕飕的,冷得她打颤!

    为了一个义妹,凤天看她的眸光竟然暗含警告!

    张莹莹的身体微微晃了晃,在没有心思继续针对那碍眼的人了!

    她只觉全身都很冷,眸光一片茫然,心里更是慌乱!

    临安公主握了握她的手,眸光温和而宽慰!

    张莹莹忽然有点想哭,可她到底还是忍住了!

    此番临安公主也看出来了,不仅仅是凤天,就连父皇对这个陈李氏都有些异样!

    关怀备至的异样?

    临安公主暗暗蹙眉,心里闪过父皇从头到尾的维护,心里越发觉得这个陈李氏有些古怪!

    还有凤天,护短也太明显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临安公主面上温和如初,心里却七上八下地寻思着,这个陈李氏到底凭什么入了父皇和凤天的眼?

    魏国公夫人暗暗瞪视着那个抢了她女儿风头的女人,心里越发不满起来!

    心里寻思着,等会找个机会,好好收拾一番。

    心慧缓和过来,看着贺文香的字渐渐眯起了眼睛!

    那字体很小,濪绝飘逸,意态跌宕,自成一体,分明就是青云的字迹!

    心慧的眉头皱了起来,她到是不知,自己的相公竟然成了这些贵女心中所仰慕的存在?

    陈青云瞥了一眼,下意识看向心慧!

    只见心慧面露不悦,他当即觉得心里也有些不爽!

    当初为了抄书,他特意将字体写小,久而久之,他的字飘逸濪绝,行云流水,自成一体!

    因为号”譞雲居士“,故而被诸位学子以“譞雲字体”称之。

    想不到,还有人钻研他的字体,并且,还到了如此娴熟的地步。

    皇上也发现了,他当即看向青云道:“青云,想不到竟然还有闺阁女子会写你的字体?”

    陈青云闻言,当即颔首,不咸不淡道:“既然已经成为字体,那别人能写,也是情理之中!”

    贺文香根本不想嫁给什么景王,她心心念念的,只有“譞雲居士”。

    她喜欢“譞雲居士”的画,字,心里早已钦慕已久。

    当初那场御状,在京城传得沸沸扬扬。

    她心里更加敬仰,不畏权势,不畏酷刑,只为求得当今当今皇上主持公道!

    那份魄力,当今世上多少人能及?

    可就在她做着美梦,心想他科举入仕后,她以国公府小姐身份下嫁,日后和和美美,成就一段才子佳人的佳话!

    却突然传来,他要娶自己的嫂嫂,就因为嫂嫂已经脱离陈家以后,惦念他的救命之恩又回来了!

    他只得给自己嫂嫂一个名正言顺的名分,所以倾心求娶!

    皇上还亲自赐婚,那个时候她恨不得撕毁所有关于他的画卷和字帖!

    可是他又以阳城解元的身份,带着妻子进京了!

    呵呵!

    她就不信,自己比不过那个乡下粗俗的女人!

    可到今日她才知道,他的妻子并不粗俗,还很貌美!

    可即便如此,她也不甘心!

    整个京城遍地都是纨绔子弟,十四岁以“千佛图”闻名天下的陈青云,让她然不住心思一动。

    后来钻研他的画技和字帖时,心里早已被他的画境和字体所迷,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