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二章品画
    林妙英画了三张,分明是学子寝房内的挑灯夜读,学堂里的苦思冥想,以及课外的钻研画技,故事很连贯,线条很优美,几乎与青云当初绘画的,一模一样!

    只不过,这些画面,都不曾出现在青云的漫画当中!

    这些应当是,她根据青云漫画里面所描述的场景,而想象的。

    不过跟真正的“恒远居士”日常生活,一般无二!

    而她唯一画得最像的是,青云绘画中的人物肖像图!

    所以,给人一种连贯于“精装四大才子”漫画中的感觉!

    她画好以后,内侍呈给皇上!

    心慧的视线跟随着内侍的身影,转到了皇上的身上!

    皇上正巧对上她的视线,晃了晃手中的漫画道:“乐安想看?”

    心慧有些傻傻地点了点头,确实想看!

    “呵呵,秦公公,送去给乐安县主看看!”

    皇上大手一挥,将画纸递给秦公公!

    秦公公见状,当即便将三张画纸,整整齐齐地送到心慧的面前!

    宣纸是上好的宣纸,碳墨也是上好的碳墨!

    自从漫画面世,碳墨便已经面世!

    虽然不知道如此短暂的时间,林妙音是如何找到碳墨的!

    但是她画的漫画,确实很好!

    “不曾想,乐安县主,竟然还懂漫画?”

    贤妃娘娘忽然开口道,带着一丝意外!

    心慧闻言,点了点头!

    “相公专研画技,乐安略懂一二!”

    心慧淡淡地回道,她看了看漫画,如果不是她知晓青云所有漫画章节,估计她会以为,是青云画的!

    她抬首看向林小姐,认真道:“林小姐喜欢“恒远居士”的漫画?”

    林小姐闻言,当即红了脸!

    她确实喜欢,“恒远居士”的漫画!

    她点了点头,出声道:“县主也知道“恒远居士”!”

    心慧闻言,点了点头!

    “嗯,知道!”

    “他的“精装四大才子”里没有这些画面,这些应当是林小姐自己琢磨的!”

    “林小姐很厉害,画得如此相似,我差点以为,是他画的!”

    林妙音闻言,有些不好意思地抿着唇笑了起来!

    京城喜欢“恒远居士”的闺秀何其多?

    她算不得上什么?

    她不想参加选妃,所以只想用这种专注的方式,让景王知道,她其实心有所属!

    “让县主见笑了,“恒远居士”所创漫画独具一格,诙谐精彩,妙音也只是窥得一二罢了!”

    心慧看着林妙音娇羞的神色,见她专注于青云所出漫画,心里莫名有些酸啊酸的!

    她余光瞥向青云,眼眸里多了些意味深长的了冷意!

    青云有些悻悻地摸了摸鼻子,眼眸里的光落在心慧手中的漫画上,确实很像。

    看来这个林妙音在漫画上,下了不少苦功夫!

    “县主竟然对“恒远居士”的漫画如此了解,莫不是也喜欢他的画?”

    一直沉默的张莹莹开口,声音虽然温婉,然而却透着一丝粗哑的厉色!

    心慧微微皱了皱眉头,转头看向张莹莹道:“自然喜欢!”

    “呵呵,县主的夫婿便是有名的“譞雲居士”,他的画堪比“恒远居士”的如何?”

    张莹莹继续问道,不过眸光瞥向了陈青云,似乎想要观察陈青云的神态!

    青云正对张莹莹的出声有些厌恶,当即眉头轻皱!

    张莹莹以为,这陈青云必然是好面子,害怕自己的妻子说他不如“恒远居士”,当即在心里冷笑一声,只等着看戏!

    心慧看着张莹莹微微抬高的眉头,当即好笑道:““譞雲居士”的画,画技精湛,调色鲜明,所有画卷几乎让人深临其境,自然并非“恒远居士”的漫画可比?”

    “漫画的场景单一,人物都以线条为主,突出的皆是场景和人物内心,环环相扣,仿若故事一般!”

    ““恒远居士”的画技和画境都是出彩的,但是他漫画的意义简单直白,并非“譞雲居士”意境深远的水墨画相比!”

    张莹莹的脸色有些难看了,她到是没有想到,这个陈李氏竟然如此维护自己的相公!

    她还以为,陈李氏对“恒远居士”的,漫画如此了解,必然是真心喜欢“恒远居士”的漫画!

    谁知道,竟然转来转去,都说自己相公画得更好!

    嗤!

    可真是不要脸!

    “譞雲居士”的画,我也喜欢,“恒远居士”的画也足够出彩,但却是不能与“譞雲居士”相提并论的!”林妙音淡淡道,她虽然很喜欢“恒远居士”的漫画,但是她知道,若论画技,画艺,画境,“恒远居士”确实比不上“譞雲居士”的精湛和传神!

    心慧喜欢林妙音的坦诚,当即便道:“确实如此,不过林小姐着实画得很好!”

    心慧将画递给秦公公,接下来,她知道怎么跟林妙音走近了!

    皇上接过漫画看了几眼,又让内侍送去给了景王。

    “恒远居士”的漫画,景王那里就收藏了不少!

    此番他还不知道是青云画的,看后,递给青云道:“你最懂画了,你觉得如何?”

    青云拿着画并没有细看,而是调侃地看着景王道:“刚刚内人都说画得很好了,王爷现在让我说,难不成我还敢说不好?”

    “哈哈哈”

    众人的脑袋还没有转过弯来呢,只听高位上的皇上当即朗声大笑!

    景王当即恍然大悟,他就说刚刚父皇叫乐安的时候,他就觉得那女子太过熟悉!

    现在定睛一看,可不就是陈青云告完御状,名正言顺娶到的娇妻!

    他面色微红,尴尬地将画纸抽回来!

    贤妃的脸僵硬了一下,闪烁的眼眸里,飞快地掠过一丝冷嘲!

    所有人都反应过来了,那个坐在景王身边的年轻公子,竟然就是前几个月上京告御状的陈青云,号“譞雲居士”名画和字帖闻名天下的才子。

    而他娶的,是自己的亲嫂嫂,皇上亲封的乐安县主。

    据说那场大婚,是皇上亲自主持的。

    所以陈青云跟景王能够坐在一起,也是皇上默许的。

    皇上对于这个十分有才华的陈青云十分看重,甚至于,已经到了纳为己用的态度。

    张莹莹微微低垂着眼睑,放在桌下的手也暗暗掐了掐掌心。

    她到是没有想到,这个陈青云会在众人的面前表示,他十分尊敬自己的妻子,甚至于连一句话都不会拂了她的意!

    而凤天呢?

    他也微微扯了扯嘴角,在笑,只不过那眸光里,竟然有些落寞的色彩!

    “景王,朕觉得这位林姑娘性子沉静,率真耿直,很是不错!”

    景王闻言,下意识看向林妙音。

    林妙音的身体微微僵硬了一下,眸光也一下子暗了下来!

    看了看手里的画,再看看林妙音的态度,景王当即道:“既然还有其余的闺秀都拿了号了,不如等她们都展示各自的才艺以后,儿臣再做决定如何?”

    林妙音闻言,在心里长长地松了口气,连么眉眼都松缓下来!

    皇上闻言,点了点头,玩味道:“也好!”

    才艺展示继续,心慧却被刚刚青云公然秀恩爱势头冲撞的心肝狂跳,潋滟的眸光都微微红了起来,像是晨初的朝霞,给人一种宁静而美好的感觉!

    许多闺秀心里暗探,早就得知“譞雲居士”娶的是自己的亲嫂嫂,之前还以为,是一位入不得眼的村妇!

    “譞雲居士”必然是受恩不拒,所以才被迫娶的。

    可此番一看,那陈李氏面容秀美,眼眸清透明亮,神情温婉大方,谈吐更是不俗,仿若那山谷中的幽兰,自有傲然之姿,静放之态。

    她与明珠郡主挨在一起,二人偶尔说笑,却不见她伏低做小,神态小心谨慎。

    相反,落落大方,神情亲密自然,像是一对亲姐妹一样!

    众人心里一凛,知晓这位陈李氏只怕不像是传言那般简单,任劳任怨,低眉顺眼的乡下之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