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九章瞩目(加更)
    心慧只听下面一片议论惊叹之声,好似嗡嗡的蜜蜂一下子全都出窝了。

    她下意识皱起眉头,看向萧夫人道:“义母,皇上很少出宫吗?”

    萧夫人闻言,眼眸里闪过几丝缅怀之色。

    她点了点头,出声道:“年轻的时候,还是喜欢的!”

    “后来就不怎么出来了,贤妃那个女人,请不动皇上参加这场宴会!”

    “皇上这一趟过来,只怕是另有玄机!”

    萧夫人说完,嘴角勾起一抹讥讽!

    不是她看不起贤妃,而是贤妃当真就是一个心机女。

    年轻的时候装柔软,装可怜,后来事发了就装深情!

    要不是因为襄王和临安公主,她早就被打入冷宫了。

    外人看着贤妃光鲜亮丽,其实谁又知道,皇上对她根本没有多少情分可言。

    心慧想着自己收起来的玉佩和佛珠,心里微微踏实了点!

    不然皇上触景生情,那可真是让贤妃太尴尬了!

    说不定还招贤妃嫉恨上!

    渍渍,这京城,到处都得小心行事!

    心慧跟随着她们站起来,只见从那院外高高的垂花门下,已经走进来一位身穿黄袍,挺拔不凡的身影,而他身后几步之遥,跟着一位身着橘红色宫装,身姿摇曳的身影。

    两人的身边跟着十几个宫人,还有魏国公府迎上去的下人等等,几乎看得人眼花缭乱。

    “皇伯伯来了,这一下只怕几位王爷也都要来了!”

    “这贺家今日确实出风头了,可这风头越盛,我怎么感觉贺家的人越惶恐呢?”

    明珠郡主调侃道,笑不入眼底。

    萧夫人和齐夫人微微动了动嘴角,有些看戏的心思。

    三人正慢慢往下走呢,冷不防又听到几道声音喊道:“襄王到,吴王到,景王到!”

    “渍渍,我怎么说的!”

    明珠郡主砸动着嘴巴,眼里带着些许鄙夷!

    心慧挽住她的肩膀,凑到她的身边道:“大人物出场,我们小人物找个地方蜗居喝茶谈心如何?”

    “免得拥挤上去,挡了哪位小娘子看王爷们的视线就不好了!”

    “噗”

    “说的也是,我们都这把年纪了,还是避一避吧!”

    萧夫人闻言,当即拧了一把明珠郡主的胳膊道:“你个死丫头,专门埋汰我们的吧?”

    “还这把年纪,我家小儿子可才两个月呢!”

    “哈哈哈”

    心慧和明珠郡主忍不住爆笑起来,可这般放肆的笑声,又在那假山的半道上,一下子就吸引了下面所有人的眸光!

    当然,包括刚刚入了游廊上的皇上和贤妃!

    几位王爷请安后,便被皇上打发去了前院了。

    皇上今日本就没有出宫的打算,好笑的是,在清晨的时候,暗探回禀给他,说是青云让他今日务必出宫,有大礼献上。

    青云的本事,他多少知道一二。

    所以这才携同贤妃而来。

    自那日大婚过后,皇上便只有在离开定南府的时候,远远看了心慧一眼。

    他心里有些惦念,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惦念什么?

    好像就想知道,她过得好不好?

    谁知道现在还未见人,便已经听闻到她的笑声!

    很爽朗,和开怀,跟宜儿一起,似乎两个人已经无话不谈的样子,正从那假山的窄道上往下走!

    后面还跟着萧夫人和齐夫人。

    皇上眼眸微闪,嘴角下意识勾起,站在那廊道哪里招手道:“宜儿!”

    明珠郡主一边往下走,一边对着心慧道:“哎小人物要去觐见大人物了!”

    “呵呵,明珠啊明珠,谁让你在哪儿都会发光呢?”

    心慧调侃,慢慢顺着明珠郡主的步伐往下走。

    明珠郡主娇嗔地往回瞪了心慧一眼,不过那眼眸里,哪有什么不悦?

    果真如心慧所说那般,明珠璀璨,熠熠生辉,眼波流转,盼眸动人。

    站在游廊两边的那些夫人和小姐们感觉眼睛被闪了一下,那个明艳照人的女人,便是传言因为和离疯了的明珠郡主?

    还有她身后那位,身段窈窕,眼眸潋滟,面容娇美的小妇人,跟明珠郡主手挽手地一起走!

    那个小妇人又是什么身份?

    跟在萧夫人那个隐隐面熟的中年妇人有是谁?

    许多闺阁小姐,世家夫人都在暗暗猜测,唯独有几个知晓心慧和齐夫人身份的妇人,面色尤为难看。

    贤妃听闻皇上竟然有兴致地开口唤明珠郡主,当即便抬头一看。

    确实是明珠郡主没错,气色看起来好了很多,满面笑容,眼眸明亮,根本不像是一个和离以后,大受打击出京的女人。

    而她身旁的那位,便是陈李氏了。

    在定南府跟明珠郡主毗邻而居,情同姐妹的小寡妇哦,现在不是了!

    现在是乐安县主,告御状后,亲手解决了朝廷三品大员的陈青云娶了她。

    贤妃面上一派和煦含笑,眼中却快速地闪过一丝冷意。

    心慧看到下面的贤妃时,觉得她那个笑容,看着让人有些不舒服。

    明明都是陌生的,可在贤妃的眼中,好似都亲切无比!

    这样刻意营造的和谐,说好听是想要掌控全局的气度,说难听便是将眼前的这一切都没有放在眼中。

    仿佛她高高在上,理应享受着这一切的崇拜和敬重。

    贤妃长得很精致,瓜子脸,柳叶眉,丹凤眼,薄薄的红唇,白皙红润的面容,她的美带着一丝冷艳,然而笑起来时,却又像不谙世事的少女。

    仿佛像是两种极端,却巧妙地在她的面容上融合了。

    心慧掩下心里的异样,收敛笑容,跟着明珠郡主慢慢走近皇上跟贤妃的身边。

    游廊里聚集了太多太多的人,这会,连魏国公府的老太君都急匆匆地出来了。

    穿着一身深紫色绣暗红色百福字的对襟褙子,宽袖长袍,手里还握着一根镶了金色五彩珠的拐棍。

    远远被下人搀扶着过来的时候,看着还是很有气势的。

    不过到了皇上的跟前,当即跪下去的时候,心慧看到那宽袖长袍都能当床单使了,嘴角忽然就抽了抽!

    明珠郡主暗暗掐了心慧一把,显然也是忍着想笑。

    贤妃看着自己老娘那头上带着的金簪子摇摇欲坠,眼眸顿时一暗。

    “老身参见皇上,皇上和娘娘大驾光临,折煞老身了!”

    老太君十分动容地说道,眼眸还红了起来!

    皇上虚扶,抬空的手刚刚一动,秦公公便立即上前扶起老太君。

    “今日老太君的寿宴,大家都不必拘谨。”

    “朕免了你们的跪礼,全都入厅堂入座吧!”

    老太君闻言,连忙让身边的老嬷嬷代为引路。

    她甚至于都忘记了,皇上来了后院,没有跟那些官员待在前院。

    她心里喜滋滋地想,皇上是来看她这个老丈母娘的!

    在她暗暗抹泪的时候,贤妃低垂下了眼睑里,飞快地闪过一丝厌恶!

    所有人都往厅堂那边涌去,心慧和明珠郡主也走过去了。

    魏国公府的客堂是为了宴会加建的,很宽敞,其间还用珠帘隔开,摆了盆栽,墙上挂着画卷,室内烧着暖炉,十分温热舒适。

    当然,如果拥挤的人太多,那就另当别论了!

    小姑娘们下意识禁声,那些年长的世家夫人纷纷探头,等见了皇上和贤妃坐下了,这才连忙找位置坐下。

    那厅堂的最上面,早就换了舒适的软椅,那四方桌上,也摆满了珍馐果味。

    贤妃坐在皇上的右下手,老太君坐在皇上的左下手,一屋子的莺莺燕燕就这样拥挤着,给上面那位尊贵的皇上,空出了大片可以自由活动的空间。

    心慧和明珠郡主刚刚找了一处靠墙的地方坐下,倒出的茶水还未入口,实木的雕花靠椅还未坐热,只见皇上那犀利的眼眸一扫,当即出声道:“明珠,乐安,坐过来挨着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