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六章他们的姻缘
    心慧见她眉眼弯弯,明亮的大眼睛一闪一闪的,说不出的明媚可爱。

    抽条的身量长高了,也瘦了,不过应该是膳食调理得好,那该丰盈的地方,还是玲珑有致。

    一袭橘黄色的半臂褙子,交领的月牙白连身襦裙,怎么看都是娇俏可人,明眸皓齿的小丫头。

    她笑了笑,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问道:“我们成亲了,你也长大了!”

    “聘婷可有喜欢的男子?”

    齐聘婷闻言,满眸愕然!

    她有些呆呆眨了眨眼睛,当即出声道:“没有啊!”

    “我还这么小呢?”

    “呵呵”

    心慧觉得聘婷太诚实了:我还这么小呢?

    是啊,过了年正月里满十四。

    不过不是成亲,定亲而已,到也合适!

    她当即定了定神道:“京城的这些贵女一般都是十三四岁定亲,十六七岁成亲。”

    “你现在也该想一想,将来要嫁一个什么样的夫君了!”

    “比如你的元昊哥哥如何?”

    齐聘婷闻言,当即想也没有想就道:“不要!”

    “爹爹说了,他这些弟子里,只有元昊哥哥跟我一样贪吃,要是嫁给他,他以后有好吃的一定不会留给我的!”

    心慧:“”

    这不应该是志同道合吗?

    怎么还听出争抢豪夺来了?

    告别齐夫人出府的时候,心慧原话转告!

    齐夫人听后,咬牙切齿道:“这个丫头就知道吃,这么好的夫君都看不见!”

    心慧笑而不语,觉得是聘婷年纪还小,情窦未开。

    回府后,便当趣事告诉青云!

    青云听完后,眼眸微闪。

    上一世老师一直想要他娶聘婷,他没有答应,大约拖了三四年以后,元昊他们几个也都各自成亲了。

    最后聘婷嫁给了承平二十八年的状元郎,叫周文渊的男子,后来的文渊大学士兼礼部尚书。

    这一世,也许都不一样了!

    所有的一切,已经将不是原来的轨迹了。

    陈青云的眉心有些不安地跳了跳,他恍惚地知道,为什么自己要经历那么多痛苦无望,暗无天日的日子!

    为什么感觉自己的魂魄都磨灭了,自己已经不完整了,才等到她的到来!

    也许,他们这一场姻缘,本就是逆天而行的!

    所以必要先经历旁人所不能经历的痛苦!

    他忽然一把将她抱在怀里,紧紧的,勒得的她生疼!

    “他们的姻缘,我们不要插手了!”

    “成与不成,都有天意!”

    “就像我们,从来都是不容易的!”

    因为太不容易了,所以容忍不来一丝一毫的闪失!

    他爱她,很爱,很爱!

    骨头和肉都没有了,唯独靠着一丝执念,他把时间都等荒芜了,连自己也忘记了,凭着那点执念,得以轮回重生。

    这其中的痛苦,千刀万剐都不足以形容。

    在那阴暗腐朽的坟墓中,在潮湿阴冷的侵蚀下,谁替他挨过一天一夜?

    就算他们的命数都改了,就算所有人的姻缘都乱了!

    那都不是他们该管的!

    “正是因为我们不容易,如果他们有情有义,我们能帮便帮吧!”

    “我也不是博爱之人,也无左右旁人姻缘的心肠!”

    “可他们是不一样的,他们陪伴你一起长大,跟你一起学习,与你一起玩乐!”

    “他们不仅仅是你的同窗,更是你的兄弟,他们幸福了,你至少还能跟着笑一笑!”

    “可是他们不幸福,痛苦的时候,我知道你也会不忍!”

    “你的心本就是热的,不是冷的,所以不要刻意去让它变冷!”

    “因为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她能感觉到他的不安,他的记忆里,是那些她没有陪伴的浮浮沉沉!

    她的记忆里,除了日复一日的孤寂,夜复一夜的苦涩,便是那不能说出口,憋屈到日日垂泪,夜夜不眠的痛苦。

    她过的是煎熬的日子,点的是佛前的明灯,等的是永远也无法靠近的男人。

    可那个时候的他,朝堂主宰沉浮,皇上逝世,新皇登基,清剿逆贼等等。

    那些血雨腥风的日子,当面一刀,背后一剑,他好不容易熬过去的日子,都是这身边寥寥无几的人陪着!

    既然是要幸福,也该不要心里会像针刺一样,偶尔想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心也会跟着跳痛才是!

    别人的姻缘他们管不着,可是身边的这几人,照看着点,让他们都娶上一位可心解意的妻子,总是不难的。

    她紧紧地抱着他,安抚着他!

    陈青云心里的惶恐一点一点地散去,眼眸里的光一点一点地加深!

    他用力回抱着她,然后出声道:“我还记得元昊娶的是一位四品宣武将军的女儿,他娘亲亲自定下的,不过他似乎并不热衷,时常一个人跑来找我喝酒,说自己不是个男人!”

    “我有一段时间还以为他不举,给他找了不少太医!”

    “结果反被他给揍了一顿,后来我猜测他应该是有喜欢的人,不过那个时候他已经成亲了,所以苦闷罢了!”

    “至于玉衡,他娶却是忠义侯的庶出女儿,日子过得还是不错的。”

    “珍明顺从家里的安排,娶了翰林院一位姓赵的庶吉士妹妹,六品的官宦之家。”

    “他们成亲以后,因为我并没有成亲,所以他们并不爱在我的面前提起家事,我们都是谈论朝堂之事为主。”

    心慧暗暗记在心里,当即准备连同萧大哥的以后的妻子林御史的女儿一起,让人去打听打听!

    她正闲来无事,到是可以忙一通了。

    等到青云秋闱过后,与皇上再见,她也好把自己的药膳房开起来,那个时候也能光明正大地请皇上给她的药膳房送块金字招牌!

    “我们幸福,他们也幸福,等到大家都老了,说不定还能当儿女亲家呢?”

    “呵呵,不过你说,你怀疑过元昊不举?”

    “哈哈哈,我要是元昊,我也揍你!”

    心慧大笑!

    青云想起那深藏在记忆里,为数不多,被打,却憋笑的场景!

    嘴角也自然而然地翘了起来!

    “当时他经常上我这里来喝闷酒,次数多了,而且他又没有子嗣,柳伯父和柳伯母催得厉害,他便跟避难一样逃过来。”

    “我到是不想怀疑,谁让他每天长吁短叹,一副我不行的样子!”

    “哈哈哈我替元昊感觉到憋屈!”心慧爆笑!

    她抱着青云的腰身微微用力,整个人像是要栽倒到他的怀里一样。

    青云用力将她搂住,温柔的吻擦过她的额头,眼底一片宠溺之色。

    冬月十八的清晨,萧府。

    萧夫人整理行装,交代好相公在家照顾好小儿子以后,又叮嘱两个奶娘一番。

    等她毫不犹豫踏出大门,却看到大儿子正斜靠在车边等她。

    “咦?你今日怎么想着要跟娘去赴宴了?”

    萧夫人询问道,今日的她穿的是紫色绣杜鹃花的对襟夹袄,再加上金线绣牡丹华丽披风,梳着高高的流云髻,看起来特别有气势。

    谁都知道,萧夫人在京城算是横着走的女人。

    丈夫是一品镇国将军,父亲是三朝元老,如今虽然致仕,然而门生遍布天下。

    儿子也是正二品的平西将军!

    当今圣上也一直颇为照顾萧夫人,就连宫里的几位娘娘,都隐隐要避其锋芒。

    “今日青云和心慧也会去,您去陪着心慧,我便去陪着青云!”

    萧凤天道,男宾女客向来都是分开的!

    他不是不放心青云,只不过这种场合,他怕有人会趁机给他们使绊子!

    萧夫人眼眸一挑,上车以后,当即道:“前些日子,你外祖父派人来问你是不是有心上人了?”

    “虽说现在有了义妹这个身份,可你到底顾忌着点,凡是有青云在呢!”

    “不过这种宴会你多多参加也好,要是有那小姑娘对你暗送秋波的,娘也好趁机观察观察!”

    萧凤天的嘴角抽搐几下!

    观察什么?

    小姑娘给他暗送秋波的还少吗?

    “娘别急了,我的亲事,退了再说!”

    萧夫人闻言,点了点头,到是没有继续说点什么!

    不过她是打定主意,到宴会上的时候,好好地看一看有没有什么可心的姑娘!

    母子俩各怀心事,朝着魏国公府慢慢靠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