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五章鸳鸯谱
    话说心慧收到帖子后不久,张金辰的府邸中,便有小厮前来回话道:“老爷,魏国公府的帖子,已经送过去了!”

    张金辰的眉头微动,眼底一片暗沉之色。

    他挥了挥手,示意小厮下去。

    等到小厮的身影消失以后,张金辰唤出暗卫吩咐道:“给贤妃娘娘传个话,务必要让陈李氏在魏国公府的宴会上,身败名裂!”

    暗卫闻言,瞬间便外出传话去了。

    张金辰站在案桌前,手指有意无意地敲打着案桌。

    他确实小瞧了陈青云,可谁让陈青云有弱点呢!

    几万两的大宅子说买就买了,皇上亲自赐婚,又寻到萧庭江做靠山。

    这个陈青云若是入仕,岂不是要节节攀升,坏他的好事?

    张金辰想着,嘴角勾勒出一抹鄙夷的嘲讽!

    翅膀还没有硬起来的雏鸟,自然是碾碎它的骨头,让他死无全尸才好!

    夜晚安寝时,心慧将魏国公府给她下帖子的事情说给青云听。

    青云听后,拍了拍她的肩膀道:“不怕,到时候相公跟你去壮胆!”

    “噗”

    心慧失笑,她轻轻捶了捶青云的胸口道:“我又不是怕!”

    “自从入了京城,两位嬷嬷就教了我不少的宫规礼仪。”

    “我只是没有想过,会这么快就进入她们那群贵妇的圈子里。”

    “我还以为我会是以什么状元郎夫人啊,探花郎夫人啊,进士夫人啊之类的身份去!”

    “谁知道竟然是以县主的身份,心里不得劲啊!”

    “呵呵!”他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蛋,眼眸和煦如风,好笑道:“从状元郎夫人到进士夫人,你接连下了好几个台阶!”

    “怎么,是对你相公我的实力有所怀疑吗?”

    他说着,重重地压向她!

    那接触的异样当即让她红了脸,推拒着他的身体道:“此实力非彼实力,相公借题发挥了!”

    他压着她不动,甚至于还恶意地蹭了蹭道:“如若不借题发挥,怎么给娘子痛快!”

    话落,修长的手指在她的脸颊上来回滑动,附耳轻挑道:“你猜我是喜欢你黄莺缠绵之声,还是呜咽啼啼之哽咽,亦或者是不要不要的痴迷!”

    她一把狠狠地掐在他的腰窝之上,那里的肉紧实弹硬,她掐了半天,无法上手!

    可还是恶狠狠地咬住他的下巴,含糊不清地嘶磨道“你猜我是喜欢咬你,啃你,还是吻你!”

    “你也莫不要嘶,嘶,嘶地难耐出声啊!”

    “呵呵!”他闷笑,可她的牙齿还咬在肉上,他下颚随着笑声抖动,免不了牵扯着那痛楚。

    可是他却丝毫不觉一般,拥着她的手一紧,身体瞬间转换,仰着头,眸光带着斑驳的光影看她时,她却已经不好意思地放开了他的下颚。

    还有点火辣辣地疼!

    不用说,明天必定是一个鲜艳的啃痕。

    “今晚你这般主动,不如在上如何?”

    他调侃道,双手扶着她的腰肢,有些心痒难耐!

    她暗暗翻了一个白眼,覆在他的身上,耳朵轻靠在他的胸膛,听着他强劲有力的心跳声!

    “我才不干体力活呢!”

    “安安静静地享受多好!”

    她微微嘟起红唇,眉目舒展,像是在回味那些妙不可言的滋味!

    他看不到她的表情,却能听到她语气中的坦然和玩味!

    他顺着她背脊下滑的手顿了顿,幽幽道:“你确定是“安安静静”地享受?”

    他把那四个字的发音咬得极重,她有些羞愤地红了脸!

    “你若是不激烈,我哪里会叫出声来?”

    她说完,似还不解恨,当即便对着他那胸膛上的肉肉狠狠地咬了一口!

    那个地方十分敏感,更何况隔着薄薄的寝衣,口水沾湿,又一番温热刺痛的摩擦,他只感觉一股奇异的热量从心脏传到脚趾头上!

    舒服得他微微轻颤着!

    “嗯,学会调戏相公了!”

    他的声音暗哑道,禁锢着她腰的手也越发重了起来!

    “啊放手!”

    她微微吃痛,有些紧张地拍打着他的手!

    可他突然又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

    她尚未回神,只听他在耳边邪肆道:“既然娘子想要好好享受,那就躺着就好!”

    “这力气活,还是让相公一个人干吧!”

    “唔”

    心慧的红唇被他堵了,眼眸一眨一眨的,清澈的眼底慢慢浮现一抹红光!

    这力气活干的,连吻的力道都加大了不少。

    她承受着,一双清透的眼眸红红的,逐渐覆上一层薄雾,最后直接像是红红的灯笼一样,知晓里面的光很亮,可透来的光,却很红,很红

    上好的雕花架子床咯吱咯吱地响着,可都不及某人嘤嘤而泣,辗转轻呼的声音。

    可见,那安安静静地享受,也不过是一攻即破的绵绵之音而已!

    齐瀚调至京城国子监祭酒以后,京城空寂了十几年的齐府又热闹起来。

    心慧上门的时候,见到北苑那些丫鬟小厮,翠环,翠玉以及黄妈妈等人,心里多少都是有些熟悉的亲切感!

    翠环,翠玉自跟着齐夫人先前进京,便已经有半年多么没有见到心慧了,当即个个都是开心的,还接连给心慧做了不少拿手的点心。

    心慧将魏国公府的帖子说了以后,齐夫人当即拍了拍她的手道:“无碍,跟着去见见也好!”

    “宫里这位贤妃娘娘当年是皇上在潜邸时的王妃,育有襄王和临安公主,这么多年,脾气到是温和,没有听说过有什么过激之处。”

    “魏国公的祖辈是跟随太祖皇帝一起打天下的功臣,贺家世袭罔替,因此在京城的脚跟是站得稳的。“

    “近几十年,贺家子孙几乎都走科举,出了不少进士,算得上是底蕴之家了。”

    “到时候你只管跟着我跟你义母,其余的谁搭话,你随便糊弄两句就成了。”

    心慧点了点头,场面话,该说的和不该说的,她应付得来!

    “本来就是觉得贺家太陌生了,才来找您说说!”

    “现在心里有底了,到时候跟着您和义母就成!”

    齐夫人闻言,拍了拍她的手,温和地笑了笑!

    想起已经过完年就满十四的女儿,齐夫人当即对着心慧道:“我跟你伯父商议过了,想将聘婷的婚事定下来!”

    “我们属意元昊,你觉得如何?”

    心慧闻言,觉得这鸳鸯谱点得突倪,但转瞬又明白过来。

    元昊年后春闱,等了三年,最少也是进士出身。

    到时候柳家可以说亲的对象就多了,现在占着恩师之女,又是官宦之家。

    跟元昊定亲,算得上是佳偶天成!

    她点了点头,当即附和道:“元昊自然是好的,柳家后宅简单,聘婷嫁过去也不用太过拘束!”

    “不过聘婷那里,您有问过她吗?”

    齐夫人闻言,摇了摇头!

    她挽着心慧的手往女儿的上学的汀兰馆走去。

    “她今日知道你要来,只上早上的课!”

    “一会她找你说话的时候,你趁机帮我探探口风!”

    “她如今除了吃,哪里还知道什么喜欢不喜欢的,只要她不讨厌就行了!”

    心慧闻言,觉得好笑得很!

    齐伯母这要求,未免太低了点!

    不讨厌就行?

    那岂不是跟没问一样?

    很快到了汀兰馆,齐夫人见女儿高兴地拉着心慧问东问西的,当即便找了一个给她们准备膳食的借口,带着丫鬟婆子都走了!

    齐聘婷正值最单纯的年纪,哪里知道她娘亲这么多的道道。

    当即拉着心慧就叽叽喳喳地出声!

    “嫂嫂去西北的时候,我跟娘亲半道才知道的!”

    “吓得我晚上睡觉做噩梦直哭,就害怕你跟子恒哥哥回不来了!”

    “嘿嘿,还好你们都平安无事地回来了!”

    “知道你们成亲的时候,我也是吓了一跳,不过我觉得你一直都跟子恒哥哥很相配的,所以觉得这样才对,我叫嫂嫂也觉得亲热一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