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四章突如其来的帖子
    深深的宫闱内,一片凋零孤寂之景。

    皇上的宫妃极少,多年来不曾选秀纳妃,偌大的后宫里,难得听见些许笑声。

    可今日的栖云宫内,却一片和煦融融。

    娇弱的临安公主自幼体弱多病,玩伴甚少,昔日张家嫡女入宫伴读,故而结为知心好友。

    皇上怜悯这唯一女儿,故而特准张家嫡女可随时入宫相伴。

    而此时的临安公主,正跟自己唯一的好友倾心相谈。

    “照你这般说来,萧家十分看重这个义女,甚至于连你的少将军都是如此?”

    临安公主询问道,一双如水般的眼眸明媚动人,好似初春的暖阳,让看到的人,不由自主地被她吸引。

    她因久病,故而缠绵病榻,甚少得见阳光。

    那肌肤雪白一片,透着淡淡的红晕,薄薄和红唇微翘,当即勾勒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张莹莹听闻她说的:你的少将军!

    心里不免一喜,但又想到小厮回禀的话,脸色又是一沉。

    “他对义妹都尚且如此周到,可偏偏对我却冷淡至极!”

    “我也知道,父亲与萧伯父在朝堂上有些意见不左,可这亲事是老太傅亲口定下的,如今我都已经二十了,他也已经二十三了,从未见过哪家婚约定了二十年,却还不成亲的!”

    张莹莹也只有在临安郡主这里,才稍稍抱怨出来。

    寻常在丫鬟下人的面前,却是连提都不敢提一句。

    就怕她父亲知道了,以为她不喜这桩婚事,顺势退了。

    临安郡主的美眸微闪,伸手拉着张莹莹的手道:“虽然是晚了一点,可谁让你的未婚夫比别人十个都比得呢?”

    “不像本宫,喜欢一个人,却连想见一面都见不到。”

    张莹莹看着临安公主低垂下来的眉眼,哀思愁愁,无声无息地透着一股压抑的悲凉。

    她知道临安公主说的人是谁,贤妃娘娘的娘家侄子,魏国公的世子贺炯辉。

    也是临安公主的表兄,本是良配,奈何公主体弱,难得一见心上人。

    张莹莹听闻冬月里,魏国公府有一场宴会。

    她当即眼眸一亮,安慰临安公主道:“冬月十八乃是魏国公府老太君的寿宴,公主作为外孙女,理应前往。”

    “到时候不就可以见到心上人了。”

    临安公主闻言,先是一喜,继而又是一忧。

    完全将小女儿家的娇态,体现得淋漓尽致。

    “许久不见,也不知道他还认不得认得本宫?”

    “怎么会不认得公主,公主如此天姿国色,见过之人,必定过目不忘!”

    “更何况贺世子是公主的表兄,记忆自然比旁人更加深刻才是!”

    张莹莹轻笑道,其实那贺炯辉私下对她表露过心意,碍于临安公主这娇弱的身体,她实在是不好说出来。

    更何况她本就有婚约,那个贺世子连凤天的一根头发都比不上。

    临安公主掩面而笑,那低垂的眼眸中,却闪过一丝暗沉的狠意。

    两个女人,面上其乐融融,心里却早已各自计较。

    一个时辰以后,张莹莹出宫了。

    临安公主慵懒地靠在软塌上,眼眸中却透着一丝冷戾。

    她身边的管事嬷嬷送了张莹莹出去以后,她便招来身边的大宫女佩兰。

    “那药你准备好了没有?”

    佩兰当即跪地道“公主,已经备好了!”

    “只是若是贤妃娘娘若是知道了只怕奴婢就活不成了!”

    临安公主闻言,冷笑道:“母妃怎么会知道?本宫与莹莹情同手足,怎么会害她?”

    “莹莹那个性子,也不知道得罪多少贵女,那宴会上来来往往都是皇亲贵胄,大臣千金,本宫必然是要隔席而坐的,谁会怀疑本宫?”

    “再则,她若是心思坚定,本宫也无从下手!”

    佩兰面色一紧,眼眸更是一片哀色。

    整个京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公主与张莹莹乃是情同姐妹的好友,可是谁又知道,公主其实只是想通过张莹莹了解一个人而已!

    而那个人,正是平西将军,萧凤天!

    暗夜下,忙碌了一天的心慧沉沉睡去。

    而她身边的青云,却起身穿衣,眼眸幽深,面色冷肃而沉寂。

    他来到花厅的时候,皇宫暗探的副统领廖升已经等候多时了。

    廖升抱拳行礼,粗狂的面容让他看起来跟一位莽夫一样,可那如鹰的眼眸却犀利无比。

    陈青云见他一双满是伤疤的手,眼眸微微一闪。

    “都安顿下来了?”

    “回禀统领,按照您给的地图,暗探营分别驻扎在了通州和大兴。”

    陈青云颔首,安顿了就好。

    “密切襄王府,吴王府,魏国公府,张金辰府,以及英国公府,谢明宇府就可以了,现在皇上正值盛年,京城又盘踞三十万大军,没有人会轻举妄动的。”

    廖升明白,有镇国将军坐镇京城,再大的风浪,还不足以让皇室动荡!

    “您送来的那些孩子,个个都是好苗子!”

    “训练好以后,是您私人的护卫,还是编入暗探中?”

    廖升问道,每届统领都会趁机训练自己的护卫。

    陈青云闻言,摇了摇头道:“先编入暗探当中,初出茅庐的小子们,还担不起我的护卫职责!”

    廖升看着眼前气场强大的统领,嘴角抽搐几下。

    可还是忍着什么都没有说,毕竟,不是谁都能这么年轻就能掌控整个暗探营还如此沉得住气的。

    就算是当年的齐瀚,也是用了三年的时间才沉淀下来。

    陈青云一个小小的举人入京后并没有掀起多大的风浪。

    除了暗中窥探和伺机而动的人,其余的人,连榆钱胡同里的大宅子易主了都不清楚。

    可是冬月十五的时候,心慧却收到了魏国公府的帖子,邀请她冬月十八过府赴魏国公府老太君的六十寿宴。

    心慧看到帖子上面写的是,“乐安县主”,心里便猜测着,是不是像魏国公府这样的世家贵族,举办宴会时,下帖子都会比较周到。

    她一个六品县主,虽为皇上亲封,但到底在京城而言,算不上什么!

    心慧当即唤了粱嬷嬷和韦嬷嬷来共同商议,能不能推了不去。

    粱嬷嬷看过帖子以后,当即出声道:“夫人不必介怀,这魏国公府老太君乃是贤妃娘娘的生母,她的六十寿宴自然是要大肆操办。”

    “老奴若是猜得不错,这齐夫人,镇国将军夫人,甚至于明珠郡主都有可能已经接到帖子了。”

    “转而言之,夫人不是一个人去,也不是去一个陌生不熟悉的宴会,到时候您只管跟着萧夫人,齐夫人,或者明珠郡主就好了,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方便您见见那些世家夫人,以及文武百官的夫人们。”

    “公子既然要入仕的,那您早晚都得跟那些夫人们混迹,周旋,交好。”

    心慧闻言,点了点头。

    她当即让梁嬷嬷下去备礼,让韦嬷嬷给齐夫人下一张帖子,准备明日过府拜访。

    等到安排完以后,她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京城还是颇为讲究的,不像在定南府,想什么时候上门就什么时候上门!

    都是提前下好帖子,得到回帖以后,再去登门。

    话说粱嬷嬷去了库房,随便挑了一份上等玉制插屏都算是出彩的了。

    京城的王公贵族多,打肿脸充胖子的也多。

    夫人和公子的库房满满当当都是精品,随便挑一件都够出风头的。

    粱嬷嬷虽然知晓这魏国公府的宴会是个不错的交际场所,却也知道这帖子来得有些蹊跷。

    她当即去回禀了公子。

    陈青云听后,淡漠道:“你们到时候跟紧夫人便是!”

    粱嬷嬷闻言,感觉公子的话里有话,她眉头一皱,心理猜测着是不是公子知道些什么?

    可她转而一想,有危险的地方,公子必然不会让夫人去的。

    陈青云不觉得这张帖子奇怪,那是因为他知道,贺家也是张金辰的势力。

    张金辰想做什么呢?

    陈青云思附着,可他很快像是想起什么好玩的事情一样,当即冷冷地笑了起来,敛聚的眸光满是讥讽晚安吧,剩下的,明天看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