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三章兴风作浪
    青云和心慧回到陈府的时候,两位嬷嬷已经带着青黛她们收拾妥当了。

    偌大的陈府,陈家的算起来根本没有几个下人。

    青云对这座府邸很熟悉,对于他期待已久的正房也很有归属感。

    心慧虽然觉得陌生,不过有青云陪着她,她到是随意而安。

    舒舒服服地泡了个澡,心慧便昏昏欲睡地上了床。

    青云洗漱完以后,见她都已经睡熟了。

    连日的奔波,让她受罪了,她本来也不能长时间坐马车,幸好马车赶得不急,她也只是有些疲倦而已!

    青云上床熄灯,拥着她入眠。

    他不记得自己曾经在多少过孤寂寒冷的夜晚醒来,一个人拉紧身上的被子,假装有一个人陪着他!

    直到后来,自己都骗不了自己,身体冷,心也冷,渐渐的,积威深深,他便就像那刀剑铸造出来的一样,不近人情,凌厉逼人。

    他抱紧怀里的人儿,她身体又软又暖和,他搂着的时候,感觉心里全是幸福的满足感!

    今生他会给她最好的,受人敬重,无人敢欺!

    这一夜,他睡得很香,就像曾经那些他所迷恋的梦境一样,温暖而真实。

    天色微亮时,青云便已经醒了。

    他看了一眼还睡得香甜的她,在她的额头印下一吻,然后翻身起床。

    洗漱后,陈擎,陈挚现身指导他的剑术和轻功,半个时辰以后,天色大亮。

    他收了利剑,只见余江上前回禀道:“周大夫过来了!”

    “带他去前院的书房等着!”

    陈青云出声道,自他寻回记忆以后,便决定扎根京城。

    周亦明算算时间,差不多跟余江一起进京的。

    此番过来见他,除了送上账目以外,应当是有别的事情回禀。

    果不出陈青云所料,周亦明确实有事回禀。

    他见到陈青云以后,恭敬地抱拳问候:“公子!”

    “急急上来,必要要事,你先说吧!”

    周亦明闻言,当即垂首回禀道:“公子有所不知,那寇家的家眷当年辗转到了我的手中,寇大海的那些小妾没有什么用处的,我都已经卖到外地去了。”

    “他的老娘当年就已经获罪死了,妻子过不得苦日子,也死了。”

    “寇家唯独只剩下寇大海的大女儿,寇月华。”

    “这些年根本没有人怀疑到我的身上,只不过近来有两股势力都在暗中寻找这个寇月华,好像是为了当年寇大海给张金辰行贿的账本。”

    “具体是这么传的,不过到底有没有,我就不知道了!”

    陈青云闻言,当即冷戾一笑。

    他十分肯定地道:“没有这本账本!”

    “你一定是也将寇月华带来京城了,这个消息是她故意放出去的,为的便是引人来找她。”

    “什么?”

    “我都是将她关起来的?”

    周亦明大吃一惊,他确实将寇月华带来京城了,但未免暴露自己,所以他吩咐把人关在一个隐蔽的宅院里,他自己都不曾露面过。

    “你不用怀疑,她无非就是想让人把她救出去而已。”

    “既然她想兴风作浪,你不妨找个机会,将她卖入翰林院编修谢明宇的府中。”

    “其余的,不必再管,入了京城,好好经营你的周家药堂,有需要我会遣人去唤你!”

    周亦明闻言,低头应是!

    那个寇月华一心想要报复,却不知道自己在别人眼中,犹如蝼蚁。

    连他都可以随时捏死的人,更何况是公子?

    罢了,他好好给公子赚银子便可以了。

    青云返回房间时,心慧这才睡眼惺忪地醒来。

    不过她有些想赖床,根本不想起来。

    她把枕头移到床边,然后慵懒地趴着,闷闷地道:“让青黛给我端一碗菠菜粥来,我吃完继续睡。”

    陈青云闻言,换了一身云纹直裰的他走到床边,手指熟练地帮她从额头上慢慢地按下来,直到她略微酸涨的肩颈。

    她舒服得眯了眯眼,十分享受道:“好相公都是调教出来的!”

    “你现在这手艺,青出于蓝了!”

    他还记得当初她帮他按脚的时候,那个时候,他羞涩得连眼睛都睁不开。

    可谁曾想,现在能与她赤诚以对。

    他的手顺着她的背脊捏了下来,不轻,不重,力道掌控得刚刚好。

    她全身都松缓了,轻靠在枕头上,就想他多按一会。

    “腰那里也要按!”

    她懒懒道,说话的声音,又轻又软,带着缱绻的鼻音,让他宠溺的眉眼更加柔和了下来!

    他的手在腰窝哪里按着,她的腰好细,他一双手都能捏完了。

    好几天没有碰她了,那手触碰到那滑腻温软的肌肤后,渐渐地有些不受控制起来。

    他倾覆在她的身边,双手还按着,可头却已经靠在她的脊背上。

    “前院有假山,池塘,花园,后院有牡丹亭,有幽静的小竹林,还有支起的葡萄架,新种的含桃树,你喜欢的三叶梅,还有秋天的小雏菊,挂满绿藤的朝颜花。”

    “花园里有一处单独幽静的小院,里面都摆满了清香的蕙兰。“

    “那小院的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悠然居”,日后给我们的女儿做闺房!”

    “除了居北的正房,其余的还有三栋独立的主院,我准备取名为“毓秀院,逐风阁,连玥斋。”

    “这家又大,又冷清,所以,我们是不是要多生几个孩子才好!”

    他说完,温热的唇瓣便爬上了她的颈窝。

    “嗯”

    她微微卷缩着身体,颤栗着,感觉连手指头都是酥麻酥麻的。

    什么多生几个孩子?

    他现在分明就是兽欲上头了!

    “嗯别使坏!”

    她微微抵触,可那力道对他来说,只能算是挑逗!

    “呵呵”他轻笑出声!

    “好几天了,你就不想我!”

    “嗯”

    他拖长尾音,暧昧无比!

    她的小心肝颤了颤,转过身来看他。

    他趁机一口咬在她的锁骨上!

    那疼带着酥酥麻麻的痒,她有些难耐地去推他的头,结果他却纹丝不动,相反,还被他接着调戏一番!

    她感觉胸被压着,有点喘不过气来!

    她扯着他的直裰,十分委婉道:“你都换衣服了!”

    潜意思是,别折腾了!

    可某人作怪的手直接从被子里探了进去,悠哉悠哉地道:“没事,你帮我脱就行了!”

    “等把你的精气神做出来,我再带你逛园子!”

    心慧:我噗一口老血,得喷十几丈远!

    做完以后,她要是还能逛园子,那她肯定是被抬过去的!

    一番窸窸窣窣的声音过后,某人哼起了清晨特有的小调。

    那声音时而悠长,时而低泣,时而婉转,时而轻颤,那雕花架子床的帷幔晃了又晃,好似一阵阵清风吹动着,摇曳了近半个时辰的时间才稍稍停歇。

    心慧觉得今日的青云很是温柔,像是温热的水波倾覆在她的身上,来来回回,舒畅无比。

    等到**收歇,她精神头正好,甚至于,还隐隐透着一丝意犹未尽的感觉!

    二人到了巳时才起身梳洗,用过早膳以后,这才开始逛起自家的宅院。

    如同青云所说,确实比定南府那三进的小院要大得多。

    前后一共两个园子,后面的“悠然居”还有一共十分雅致的抄手游廊和用来做书房的小楼。

    其余各三院,分主院,东西厢房,耳房等等,十分俱全。

    他们住在正房,这里很大,占了两个院子的面积,也凸显的主人的身份。

    正房也有两个方便住丫鬟婆子的耳房,然后是会客的花厅,书房,以及饭厅。

    其间都是隔着游廊和影壁,再加上引人入胜的假山池塘,整个正房确实随时可以跟其他三个院子,包括“悠然居”分开居住。

    大厨房在毓秀院的旁边,从垂花门进去便是。

    京城的宅院,依稀坐落,大底都是这种部署。

    粱嬷嬷和韦嬷嬷游览收拾以后,改进了花园的几处地方,其余的,便是换了牌匾,到也合适。

    心慧喜欢这一处虽然大,却错落有致,宁静清幽的居所,她越看越满意,最后便开始动手布置正房,让粱嬷嬷拿笔记下,花圃里面种些什么花?留下两块种果树和西红柿等等。

    她和青云的小家,就这样温馨而雅致地显露出主人的风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