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二章礼物
    心慧将睿轩抱在怀里,看着睿轩那小嘴巴一动一动的,心里一片柔软!

    萧夫人见她眉眼柔和,嘴角带笑,眼眸爱怜,心里知晓她也喜欢孩子!

    萧夫人当即道:“我这里有几个生子的秘方,等会给你!”

    心慧闻言,连眼眸都红了,她轻轻放下睿轩,连忙摆手道:“义母不用了,我跟青云还年轻,再则,说道药方,我心里有数!”

    “是的是的,我都忘记了,你齐伯母可不就是你的药方奏效的!”

    心慧闻言,当即颔首。

    孩子的事情,她觉得还是顺其自然吧!

    她和青云还年轻得很,两个人甜甜蜜蜜的小日子也不错。

    余大夫之前给她和青云诊过脉,她和青云的身体都很健康,所以孩子只是迟早的问题。

    张府里,张莹莹自回府以后便有些魂不守舍。

    直到去打探的小厮回来了,将探听来的消息说给了小丫鬟听,小丫鬟这才急急地上前禀报道:“小姐,打听出来了!”

    “今日谢家确实有客,听说是镇国将军的义女,皇上亲自赐婚并且册封的乐安县主和她的夫婿。”

    张莹莹闻言,一颗提着的心这才慢慢放了下来!

    她眸光轻轻瞥了一眼小丫鬟,当即道:“替我备一份礼物送去给乐安县主!”

    小丫鬟闻言,当即福了福身,下去准备了。

    张莹莹身边的大丫鬟汁湘上前道:“小姐,那个乐安县主不就是一个村姑吗?”

    “因为做点善事,再加上她那小叔上京城告御状,闹得沸沸扬扬的!”

    “可说到底还是寡妇跟小叔子,您去送礼,这不是降低身份吗?”

    张莹莹闻言,冷淡道:“我管她之前是什么身份,现在我只知道她皇上亲封的县主,是皇上亲赐的婚,而且还是大将军的义女。”

    “我身为少将军的未婚妻,怎么也不能薄带了这个义妹!”

    “你下去盯着点,不要把礼物备轻了,图惹笑话!”

    汁湘闻言,当即退了下去。

    张莹莹的静静地站在窗边,她还在回想,当时看到那马车一闪而过的场景。

    凤天明明就是在看自己的义妹,可当时她竟然没有想着,马车里还有别的男人?

    凤天回京的时候,就有人说,凤天亲自背自己的义妹出嫁,十分疼爱有加!

    一个寡妇而已,一夜之间,到是什么福分都沾了!

    张莹莹皱起了眉头,决定找个人商议一番,她要不要去会一会这个萧家的义女。

    青云和心慧并没有宿在萧家,一来他们有自己的府邸,二来他们回京以后,还没有安顿下来。

    可两人正准备起身时,下人却来回禀道:“将军,张小姐派人给大小姐送了一份礼物!”

    萧庭江闻言,皱起眉头道:“她的消息到是灵通,给我退回去!”

    萧夫人见状,当即道:“你还没有去退亲呢,先收下吧!”

    “打开看看,双倍送回去!”

    萧凤天出声道,那个女人,向来盯得很紧!

    心慧和青云对视一眼,心里知道,应该是那个跟萧大哥有婚约的张小姐。

    他们当即起身告辞。

    “义父,义母,大哥,我们先回去了!”

    “等安顿好了,再来接你们一起过去小聚!”

    青云开口道,长途跋涉,他先带着心慧好好回去洗漱一番,早点休息。

    萧庭江和萧夫人自然看得出他们的疲倦,当即又让凤天将他们送回去。

    凤天送他们出门上车的时候,吩咐车夫赶慢点,自己再一跃而上!

    那张家的小厮见萧凤天亲自送人离开,心里猜测着就是那萧家的义女和夫婿,当即眼眸一转,拿了回礼就往回报信去了。

    榆钱胡同距离镇国将军府不过是一条街的距离,很快就到了。

    萧凤天送完青云和心慧以后,并未回镇国将军府,而是让车夫拐道,去了自己外公的府邸。

    老太傅已经有六十三岁的高龄了,府邸不过是十几个下人,冷清得很。

    老太傅虽然避世而居,但对于自己这外孙却是十分疼爱。

    天色已经晚了,老太傅吃完了晚膳,正在撰写三朝史记。

    听闻下人回禀,外孙来了以后,眼眸微挑,瞬间便聚拢一丝亮光。

    “让他进来吧!”

    老太傅淡淡道,搁下了笔,从案桌上慢慢起身。

    萧凤天见外祖父又在昏暗的油灯下撰写,当即眉头微微皱起道:“祖父也该护着眼睛才是。”

    “白日里忙了一天,晚上也该休息休息!”

    老太傅闻言,当即好笑道:“我都这把年纪了,再休息就该入土了!”

    “你今晚过来可是有什么事情?”

    萧凤天坐了下来,沉凝道:“我想退婚!”

    “哦,退婚的理由呢?”

    老太傅看向萧凤天,眼里慢慢聚拢了一丝冷意。

    “你们的八字是请大师合过的,并无相冲。”

    “她待你赤诚,等你如今,若你上门退婚,没有适当的理由,这婚你退不了!”

    萧凤天闻言,狠狠地皱起了眉头。

    是啊!

    确实缺少一个恰当的理由!

    “你若是能让张家主动来退婚,亦或者,你有适当可以拒绝这门婚事的理由,那么你就可以退!”

    萧凤天一直知道,自己这门亲事就是一个摆设。

    可谁知道,这摆设的婚事,竟然想退都如此麻烦。

    外祖父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他如果有对方不可拒绝的理由,便能退!

    如果没有,那只能拖了。

    “祖父当年您为什么要给我定下这一门亲事?”

    萧凤天出声询问道。

    老太傅闻言,眼眸里闪过一丝暗色的杀意,他闭上眼睛,清瘦面容一片凄然。

    “因为迫不得已!”

    迫不得已!

    “是跟姨母有关吧!”

    萧凤天猜测道!

    老太傅的身体一抖,控制不住地往一边偏去。

    萧凤天见状,连忙上前扶着他,眼里闪过一丝自责和愧疚。

    姨母是外祖父心里的一道疤,揭不得!

    娘嘱咐他多次,却不想,他竟然

    “对不起!”

    萧凤天低头认错!

    老太傅颤抖的手轻轻摸了摸他的额头,随即轻颤道:“不怪你。”

    “确实如此!”

    “你先回去吧,张金辰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这门婚事,你可以从他女儿哪里入手!”

    萧凤天看着外祖父僵直着身体,用手撑着条案,以维持身形的时候。

    知道他触碰到了外祖父心里那一道迈不过过去的坎。

    他往后退了两步,看到外祖父那倔强面孔时,心里莫名一酸。

    “外祖父好生歇息,凤天告退了!”

    萧凤天出来的时候,站在庭院中没有走远。

    他静静地听着厢房里的动静,确定没有异样时才转身离开!

    送了萧凤天出门的老管家徐徐地跑回来,只见老太傅脸色苍白地跌坐在地上,那时常握笔的手,控制不住地颤抖着。

    满目悔恨,神情痛苦不堪。

    老管家心痛地扶起他,随即出声道:“老爷,您这是何苦呢?”

    “当年您也是被算计了,这么多年,大小姐在天有灵,早就原谅你了!”

    老太傅心痛地闭了闭眼,就算女儿能原谅他,他也不能原谅自己。

    被自己最得意的弟子背叛,害了自己的女儿他识人不清,怪不得谁!

    “你去查一查,凤天可是有喜欢的女子?”

    “这个孩子向来能够沉得住气,不会冒冒失失突然说退婚的!”

    老管家点了点头,当即便道:“明日老奴去一趟将军府问一问!”

    这一夜,老太傅又做了一个梦。

    大女儿跟他说,想要假死出宫。

    他当时心里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觉得女儿果然还是顾全大局,心怀天下的。

    可结果,没有过多久,便有小太监急匆匆地跑来寻他,说是女儿自缢了。

    他当时感觉天旋地转,心里满是悲腔,眼眸赤红痛惜,根本不敢相信。

    可当他好不容易扑到凤仪宫的时候,便只看到女儿冷冰冰的尸体,以及皇上那恨不得毁天灭地的眸光。

    老太傅忽然被吓醒的时候,身上寝衣都湿透了,锦被搭在他的胸口,而他在暗夜里低喘着,眼眸一片哀痛之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